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738-方苞-方望溪先生全集-12-01.djvu/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取所得先生經說古文而錄藏之然亦未暇究切也及

康熙癸巳先生盡室北遷崟適成進士謂自是可肆力

於經書古文而先生給事海淀崟拘綴部曹往還甚艱

又公私促促少有餘暇惟流觀漢魏四唐人詩與懶性

相宜而先生素不爲詩所業未敢以請及雍正五年

以老母倚門吿歸侍養則又欲聞先生之謦咳而不可

得矣端居無事乃更發所錄藏而討論之乃知先生之

文循韓歐之軌迹而運以左史義法所發揮推闡皆從

檢身之切觀物之深而得之不惟解經之文凡筆墨所

涉莫不有六籍之精華寓焉而先生學如不及不知身

之旣老毎謂儒者著述生時不宜遽出二十年前崟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