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程遗书/卷0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二程遗书
◀上一卷 卷九 二先生语九 下一卷▶



卷九·二先生语九

少日所闻诸师友说[编辑]

仁者,公也,人(一作仁)此者也;义者,宜也,权量轻重之极;礼者,别也(定分);知者,知也;信者,有此者也。万物皆有性(一作信),此五常性也。若夫恻隐之类,皆情也,凡动者谓之情(性者自然完具,信祇是有此,因不信然后见,故四端不言信)。

先生曰:“孔子曰:‘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尝谓孔子之语仁以教人者,唯此为尽,要之不出于公也。”

孟子曰“天民”者,达可行于天下而后行之者也;“大人”者,正己而物正者也。曰“天民”者,能尽天民之道者也,践形者是也,如伊尹可当之矣。民之名,则似不得位者,必达可行于天下而后行之者也。“大人”者,则如《干》之九二,“利见大人”,“天下文明”者也。天民、大人,亦系乎时与不时尔。

“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言君子不重则不威严,而学则亦不能坚固也。

信非义也,以其言可复,故曰近义。恭非礼也,以其远耻辱,故曰近礼。因其事而不失其所亲,亦可宗也,况于尽礼义者乎?“思无邪”,诚也。

“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明善之彻矣。圣人不言诚之一节者,言不惑则自诚矣。“五十而知天命”,思而知之也。“六十而耳顺”,耳者,在人之最末者也。至耳而顺,则是不思而得也。然犹滞于迹焉,至于“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则圣人之道终矣。此教之序也。

对孟懿子问孝,告众人者也。对孟武伯者,以武伯多可忧之事也。子游能养,而或失于敬;子夏能直义,而或少温润之色,各因其人材高下与其所失而教之也。

“默而识之”,乃所谓学也,惟颜子能之。故孔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者,言颜子退而省其在己者,亦足以发此,固仲尼知其不愚,可谓善学者也。

“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此孔子言当世天下大乱,无君之甚,若曰夷狄犹有君,不若诸夏之亡君也。

“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故曰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言不争也;若曰其争也,是君子乎!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禘者,鲁僭天子之大祭也。灌者,祭之始也。以其僭上之祭,故圣人自灌以往,不欲观之矣。“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者,不欲斥言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视诸斯乎!指其掌”,此圣人言知此理者,其于治天下,如指其掌,甚易明也,盖名分正则天下定矣。

子贡之器,如宗庙之中可观之贵器,故曰“瑚琏也”。

或问辩。曰:“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苟仁矣,则口无择言,言满天下无口过,佞何害哉?若不知其仁,则佞焉用也?”

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材与裁同,言由但好勇过孔子,而不能裁度适于义也。

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此勇于义者。观其志,岂可以势利拘之哉?盖亚于浴沂者也。颜渊“愿无伐善,无施劳”,此仁矣,然未免于有为,盖滞迹于此,不得不尔也。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此圣人之事也。颜子,大贤之事也。子路,有志者之事也。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此谓才也。然则中人以下者终于此而已乎?曰:亦有可进之道也。

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言鲁国虽衰,而君臣父子之大伦犹在,愈于齐国,故可一变而至于道。

子曰:“志于道。”凡物皆有理,精微要妙无穷,当志之耳。德者得也,在己者可以据。“依于仁”者,凡所行必依著于仁,兼内外而言之也。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曰:“圣人不凝滞于物,安有闻《韶》虽美,直至三月不知肉味者乎?‘三月’字误,当作‘音’字。此圣人闻《韶》音之美,当食不知肉味,乃叹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门人因以记之。”

“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雅,雅素之雅;礼,当时所执行而非书也。《诗》、《书》、执礼,皆孔子素所常言也。

人有斗筲之量者,有锺鼎之量者,有江河之量者,有天地之量者。斗筲之量者,固不足算;若锺鼎、江河者,亦已大矣,然满则溢也;唯天地之量者,无得而损益,苟非圣人,孰能当之!

子曰:“吾未见刚者。”或曰:“申枨。”子曰:“枨也欲,焉得刚?”凡人有欲则无刚。至大至刚之气,在养之可以至焉。孟子曰:“我知言。”孟子不欲自言:我知道耳。

孟子常自尊其道而人不尊,孔子益自卑而人益尊之,圣贤固有间矣。

董仲舒谓“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孙思邈曰:“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可以法矣。今人皆反之者也(“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谓小心也。“纠纠武夫,公侯干城”,谓大胆也。“不为利回,不为义疚”,行之方也。“见机而作,不俟终日”,知之圆也。此言极有理)。

舍己从人,最为难事。己者我之所有,虽痛舍之,犹惧守己者固而从人者轻也。

“参也鲁。”然颜子没后,终得圣人之道者,曾子也。观其启手足之时之言可见矣。所传者子思、孟子,皆其学也。“毋意”者,不妄意也。“毋我”者,循理不守己也。

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言其质胜文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言其文质彬彬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言若用于时,救文之弊,则吾从先进,小过之义也。“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奢则不逊,俭则固,与其不逊也,宁固”;此之谓也,不必惑从周之说。

子曰:“赐不受命而货殖焉。”命,谓爵命也。言不受爵命而货殖者,以见其私于利之深,而足以明颜子屡空之贤也。

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不可以言取人,今以论笃而与之,是谓君子者乎?徒能色庄者乎?

仲弓之仁,安己而敬人,故曰:“雍也可使南面。”对樊迟之问,亦是仁之目也,然樊迟失于粗俗,圣人勉使为仁,曰:“虽之夷狄,不可弃也。”司马牛多言而躁,故但告以“其言也皞”。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若无克伐怨欲,固为仁已,唯颜子而上乃能之。如有而不行焉,则亦可以为难,而未足以为仁也。孔子盖欲宪疑而再问之,而宪未之能问也。

管仲之仁,仁之功也。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