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雅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世说新语
◀上一巻 中巻上·雅量第六 下一巻▶
  1. 豫章太守顾邵环济《呉纪》曰:“孝则呉郡人。年二十七起家为豫章太守,举善以教民,风化大行。”之子。在郡卒,盛集僚属,自围棊。《江表传》曰:“元叹,曾就蔡伯喈伯喈赏异之,以其名与之。”《呉志》曰:“累迁尚书令,封阳遂鄕侯,拜侯还第,家人不知。为人不饮酒,寡言语。孙权尝曰:‘顾侯在坐,令人不乐。’位至丞相。”外启信至,而无儿书,虽神气不变,而心了其故。以爪掐掌,血流沾褥。宾客既散,方叹曰:“已无延陵之髙,岂可有丧明之责?”礼记》曰:“延陵季子,及其反也,其长子死,葬於之闲。孔子曰:‘延陵季子之习於礼者也。’往而观其葬焉。其坎深不至於泉,其敛以时服。既葬而封,广轮掩坎,其髙可隐也。既封,左袒,右还其封,且号者三,曰:‘骨肉归復於土,命也。若魂气,则无不之也。’而遂行。孔子曰:‘延陵季子之於礼也,其合矣乎!’子夏哭其子而丧其明,曾子弔之,曰:‘朋友丧明则哭之。’曾子哭,子夏亦哭,曰:‘天乎!予之无罪也。’曾子怒曰:‘,汝何无罪也?吾与汝事夫子於之间,退而老於西河之上,使西河之民,疑汝於夫子,尔罪一也。丧尔亲,使民未有闻焉,尔罪二也。丧尔子,丧尔明,尔罪三也。’子夏投其杖而拜曰:‘吾过矣!吾过矣!’”於是豁情散哀,颜色自若。
  2. 中散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於今绝矣!”《晋阳秋》曰:“初,东平吕安亲善。嫡兄徐氏欲告遣妻,以咨於喩而抑之。内不自安,阴告挝母,表求徙边。当徙,诉自理,辞引。”《文士传》曰:“吕安罹事,诣狱以明之。鍾会庭论,曰:‘今皇道开明,四海风靡,边鄙无诡随之民,街巷无异口之议。而上不臣天子,下不事王侯,轻时傲世,不为物用,无益於今,有败於俗。昔太公诛华士,孔子戮少正卯,以其负才乱群惑众也。今不诛,无以淸洁王道。’於是录闭狱,临死,而兄弟亲族咸与共别。颜色不变,问其兄曰:‘向以琴来不邪?’兄曰:‘以来。’取调之,为《太平引》,曲成,叹曰:‘《太平引》於今绝也!’”太学生三千人上书,请以为师,不许。文王亦寻悔焉。王隐《晋书》曰:“之下狱,太学生数千人请之,於时豪俊皆随入狱,悉解喩,一时散遣。竟与同诛。”
  3. 夏侯太初尝倚柱作书。时大雨,霹雳破所倚柱,衣服焦然,神色无变,书亦如故。宾客左右,皆跌荡不得住。顾恺之《书赞》。《语林》曰:“太初魏帝拜陵,陪列於松柏下。时暴雨霹雳,正中所立之树。冠冕焦坏,左右睹之皆伏,太初颜色不改。”臧荣绪又以为诸葛诞也。
  4. 王戎七歳,尝与诸小儿遊,看道边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唯不动。人问之,答曰:“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名士传》曰:“由是幼有神理之称也。”
  5. 魏明帝於宣武场上断虎爪牙,纵百姓观之。王戎七歳,亦往看。虎承闲攀栏而吼,其声震地,观者无不辟易颠仆;湛然不动,了无恐色。《竹林七贤论》曰:“明帝自阁上望见,使人问姓名而异之。”
  6. 王戎为侍中,南郡太守刘肇遗筒中牋布五端,虽不受,厚报其书。《晋阳秋》曰:“司隶校尉刘毅奏:‘南郡太守刘肈以布五十疋杂物遗前豫州刺史王戎,请槛车徴付廷尉治罪,除名终身。’以书未达,不坐。”《竹林七贤论》曰:“书,议者佥以为讥。世祖患之,乃發口诏曰:‘以之为士,义岂怀私?’”议者乃息,亦不谢。”
  7. 裴叔则被收,神气无变,举止自若。求纸笔作书。书成,救者多,乃得免。後位仪同三司。《晋诸公赞》曰:“息瓒,取杨骏女。诛,以相婚党,收付廷尉。侍中傅祗素意,由此得免。”《名士传》曰:“楚王之难,李肇名重,收将害之。神色不变,举动自若,诸人请救,得免。”《晋阳秋》曰:“王戎倶加仪同三司。”
  8. 王夷甫尝属族人事,经时未行,遇於一处饮燕,因语之曰:“近属尊事,那得不行?”族人大怒,便举樏掷其面。夷甫都无言,盥洗毕,牵丞相臂,与共载去。在车中照镜语丞相曰:“汝看我眼光,迺出牛背上。”王夷甫盖自谓风神英俊,不至与人校。
  9. 裴遐周馥所,设主人。邓粲《晋纪》曰:“祖宣汝南人。代刘淮为镇东将军,镇寿阳。移檄四方,欲奉迎天子。元皇使甘卓攻之,出奔,道卒。”与人围棊,司马行酒。正戏,不时为饮。司马恚,因曳坠地。还坐,举止如常,颜色不变,復戏如故。王夷甫:“当时何得颜色不异?”答曰:“直是暗当故耳。”一作“暗故当耳”。一作“真是鬥将故耳”。
  10. 刘庆孙在太傅府,於时人士,多为所构。唯庾子嵩纵心事外,无迹可闲。後以其性俭家富,说太傅令换千万,冀其有吝,於此可乘。《晋阳秋》曰:“刘舆庆孙中山人。有豪侠才算,善交结。为范阳王所昵,薨,太傅召之,大相委仗,用为长史。”《八王故事》曰:“司马越元超髙密王长子。少尚布衣之操,为中外所归。累迁司空、太傅。”太傅於众坐中问时颓然已醉,帻坠几上,以头就穿取,徐答云:“下官家故可有两娑千万,随公所取。”於是乃服。後有人向道此,曰:“可谓以小人之虑,度君子之心。”
  11. 王夷甫裴景声志好不同。景声恶欲取之,卒不能回。乃故诣,肆言极骂,要答己,欲以分谤。不为动色,徐曰:“白眼儿遂作。”《晋诸公赞》曰:“景声河东闻喜人。少有通才,从兄𬱟器赏之,毎与淸言,终日达曙。自谓理构多如,輙毎谢之,然未能出也。历太傅从事中郎、左司马,监东海王军事。少为文士,而经事为将,虽非其才,而以罕重称也。”
  12. 王夷甫裴成公四歳,不与相知。时共集一处,皆当时名士,谓曰:“令令望何足计!”便卿曰:“自可全君雅志。”裴𬱟,已见。
  13. 有往来者云庾公有东下意,或谓王公可潜稍严,以备不虞。王公曰:“我与元规虽倶王臣,本怀布衣之好,若其欲来,吾角巾径还乌衣,《丹阳记》曰:“乌衣之起,乌衣营处所也。江左初立,琅邪所居。”何所稍严。”《中兴书》曰:“於是风尘自消,内外缉穆。”
  14. 丞相主簿欲检校帐下,公语主簿,欲与主簿周旋,无为知人几案间事。
  15. 祖士少好财,阮遥集好屐並恒自经营。同是一累而未判其得失。《祖约别传》曰:“士少范阳人。累迁平西将军、豫州刺史,镇寿阳。与苏峻反,败,石勒幽州冠族,宾客填门,勒登髙望见车骑,大惊。又使佔夺鄕里先人田地,地主多恨。恶之,遂诛。”《晋阳秋》曰:“阮孚遥集陈留人,第二子也。少有智调,而无俊异。累迁侍中、吏部尚书、广州刺史。”人有诣,见料视财物。客至,屏当未尽,餘两小簏箸背後,倾身障之,意未能平。或有诣,见自吹火蠟屐,因叹曰:“未知一生当箸幾量屐?”神色闲畅。於是胜负始分。《孚别传》曰:“风韵疏诞,少有门风。”
  16. 侍中、司空倶作丞相从事,尔时已被遇,遊宴集聚,略无不同。《晋百官名》曰:“许璪思文义兴阳羡人。”《许氏谱》曰:“,字子良永兴长。父,字季显乌程令。仕至吏部侍郎。”尝夜至丞相许戏,二人欢极,丞相便命使入己帐眠。至晓回转,不得快孰。上床便咍臺大鼾。丞相顾诸客曰:“此中亦难得眠处。”顾和君孝,少知名。族人顾荣曰:“此吾家骐骥也,必兴吾宗。”仕至尚书令。五子:履之
  17. 太尉风仪伟长,不轻举止,时人皆以为假。有大儿数歳,雅重之质,便自如此,人知是天性。温太真尝隐幔怛之,此儿神色恬然,乃徐跪曰:“君侯何以为此?”论者谓不减苏峻时遇害。《庾氏谱》曰:“会宗,太尉长子。年十九,咸和六年遇害。”或云:“见阿恭,知元规非假。”阿恭小字也。
  18. 褚公章安令迁太尉记室参军,按,庾亮《启参佐名》:“时直为参军,不掌记室也。”名字已显而位微,人未多识。公东出,乘估客船,送故吏数人投钱唐亭住。《钱唐县记》曰:“县近海,为潮漂没,县诸豪姓,敛钱雇人,辇土为塘,因以为名也。”尔时呉兴沈充为县令,未详当送客过浙江,客出,亭吏驱公移牛屋下。潮水至,令起彷徨,问:“牛屋下是何物人?”吏云:“昨有一伧父来寄亭中,《晋阳秋》曰:“人以中州人为伧。”有尊贵客,权移之。”令有酒色,因遥问“伧父欲食䴵不?姓何等?可共语。”因举手答曰:“河南褚季野。”远近久承公名,令於是大遽,不敢移公,便於牛屋下脩刺诣公。更宰杀为馔,具於公前,鞭挞亭吏,欲以谢惭。公与之酌宴,言色无异,状如不觉。令送公至界。
  19. 太傅在京口,遣门生与丞相书,求女婿。丞相语信:“君往东厢,任意选之。”门生归,白曰:“家诸郎,亦皆可嘉,闻来觅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东床上坦腹卧,如不闻。”郗公云:“正此好!”访之,乃是逸少,因嫁女与焉。《王氏谱》曰:“逸少羲之小字。羲之妻,太傅郗鑒女,名,字子房。”
  20. 初,拜官,舆饰供馔。羊曼丹阳尹,客来蚤者,並得佳设。日晏渐罄,不復及精,随客早晩,不问贵贱。《曼别传》曰:“延祖泰山南城人。父阳平太守。颓纵宏任,饮酒诞节,与陈留阮放等号‘兖州八达’。累迁丹阳尹,为苏峻所害。”羊固临海,竟日皆美供。虽晩至,亦获盛馔。时论以之豐华,不如之真率。明帝《东宫僚属名》曰:“道安太山人。”《文字志》曰:“,车骑长史。善草行,著名一时,避乱渡,累迁黄门侍郎。褒其淸俭,赠大鸿胪。”
  21. 周仲智饮酒醉,瞋目还面谓伯仁曰:“君才不如弟,而横得重名!”須臾,举蠟烛火掷伯仁伯仁笑曰:“阿奴火攻,固出下策耳!”孙子兵法》曰:“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积,三曰火车,四曰火军,五曰火队。凡军必知五火之变,故以火攻者,明也。”
  22. 顾和始为扬州从事。月旦当朝,未入顷,停车州门外。周侯诣丞相,历车边。《语林》曰:“周侯饮酒已醉,著白祫,凭两人来诣丞相。”觅虱,夷然不动。既过,反还,指心曰:“此中何所有?”搏虱如故,徐应曰:“此中最是难测地。”周侯既入,语丞相曰:“卿州吏中有一令僕才。”《中兴书》曰:“有操量,弱冠知名。”
  23. 太尉与苏峻战,败,率左右十餘人,乘小船西奔。《晋阳秋》曰:“苏峻作逆,诏都督征讨,战於建阳门外,王师败绩,於陈携二弟奔温峤。”乱兵相剥掠,射误中柂工,应絃而倒。举船上咸失色分散,不动容,徐曰:“此手那可使著贼!”众迺安。
  24. 小征西尝出未还。妇母刘万安妻,《刘氏谱》曰:“刘绥陈留阮蕃女,字幼娥。”,别见。与女上安陵城楼上。俄顷归,策良马,盛舆卫。语女:“闻庾郎能骑,我何由得见?”妇告《庾氏传》曰:“髙平刘绥女,字静女。”便为於道开卤簿盘马,始两转,坠马堕地,意色自若。
  25. 宣武桓温简文、太宰武陵王共载,密令人在舆前後鸣鼓大叫。卤簿中惊扰,太宰惶怖求下舆。顾看简文,穆然淸恬。宣武语人曰:“朝廷间故復有此贤。”《续晋阳秋》曰:“帝性温深,雅有局镇。尝与桓温、太宰武陵王同乘,至板桥,密敕令无因鸣角鼓噪,部伍並惊驰,阳骇异,大震,帝举止自若,音颜无变。毎以此称其德量,故论者谓服惮也。”
  26. 王劭王荟共诣宣武《劭荟别传》曰:“敬伦,丞相第五子。淸贵简素,研味玄赜。大司马桓温称为‘凤鶵’。累迁尚书僕射、呉国内史。敬文,丞相小子。有淸誉,夷泰无竞,仕至镇军将军。”正値收庾希家。《中兴书》曰:“始彦,司空长子。累迁二州刺史。兄弟贵盛,桓温忌之,讽免官,遂奔於暨阳。初,郭璞子孙必有大祸,唯固三可以有後。故求镇山阳,弟东阳自家暨阳。及,弟难,逃於海陵。後还京口聚众,事败,为所诛。”不自安,逡巡欲去;坚坐不动,待收信还,得不定迺出。论者以为优。
  27. 桓宣武郗超议芟夷朝臣,条牒既定,其夜同宿。《续晋阳秋》曰:“雄武,当乐推之运,遂深自委结。亦深相器重,故潜谋密计,莫不预焉。”明晨起,呼谢安王坦之入,掷疏示之。犹在帐内,都无言,直掷还,云:多!宣武取笔欲除,不觉窃从帐中与宣武言。含笑曰:“郗生可谓入幕宾也。”帐,一作帷。
  28. 太傅盘桓东山时,与孙兴公诸人汎海戏。《中兴书》曰:“先居会稽,与支道林王羲之许询共遊处。出则渔弋山水,入则谈说属文,未尝有处世意也。”风起浪涌,诸人色並遽,便唱使还。太傅神情方王,吟啸不言。舟人以公貌闲意说,犹去不止。既风转急,浪猛,诸人皆喧动不坐。公徐云:“如此,将无归!”众人即承响而回。於是审其量,足以镇安朝野。
  29. 桓公伏甲设馔,广延朝士,因此欲诛谢安王坦之《晋安帝纪》曰:“简文晏驾,遗诏桓温诸葛亮王导故事,大怒,以为黜其权,谢安王坦之所建也。入赴山陵,百官拜於道侧,在位望者,战慄失色。或云自此欲杀。”甚遽,问曰:“当作何计?”神意不变,谓文度曰:“阼存亡,在此一行。”相与倶前。之恐状,转见於色。之宽容,愈表於貌。望阶趋席,方作生咏,讽“浩浩洪流”。惮其旷远,乃趣解兵。按,《宋明帝文章志》曰:“能作下书生咏,而少有鼻疾,语音浊。後名流多斅其咏,弗能及,手掩鼻而吟焉。桓温新亭,大陈兵卫,呼坦之,欲於坐害之。入失措,倒执手版,汗流霑衣。神姿举动,不异於常。举目遍历左右卫士,谓曰:‘闻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有壁间著阿堵辈?’笑曰:‘正自不能不尔。’於是矜庄之心顿尽。命部左右,促燕行觞,笑语移日。旧齐名,於此始判优劣。
  30. 太傅与王文度共诣郗超,日旰未得前,便欲去。曰:“不能为性命忍俄顷?”得宠桓温,专杀生之威。
  31. 支道林还东,《髙逸沙门传》曰:“哀帝所迎,遊京邑久,心在故山,乃拂衣王都,还就岩穴。”时贤並送於征虏亭《丹阳记》曰:“太安中,征虏将军谢安立此亭,因以为名。”蔡子叔前至,坐近林公《中兴书》曰:“蔡糸子叔济阳人,司徒第二子。有文理,仕至抚军长史。”谢万石後来,坐小远。暂起,移就其处。还,见在焉,因合褥举掷地,自復坐。冠帻倾脱,乃徐起振衣就席,神意甚平,不觉瞋沮。坐定,谓曰:“卿奇人,殆坏我面。”答曰:“我本不为卿面作计。”其後,二人倶不介意。
  32. 郗嘉宾钦崇释道安德问,《安和上传》曰:“释道安者,常山薄柳人,本姓,年十二作沙门。神性聪敏而貌至陋,佛图甚重之。値石氏乱,於陆浑山木食修学,为慕容俊所逼,乃住襄阳。以佛法东流,经籍错谬,更为条章,标序篇目,为之注解。自支道林等皆宗其理。无疾卒。”饷米千斛,修书累纸,意寄殷勤。道安答直云:“损米。”愈觉有待之为烦。
  33. 安南免吏部尚书还东,《晋百官名》曰:“谢奉弘道会稽山阴人。”《谢氏谱》曰:“,散骑常侍。父,丞相主簿。奉历安南将军、广州刺史、吏部尚书。”太傅赴桓公司马出西,相遇破冈。既当远别,遂停三日共语。太傅欲慰其失官,安南輙引以它端。虽信宿中涂,竟不言及此事。太傅深恨在心未尽,谓同舟曰:“谢奉故是奇士。”
  34. 戴公从东出,太傅往看之。本轻戴,见但与论琴书。既无吝色,而谈琴书愈妙。悠然知其量。《晋安帝纪》曰:“戴逵安道谯国人。少有淸操,恬和通任,为刘真长所知。性甚快畅,泰於娯生。好鼓琴,善属文,尤乐遊燕,多与髙门风流者游,谈者许其通隐。屡辞徴命,遂著髙尚之称。”
  35. 谢公与人围棊,俄而谢玄上信至。看书竟,默然无言,徐向局。客问上利害?答曰:“小儿辈大破贼。”意色举止,不异於常。《续晋阳秋》曰:“初,苻坚南寇,京师大震。谢安无惧色,方命驾出墅,与兄子围棋。夜还乃处分,少日皆办。破贼又无喜容。其髙量如此。”《谢车骑传》曰:“苻坚,倾国大出,众号百万。朝廷遣诸军距之,凡八万。进屯寿阳为前锋都督,与从弟【〈王{火又}〉】等选精锐决战。射伤坚,俘获数万计,得伪辇及雲母车,宝器山积,锦剡万端,牛、马、胪、骡、驼十万头匹。”
  36. 王子猷子敬曾倶坐一室,上忽發火,子猷遽走避,不惶取屐;《晋百官名》曰:“王徽之,字子猷。”《中兴书》曰:“徽之羲之第五子。卓荦不羁,欲为傲达,仕至黄门侍郎。”子敬神色恬然,徐唤左右,扶凭而出,不异平常。《续晋阳秋》曰:“献之虽不脩赏贯,而容止不妄。”世以此定二神宇。
  37. 苻坚遊魂近境,,别见。太傅谓子敬曰:“可将当轴,了其此处。”
  38. 王僧弥车骑共王小奴许集。王珉谢玄並已见。小奴王荟小字也。僧弥举酒劝云:“奉使君一觞。”曰:“可尔。”谢玄曾为徐州,故云使君。僧弥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呉兴溪中钓碣耳!何敢诪张!”叔父,曾为呉兴少时从之遊。故云然。徐抚掌而笑曰:“卫军,僧弥殊不肃省,乃侵陵上国也。”
  39. 王东亭桓宣武主簿,既承藉,有美誉,公甚欲其人地为一府之望。初,见失仪,而神色自若。坐上宾客即相贬笑。公曰:“不然,观其情貌,必自不凡。吾当试之。”後因月朝阁下伏,公於内走马直出突之,左右皆宕仆,而不动。名價於是大重,咸云“是公辅器也”。《续晋阳秋》曰:“初辟大司马掾,桓温至重之,常称‘掾必为黑头公,未易才也’。”
  40. 太元末,长星见,孝武心甚恶之。徐广《晋纪》曰:“泰元二十年九月,有蓬星如粉絮,东南行,历須女、至央星。”按,太元末,唯有此妖,不闻长星也。且汉文八年,有长星出东方。文颖注曰:“长星有光芒,或竟天,或长十丈,或二、三丈,无常也。”此星见,多为兵革事。此後十六年,文帝乃崩。盖知长星非关天子,世说虚也。夜,华林园中饮酒,举桮属星云:“长星!劝尔一桮酒。自古何时有万歳天子?”
  41. 殷荆州有所识,作赋,是束皙慢戏之流。《文士传》曰:“广微阳平元城人,太子太傅踈广後也。王莽末,广曾孙孟达东海避难元城,改姓,去‘踈’之‘足’以为束氏博学多识,问无不对。元康中,有人自嵩髙山下得竹简一枚,上两行科斗书,司空张华以问曰:‘此明帝显节陵中策文也。’检校果然。曾为〈麦并〉赋诸文,文甚俳谑。三十九歳卒,元城为之废市。”甚以为有才,语王恭:“適见新文,甚可观。”便於手巾函中出之。读,笑之不自胜。看竟,既不笑,亦不言好恶,但以如意帖之而已。怅然自失。
  42. 羊绥第二子,少有隽才,与谢益寿相好,益寿谢混小字也。尝蚤往许,未食。俄而王齐王暏来。王睹已见。王熙小字也。《中兴书》曰:“叔和次弟。尚鄱阳公主,太子洗马,早卒。”既先不相识,向席有不说色,欲使去。了不眄,唯脚委几上,咏瞩自若。叙寒温数语毕,还与谈赏,方悟其奇,乃合共语。須臾食下,二都不得餐,唯属不暇。不大应对之,而盛进食,食毕便退。遂苦相留,义不住,直云:“向者不得从命,中国尚虚。”二孝伯两弟。
◀上一巻 下一巻▶
世说新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