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牡丹志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亳州牡丹志
佚名

亳州牡丹志

古亳牡丹名品[編輯]

御衣黃。千葉,色似黃葵。

淡鵝黃。初開微有黃色如新出鵝兒,後漸白,不甚大。聞有太真黃,未見。

大紅舞青猊。千葉樓子,胎微短,宜成樹。花微小,中出五青瓣。宜陽。

石榴紅。千葉樓子,胎類王家紅。

曹縣狀元紅。千葉樓子,宜成樹,宜陰。

金花狀元紅。大瓣平頭,微紫,每瓣上有黃鬚,故名。宜陽。

王家大紅。千葉樓子,胎紅而長尖微曲。宜陽。

大紅剪絨。千葉平頭,其瓣如剪。

大紅繡毬。花類王家紅,葉微小。

大紅西瓜穰。千葉樓子,宜陰。

小葉大紅。千葉頭花,難開。

金絲大紅。平頭,不甚大,每瓣上有金絲。亳謂金線紅。

映日紅。千葉樓子,細瓣。宜陽。

羊血紅。千葉平頭。宜陽。

錦袍紅。千葉平頭。

石家紅。千葉平頭,不甚緊。

七寶冠。千葉樓子,難開。又名八寶旋心。

醉臙脂。千葉樓子。莖長,每開,頭垂下。宜陽。

魏紅。千葉。

大葉桃紅。千葉樓子。宜陰。

桃紅舞青猊。千葉樓子,中出五青瓣。河陽名睡綠蟬。宜陽。

壽春紅。千葉平頭,胎瘦小。宜陽。

殿春芳。千葉樓子,開遲。

醉僊桃。千葉,花外白內紅,難開。宜陰。

梅紅平頭。千葉,深桃紅。

美人紅。千葉樓子。

皺葉桃紅。葉圓而皺,難開。宜陰。

蓮蕋紅。千葉樓,瓣似蓮。

海天霞。千葉平頭,開大如盤。宜陽。

桃紅西花穰。千葉樓子,胎紅而長。宜陽。

翠紅粧。千葉樓子,難開。宜陰。

陳州紅。千葉樓子。

桃紅西番頭。難開。宜陰。

桃紅線。千葉。

四面鏡。有旋。

桃紅鳳頭。千葉,花高大。

嬌紅樓臺。千葉,淺紅桃。宜陰。

輕羅紅。千葉。

淺嬌紅。千葉樓子。

花紅繡毬。千葉,細瓣,開圓如毬。

梅紅樓子。

花紅平頭。千葉,銀紅色。

銀紅毬。千葉,外白內紅,色極嬌,圓如毬。

醉嬌紅。

嬌紅。色如魏紅,不甚大。

出莖紅桃。千葉,大尺餘,其莖長二尺許。

西子。千葉,開圓如毬。宜陰。

海雲紅。

紫玉。千葉,白瓣中有紅絲紋,大尺許。

玉芙蓉。千葉樓子,成樹則開。宜陰。

素鸞嬌。千葉樓子。宜陰。

水紅毬。千葉。叢生,宜陰。

玉兔天香。二種。一早開,頭微小。一晚開,頭極大。中出二瓣如兔耳。

醉楊妃。二種。一千葉樓子,宜陽。一平頭,極大,不耐日色。

赤玉盤。千葉平頭,外白內紅。宜陰。

回回粉西。細瓣樓子。外紅內粉紅。

粉西施。千葉,甚大。宜陰。

玉樓春。千葉,多雨盛開。

觀音面。千葉,開緊,不甚大。叢生,宜陽。

粉娥嬌。千葉,白色帶淺紅。即膩粉粧。

西天香。開早,初甚嬌,三四日則白矣。

醉春容。色似玉芙蓉,開頭差小。

合歡花。千葉,一莖兩朶。未見。

醉西。千葉。

肉西。千葉樓子。

三學士。

紫舞青霓。千葉。中出五青瓣。

腰金紫。千葉,腰有黃鬚一圍。

即墨紫。千葉樓子,色類墨葵。

丁香紫。千葉樓子。

瑞香紫。千葉,大瓣。

平頭紫。千葉,大徑尺。

徐家紫。千葉。

茄花紫。千葉樓子。又名藕絲。

紫姑僊。千葉樓子,大瓣。

紫羅袍。千葉。又名茄色樓。

紫重樓。千葉,難開。

紫紅芳。千葉。

煙籠紫。

駝褐裘。千葉樓子,大瓣,色類褐衣。宜陰。

淡藕絲。千葉樓子,淡紫色。宜陰。

白舞青猊。千葉樓子,中出五青瓣。

萬卷書。千葉,花瓣皆捲筒。又名波斯頭,又名玉玲瓏。一種千葉桃紅,亦同名。

玉重樓。千葉樓子。宜陰。

無瑕玉。千葉。

水晶毬。千葉,粉白。

慶天香。千葉,亦粉白。

玉天僊。千葉,粉白。

白剪絨。千葉平頭,瓣上如鋸齒。又名白纓絡,難開。

羊脂玉。千葉樓子,大瓣。

玉繡毬。千葉。

玉盤盂。千葉平頭,大瓣。

青心白。千葉,心青。

伏家白。千葉。

鳳尾白。千葉。

蓮香白。千葉平頭,瓣如蓮花,香亦如之。

平頭白。千葉,盛大者尺許,難開。宜陰。

遲來白。

金絲白。

佛頭青。千葉樓子,大瓣,羣花謝後始開。每瓣上有綠色,故名。汴人名綠蝴蝶,西人名鴨胥青。

綠邊白。千葉樓子,每瓣上有綠色。

神隱栽牡丹[編輯]

宜社前或秋分後,移時記取南枝,多留宿土,勿斷根鬚。每窠用糞土一斗,白歛末一斤,拌勻。然後坐於坑中,用水澆灌,勿令腳踏。若種子,六月取子黑者,以水試之,浮者不用,沉者以糞土拌盛之。至八月種於畦,來春則生芽,甚宜愛護。若分時,八月九月皆可,如前栽法,仍記向南之枝。若接時,秋社前後,一如靠花樹法。

宋單父種牡丹[編輯]

洛人宋單父,字仲孺,善吟詩,亦能種藝術。凡牡丹變易十種,紅白鬭色,人亦不能知其術。上皇召至驪山,植花萬本,色樣各不同,賜千金餘兩,內人皆呼為花師,亦幻世之絕藝也。

[編輯]

太祖一日幸後苑賞牡丹,召宮嬪,將置酒。得幸者以疾辭,再召,復不至。上乃親折一枝,過其舍,而簪於髻上。上還,輒取花而還。上顧之曰:我辛勤得天下,乃欲以一媍人敗之耶。即引佩刀,截其腕而去。

張鎡牡丹會[編輯]

張鎡宴客牡丹會,既集,坐一虛堂,寂無所有。俄問左右云:香未發。答云:已發。命卷簾,則異香自內出,郁然滿坐。羣伎以酒殽絲竹次第而至,別有名妓數十,首戴牡丹,衣領皆繡如其色,歌昔人所作牡丹詞,進酌而退,前後花與妓凡十易,杯器皆如其色。酒竟,歌者、舞者數百人列行送客,燭光香霧,歌吹襍作,恍然若僊遊。


亳州牡丹志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