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841-錢大昕-濳研堂文集-16-04.djvu/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之別如謂太祖在天之靈必有所不忍則順翼宣三祖

何又忍而去之安石之頗僻固不足道元晦南渡儒宗

乃守一先生之言不復權其當否斯爲通人之蔽矣

𩔖當時主朱議只有謝子肅章茂獻二人可見人心不甚相遠

問朱氏語類論祧廟一事謂今廟室甚狹東向位坐空

昭在室外郤靠實則東向不足爲尊何苦要如此乃使

太祖無所自出此說如何曰此又愚之大不解者東向

旣不足爲尊又何苦要僖祖居之乎坐空靠實術家淺

𨹟之言議禮者固所不道若欲以僖祖當所自出則趙

之得姓不始於僖祖矣太祖初立四親廟稱僖爲高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