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864-曾鞏-南豐先生元豐類槁-10-05.djvu/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年春又来請屬予有悼亡之悲又不果為而其請猶不

止至冬■為之記曰夫人之𠩄以神明其徳與天地同

其変化■夫豈逺㢤生扵心而巳矣(⿱艹石)夫極天下之知

以窮天下之理扵夫性之在我者能盡之命之在彼者

能安之則萬物自外至者安能累我㢤此君子之所以

虚其心也萬物不能累我矣而應乎萬物與民同其𠮷

㐫者亦未嘗廢也扵是有法誡之設邪僻之防此君子

之𠩄以斉其心也虚其心者極乎精微𠩄以入神也斉

其心者由乎中庸𠩄以致用也然則君子之𣣔脩其身

治其國家天下者可知矣今梅君之為是亭曰不敢以

為逰𮗚之羙盖𠩄以推本為治之意而且将清心扵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