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568-吳寬-匏翁家藏集-12-12.djvu/1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必嚴而縱欲之事無矣於財之有用則不至𡚶費以傷其財於

力之可使則不至輕役以損其力土宇於是而恢拓人民於是

而保障此豈非無形之險也乎若夫漢水以爲池長江以爲塹

視一壕之險大矣然人終得而渡之惡在其爲險者故知

神謀之不出此也僃貟詞林職在紀載覩功之旣完也敢執

筆以記

   曲阜重修夫子廟碑

上在位之十二年今禮部尚書周洪謨爲國子祭酒言夫子集

群聖之大成前代率有尊崇之制顧 國朝未遑舉行非甚闕

典 詔下廷臣議特增籩豆佾舞之數行之太學以及郡縣凢

歲時有事于夫子廟者其禮樂如制又專遣儒臣詣曲阜祭告

朝野稱嘆以爲盛事惟夫子廟自唐以來建于天下而曲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