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牡丹志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亳州牡丹志
佚名

亳州牡丹志

古亳牡丹名品[编辑]

御衣黄。千叶,色似黄葵。

淡鹅黄。初开微有黄色如新出鹅儿,后渐白,不甚大。闻有太真黄,未见。

大红舞青猊。千叶楼子,胎微短,宜成树。花微小,中出五青瓣。宜阳。

石榴红。千叶楼子,胎类王家红。

曹县状元红。千叶楼子,宜成树,宜阴。

金花状元红。大瓣平头,微紫,每瓣上有黄须,故名。宜阳。

王家大红。千叶楼子,胎红而长尖微曲。宜阳。

大红剪绒。千叶平头,其瓣如剪。

大红绣球。花类王家红,叶微小。

大红西瓜穰。千叶楼子,宜阴。

小叶大红。千叶头花,难开。

金丝大红。平头,不甚大,每瓣上有金丝。亳谓金线红。

映日红。千叶楼子,细瓣。宜阳。

羊血红。千叶平头。宜阳。

锦袍红。千叶平头。

石家红。千叶平头,不甚紧。

七宝冠。千叶楼子,难开。又名八宝旋心。

醉胭脂。千叶楼子。茎长,每开,头垂下。宜阳。

魏红。千叶。

大叶桃红。千叶楼子。宜阴。

桃红舞青猊。千叶楼子,中出五青瓣。河阳名睡绿蝉。宜阳。

寿春红。千叶平头,胎瘦小。宜阳。

殿春芳。千叶楼子,开迟。

醉仙桃。千叶,花外白内红,难开。宜阴。

梅红平头。千叶,深桃红。

美人红。千叶楼子。

皱叶桃红。叶圆而皱,难开。宜阴。

莲蕊红。千叶楼,瓣似莲。

海天霞。千叶平头,开大如盘。宜阳。

桃红西花穰。千叶楼子,胎红而长。宜阳。

翠红妆。千叶楼子,难开。宜阴。

陈州红。千叶楼子。

桃红西番头。难开。宜阴。

桃红线。千叶。

四面镜。有旋。

桃红凤头。千叶,花高大。

娇红楼台。千叶,浅红桃。宜阴。

轻罗红。千叶。

浅娇红。千叶楼子。

花红绣球。千叶,细瓣,开圆如球。

梅红楼子。

花红平头。千叶,银红色。

银红球。千叶,外白内红,色极娇,圆如球。

醉娇红。

娇红。色如魏红,不甚大。

出茎红桃。千叶,大尺馀,其茎长二尺许。

西子。千叶,开圆如球。宜阴。

海云红。

紫玉。千叶,白瓣中有红丝纹,大尺许。

玉芙蓉。千叶楼子,成树则开。宜阴。

素鸾娇。千叶楼子。宜阴。

水红球。千叶。丛生,宜阴。

玉兔天香。二种。一早开,头微小。一晚开,头极大。中出二瓣如兔耳。

醉杨妃。二种。一千叶楼子,宜阳。一平头,极大,不耐日色。

赤玉盘。千叶平头,外白内红。宜阴。

回回粉西。细瓣楼子。外红内粉红。

粉西施。千叶,甚大。宜阴。

玉楼春。千叶,多雨盛开。

观音面。千叶,开紧,不甚大。丛生,宜阳。

粉娥娇。千叶,白色带浅红。即腻粉妆。

西天香。开早,初甚娇,三四日则白矣。

醉春容。色似玉芙蓉,开头差小。

合欢花。千叶,一茎两朵。未见。

醉西。千叶。

肉西。千叶楼子。

三学士。

紫舞青霓。千叶。中出五青瓣。

腰金紫。千叶,腰有黄须一围。

即墨紫。千叶楼子,色类墨葵。

丁香紫。千叶楼子。

瑞香紫。千叶,大瓣。

平头紫。千叶,大径尺。

徐家紫。千叶。

茄花紫。千叶楼子。又名藕丝。

紫姑仙。千叶楼子,大瓣。

紫罗袍。千叶。又名茄色楼。

紫重楼。千叶,难开。

紫红芳。千叶。

烟笼紫。

驼褐裘。千叶楼子,大瓣,色类褐衣。宜阴。

淡藕丝。千叶楼子,淡紫色。宜阴。

白舞青猊。千叶楼子,中出五青瓣。

万卷书。千叶,花瓣皆卷筒。又名波斯头,又名玉玲珑。一种千叶桃红,亦同名。

玉重楼。千叶楼子。宜阴。

无瑕玉。千叶。

水晶球。千叶,粉白。

庆天香。千叶,亦粉白。

玉天仙。千叶,粉白。

白剪绒。千叶平头,瓣上如锯齿。又名白缨络,难开。

羊脂玉。千叶楼子,大瓣。

玉绣球。千叶。

玉盘盂。千叶平头,大瓣。

青心白。千叶,心青。

伏家白。千叶。

凤尾白。千叶。

莲香白。千叶平头,瓣如莲花,香亦如之。

平头白。千叶,盛大者尺许,难开。宜阴。

迟来白。

金丝白。

佛头青。千叶楼子,大瓣,群花谢后始开。每瓣上有绿色,故名。汴人名绿蝴蝶,西人名鸭胥青。

绿边白。千叶楼子,每瓣上有绿色。

神隐栽牡丹[编辑]

宜社前或秋分后,移时记取南枝,多留宿土,勿断根须。每窠用粪土一斗,白敛末一斤,拌匀。然后坐于坑中,用水浇灌,勿令脚踏。若种子,六月取子黑者,以水试之,浮者不用,沉者以粪土拌盛之。至八月种于畦,来春则生芽,甚宜爱护。若分时,八月九月皆可,如前栽法,仍记向南之枝。若接时,秋社前后,一如靠花树法。

宋单父种牡丹[编辑]

洛人宋单父,字仲孺,善吟诗,亦能种艺术。凡牡丹变易十种,红白斗色,人亦不能知其术。上皇召至骊山,植花万本,色样各不同,赐千金馀两,内人皆呼为花师,亦幻世之绝艺也。

[编辑]

太祖一日幸后苑赏牡丹,召宫嫔,将置酒。得幸者以疾辞,再召,复不至。上乃亲折一枝,过其舍,而簪于髻上。上还,辄取花而还。上顾之曰:我辛勤得天下,乃欲以一妇人败之耶。即引佩刀,截其腕而去。

张镃牡丹会[编辑]

张镃宴客牡丹会,既集,坐一虚堂,寂无所有。俄问左右云:香未发。答云:已发。命卷帘,则异香自内出,郁然满坐。群伎以酒殽丝竹次第而至,别有名妓数十,首戴牡丹,衣领皆绣如其色,歌昔人所作牡丹词,进酌而退,前后花与妓凡十易,杯器皆如其色。酒竟,歌者、舞者数百人列行送客,烛光香雾,歌吹杂作,恍然若仙游。


亳州牡丹志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