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445-虞集-道園學古錄-12-11.djvu/7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爲不利於爲之後者君曰國破家亡固其宜也且族人固吾

祖父一身之分也何愛而不與之共乎即分與之有差巳取

其餘而巳獨歸櫬南海則以爲巳任毎一言及則慟哭流涕

不能寧處永申其情事歳在丙戌江南之内附巳十年矣而

嶺海之道始通君辤所生父而與之訣曰大社固巳無可柰

何萬一尚書旅襯不得則兒未有還期遂去至廣州留数月

訪諸故吏黎應豊得尚書殯處奉柩泛海及廣州遇海㓂洋

中隣舟人赴水死君手銘旌大慟號詣㓂曰故尚書雷經畧

之棺也㓂爲之感而問曰故宋雷尚書乎曰然爾爲誰曰尚

書孫也盗義而去之乃得逹而門生故吏猶有在廣州者迎

哭哀誄相属于道北還數經險阻身先輿役行道之人哀之

而郷黨宗族咸謂尚書有孫矣是恃 朝廷録用宋故官及

其子孫程公蜚卿歸朝薦君爲清江丞不就遂終其身云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