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688-柳宗元-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8-4.djvu/1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從余居五年矣未甞見其行有悖乎義言有異乎行者則余

之棄也適累斯人焉以愛余而慰其憂思故不爲京師遊以

取名當丗以桂之邇也而中丞之道光大御史中丞裴行立爲桂管𮗚察使

多容賢者故洋洋焉樂附而趨以出其中之有夫如是則宜

奮翼鱗乗風波以遊乎無倪往哉其漸乎是行也

   送表弟吕讓將仕進序吕渭第四子

吾𮗚古豪賢士能知生人艱飢羸寒𫎇難抵𭧂捽抑無告

以吁而憐者吁一本作呼皆飽窮厄𢘆孤危𧦧𧦧忡忡𧦧音怡冲敕中

東西南此無所歸然後至于此也今有吕氏子名讓生而

食肉猒粱稻欺紈縠㓜專靖不好遊不踐郊牧垌野尔雅邑外謂之

郊郊外謂之牧牧外謂之野野外謂之林林外謂之垌不目小民農夫耕築之倦苦不

耳呼怨而獨粹然憐天下之窮甿坐而言未甞不至焉此孰

告之而孰示之耶積於中得於誠往而復咸在其内者也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