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危机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从4月17日东京外务省的发言人发表了那篇蛮横的声明以后,这半个月之中,这个非正式的文件成了全世界注意的中心。

  我们看了这半个月之中的世界舆论,看了伦敦对东京的通告,看了华盛顿的可怪的缄默,看了东京外务省的屡次修正的宣言,当然不能不感觉这个事件振动全世界的程度,也不能不感觉这个世界确还有一点正谊,一点公道,一点对我们的同情心。我们也不能不感觉这个世界贬议是有一点力量的。

  但我们决不可以因此就起一种毫无根据的乐观。

  第一,我们切不可妄想日本因此竟会改变她的政策。是的,28日路透社的东京电说:广田外相现在说4月17日的声明“正式的只算不存在”(officially non-existent)了。是的,25日广田答复英国大使的质问,曾说,日本现仍护持九国公约,毫无违反那个条约之意了。是的,26日广田答复美国大使的询问,曾说,日本对于在中国机会均等,门户开放的主义以及现存的条约,并无违反的意图了。——但是这些话都是官话,都是外交官的口头禅。美国不会相信,英国也不会相信,我们中国人更不能相信。九国公约是早已被九一八晚上的一炮轰碎的了。我们的东北四省是早已被日本的带甲拳头划出九国公约之外的了。当日若槻内阁的许多正式声明,有何效力?

  我们细细研究这半个月内日本的种种声明,正式的和非正式的,我们只觉得日本丝毫没有改变她在4月17日发表的态度。我们要记得这些重要的事实:(1)26日广田对蒋作宾公使说:日本的声明“措辞颇嫌强硬,但日本政府是准备维持其中的实质的”。(2)日本的陆军领袖林陆相已发表谈话,声明拥护4月17日的表示了。(3)日本的海军也已声明拥护那个声明了。(4)28日新联社传出广田修正的英文译文,是26日送交美国大使的,其中内容八项,除第四项声明无意违反现存条约外,措辞的强硬与4月17日的声明没有差异。(5)28日北平电通社传出“驻平日方某有力者”发表的谈话,声明:“旅居华北之吾侪,对我外务省当局之正正堂堂的具述其所信之事,表示谢意,且绝对支持之,而誓愿协力使之具体化。”这些话,我们不可轻轻放过了。我们要明白:4月17日的声明,尽管“正式的只算不存在”,非正式的不但真实存在,并且因为世界各国舆论的不利的批评,这种强横的政策更有激起日本军人促进他急骤具体化的可能。28日上海日本使馆情报局书记岩井发表书面的声明,严厉的指摘我国外交部最近对驻外各使的电训,说:“似此以夷对夷政策,日本绝对反对。中国如不放弃此态度,将来国际上发生何项问题,须由中国负责!”一个使馆情报局的书记,竟敢对于他所驻在国的外交部发这样严厉的警告!这样的事情应该可以使我们明白今日的形势只有急骤严重化的可能,绝无丝毫变和缓的趋势。

  第二,我们切不可妄想太平洋的世界大战即有爆发的可能。伦敦《太晤士报》26日的长篇社论(见30日京津《太晤士报》的路透电)说:“日本驻美驻德两个大使的宣言,使我们不能不疑心日本认定了欧洲美洲眼前是困难正是日本的好机会。当1915年欧洲正大战的时候,日本乘机对中国提出了那有名的二十一条。当1931年欧洲美洲正闹经济恐慌的时候,日本又趁机会对中国开始了军事行动,抢了满洲去。现在全欧洲的外交家正为军缩问题困斗,而美国正用全力改造全国的生活,日本又抓住了这个机会来宣布她更大规模的垄断中国的要求。”——这段话是很中肯的观察。日本的军阀算准了眼前是最好的机会,欧洲自顾不暇,英国的新加坡海军根据地还不曾赶造成功,美国的海军建造还正在开始,俄国的军备还不很充足;这时候,全世界虽然已不像1931年的七零八落了,究竟还没有联合对付日本的可能。此时不动,更待何时!难道还静候新加坡一万三千人赶造的海军根据地设备完成吗?难道还静候苏俄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完成吗?难道还静候美国海军的新设备完成吗?日本所以在此时骤然用非正式的谈话发表那个独霸东亚的宣言,正因为她看准世界各国此时还无可奈何她。这就是说:日本料到太平洋上的世界大战此时还不会爆发。在这一点上,我们也是这样看法。世界上现在只有两个大国可以要开战就开战,那就是日本和苏俄。英美国家的政治制度使他们不容易宣战。我在美国观察上回美国参战的困难,使我不能不赞同一位英国学者的话,他说美国是一个厚皮的巨怪,除非你刺的太深了,除非你戳进他的嫩肉上,他是不会怒跳的。其实英国也是如此。英国在此时,若无绝大的利害关系,也决不会动手对付日本的。报纸上不说英国外相西门已承认日本前日的答复为满意了吗?满意是她决不会满意的。不过这时候离“牛约翰”(英国的绰号John Bull)怒吼狂奔的时候还早哩!前天英国《曼哲斯脱保傅报》[1]上译登东京《报知报》上说日本将要向英国要求停止建筑新加坡海军根据地的话。这种要求从前早已有过了,并且英国曾因此停止了新加坡的建筑计划至三年之久。直到九一八事件以后,英国才醒过来,又用全力进行。现在日本要想英国再抛弃这个海军根据地,恐怕非打一仗不可了。但此种事都是将来的事;在眼前,西门外相即已表示对日本4月17日的声明的事件可算是“结束”了。

  美国对此声明,至今不曾有正式的表示。28日哈瓦斯社的华盛顿电讯说:“美国眼前大概不会有什么抗议出来了。即使日本正式宣言要履行她的声明中的政策,美国也宁愿等候日本真干出侵犯美国权利的实事来。”这个猜想,我们觉得是不差的。如果广田送出的译文真有无意违反现存条约的活,我们猜想国务卿胡尔也会暂时认为满意的了。

  前几天(27日)京津《太晤士报》社论说:“错上加错,不能使错的变成不错,而可以引起一个世界大战。”世界大战不是一两篇非正式谈话能引起来的。必须我们的强邻,极力模仿他的德国老师,错上加错,侵害上加侮辱,方才有全世界第二次卷入地狱的可能。

  所以我们在今日切不可妄想4月17日的霹雳已过去了,也不可妄想世界的大国在这个时候听见了我们的几个外交官的喊叫,就会拼死命来替我们打退强盗,救出这哭喊的婴孩。

  我们要彻底明白中国今日的局势是一个空前最严重的局势。日本的军人已下了绝大决心了,已宣言要绝对拥护4月17日宣布的政策,并且用实力促进其具体化了!在很近的将来必定就有很严重的事件发生,其严重性必定比二十一条还更严重,也许比九一八以来的任何事件还更可怕。我们今日的地位也许比1914年八月的比利时还更危险。

  我们要彻底明白:4月17日的宣言的主要意义就是不许我们准备做比利时。我们现在究竟有做比利时的决心没有?我们若有这种决心,我们应该做怎样的准备?

  廿三,四,三十

  (原载1934年5月6日《独立评论》第99号)

  1. 编者注:《曼哲斯脱保傅报》即《曼彻斯脱卫报》(Manchester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