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957-蘇軾-經進東坡文集事略-10-04.djvu/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記大梁人尉繚說秦王曰以秦之強諸侯譬郡縣之君臣但恐諸侯合從翕而出不意此乃智伯夫差湣王之

所以亡也願大王母愛財物賂其豪臣以乱其謀不過亡三十萬金則諸侯可盡秦王從其計卒併六囯陳平

素多隂謀嘗六出竒計彼契丹者有可乗之𫝑三而中國未之思

焉則亦足惜矣臣觀其朝廷百官之衆而中國士大夫

交錯於其間固亦有賢俊慷慨不屈之士而詈辱及於

公卿鞭扑行於殿陛貴爲將相而不免囚徒之恥冝其

有惋憤鬱結而思變者特未有路耳凡此者可以致其

心雖不爲吾用亦以間踈其君臣此由余之所以入秦

史記秦本紀戎王使由余於秦由余其先晋人也繆公与語恠之退而問内史廖曰孤聞隣囯有聖人敵

國之SKchar也今由余賢寡人之害將奈之何内史廖曰君試遺其女楽以奪其志爲由余請以䟽其間戎王恠之

必疑由余君臣有間乃可虜也繆公曰善因以女楽一八遺戎王戎王受而說之終年不還於是秦乃帰由余

由余数諌不聽繆公又数使人間要由余由余遂去降秦幽燕之地自古號多雄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