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841-錢大昕-濳研堂文集-16-04.djvu/1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也讀史記者當以孟堅書解之而母惑乎裴駰之單辭

可矣

   衞文公非宣姜子辨

予讀左氏傳及詩序竊怪衞公子頑烝于宣姜中冓之

言醜不可道而文公中興賢主乃其所生何與福善禍

淫之理相刺謬乃爾也夫春秋之世諸矦夫人失行者

多矣初未有君薨之後公然舉子者宣姜雖不淑儼然

小君也而輒私舉三子二女若是其多乎就令有之則

衛之臣民方且痛心疾首不齒諸公族顧於國滅之後

同心推戴以爲君此豈近於人情且其時齊桓爲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