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962-蘇軾-經進東坡文集事略-10-09.djvu/5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且冨不通婚姻其民事太守縣令如古君臣旣去輒畫

像事之而其賢者則記録其行事以爲口實至四五十

年不忘商賈小民常儲善物而别異之以待官吏之求

家藏律令往往通念而不以爲非雖薄刑小罪終身有

不敢犯者嵗二月農事始作四月𥘉𠮷榖稚而草壯耘

者畢出數十百人爲農立表下漏鳴鼔以致衆擇其徒

爲衆所畏信者二人二人掌鼔一人掌漏進退作止惟

二人之聽鼔之而不至至而不力皆有罰量田計功終

事而㑹之田多而丁少則出錢以償衆七月旣望糓

而草衰則仆鼔決漏取罰金與償衆之錢買羊豕酒醴

以祀田祖作樂飲食醉飽而去嵗以爲常其風俗蓋如

此故其民皆聦明才智務本而力作易治而難服守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