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罢修河司札子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乞罢修河司札子
作者:苏辙 北宋
本作品收录于:《栾城集/45

臣伏见大河北流,经今十年,已成河道,每年夏秋泛溢,孙村地形低下,涨水东出。因此张问等辈,欺罔朝廷,建为回河之议。自此北京生灵,怀鱼鳖之忧,日夜为迁徙之计。监司守臣及敕遣使者,皆言其不便,朝廷亦知其难矣。而去岁八月,宣德郎李伟,辄敢献言,欲闭塞北流,回复大河,力排众议,侥幸万一,私凯功赏。朝廷为之置修河司,调发民夫,划刷役兵,差文武官吏收买梢芟,百废并举。河北、京东西路,公私为之骚动,万口一词,知其无成。上赖陛下圣明,照知利害,然犹未能尽罢其役。始令且开减水河,次因旱灾,令权罢修河,放散夫役。然修河司依前不罢,李伟仍提举东流故道。后因给事中范祖禹封还敕命,寻奉四月五日圣旨,李伟差遣候过涨水检举取旨。臣访闻是时大臣面许陛下,俟求得一人可代伟者,即令伟罢去。夫伟以欺君动众,害及数路,据法当即日诛窜以谢天下。今乃迁延至此,况有前件圣旨,必非虚言,理当检举施行,以信大臣前说。今涨水已退,而伟终不能罢。据今月三日圣旨,止是依吴安持等所请,候霜降水落,从北丞司相度,将梁村口至孙村河身内妨碍处,取豁壁掠,候冰冻消释,相地形顺便,随宜开导,务令深阔,酾为二渠。臣详观安持等说,盖犹挟奸意,观望朝廷,欲徐为兴动大役之计,以固权利。不然,但掠行开拨口地,则北外丞司自可办事,自不须复存修河司及留李伟,使时进奸谋,以败大计也。以臣观之,修河司若不罢,伟若不去,河水终不得顺流,河朔生灵终不得安居。伏乞指挥大臣速罢修河司,以检举前敕,流窜李伟,以正国法。取进止。

贴黄:臣观大河北流,北京在其东,军民仓库所在,河朔之都会也。昔人远为涨溢之备,于其西岸开三河门,使涨水西流于空闲之地,至馆陶合入河身,故北京苦无大患。今自李伟等闭塞三河门,筑截河马头,指水锯牙,激水东向,仍于东岸第三、第四、第七铺开发河道,恣令涨水灌注北京之上。今岁八月,涨水东流,几与北京签横堤平,南望弥泛五十馀里。是时北京中,若雨不止,风不定,本京必致疏虞。今伟等申请,皆没此目前实害,而探言北流深、瀛泛浸之害,以为不可不存东流,以分减水势。据今年深、瀛等州堤坊新复,未甚高厚,然皆不至决溢,若将来岁岁增筑,使与从前河堤相若,加以海口深决,涨水不得停留,纵有小溢,必不至深害,虽无东流,未为患也。故臣以为伟等皆妄言,苟欲自便耳,若不斥去,则论无由得伸,最河坊之巨蠹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