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151-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19.djvu/8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無楷亦狼狽破壊而不可恃其弊大都坐此何公始視河則曰夫治河者如治病急則治其標縷水隄是也緩則治其本太行

 隄是也夫水逼其𫝑而敵之則怒怒則决寛其勢而隄防之則緩緩則力衰而可無事故𫃵隄嘗修而嘗决者逼之也若太行

 隄者緩之也先年大臣如劉天和軰惟經畧此其固漕運而衞民生者誠為逺慮今惟増修太行隄為得計于是僉議既同謀

 畫旣周計筭惟𠃔而又定分舖植柳之法二年𥙷修之例著之令典永為遵守奏 上制曰可廼始工于萬曆八年九月訖工

 萬曆九年二月計工九十四萬五千三百五十工増修隄一百九十三里有零髙厚堅實永為保障其有益於運道生民者

 甚大于是 天子璽書褒嘉錫以銀幣其各官賚奨有差唐同司河事者曰是不可無記問于余汝桂曰余觀何公為給事時

 勘新河時衆言淆亂國是未定而公以片言徐定之為永利又撫責州時妖人謀逆皷謆土酋将成大禍而公潜擒元孽不動

 聲色而安西南之民斯其忠慎膚敏長慮逺猷功在社稷之大者皆如此不止一修隄事也然是隄之修一勞而永逸又治黄

 河陴運河者之要務誠當勒之貞珉以詔後人是役也主持國是奠利河漕則今南京兵部尚書潘公季馴首𤼵忠謀畫地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