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胖子和瘦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胖子和瘦子
作者:安东‧巴普洛维奇‧契诃夫
1883年

在尼古拉耶夫斯基火车站,两位朋友相遇了——一个胖子,一个瘦子。胖子刚刚在火车站里吃过饭,沾满油的嘴唇像熟透的樱桃一样光亮,身上冒出雪利酒和橙花的味道。瘦子刚刚拿着一大堆旅行箱、捆扎包裹和纸箱下了火车,身上冒出火腿和咖啡渣的气味。在他身后有两个人跟着:下巴长长的瘦女人是他的妻子,眯缝着一只眼的高个学生是他的儿子。

“波菲力!”胖子见到瘦子之后叫他了一声,“是你吗,我的老朋友?咱俩都多少年没见了!”

“哎呦喂!”瘦子兴奋的说道,“米沙!儿时的朋友!你这是从哪来的呀?”

两位老朋友彼此亲吻了三次。噙满泪水的眼睛互相凝视着。两人又兴奋又惊讶。

“亲爱的!”两人互吻过之后,瘦子开始滔滔不绝起来。“真没想到!太意外了!好好瞧瞧我!我还是跟当年一样英俊潇洒是吧!依旧讨人喜欢,一贯出处!哦,老天?你现在混得怎么样?发财了?结婚了?如你看到的,我已经结婚了......这位是我内人路易斯,婚前姓凡森巴赫......路德宗教徒......还有这位,是我儿子纳法奈尔,三年级学生。——纳法奈尔,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儿时好友兼同学!”

纳法奈尔想了一下,摘下了帽子。

“我们以前是同学!”瘦子接着说,“还记着那时候大伙怎么逗你吗?他们给你起外号叫赫罗斯特拉特,因为你用烟卷把教材烧了个洞;我那时候的外号是厄菲阿尔特,因为我好打小报告。嘿嘿......那时候咱们都是不大点儿的小屁孩......不用害羞,纳法奈尔。不用躲那么远,过来点。——这位是我爱人,婚前姓凡森巴赫,是位路德宗教徒......”

纳法奈尔又想了一下,躲到了父亲身后。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胖子热情的望着自己的老朋友问道,“是在政府部门工作吗?干到什么位子了?”

“是的,亲爱的朋友!八等文官[1]我已经当了两年了,还得了一枚Stanislav勋章。虽然薪酬微薄,不过没啥问题!内人教音乐,而我则在闲暇时制作木质烟盒。那烟盒可真不赖!我卖一卢布一个。要是有人一次买十个以上,我就会让些价。生活比较紧巴,不过也能过下去。过去我只是个科员,而现在呢,我调到这里,在同样的部门当上了主管。我马上就要在这里上班了。——你怎么样?我猜你应该已经当上五等文官了吧,嗯?”

“不,亲爱的,你还得往高点数,”胖子说,“我现在已经是三等文官了......有两颗星了。”

突然间,瘦子脸色煞白,浑身僵住了。然而很快他的脸就开始向四面八方扭动,最大限度地挤出一副笑容来;他的脸和眼睛好像迸出了火花。他扭动着,蜷缩着,变皱了......他的旅行箱、捆扎包裹和纸箱好像也收缩了,变皱了......他妻子的下巴拉得更长了;纳法奈尔挺直了身子,扣上了学生服上的所有扣子......

“大人,我......真高兴!朋友,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的,可一下子当上了这么大的官!呵呵......”

“行了!”胖子皱起眉头,“干嘛用这种腔调说话?咱们从小就是好朋友,跟我整这官场客套话干什么!”

“那怎么行呢,瞧您说的......”瘦子嘻嘻笑了起来,身子扭动的更厉害了。“大人宽厚的恩惠,宛如天降甘露,令人如获新生......大人,这位就是犬子纳法奈尔......贱内路易斯,某种程度的路德宗教徒......”

胖子本来想反驳几句,但是瘦子脸上装出的那副毕恭毕敬、阿谀奉承、低三下四的模样,令这位三等文官感到恶心。他转过身去,挥手跟瘦子告别。

瘦子卷起三根手指,鞠了一躬,像个中国佬一样嘻笑了起来。妻子笑了起来。纳法奈尔往前垮了一步,把帽子掉到了地上,全家三口的样子显得又兴奋又无所适从。

____________

1.^ 参见沙俄官衔(英文)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译文
PD-icon.svg 公有领域

本人,此作品之作者,在此将本作品释入公共领域。此授权适用于全世界。
如果前述授权于个别法律不适用时,授权条款则为:
我将本作品之使用权授予任何人,不问任何目的,除法律所需之限制外不受任何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