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758-姚鼐-惜抱軒詩文集-5-1.djvu/6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可見矣昔孔子以詩書六藝敎弟子而性與天道不可

得聞其得聞者必弟子之尤賢也然而道術之分葢自

是始夫子游之徒述夫子語子游謂人爲天地之心五

行之端聖人制禮以達天道順人情其意善矣然而遂

以三代之治爲大道旣隱之事也子夏之徒述夫子語

子夏者以君子必達於禮樂之原禮樂原於中之不容

已而志氣塞乎天地其言禮樂之本亦至矣然林放問

禮之本夫子告以寧儉寜戚而已聖人非不欲以禮之

出於自然者示人而懼其知和而不以禮節也由是言

之子游子夏之徒所述者未嘗無聖人之道存焉而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