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湖居士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九 于湖居士文集 卷第三十
宋 张孝祥 撰 景慈谿李氏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一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三十

 墓志

   邕帅蒋公墓志铭

乾道元年余守桂林𥘉识浔州守蒋君德

施是歳君趋朝执政三人者共称君之贤

赐对擢守邕管其明年余免归江东君与

邦人送余于兴安置酒击鲜乳洞之下时

方六月洞中极寒水如冰雪余与君褰裳

脱履篝火入之凌兢石间题名赋诗火尽

乃出于是君六十有二矣精神矍铄未艾

也又明年余帅长沙桂州旧僚以书来则

云君至邕管死矣夫以君之岂弟慈祥忠

信孝友而位与年𦆵止于此何耶桂州在

二广号称士郷其间固多贤然余之所与

游者(⿱艹石)君与石君惠叔其尤贤者也君之

𣳚惠叔盖亦前数月死故余甚悲之明年

八月余帅荆州君之子砺自桂徒行数千

里持惠叔之弟安持状君行事求铭于予

予方谢府事未间砺至刺血为书以请夫

以余悲君之心而砺之诚孝如此则乌可

以不铭也君讳允济为桂之兴安人父熙

以君赠奉直大夫其葬也得致堂先生胡

公为之铭致堂道学髙一世语不妄发奉

直之铭可知也奉直力贫教二子君与其

兄允𦫵俱中绍兴二年进士第历柳州柳

城尉容州普寜令改秩知邵州新化县贺

州冨山县新州教授通判賔州知浔州邕

州于是朝廷方知君而上亦且试君于邕

将用君矣而君遂死积官朝请大夫君在

州县凡四十年一以恩信结民务安便之

其出入期㑹皆与民先为要约无一切迫

促之政岭南取民无艺贫不堪则𭶑且强

者往往群为盗君所至常平其赋又设方

略盗畏之多去易业间发捕必得新化号

难治奸民猾吏与寓客之有力者根株嚢

橐令不得一揺手即以危法中之君至属

尔俗为之变积歳不输之租车牛系道库

廪皆溢㑹丁太夫人忧租未至县者知君

去复以归相率数百人遮部使者愿夺君

丧在冨川适行经界鄙逺不素习旁郡惊

扰有死者君亲为指画条踈节披吏受其

成而民听之从容讫事部使者取其法下

诸郡尝摄昭州始官出钱二百予民输布

一匹既复折布为钱十倍之君䟽以闻竟

减其半隆兴诏书第良二千石君在浔州

为广西第一尝按平南巡检祝尚贤夺一

官及君丧过浔尚贤哭舟中哀甚或问之

曰曩我实犯法非公之私公贤者我安得

不哭邕州控蛮獠歳买国马百货所聚君

至尽蠲异时武臣敝事马大入诸蛮怗服

至不敢相仇杀死之日哭者罢市君娶于

秦氏生四子砥硕早卒次砺以君任将仕

郎次确又娶王氏有女春娘君之孙男女

凡六人君葬以乾道四年八月丙申在兴

安县之赵村巨木塘二夫人祔焉铭曰

居也孝友仕也循良外甚和愉中乃峻刚

惜乎生于南方仕于南方天子方将用之

于既老而君则啬于数而云云也

   朱安之墓志铭

始某不识安之独闻其贤于某之从父从

父与安之游相好也安之没其子绩缜以

志文属从父从父命某某不得辞按安之

朱氏讳敦仁出汉尚书令晖自㑹稽徙鄞

五世矣君生十年而孤愼终无违礼朱氏

大族外内千指君壹训齐盖居家严处已

约与人恕自其少时则有恢厚长者之称

矣举进士不偶弃归中歳家益丰益务施

邻里缓急悉抵君未尝以在亡辞也晚喜

西方氏学自谓有所得属疾以后事戒诸

子安卧而逝享年六十有九寔绍兴甲戍

十有二月丁未也曽王父文伟王父用评

父揆夫人徐氏四男子绩也缜也叔季早

死二女子适王造刘楶造今为山阳簿孙

男女十三人九龄九思九功九皋九德九

泽九成女嫁董宏馀未行君葬以既殁后

二年郷曰句章原曰梅芝月以辛丑日以

丙午铭曰

有淑如君卒不克施有承其休原寔委之

梅芝之封山川郁盘君于此藏既固既安

  祭文

   代诸父祭伯父文

绍兴二十六年歳次丙子十月已巳朔

初六日甲戍弟具位某等谨以清酌庶羞

之奠致祭于先兄宫使待制张公之灵呜

呼哀哉我家故微我祖则振何以振之曰

德与仁逮我先君其艰其勤益扬厥光而

卒不信我观于郷莫我之贫人孰我怨而

咸我亲化贪以廉易浇以醇巍巍阴功与

天理并锺美于公克宏厥因先君是师少

则有称游于党庠颀然凤麟踔厉风发超

逸绝尘徒歩入𨵿蜚声成均擢第以归谓

当亲荣陟岵告㓙衘哀茹辛终丧筮仕浙

河之𣸣携我诸季奉先夫人则孝则慈仰

事俯循家徒壁立穆然春温羯胡乱华京

𨵿SKchar2氛恸哭仰天上书扣阍狡童逋诛枢

臣提军以公参筹亟奏厥勲帝庸宠嘉召

见紫宸公矢其谋慷慨自陈忠愤激发肝

胆轮囷主辱臣死臣敢爱身愿张皇威于

彼殊邻宗伯之长异数式敦黄金九环车

朱两轮我出我疆虎狼𦆯纷驱胁使从九

死是濒公曰我死本朝则尊唾骂逆豫汝

亡无辰义动丑虏野心亦驯顾视介者既

降而髡公欲斩之惧而宵奔虏絷维公犬

羊与群沙漠雪积烟云尘昏一节起居面

黧肤皲饥肠啮毡冻衣结鹑怀阙倾日思

亲望云引脰南郷泪干声吞生还何时十

五秋春天子怜公番番良臣我图尔功其

赞国钧柄臣忌公公歌小旻外祠延阁淹

留海濵母子白首彩衣更新世赏之渥燕

及弟■风木不停艰疚荐臻三年庐墓嬴

然哀茕终老抱疾斋厨无荤奸慝既屏公

道乃申一麾池阳起膺帝纶布政未月恩

惠浃沦条䟽节披剔蠹理棼引疾遽还莫

谕所云呜呼哀哉小留归装桐川之阴忽

与诸公告诀周谆曰悟大命倾于浃旬乃

作治命累数千言书之简编摽列缕分必

以我丧归葬四明遍告朋友及郡守丞又

移我书如前之陈我之得书震惧以惊此

岂戏耶抑有其徴遽往侍公何疾之婴饮

酒赋诗欢如平生惟是后前棺椁衣衾我

苦谓公弃此弗贞公𥬇不答促我以行六

月乙未公之𥘉生畴昔之夜既沐而薰顾

谓诸孤汝眠勿兴寝以衣冠寂无闻声旦

起视公则公既薨体柔色敷蝉蜕之轻呜

呼哀哉使以讣行于杭于升我与季闻糜

肝沸心奔走会丧𥸤天不闻念我先兄大

我宗祊我辈宦学须公以成胥保胥训先

子是承有德未报去𮪍箕星二叔安鄂欲

来弗能手足同体翦焉摧倾呜呼哀哉我

公之生松贞兰芬金石其刚冰鉴之清终

始大节纪在污青尚须鸿儒墓隧其铭呜

呼哀哉公之文章如汉两京浑浑其全凿

凿其精挥毫落笔龙蛇矫腾一斗百篇𥿄

价为増敬用纂辑𢌿之云仍呜呼哀哉我

取遗训一一作程迺兹诸孤㛰嫁教令我

辈任责其敢弗钦有渝此言岂无鬼神呜

呼哀哉窀穸之期卜此歳零小留于郊其

居则宁诸孤在傍以妥厥灵逝者不留三

虞是临帝有宻章贲于幽局匪作斯文惟

以荐诚尚飨

   代焚黄𥙊文

呜呼皇考之德信于郷党而卒不昌其身

以启其后人不生享荣养而惟有宻章之

宠以贲于幽扄呜呼哀哉我之元昆躬承

慈训以大吾家诸弟因仍绅冕则华兄列

从班某仕于朝室有妻孥衣丰食饶念我

先君其艰其勤生我劬劳至于成人菽水

之奉曽不一日不孝之责昊天罔极两秩

赐褒匪敢云报天子有命弗敢弗告呜呼

哀哉尚飨

   亡妻时氏宿告文

呜呼哀哉自癸未至于戊子吾妇之死于

是六日矣越巳丑将殡于宝林之佛寺以

俟卜𠮷而藏焉呜呼哀哉尔尚知之乎否

   起灵

呜呼巳矣无可言者矣以是为尔之遣奠

呜呼哀哉

   菆

呜呼哀哉吾王母冯夫人皇妣孙夫人寔

葬四明吾父母之命将以汝从之吾官于

朝未能持汝丧以往也是以卜菆于此呜

呼哀哉汝奉佛素谨属纩而诵佛之声犹

不绝今使汝依佛以居吾又时节视汝惟

谨汝其安之呜呼哀哉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