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962-蘇軾-經進東坡文集事略-10-09.djvu/1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下之溺賛云自晋訖隋老佛顕行聖道不断如帶愈独喟然引聖争四海惑忠犯人主之

憲宗遣使迎佛骨八禁中愈上表極諫帝大怒以愈為不可赦於是中外駿懼虽戚里諸貴亦為愈言乃

貶潮而勇奪三軍之帥鎭州乱殺田洪正而立王廷湊詔愈宣抚衆皆危之愈至對廷

湊力折其黨廷湊曰今砍廷湊何所爲愈曰神䇿六軍將如牛元翼者為不乏但朝廷顧大体不可棄之公乆

圍之何也廷湊曰即出之愈曰(⿱艹石)亦則无亊矣㑹元翼亦潰圍出廷湊不敢進此豈非參天地

關盛衰浩然而獨存者乎蓋嘗論天人之辨以謂人無

所不至惟天不容偽智可以欺王公不可以欺豚魚力

可以得天下不可以得匹夫匹婦之心故公之精誠能

開衡山之雲愈有謁衡嶽廟詩云我来正逢秋雨莭隂氣晦昧无清風潜心默禱(⿱艹石)有應豈非正

直能感通須㬰静掃衆峯出仰見突兀撐青空而不能回憲宗之惑能馴鱷魚

之𭧂愈至潮問民疾苦皆曰惡溪有鱷魚爲民害愈為文投溪水中祝之是夕𭧂風震電起溪中数日水

尽涸西徙六十里自是潮无鱷魚患而不能弭皇甫鎛李逢吉之謗憲宗得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