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687-柳宗元-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8-3.djvu/1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於府庭听魚隱切而遺其大者逺者焉所謂不通是道者也猶梓

人而不知繩墨之曲直規矩之方圎㝷引之短長姑奪衆工

之斧斤刀鋸以佐其藝又不能備其工以至敗績用而無所

成也不亦謬欤或曰彼主爲室者倘或發其私智牽制梓人

之慮奪其丗守而道謀是用詩如彼者室于道謀雖不能成功豈其罪

𫆀亦在任之而已余曰不然夫繩墨誠陳規矩誠設髙者不

可抑而下也狹者不可張而廣也由我則固不由我則圮

切毀彼將樂去固而就圯也則卷其術黙其智悠爾而去不

屈吾道是誠良梓人耳其或嗜其貨利忍而不能捨也䘮其

制量屈而不能守也棟橈屋壞則曰非我罪也可乎哉可乎

哉余謂梓人之道𩔖於相故書而藏之梓人盖古之審曲面

𫝑者礼考工記注審察五材曲直方面形𫝑之宜今謂之都料匠云余所遇者楊

氏潜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