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1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三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十四
卷十五 
本作品收录于:《乾隆西安府志

西安府志卷第十四

  食货志中积贮 屯运

 积贮和籴

高祖纪七年二月萧何治未央宫立太仓

黄图长安西渭北右徼西有细柳仓东有嘉仓

食货志建元中汉兴七十馀年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

露积于外居官者以为姓号注货殖传仓氏庾氏是也

宣帝纪本始四年正月诏丞相以下至都官令丞入谷输

长安仓助贷贫民

食货志五凤中岁数丰穰谷至石五钱农人少利大司农

中丞耿寿昌奏言故事岁漕关东谷四百万斛以给京师

用卒六万人宜籴三辅宏农河东上党太原郡谷足供京

师可以省关东漕卒过半天子从其计寿昌白令边郡皆

筑仓以谷贱时增其价而籴以利农谷贵时减价而粜以

赡贫民名曰常平仓民便之下诏赐寿昌爵关内侯

食货志开皇三年以京师仓廪虚于河西劝百姓立堡营

田积谷京师置常平监

会要永𡽪六年京东西二市置常平仓

六典开元二年渭南置仓

杨愼矜传愼矜主长安仓

文献通考开元七年敕关内道置常平仓

百官志开元十九年以监察御史莅太仓其后以殿中侍

御史上一人为监太仓使

六典注开元二十四年于京城内大置常平仓

食货志开元二十五年牛仙客为相有彭果者献䇿广关

辅之籴京师粮廪益羡

文献通考天宝八载和粜米数太仓七万一千二百七十

石常平仓三十七万三千五百七石

食货志岁以钱六十万缗赋诸道和籴斗增三钱每岁短

递输京仓者百馀万斛米贱则少府加估而籴贵则贱价

而粜

名臣奏议建中初京兆府应征地税草数至一千万束陆

贽论状别和市草五百万以充贮备状详艺文

册府元龟贞元二年十月度支奏京兆等州府秋夏两税

靑苗等物悉折籴粟麦所在储积以备军食京兆兼给钱

收籴毎斗于时估外更加十钱纳于太仓诏可其奏自是

每岁行之赡军十一月度支奏请于京兆府折明年夏秋

税钱二十二万四千贯文又请度支给钱𣸸成四十万贯

令京兆府今年内收籴粟麦五十万石以备军食从之

文献通考贞元四年诏京兆府于时价外加估和籴差淸

强官先给价直然后贮纳续令所司自搬运载至太仓并

差御史访察有违敕文当重科贬先是京畿和籴多被抑

配或物估逾于时价或先敛而后给直追集停拥百姓苦

之及闻是诏皆忻便乐输

食货志贞元初吐蕃劫盟诸道兵十七万戍边月给粟十

七万斛皆籴于关中八年宰相陆贽以关中谷贱请和籴

可至百馀万斛计诸县船车至太仓谷价四十有馀米价

七十则一年和籴之数当转运之二年一斗转运之资当

和籴之五斗减转运以实边储存转运以备时要江淮米

至河阴者罢八十万斛河阴米至太原仓者罢五十万太

原米至东渭桥者罢二十万以所减米粜江淮水灾州县

斗减时五十以救之京城东渭桥之籴斗增时三十以利

农以江淮粜米及减运直市绢帛送上都帝乃命度支增

估籴粟三十三万斛然不能尽用贽议

册府元龟贞元十六年十月敕京兆府今年和籴粟一百

万数内宜减三十万

食货志永贞元年李巽为诸道转运盐铁使自刘晏后江

淮米至渭桥寖减至巽乃复之李巽传巽莅职一年较所

八如晏最多之年明年过之又明年增百八十万缗

食货志宪宗即位初有司以岁丰熟请畿内和籴当时府

县配戸督限有稽违则迫蹙鞭挞甚于税赋号为和籴其

实害民

名臣奏议元和中白居易论和籴状曰以臣所观若有司

岀钱开场自籴比于时价稍有优饶利之诱人人必情愿

且本请和籴只图利人人若有利自然愿来利害之间可

以此辨必不得巳则不如折籴折籴者折靑苖税钱使纳

斛斗免令贱粜别纳现钱况度支比来所支和籴价钱多

是杂色匹假百姓又须转卖然后将纳税钱至于给付不

免侵偷货易不免折损所失过本其弊可知今若折量税

钱使纳斛斗既无贱粜麦粟之费又无转卖匹假之劳利

归于人美归于上由是而论则配戸不如开场和籴不如

折粜亦甚明矣

会要元和九年诏岀太仓粟九十万石开六场粜之

册府元龟开成元年闰五月帝御紫宸殿谓宰相曰京兆

府请开场收麦何如郑覃曰不强其所不欲加价收籴人

自乐输

册府元龟大中六年六月敕禁断京兆北所一入京如闻

百姓多端以面造曲入城贸易所费亦多宜所在严加觉

察不得容许

食货志景德三年陕西立常平仓政和元年建四都仓西

安曰裕边

章宗纪明昌三年十二月敕京兆栎阳县置粟邑镇仓设

仓草都监一人领之

 元

 文宗纪天历二年奉元路命所在官置常平仓

 明

 会典正统五年三月镇守陕西都督同知郑铭奏西安府

 仓贮粮二十二万四千九百六十石有奇河南等府又输

 绵布二十五万请令所司增置仓房从之

本朝

 资政录长安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榖七万五千石又添

 贮府仓京斗谷一万三千五百六十三石 社仓十九所

 共贮本息京斗榖三万七千五百九十八石八斗二升一

 合四勺

 资政录咸宁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七万五千石又添

 贮府仓京斗谷一万一千三百一十八石四升 社仓三

 十所共贮本息京斗谷三万三千二百二十九石二斗七

 升四合二勺

 资政录咸阳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五万石又添贮府

 仓京斗谷八千石 社仓十五所共贮本息京斗榖一万

 九千四十八石六斗六升五合八勺

 资政录兴平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四万五千石又添

 贮府仓京斗榖四千石 社仓十一所共贮本息京斗谷

 九千八百三石九斗二升三合八勺

 资政录临潼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五万石又添贮府

仓京斗谷六千石 社仓十九所共贮本息京斗谷二万

一千八百六十二石三斗三升五合五勺

资政录蓝田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四万石又添贮府

仓京斗谷四千石 社仓八所共贮本息京斗谷一万三

千八百五十七石三斗三升五合一勺

资政录泾阳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四万石 社仓十

四所共贮本息京斗榖一万四千九百二石三斗九升九

合八勺

资政录三原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榖四万五千石又添

贮府仓京斗谷四千石 社仓十所共贮本息京斗谷一

万五百七十九石四升六合二勺

资政录高陵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三万石又𣸸贮府

仓京斗谷一千二百石 社仓六所共贮本息京斗谷八

千六百二十九石六斗九合四勺

资政录鄠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四万石又𣸸贮府仓

京斗谷五千石 社仓十四所共贮本息京斗谷一万三

千二百二十六石一升二合四勺

资政录盩厔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五万石又𣸸贮府

仓京斗谷四千石 社仓十三所共贮本息京斗榖二万

一千三百五十二石五斗五升九合

资政录渭南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榖五万石又𣸸贮府

仓京斗谷六千石 社仓十三所共贮本息京斗榖一万

八千三百六十石四斗六升七合五勺

资政录富平县常平仓厚额贮京斗谷五万石又𣸸贮府

仓京斗谷四千石 社仓十一所共贮本息京斗谷八千

三百九十一石六斗二升七合八勺

资政录醴泉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榖四万石又𣸸贮府

仓京斗谷六千一百一十八石九斗六升二勺 社仓九

所共贮本息京斗榖六千七百七十四石八斗五升六合

八勺

资政录同官县常平仓原额贮京斗榖八千石又𣸸贮府

仓京斗谷二千八百石 社仓六所共贮本息京斗谷六

千四百八十六石五斗二合三勺

资政录耀州常平仓原额贮京斗谷三万石 社仓十一

所共贮本息京斗榖一万一千二百四十一石三斗四升

六合

 按西安十六州县据乾隆四十二年册报常平仓粮共

 额贮京斗谷七十一万八千石又𣸸贮府仓京斗谷八

 万石有奇社仓共二百九所贮本息京斗谷二十五万

 五千三百四十四石七斗八升三合常平每岁呈请藩

 司动项买贮以时籴粜社仓则民间自为捐置者也

 屯田

后汉

文献通考永建四年仆射虞诩疏雍州厥土惟上且沃野

千里谷稼殷积夫弃沃壤之饶损自然之财不可谓利书

奏帝乃复三郡激河浚渠为屯田省内郡费计岁一亿

扶风王骏传武帝初骏为镇西将军都督雍梁等州劝督

农桑与士卒分役巳及僚佐并将帅兵士等人限田十亩

具以表闻

仁宗纪庆历元年九月置陕西营田务

文献通考庆历间范仲淹大兴屯田于陕西

宣宗纪元光元年正月诏徙中京唐邓商虢许陕等州屯

军赴京兆就粮屯

续文献通考初海内既一行省皆立屯田以资军饷地理

志渭南屯田一千二百二十二顷有奇临潼泾阳各屯田

一千二十顷有奇盩厔屯田九百四十三顷有奇

长安志图说至元十一年立陕西河渠营田使司安置屯

田世祖纪正月以安西王府所管编民二千戸立栎阳泾

阳终南渭南屯田十五年十二月鸭池等处招讨使钦察

所领南征新军不能自赡者千人命屯田于京兆十八年

十月命安西王府协济戸及南山隘口军于安西等处屯

田增陕西营田粮十万石

兵志陕西等处万戸府至元十九年二月以盩厔南系官

荒地发归附军立孝子林张马村军屯二十年以南山把

口子巡哨军人八百戸于盩厔之杏园庄屯田计孝子林

屯三百一戸田二十三顷八十亩张马村屯三百一十三

戸田七十三顷八十亩杏园庄屯二百三十三戸田一百

十八顷三十亩

世祖纪至元二十四年六月以陕西邠干及安西属县闲

田立屯田总管府置官属秩三品

长安志屯田图说至元二十八年陕西屯田四十八终南

九屯怀数皋平忠力曲泉乐成利泽奉上栾村安化渭南一十六屯怀德怀仁丰济善庆润泽

永便皂角亭利信陵严应南金安阳安庆郃阳南永寿北永寿泾阳九屯丰闰里仁昭义富安永昌广备

仁受安信华原栎阳九屯归厚安仁安业丰乐万全广盈阜盈大有安陵

兵志至元二十九年以安西王所管编民立栎阳等处屯

田三十年更为民屯栎阳七百八十六戸田一千二十顷

九十九亩泾阳六百九十六戸田一千二十顷九十九亩

终南七百七十一戸田九百四十三顷七十六亩渭南八

百一十一戸田一千二百二十顷三十一亩

续文献通考至元三十年商挺为安西王相许楫言京兆

之西荒野数千顷宋金皆尝置屯如募民立屯田岁可得

谷给王府之需挺以其言入对三年屯成果获其利

续文献通考洪武四年诏陕西等屯田三年后每亩收租

一斗二十年令陕西屯军五丁抽一税粮照民田例又令

屯军种田五百亩者岁纳粮五十石

图书编明初陕西都司并所属卫所屯田共二万九千四

百四十四顷二十二亩零

会典永乐五年令陕西按察司增置佥事二员盘量屯粮

会典宣德二年令巡按陕西监察御史兼理屯田

续文献通考正统元年奏准陕西旗军馀丁所种屯田五

十亩之外每亩纳粮五升

会典正统二年𣸸设陕西按察司佥事一员提督屯田

马志嘉靖初西安府军卫戸一万五千七百六十八口三

万九千九百一屯地二万七千二百三十九顷九十七亩

三分四釐八毫屯粮一十六万九千一百九十一石五斗

六升一合九勺屯草二十万六千一百九十一束地亩银

二千六百五十九两九钱

 按西安一府各州县属

本朝屯卫地亩据乾隆四十四年赋役全书所载计一万

 九千四十二顷五十六亩一分六釐一毫所有额征银

 粮统载上卷田赋不复缀

 漕运

留侯世家关中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诸侯安

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给京师诸侯有变顺流而下足以委

萧相国世家高祖二年汉与楚相守荥阳数年军无见粮

萧何守关中转运给食不乏

平凖书高祖时漕转山东粟以给中都官岁不过数十万

石索隐中都犹都内

河渠书元光中大司农郑当时言异时关东漕粟从渭中

上度六月而罢漕水道九百馀里时有难处引渭穿渠起

长安旁南山下至河三百馀里径易漕度可令三月罢而

渠下民田万馀顷又得以漑损漕省卒而益肥关中之地

天子以为然令齐人水工徐伯表悉发卒数万人穿漕渠

三岁通漕大便利平凖书天子益置左右辅诸官河漕度

四百万石按索隐度运也

平凖书元封元年置平凖于京师都受天下委输按索隐大司农

属官有平凖令丞者以均天下郡国输敛贵则粜之贱则买之平赋以相凖输归于京都桑宏羊请令

吏得入粟补官及罪人赎罪令民能入粟甘泉各有差以

复终身不告缗他郡国各输急处而诸农各致粟山东漕

益岁六百万石一岁之中太仓甘泉仓满民不益赋而天

下用饶

食货志开皇三年以京师仓廪虚议备水旱诏漕关东及

汾晋之粟以给京师

册府元龟初帝每忧转运不给柱国于仲文请决渭水开

渠漕帝使仲文总其事又命郭衍为开渠漕大监宇文恺

部率水工凿渠引渭水经大兴城北东至潼关三百馀里

名广通渠转运通利关内赖之

食货志唐都长安而关中号称沃野然其土地狭所岀不

足以给京师常转漕东南之粟高祖太宗之时用物有节

水陆漕运岁不过二十万高宗以后岁益增多而功利繁

兴民罹其毙

食货志开元二十一年京师雨水谷踊贵裴耀卿为京兆

尹请罢陕陆运而置仓河口使江南漕舟至河口者输粟

于仓而去县官雇舟分入河洛置仓三门东西漕舟输其

东仓而陆运以输西仓复以舟漕避三门之险元宗拜耀

卿为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焉江淮都转运使漕

晋绛魏濮邢贝济博之租输诸仓转而入渭凡三岁漕七

百万石

文献通考唐都关中转漕东南东南之粟必先至东都然

后浮河渭以入关中其至也甚难故开元以前岁若不登

天子移跸就食东都自牛仙客献䇿和籴然后始免此行

食货志天宝元年长安令韦坚为陕郡太守兼水陆转运

使治汉隋运渠起关门抵长安通山东租赋乃绝㶚浐并

渭而东至永丰仓与渭合又于长乐坡濒苑墙凿潭于望

春楼下以聚漕舟坚因使诸舟各揭其郡名陈其土地所

产宝货诸奇物于栿上先时民间俚歌曰得体纥那邪其

后得宝符于桃林于是陕县尉崔成甫更得体歌为得宝

宏农野坚命舟人为吴楚服大笠广袖芒𪨗以歌之成甫

又广为歌辞十阕自衣阙后绿衣锦半臂红抺额立第一

船为号头唱集两县妇女百馀人鲜服靓妆鸣鼓吹笛和

之天子望见大悦赐潭名广运是岁漕山东粟四百万石

元和志天宝中毎岁运米二百五十万石入关大历后

陆运米四十万石入关

食货志广德二年凡漕事皆决于刘晏晏即盐利顾佣分

吏督之随江汴河渭所宜未十年人人习险岁转粟百一

十万石无升斗溺者刘晏传晏岁输始至天子遣卫士鼓

吹迓东渭桥驰使劳曰卿朕鄼侯也凡岁致粟四十万斛

自是关中虽水旱物不翔贵

册府元龟大历元年九月帝御安福门楼观新漕渠初京

兆尹黎干以京城木炭价重请自南山谷口凿渠通于城

内至荐福寺东街北抵景凤延喜门入于苑干潜贮𦨴船

楫师以为水戏冀悦于帝久之竟无成功

食货志大历八年以关内丰穰减漕十万石度支和籴以

优农

册府元龟大历八年十一月诏京官职田一切官为收籴

度支奏估直五万贯诏加至八万贯以宠百官

食货志贞元初关辅宿兵米斗千钱太仓供天子六宫之

膳不及十日禁中不能酿酒以飞龙驼负永丰仓米给禁

军陆运牛死殆尽德宗以给事中崔造为相造奏诸道观

察使刺史选官部送两税至京师增江淮之运诏浙江东

西节度使韩滉淮南节度使杜亚运至东西渭桥仓陕虢

观察使李泌为入渭船方五板输东渭桥太仓米至凡百

三十万石

食货志太和初岁旱河涸掊沙而进米多耗抵死甚众秦

汉时故漕兴城堰东达永丰仓咸阳县令韩辽请疏之自

咸阳抵潼关三百里可以罢车挽之劳宰相李固言以为

非时文宗曰苟利于人阴阳拘忌非朕所顾也议遂决堰

成罢挽车之牛以供农耕关中赖其利

裴休传开成初岁漕江淮米四十万斛至渭桥仓者才十

三舟楫偾败吏乘为奸戸部侍郞裴休为使乃命在所令

长兼董漕褒能者谪怠者由江抵渭旧岁率雇缗二十八

万休悉归诸吏敕巡院不得侵牟居三年粟至渭桥仓百

二十万斛无留壅

类要咸通中宰相晋国公王铎为丞郞时李骈判度支每

年江淮运米至京水陆脚钱斗计七百京国米价每斗四

十议欲令江淮不运米但毎斗纳钱七百铎曰非计也若

于京国籴米必耗京国之食若运米关中自江淮至京兼

济无限贫民也时籴米之制巳行都下官籴米果大贵未

经旬而度支请罢以民无至者故也铎卒以此大用

会要景德三年正月戚纶上封事请于陕西等置常平以

逐州戸口多少量留上供钱一二万贯小州或一二千贯

付司农寺系帐委输运司并本州选募职州县官淸干者

一员专掌其事每年秋夏加钱收籴遇贵减价岀粜以三

年为界所有钱榖羡利止委本寺与掌

食货志大中祥符初陕西诸州菽粟自黄河三门沿流入

沛以达京师置发运司领之

食货志大中祥符间陕西等阙兵食州县括民家所积粮

市之谓之推置取上戸版籍酌所输租而均籴之谓之对

籴皆非常制

食货志旧制陕西籴榖岁预给靑苗钱至天圣中罢不复

食货志治平二年内京师陕西河东运薪炭至京师薪以

斤计一千七百十三万炭以称计一百万

 按宋时关内本无漕挽南渡后陕饷率皆取给川中挽

 输不及京兆

把胡鲁传兴定四年把胡鲁行尚书省元帅府于京兆时

陕西岁运粮以助关东民力寖困胡鲁言若以舟楫自渭

入河顺流而下度可稍纾民力从之

   续文献通考洪武六年冬浚开封漕河明年春转漕粟于

   陕西

   㑹要洪武十七年戸部言潼关卫见贮军饷可给三年其

   馀米五十二万四千二百七十二石宜运贮西安府仓

   会典嘉靖八年题准西安等府应解甘肃钱粮免其民运

   每粮一石征脚价一钱连粮折银布交收府库收银至二

   万两布至二千疋委官沿途逓运

   续文献通考嘉靖三十三年议延绥所属粮储酌处本色

   收贮西安府本色四分折色六分解赴绥德广盈仓交收

   畿辅志万历中陕西岁荒司农欲移京粟万石馀由漕运

   达河南更陆运以给之戸部郞中邢孔阳上书司农曰移

   粟之役是以三千锺而致一石有害于豫无济于秦何若

   驰一吏籴粟关内京粟航至中州粜之以其镪补关内借

   支之数是万夫不胜者一吏代之足矣从之

  本朝

   严渭丝商洛转漕图记康熙三十一年关中西凤二郡洊

   饥谷粒翔贵

敕诸邑招商购运割吴楚漕储溯黄河遵伊洛船辇入关者三十

   万石三十二年又饥复将襄阳存仓米二十万石由丹水

   运至商州转运西安减粜济民

命学士德珠楚督丁思孔襄镇殷化行董其事造舟浚流于二月

   六日自襄装发三月杪达龙驹寨四月初转递至西安开

   粜㑹时和麦登榖价骤平流散者悉归始报罢时山中食

   货腾贵每五斗运一站给银五分通水陆脚价每石费银

   一两七钱米每五斗盛以布 夫有长司站有官押送有

   兵收发有单逓相换验旦昏勾稽石称斛量无敢侵耗

   通志康熙五十九年十月漕臣施世纶

  题准由黄河挽运豫粮入秦自河南府至陕州之太阳渡计

   程三百零五里用车装运计期五日每车装米八石日给

   脚价三钱五分自太阳渡至西安府党家马头船𨾏通行

   每石给水脚银一钱三分再运谷二十万石止得十万之

   米一半糠秕徒费脚价应以二谷易一米照数运送至陕

   又请将湖广荆州等处各仓米十万石由襄阳水运至商

   州龙驹寨每石需水脚银一两由龙驹寨陆运至西安毎

   石需夫役银二两接济荒民

   通志康熙六十年漕臣施世纶复

  奏请拨豫粮十万石接济陕西惟自河南府陆运至陕州时

   因春夏农忙每石时价百里增给银一钱

   通志雍正九年二月十六日奉

上谕陕甘二省连年丰稔官仓存贮既多民间亦家有葢藏采办

 易便是以军兴以来储粮充裕而民食亦寛然有馀但天时不

 可预必当于既富之时先筹有备之道而欲储数年之积蓄不

 得不藉资于邻省查邻省如山西河南之米石若由陆路输挽

 所费甚多且恐劳民若由水运则有三门砥柱之险闻从前曾

以湖广米石由水运至商州转运于西安上年湖广岁收甚熟

今可否于湖广采买米石循旧运之道运贮商州以备转运着

大学士等议奏钦此议得从前运米自荆州府至襄阳由汉江

  溯流而上虽路经二千里大船可以装载需用水脚无多

  自襄阳汉江进小江口入丹江江流浅狭祗容百石之船

  至河南所属之淅川县荆子关虽滩高水浅用小 扒河

  等船可以挽拽而上又自荆子关至陕西商州之龙驹寨

  溪流泻急间有滩石随时挑浚亦可行运自小江至龙驹

  寨共计水程六百二十馀里再于龙驹寨陆运经熊耳秦

  岭七盘等山计程四百十七里遂由蓝田县至西安皆系

  山行小路不通车辆从前运送米石催募人夫每人背米

  五斗日行五六十里大约骡马驴𨾏驮载亦尚可行查康

  熙五十九年

  奏册自襄阳至龙驹寨水运脚价及打造船𨾏挑浚滩河

  之费每石计需银一两自龙驹寨至西安每石需夫役银

  二两是湖广运送米石既有成效事在可行今运米贮商

  州既可省陆运之费将来设有用处转运亦易应照康熙

  五十九年之例今湖广督抚水运米十万石至商州寻因

  署陕督查郞阿疏

  奏西安连年丰收仓廒储积有馀商州地方褊小难以久

  贮暂停运送

  通志雍正十年十二月经略陕甘军务大学士伯鄂尔泰

   奏准陕省存仓谷九十馀万石散贮五府十州历来酌拨

   军糈惟取给西鳯二府及邠干耀华同五州目今五州之

   谷只可自供储备是为军需民食计挽输备贮皆当亟为

   筹画查雍正九年奉

旨令于湖广采办米石运送商州以备转运续据陕督查郞阿

   奏请停止再查康熙三十二年并五十九年两次将湖广

   米石运送西安俱著有成效查楚省今岁丰收每米一石

   不过六七钱其造船疏浚滩河及雇募驮脚等费每石不

   过二两有零是现今连米一石约需三两若下次接续运

   送则造船浚河之费尚可稍减而源源挽运蓄积充盈于

   民食兵粮两有裨益令湖广督抚于明春先运米十万石

   或动拨仓廒或就近于襄阳等属米贱地方采买酌量办

   理

   通志雍正十一年正月陕抚史贻直

   奏准豫楚二省各拨运米十万石水陆并进陕省差员于

   潼关接收豫米龙驹寨接收楚米并收豫楚口袋转运西

   安或减价平粜或借给穷民临时办理此次拨运一切食

   物草料倍昻从前河南府陆运至陕州每石百里一钱者

   应照军需案内每石百里给脚价一钱六分其自陕州灵

   宝阌乡雇民船运送由三河口分载渭洛黄河各水次交

   卸者毎石百里给水脚银四分自水次入仓远近不等按

   里数每石十里给脚价银一分六釐其楚米由襄阳至龙

  驹寨亦无庸打造船𨾏若雇民船运送则原议每石二两

  尚可节省一钱自龙驹寨起旱或骡驮或人负原议每石

  二两尚可节省一两临时咨商豫楚督抚酌量增减据实

  报销

  资政录乾隆四十三年四月初四日奉

上谕本年河南省因春雨短少恐麦收不无歉薄业经叠降恩

 旨倍加抚恤因思直隶山东两省春膏亦未深透未必能接

 济河南而陕西省昨据毕沅奏称自二月至三月屡得透雨

 远近普霑是该省麦收自必丰稔陕西与河南接壤且有黄

 河一水可通若令陕西采买麦石运赴河南以济民食则市

 粮即可充裕且该省殷实之戸不致圃积居奇势必争先出

 粜豫省市价自可渐平此事着交毕沅郑大进彼此㑹商妥

 办如果能以陕省之有馀补河南之不足于民间生计大有

 裨益并将㑹办情形一面办理一面速奏钦此

  当经具

 奏酌请先于附近水次州县现贮常平仓谷酌拨麦十万石

  运往河南俟麦收后令各属照数就地买补还仓一面派

  员于渭河水次雇募船𨾏将各属分拨麦石均匀配载由

  渭入河一水前进其水陆运费逐一核明饬司照例给发

  复查陕州境内三门山即禹贡之砥柱为舟行最险之地

  重运难通一面飞移河南抚臣酌定交兑之处另派接运

  之员预备车辆齐集水次随到随运以免守候稽迟仰䝉

俞允后因夏间

 京畿麦价渐昂复奉

谕旨令将陕省常平所贮麦石酌拨五万转运京城以备平粜

  之用当即筹办陆续运到发厂平粜市价渐平即将馀麦

  三万石存贮在仓备用四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复奉

上谕现在京师麦价昻贵因谕部臣即将前麦发厂平粜数日

 以来市麦价値渐平于民食甚为有益今岁豫东二省巳普

 种秋麦明岁可望有收但现距麦收为期尚远当此靑黄不

 接之时商贩尚不能流通转运不可不预为筹办着传谕毕

 沅迅速查明常平麦石内能否再酌拨麦四五万石解京备

 用即速据实奏闻如能再拨若干万石即于河路可行时仍

 照今年之例由豫省转运一面办理覆奏一面知照豫省备

 办接运钦此

  钦遵复将附近水次各属常平仓贮如前拨运五万石雇

  觅车脚运赴水次由渭入河分起押解衔尾前进仍在前

  次交收之陕州㑹兴头地方令豫省委员接收转运赴京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