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Xubian441-許月卿-先天集-2-2.djvu/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餉師重呇科降脱漏泉粟可罪也何至怒之如是人

曰與訔得君不能觧丞相之嗔他日可知矣明道先

生曰四㐫之去四㐫自取之舜何嘗怒今所過不能

化所存不能神他事稱是難以枚舉是平日讀文公

四書殊無受用䖏也鄭毅齋守建明主所以待侍臣

也因其免牘遂有别與州郡之命奪以昇素所厚之

人此豈文公四書哉毅齋在後省前論今豸後論新

豸皆正論也坐之廟堂不激不隨如太山喬岳雖不

見其運動而功利可以及物今豸正人必不以一已

廢法必不以舊怨廢賢别與州郡之命天下後世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