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738-方苞-方望溪先生全集-12-01.djvu/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雖愚且頑槪乎必有得於身矣嗟乎非學之篤而能爲

爲是言平方子之文乃探索於經書與宅心之實與人

之忠隨所觸而流焉者也故生平無不關於道敎之文

余共事時愛而錄之者十之四郵致者十之二姑就篋

中所存編而錄之異日當刊布以示好方子之文而未

知其學者乾隆五年三月混同顧琮撰

崟與北平王兆符皆以成童從學於先生兆符治經書

古文而崟攻舉子業先生命之曰此術之成非濳心經

訓而假道於八家之文亦未易遠於俗也時崟於韓歐

之文亦粗知好焉厥後兆符自天津奉母南遷僑寓金

壇獨身就先生講問凡數年歳時往來淮揚必發其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