Page:Sibu Congkan0268-朱熹-五朝名臣言行錄-6-1.djvu/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但止有曹彬一人爾○𣈆公談録曰 太祖遣王全斌等平蜀全斌殺降兵三千人時曹彬不從但收其

 文案不署字及師還 太祖傳宣送中書取勘左右曰方克復西蜀回雖殺降兵亦不可便案劾今後

 陛下如何用人 太祖曰不然河東江南皆未歸服若不勘劾恐今後委任者轉亂殺人但且令勘劾洎

 勘案成宣令後殿見責問曰如何敢亂殺人又曰曹彬但退不干你事曹不退但叩頭伏罪曰臣同商議

 罪合誅戮 太祖遂皆原之後忽一日宣曹并潘美曰命汝収江南又顧曹曰更不得似徃時西川亂殺

 人曹徐奏曰臣(⿱艹石)不奏又恐 陛下未知曩日西川殺降之事臣曽商量固執不下臣見收得當日文案

 元不着字太祖令取覽之謂曰如此則當時何故堅自服罪曰臣從初與全斌等同𬒳委任若全斌等獲

 罪臣獨清雪不爲穩便所以一向服罪 太祖曰卿旣欲自當罪又安用留此文字曰臣𥘉謂 陛下必

 行誅戮故留此文書令老母進呈乞全老母之命太祖尤器遇之又潜謂曰但只要他歸服切勿煞是

 他無罪過自是自家着他不得卿切㑹取曹曰謹奉詔旨不敢違越𣈆公曰今國家享無疆之休良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