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841-錢大昕-濳研堂文集-16-04.djvu/7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之半也自地言之謂之上游自天言之謂之最卑可也

夏至爲地下游之極地之上畔與天中平是地心之下

於天心者得地徑之半也自地言之謂之下游自天言

之謂之最高可也春秋分地正當中地心卽天心無高

卑之可言春分後地漸漸而下距天遠則天高矣秋分

後地漸漸而上距天近則天卑矣以古法言之天中不

動而地心有升有降以西法言之地心不動而太陽之

行有高有卑升降卽最高最卑也天中與地中有合有

離卽不同心天也兩家之言似枘鑿之不相入而還以

相證如合符節惜乎緯候之書世旣不傳而漢世亦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