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683-韓愈-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8-7.djvu/1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少多病年纔五十髪白齒落理不乆長加以罪犯至重所處

又極逺惡憂惶慙悸死亡無日單立一身朝無親黨居蠻夷

之地與魑魅爲羣苟非陛下哀而念之誰肯爲臣言者爲羣新舊

史作同羣臣受性愚陋人事多所不通惟酷好學問文章未嘗一

日暫廢實爲時輩所見推許舊史無所見字許或作表臣於當時之文亦

未有過人者至於論述陛下功德與詩書相表裏作爲歌詩

薦之郊廟紀泰山之封鏤白玉之牒鋪張對天之閎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無前之偉蹟編之乎詩書之䇿而無愧措之乎天地之間而

無虧雖使古人復生臣亦未肯多讓乎新舊史並作於雖使作縱臣亦新舊史並无

亦字多讓新史无多字杭本併无二字无非是伏以大唐受命有天下四海之内莫

不臣妾南北東西地各萬里大新史作皇自天寳之後政冶少怠

文致未優武尅不剛孽臣姦隸蠧居棊處摇毒自防外順内

悖父死子代以祖以孫如古諸侯自擅其地不貢不朝六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