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世谱/卷0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首卷 中山世谱
卷一
历代总纪 历代总论
琉球国 蔡铎、蔡温等著
卷二

历代总纪[编辑]

天地未分之初,混混沌沌,无有阴阳清浊之辨。既而大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变化,庶类繁颗。由是天地始为天地,人物始为人物。

时我琉球,辟在福州正东偏南三里许,而分野与杨州呉越同属女牛。星纪之次,倶在丑宫。【福建:北极出地二十六度三分。偏度:去北极中线偏东四十六度三十分。琉球:北极出地二十六度二分三釐,偏度:去北极中线偏东五十四度。则琉球与福州东西相去八度三十分。推算径直,海面一千七百里】

盖我国开辟之初,海浪泛滥,不足居处。时有一男一女生于大荒际。男名志仁礼久,女名阿摩弥姑。运土石,植草木,用防海浪,而岳森始矣。

岳森既成,人物繁颗。然当时之俗,穴居野处。与物相友,无有价伤之心。历年既久,人民机智,物始为敌。于时复有一人,首出分郡类、定民居者,叫称天帝子。天帝子生三男二女。长男为天孙氏,国君始也;二男为按司始;【按司,即如中朝诸侯之类】三男为百姓始;长女为君君之始;【君者,妇女掌神职者之称也。君君者,令贵族妇女数十人,各掌神职,故合称之曰君君。康熙之初,议减其数,而今有数职存焉】次女为祝祝之始。【祝者,亦掌神职者之称也。祝祝者,诸郡诸村,各有妇女掌神职者,故合称之曰祝祝。至今尚存】而伦道始矣。于是天孙氏继治之间,相厥山川,分为三区:一曰中头,即中山也;一曰国头,即山北也;一曰岛尻,即山南也。教民烹饪,而民利之;教民巣居,而民安之。方是时也,书契未兴。望月亏盈,以纪时节;候草荣枯,以定年歳。澹泊无为,而俗自化。然当时之民未知稼穑,逐捕禽兽以为食,拾收果实以为饭。

历年亦久。麦、粟、黍天然生于久高岛;稻苗生于知念、玉城。始教民耕种,而农事兴矣。【麦春熟,稻夏熟。是故旧制:国君毎年二月幸久高岛,四月幸知念、玉城,亲自致祭,以报皇天后土成物之徳也。康熙十二年癸丑,以道远海阻之故,始改旧制,遣使代祭。著为定规】繇是规模始兴,民俗丕变。昔之皮草蔽体者,今始有巾裳;昔之巣居穴处者,今始有屋庐。亦暴海水为盐,木汁为酢,酿米面为酒。【其味甚薄】而民习骎骎乎,非复前日之俗矣。【国俗至此,而为一变。】

爰相厥地,始建城都于中山,名曰首里;次后画野分郡,【俗呼郡曰间切】毎郡置按司,奉事于首里。而上下安矣。

当时风俗淳朴,民习端悫。有神出见,而诧游者,国人呼之曰“君真物”。【事神之俗,自此而始】夫诸神诧游,必系妇女。故国人亦尊之曰:“女君”。神以妇人不二夫者为尸降。则数着灵异,国有不良。神辄告王,指其人擒之,故国人竦然畏惮,不敢侮侵。其神不一,名亦不同。

乌富津加久罗神者,天神也。【此神所掌之职,今难考焉】仪来河内神者,海神也。【此神所掌之职。今难考焉】君手摩神者,天神也。【此神乃国君登位承统。即一代一次出见,祝国君万歳之寿。二七日诧游,至今相传。御呗者,乃其时之诧宣也】新悬神者,海神也。【此神五年一次,或七年一次出见。凡人心志诚笃者之家,此神亲自来格,祝寿延年;邪诡者之家,必不来格。亦人之行不善者,此神宣言,加刑罚。此亦二七日之诧游也】荒神者,海神也。【此神三十年一次,或五十年一次。当世道衰微,不仁乱逆之徒,恣心衡行之时,神即出见,加刑罚。是惩悪劝善之神也。二七日诧游,必于奥出见。故俗云奥之公事】浦巡神者,天神也。【此神亦国君一代一次出见。遍巡国土,而护卫国祚之神也】与那原公事者,兼阴阳之神也。【此神于闻得大君初诧之时作诧游,亦二七日诧游也。于与那原出见,故俗云与那原公事】月公事者,天神也。【此神毎月一次出见,护卫国祚。祝国君万歳之寿。一日诧游也】河内君真物者,海神也。【此神春三月、夏六月、秋九月、冬十二月,一年四次出见。是亦护卫国运之神也。毎季七日诧游,故俗曰七之公事】五谷神者,护卫五谷之神也。【节节出见】

当时之人,心志朴实,信之极深。《遗老传》有云:“往昔之世,人心笃实,神常为之护卫,有感必应。间有海寇来侵,则神辄化其米为沙,其水为咸,或使寇贼为盲唖。忽然飓风遽起,舟皆沈覆崩裂。至后世,人心机巧,临祭懈怠。故护卫之神不复常见云尔。”【诧游之俗传,至尚丰王世尚有存焉】

盖往昔之俗,以《隋书》及《遗老传》而合参考之,则男女皆以白纻纒髪,从顶后盘绕至额。男人用鸟羽为冠,装以珠贝,饰以赤毛,形制不同;妇人以墨黥手为文,以罗纹白布为帽,其形正方。皆织树皮并杂色纻及杂毛以为衣,制裁不一。缀毛垂螺为饰,杂色相间。下垂小贝,其声如佩。缀铛施钏,悬珠于颈。又织藤为笠,饰以毛羽。猎渔者之家,必安兽头于门戸上。

俗事山海之神,祭以酒肴;或累石繋幡,以为神主。嫁娶以酒肴、珠贝为聘。或男女相悦,便为匹偶。妇人产后,以火自炙,令汗出,数日便平复。凡有宴会,止以一盏,轮流饮之,共饮颇醉。一人唱,众皆和,音颇哀怨。或令女子摇手而舞。偶得异味,先进尊者,而后少者食之。

其病死者气将绝,举至庭,气绝,则亲族哭泣相吊。后洽其尸,去腐收骨,以布纒之,裹以苇席,亲土而殡,上不起坟。子为父者,数月不食肉。

国无赋敛,有事则均税。厥田良沃,先以火烧,而引水灌之。其农器以石为刄,长尺馀,阔数寸而垦之。土宜稻、粱、𢇲、黍、麻、豆、赤豆、胡豆、黒豆等,尤多猪鸡。王所居之舍雕刻禽兽。所乘之簥,制为兽形,令左右舆之而行;按司所乘,亦为兽形,其制稍异。

君臣上下之节,拜伏之礼,有之如亡。俗无文字。国人好攻战,人皆骁健。郡有按司,村有酋长,皆以善战者为之,而理民间之事。兵器有刀矟、弓箭、剑铍之属。国贫少铁,刄皆薄小,多以骨角辅之。【我国不产镔铁之属,何以得有兵器耶?疑是当时,有与他国相通者也欤?】编纻为甲,或用皮为之。间有乱逆者为悪,则率兵弑之。或将所杀人祭其神;或悬髑髅于树上,以箭射之。其甚者,共聚而食之。仍以髑髅奏功于王。王则计功赐冠。其功多者,使为队师。又用刑无律准,皆临事科决。其狱讼,亦皆断于酋长。不伏,则上请于王,王令群臣共议定之。狱无枷锁,唯用绳缚。轻罪,用杖;决死刑,则铁锥,大如箸,长尺馀,钻其顶而杀之。其俗习大概如此。

隋大业元年乙丑,海师何蛮,毎春秋二时,天清风静,东望,依稀似有烟雾之气,亦不知几千里。

三年丁卯,炀帝令羽骑尉朱寛入海访求异俗。海师何蛮言之。遂与蛮倶抵本国。遥观地界,于波涛间蟠旋蜿延,其形若虬浮水中,名曰“流虬”。【嗣后改名“流求”。故唐宋之吏,皆曰“流求”】言不相通,掠一人而返。明年,帝令朱寛复至抚之,不从。寛取我布甲等物而还。帝复遣武贲郎将陈棱、朝请大夫张镇州等率兵至国,其军甚众。时棱将南方诸国人从军,其军中有昆仑人,颇解我语。棱令其军人慰谕之。国人拒逆不从,终为逆战。我军败走。棱大驱军兵进,至城都,频战又败,棱焚我宫室。掳男女千馀人,载军实而返。自尔隋遂绝,不复遣来。

时乃天孙氏之裔,威徳渐衰;四方按司,各据其土。筑城聚兵,以争权威。

隋氏既亡,历唐至宋,尚未尝入贡于中朝。唯能过海,通诸国,而常来往贸易,以备国用耳。先是,我国俗习,与中国大异;至于唐宋,汎与诸国来往,俗习日改。礼节渐作,而政法兴矣。【国俗至此,而为再变】

南宋乾道元年乙酉,镇西为朝公随流至国,生一子而返。其子名尊敦,后为浦添按司。淳熙年间,天孙氏二十五纪之裔孙为权臣利勇所灭。时浦添按司尊敦倡义起兵来诛利勇,国人推戴尊敦为君,是舜天王也。

舜天登位,制度新定,国俗大革。【国俗至此,而为三变】在位五十一年薨。

舜马顺熙立。【舜天王世子】在位十一年薨。

义本立,【舜马顺熙王世子】灾厄饥馑,民不胜忧。在位十一年,禅位于惠祖世主之长子英祖。即是英祖王也。

英祖登位,施仁敷徳,恤民进贤,刑措不用。国人大服。西北大岛、久米岛等处亦始来朝,而国大治矣。

时宋已亡,元定天下。至元年间,世祖改流求曰琉求,遣兵来征。不果。元贞之初,成宗遣大将率兵来撃。国人合力拒战不从,元兵擒一百三十馀人而返。在位四十年薨。

大成立,【英祖王世子】恭俭求治。在位九年薨。

英慈立,【大成王第二子】在位五年薨。

玉城立,【英慈王第四子】淫虐无道,世衰政废,兵乱复兴。国分为三:大里按司称山南王,今归仁按司称山北王,各据兵权,騒动不止。在位二十三年薨。

西威幼冲践祚。【玉城王世子】母后乱政。用非其人,臣民皆畔。在位十三年薨。诸按司废世子,推尊浦添按司为君。即是察度王也。

察度登位,亲贤远侫,万民称颂。

时元已亡,明定天下。洪武之初,太祖改“琉求”曰“琉球”,遣使招抚。王悦,始通中朝,入贡,以开琉球维新之基。【国俗至此,而为四变】嗣是,山南王、山北王亦各入贡,当与中山,争衡不止。事闻于朝,太祖遣使赐敕,三王以罢兵战。王愈恭理治。南夷宫古、八重山等岛,皆来称臣。由是始筑层楼,以为游观之具。在位四十六年薨。

武宁立,【察度王世子。本国受敕使册封。自武宁始】奢侈宴游,荒于酒色。坏覆先王之典刑,臣民皆叛。在位十年。

佐敷按司巴志发兵问罪,武宁出城伏罪。巴志奉父思绍为君。即是尚思绍王也。

尚思绍登位,令巴志起兵亦灭山北。【山北有国,凡四主,九十有馀年】在位十六年薨。

尚巴志立,【思绍王世子】中朝赐尚姓。【舜天姓源。自英祖至思绍,皆无姓氏。巴志始有尚姓,故追称其父曰尚思绍】 英明神武,雄才盖世,诸按司皆服。遂灭山南,【山南有国,凡四主,一百有馀年】而琉球复归一统。【本国有三府及三十六岛,总称之曰琉球】在位十八年薨。

尚忠立,【巴志王第二子】仁厚恤民,深有作为。惜其享国不永,在位五年薨。

尚思达立,【忠王世子】在位五年薨。无嗣。

尚金福立,【巴志第六子】在位四年薨。王弟布里与世子志鲁争立。叔侄大战,两伤倶绝。国人议推越来王子尚泰久为君。

尚泰久立,【金福王之弟】在位七年薨。

尚徳立,【泰久王第三子。】耽酒色,好杀戮。时奇界叛,王自往平之。由是骄傲愈甚,国政日乱。御锁侧官金丸,极言屡谏,皆不听。在位九年薨。世子将立,群臣杀之。国人推戴金丸为君。而我中山得开万世王统之基矣。

天孙氏

共二十五纪。起乙丑,尽丙午。历一万七千八百二十年。

舜天王 舜马顺熙王 义本王

共三王。起丁未,尽己未。历七十三年。

英祖王 大成王 英慈王 玉城王 西威王

共五王。起庚申,尽己丑。历九十年。

察度王 武宁王

共二王。起庚寅,尽乙酉。历五十六年。

尚思绍王 尚巴志王 尚忠王 尚思达王 尚金福王 尚泰久王 尚徳王

共七王。起丙戌,尽己丑。历六十四年。

历代总论[编辑]

夫治也者,在于举贤任能,恤民重农,信赏必罚,明礼正俗。而教化之道,必以身先之,使国人知趋,向之方而已矣。

夫有国者,得其道,则民戴之如父母;失其道,则民视之如仇敌。

故舜之命禹曰:“道心惟微,人心惟危,惟精惟一,允执其中。”盖十六字之传,岂非千万世心学之要也哉?窃惟我国天孙氏二十五纪之裔孙,徳微政衰,为权臣利勇所篡。利勇亦非其徳,妄践大位。未几月,国人诛之。自此而下,安危不一,难以悉举。姑取其最关于纲纪者论之。夫舜天以孤穷,开基浦添,一举义兵,风驱电扫,以匡国家。非英明豁达之主,其孰能之哉?惜其孙义本以饥疫之故,授鸿业于他人,何其资质削弱若斯之甚也?尭之水,汤之旱,皆灾变也。圣人尚难免乎灾变,况他人也。

当此之时,惟能修徳,愈勤理政,则灾变可消。人心可定,岂可以一朝之忧,废百世之业也哉?然英祖生而圣明,登摄国事,疫止年丰,人心甫安。岂大将启英祖之治也欤?嗣是承禅,宅位四十戴,功冠诸王,徳溢裔夷。【西北诸岛始来入贡】及其薨也,深山穷谷亦皆奔走悲号,如丧考妣,可谓至徳而已矣。   数世继治,至于玉城,政徳复衰,国分为三。王室陵夷,生民涂炭。然而去英祖未远,流风遗俗,尚有存焉。则可与有为之时也?惜哉西威昏愚,母后乱政,非若宣王中兴之君矣。

时有察度,起布衣,为臣民推戴。就位莅政,终开琉球维新之基,【本国通中朝自此始】亦希世之贤君也。然得南夷称臣,而心稍骄奢;【南方诸岛始来入贡,而中山渐强。王大喜,骄心稍萠】建游观之楼,而忘忧轻物。【王造高楼,戏言曰:“予居此楼,谁敢加害?”当夜有蛇咬其手】若非英明仁厚之主,又乌得有保其终乎?

武宁嗣立,荒于酒色,奢侈宴游,自绝于天。盖其所宗绝祀之祸。呜呼!俗流之弊,其亦可畏也哉!

盖人主存亡祸福,虽曰天所致,实所自招也。桀纣幽王,以圣王之孙而亡;汉祖唐宗,以布衣之身而兴。皆自为也。岂必谓之天也哉?

故伊尹告大甲曰:“嗣王祇厥身”。周公戒成王曰:“天命自度”。皆古圣贤而所以启迪其君者,如出一口。其亦可不思焉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