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45-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13.djvu/6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道立盡此又高寶意外隱禍也今欲洩淮當以闢海口積沙為第一義然洩淮

不若殺黄而殺黃於淮流之旣合不若殺於未合但殺於旣合者與運無妨殺

於未合者與運稍碍别標本究利害必當殺於未合之先至於廣入海之途則

自鮑家口王家營至漁溝金城一帶地𫝑頗下因而利導之似當并議者

二十三年工科都給事中吳應明奏淮黄二流㑹于清口而海口一帶則淮黄

之尾閭也先因黄河遷徙無常設遙縷二堤束水歸SKchar乃水過沙停河身日高

徐邳以下居民盡在水底今清口以外則黄流阻遏清口以内則淤沙横截强

黄倒灌上流約百里許淮水僅出沙上之浮流而瀦蓄于旴泗者遂為祖𨹧患

矣先年科臣張貞觀所議自腰舖開一支河歸之草灣河或從清河南岸另開

小河至駱家營馬厰等處出㑹大河建閘啓閉一遇運淺卽行此河亦䇿之便

者至治泗水則有議開老子山百折而入之江者卽排淮泗注江之故道也宜

於此處建閘淮平則閉秋漲則開使不得為陵泗患又考河形北高南下張福

口居淮河北流與清口對堤張福則水向南而淮病堤清口則水向北而淮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