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758-姚鼐-惜抱軒詩文集-5-1.djvu/6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益之不勝其弊也夫言之弊其始固存乎七十子而其


末遂極乎荘周之倫也荘子之書言明於本數及知禮


意者固卽所謂達禮樂之原而配神明醇天地與造化


爲人亦志氣塞乎天地之旨韓退之謂荘周之學岀於


子夏殆其然與周承孔氏之末流乃有所窺見於道而


不聞中庸之義不知所以裁之遂恣其猖狂而無所極


豈非知者過之之爲害乎其末天下一篇爲其後序所


云其在詩書禮樂者鄒魯之士縉紳先生多能明之意


謂是道之末焉爾若道之本則有不離於宗謂之天人


者周葢以天人自處故日上與造物者遊而序之居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