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957-蘇軾-經進東坡文集事略-10-04.djvu/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則緩急不可以望其爲倡故凢緩急而肯爲倡者必其

上之所異也昔漢武帝欲觀兵于四夷以逞其無厭之

求不愛通侯之賞以招勇士風告天下以求奮擊之人

漢武紀元封五年詔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材異䓁可爲將相及使絶域者無有應者於是嚴

刑峻法致之死亡而聽其深入贖罪使勉強不得巳之

人馳驟於死生之地是故其將降而兵破敗而天下幾

至於不測武帝太𥘉元年秋遣貳师將軍李廣利發天下讁民征大宛天漢四年春發天下七科適

及勇敢士遣李廣利將兵出朔方征和三年三月又遣利出五原廣利敗遂降匈奴何者先無所

異之人而望其爲倡不巳難乎私者天下之所惡也然

而爲巳而私之則私不可用爲其賢於人而私之則非

私無以濟蓋有無功而可賞有罪而可赦者凢所以愧

其心而責其爲倡也天下之禍莫大於上作而下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