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湖居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九 于湖居士文集 卷第三十
宋 張孝祥 撰 景慈谿李氏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一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三十

 墓誌

   邕帥蔣公墓誌銘

乾道元年余守桂林𥘉識潯州守蔣君德

施是歳君趨朝執政三人者共稱君之賢

賜對擢守邕管其明年余免歸江東君與

邦人送余於興安置酒擊鮮乳洞之下時

方六月洞中極寒水如冰雪余與君褰裳

脫履篝火入之凌兢石間題名賦詩火盡

乃出於是君六十有二矣精神矍鑠未艾

也又明年余帥長沙桂州舊僚以書來則

云君至邕管死矣夫以君之豈弟慈祥忠

信孝友而位與年𦆵止於此何耶桂州在

二廣號稱士郷其間固多賢然余之所與

游者(⿱艹石)君與石君惠叔其尤賢者也君之

𣳚惠叔蓋亦前數月死故余甚悲之明年

八月余帥荆州君之子礪自桂徒行數千

里持惠叔之弟安持狀君行事求銘於予

予方謝府事未間礪至刺血爲書以請夫

以余悲君之心而礪之誠孝如此則烏可

以不銘也君諱允濟爲桂之興安人父熈

以君贈奉直大夫其葬也得致堂先生胡

公爲之銘致堂道學髙一世語不妄發奉

直之銘可知也奉直力貧教二子君與其

兄允𦫵俱中紹興二年進士第歷柳州柳

城尉容州普寜令改秩知邵州新化縣賀

州冨山縣新州教授通判賔州知潯州邕

州於是朝廷方知君而上亦且試君於邕

將用君矣而君遂死積官朝請大夫君在

州縣凡四十年一以恩信結民務安便之

其出入期㑹皆與民先爲要約無一切迫

促之政嶺南取民無藝貧不堪則𭶑且強

者往往羣爲盗君所至常平其賦又設方

略盗畏之多去易業間發捕必得新化號

難治姦民猾吏與寓客之有力者根株嚢

橐令不得一揺手即以危法中之君至屬

爾俗爲之變積歳不輸之租車牛係道庫

廪皆溢㑹丁太夫人憂租未至縣者知君

去復以歸相率數百人遮部使者願奪君

喪在冨川適行經界鄙逺不素習旁郡驚

擾有死者君親爲指畫條踈節披吏受其

成而民聽之從容訖事部使者取其法下

諸郡嘗攝昭州始官出錢二百予民輸布

一匹旣復折布爲錢十倍之君䟽以聞竟

減其半隆興詔書第良二千石君在潯州

爲廣西第一嘗按平南廵檢祝尚賢奪一

官及君喪過潯尚賢哭舟中哀甚或問之

曰曩我實犯法非公之私公賢者我安得

不哭邕州控蠻獠歳買國馬百貨所聚君

至盡蠲異時武臣敝事馬大入諸蠻怗服

至不敢相讎殺死之日哭者罷市君娶於

秦氏生四子砥碩早卒次礪以君任將仕

郎次確又娶王氏有女春娘君之孫男女

凡六人君葬以乾道四年八月丙申在興

安縣之趙村巨木塘二夫人祔焉銘曰

居也孝友仕也循良外甚和愉中乃峻剛

惜乎生於南方仕於南方天子方將用之

於旣老而君則嗇於數而云云也

   朱安之墓誌銘

始某不識安之獨聞其賢於某之從父從

父與安之游相好也安之没其子績縝以

誌文屬從父從父命某某不得辭按安之

朱氏諱敦仁出漢尚書令暉自㑹稽徙鄞

五世矣君生十年而孤愼終無違禮朱氏

大族外内千指君壹訓齊蓋居家嚴處已

約與人恕自其少時則有恢厚長者之稱

矣舉進士不偶棄歸中歳家益豐益務施

鄰里緩急悉抵君未嘗以在亡辭也晚喜

西方氏學自謂有所得屬疾以後事戒諸

子安卧而逝享年六十有九寔紹興甲戍

十有二月丁未也曽王父文偉王父用評

父揆夫人徐氏四男子績也縝也叔季早

死二女子適王造劉楶造今爲山陽簿孫

男女十三人九齡九思九功九皐九德九

澤九成女嫁董宏餘未行君葬以旣殁後

二年郷曰句章原曰梅芝月以辛丑日以

丙午銘曰

有淑如君卒不克施有承其休原寔委之

梅芝之封山川鬱盤君於此藏旣固旣安

  祭文

   代諸父祭伯父文

紹興二十六年歳次丙子十月已巳朔

初六日甲戍弟具位某等謹以清酌庶羞

之奠致祭于先兄宫使待制張公之靈嗚

呼哀哉我家故微我祖則振何以振之曰

德與仁逮我先君其艱其勤益揚厥光而

卒不信我觀于郷莫我之貧人孰我怨而

咸我親化貪以廉易澆以醇巍巍隂功與

天理并鍾美于公克宏厥因先君是師少

則有稱游于黨庠頎然鳳麟踔厲風發超

逸絶塵徒歩入𨵿蜚聲成均擢第以歸謂

當親榮陟岵告㓙衘哀茹辛終喪筮仕浙

河之濆携我諸季奉先夫人則孝則慈仰

事俯循家徒壁立穆然春温羯胡亂華京

𨵿SKchar2氛慟哭仰天上書扣閽狡童逋誅樞

臣提軍以公參籌亟奏厥勲帝庸寵嘉召

見紫宸公矢其謀慷慨自陳忠憤激發肝

膽輪囷主辱臣死臣敢愛身願張皇威于

彼殊鄰宗伯之長異數式敦黃金九環車

朱兩輪我出我疆虎狼𦆯紛驅脅使從九

死是瀕公曰我死本朝則尊唾罵逆豫汝

亡無辰義動醜虜野心亦馴顧視介者旣

降而髠公欲斬之懼而宵奔虜縶維公犬

羊與羣沙漠雪積煙雲塵昬一節起居面

黧膚皸飢腸齧氈凍衣結鶉懷闕傾日思

親望雲引脰南郷淚乾聲吞生還何時十

五秋春天子憐公番番良臣我圖爾功其

賛國鈞柄臣忌公公歌小旻外祠延閣淹

留海濵母子白首綵衣更新世賞之渥燕

及弟■風木不停艱疚荐臻三年廬墓嬴

然哀煢終老抱疾齋厨無葷姦慝旣屏公

道乃申一麾池陽起膺帝綸布政未月恩

惠浹淪條䟽節披剔蠧理棼引疾遽還莫

諭所云嗚呼哀哉小留歸裝桐川之隂忽

與諸公告訣周諄曰悟大命傾于浹旬乃

作治命累數千言書之簡編摽列縷分必

以我喪歸葬四明徧告朋友及郡守丞又

移我書如前之陳我之得書震懼以驚此

豈戯耶抑有其徴遽往侍公何疾之嬰飲

酒賦詩歡如平生惟是後前棺槨衣衾我

苦謂公棄此弗貞公𥬇不荅促我以行六

月乙未公之𥘉生疇昔之夜旣沐而薰顧

謂諸孤汝眠勿興寢以衣冠寂無聞聲旦

起視公則公旣薨體柔色敷蟬蛻之輕嗚

呼哀哉使以訃行于杭于昇我與季聞糜

肝沸心奔走會喪𥸤天不聞念我先兄大

我宗祊我輩宦學須公以成胥保胥訓先

子是承有德未報去𮪍箕星二叔安鄂欲

來弗能手足同體翦焉摧傾嗚呼哀哉我

公之生松貞蘭芬金石其剛冰鑑之清終

始大節紀在汙青尚須鴻儒墓隧其銘嗚

呼哀哉公之文章如漢兩京渾渾其全鑿

鑿其精揮毫落筆龍蛇矯騰一斗百篇𥿄

價爲増敬用纂輯𢌿之雲仍嗚呼哀哉我

取遺訓一一作程廼兹諸孤㛰嫁教令我

輩任責其敢弗欽有渝此言豈無鬼神嗚

呼哀哉窀穸之期卜此歳零小留于郊其

居則寧諸孤在傍以妥厥靈逝者不留三

虞是臨帝有宻章賁于幽局匪作斯文惟

以薦誠尚饗

   代焚黃𥙊文

嗚呼皇考之德信于郷黨而卒不昌其身

以啓其後人不生享榮養而惟有宻章之

寵以賁于幽扄嗚呼哀哉我之元昆躬承

慈訓以大吾家諸弟因仍紳冕則華兄列

從班某仕于朝室有妻孥衣豐食饒念我

先君其艱其勤生我劬勞至于成人菽水

之奉曽不一日不孝之責昊天罔極兩秩

賜褒匪敢云報天子有命弗敢弗告嗚呼

哀哉尚饗

   亡妻時氏宿告文

嗚呼哀哉自癸未至于戊子吾婦之死於

是六日矣越巳丑將殯于寳林之佛寺以

俟卜𠮷而藏焉嗚呼哀哉爾尚知之乎否

   起靈

嗚呼巳矣無可言者矣以是爲爾之遣奠

嗚呼哀哉

   菆

嗚呼哀哉吾王母馮夫人皇妣孫夫人寔

葬四明吾父母之命將以汝從之吾官于

朝未能持汝喪以徃也是以卜菆于此嗚

呼哀哉汝奉佛素謹屬纊而誦佛之聲猶

不絶今使汝依佛以居吾又時節視汝惟

謹汝其安之嗚呼哀哉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