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危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自從4月17日東京外務省的發言人發表了那篇蠻橫的聲明以後,這半個月之中,這個非正式的文件成了全世界注意的中心。

  我們看了這半個月之中的世界輿論,看了倫敦對東京的通告,看了華盛頓的可怪的緘默,看了東京外務省的屢次修正的宣言,當然不能不感覺這個事件振動全世界的程度,也不能不感覺這個世界確還有一點正誼,一點公道,一點對我們的同情心。我們也不能不感覺這個世界貶議是有一點力量的。

  但我們決不可以因此就起一種毫無根據的樂觀。

  第一,我們切不可妄想日本因此竟會改變她的政策。是的,28日路透社的東京電說:廣田外相現在說4月17日的聲明「正式的只算不存在」(officially non-existent)了。是的,25日廣田答覆英國大使的質問,曾說,日本現仍護持九國公約,毫無違反那個條約之意了。是的,26日廣田答覆美國大使的詢問,曾說,日本對於在中國機會均等,門戶開放的主義以及現存的條約,並無違反的意圖了。——但是這些話都是官話,都是外交官的口頭禪。美國不會相信,英國也不會相信,我們中國人更不能相信。九國公約是早已被九一八晚上的一炮轟碎的了。我們的東北四省是早已被日本的帶甲拳頭劃出九國公約之外的了。當日若槻內閣的許多正式聲明,有何效力?

  我們細細研究這半個月內日本的種種聲明,正式的和非正式的,我們只覺得日本絲毫沒有改變她在4月17日發表的態度。我們要記得這些重要的事實:(1)26日廣田對蔣作賓公使說:日本的聲明「措辭頗嫌強硬,但日本政府是準備維持其中的實質的」。(2)日本的陸軍領袖林陸相已發表談話,聲明擁護4月17日的表示了。(3)日本的海軍也已聲明擁護那個聲明了。(4)28日新聯社傳出廣田修正的英文譯文,是26日送交美國大使的,其中內容八項,除第四項聲明無意違反現存條約外,措辭的強硬與4月17日的聲明沒有差異。(5)28日北平電通社傳出「駐平日方某有力者」發表的談話,聲明:「旅居華北之吾儕,對我外務省當局之正正堂堂的具述其所信之事,表示謝意,且絕對支持之,而誓願協力使之具體化。」這些話,我們不可輕輕放過了。我們要明白:4月17日的聲明,儘管「正式的只算不存在」,非正式的不但真實存在,並且因為世界各國輿論的不利的批評,這種強橫的政策更有激起日本軍人促進他急驟具體化的可能。28日上海日本使館情報局書記岩井發表書面的聲明,嚴厲的指摘我國外交部最近對駐外各使的電訓,說:「似此以夷對夷政策,日本絕對反對。中國如不放棄此態度,將來國際上發生何項問題,須由中國負責!」一個使館情報局的書記,竟敢對於他所駐在國的外交部發這樣嚴厲的警告!這樣的事情應該可以使我們明白今日的形勢只有急驟嚴重化的可能,絕無絲毫變和緩的趨勢。

  第二,我們切不可妄想太平洋的世界大戰即有爆發的可能。倫敦《太晤士報》26日的長篇社論(見30日京津《太晤士報》的路透電)說:「日本駐美駐德兩個大使的宣言,使我們不能不疑心日本認定了歐洲美洲眼前是困難正是日本的好機會。當1915年歐洲正大戰的時候,日本乘機對中國提出了那有名的二十一條。當1931年歐洲美洲正鬧經濟恐慌的時候,日本又趁機會對中國開始了軍事行動,搶了滿洲去。現在全歐洲的外交家正為軍縮問題困鬥,而美國正用全力改造全國的生活,日本又抓住了這個機會來宣布她更大規模的壟斷中國的要求。」——這段話是很中肯的觀察。日本的軍閥算準了眼前是最好的機會,歐洲自顧不暇,英國的新加坡海軍根據地還不曾趕造成功,美國的海軍建造還正在開始,俄國的軍備還不很充足;這時候,全世界雖然已不像1931年的七零八落了,究竟還沒有聯合對付日本的可能。此時不動,更待何時!難道還靜候新加坡一萬三千人趕造的海軍根據地設備完成嗎?難道還靜候蘇俄的第二個五年計劃完成嗎?難道還靜候美國海軍的新設備完成嗎?日本所以在此時驟然用非正式的談話發表那個獨霸東亞的宣言,正因為她看準世界各國此時還無可奈何她。這就是說:日本料到太平洋上的世界大戰此時還不會爆發。在這一點上,我們也是這樣看法。世界上現在只有兩個大國可以要開戰就開戰,那就是日本和蘇俄。英美國家的政治制度使他們不容易宣戰。我在美國觀察上回美國參戰的困難,使我不能不贊同一位英國學者的話,他說美國是一個厚皮的巨怪,除非你刺的太深了,除非你戳進他的嫩肉上,他是不會怒跳的。其實英國也是如此。英國在此時,若無絕大的利害關係,也決不會動手對付日本的。報紙上不說英國外相西門已承認日本前日的答覆為滿意了嗎?滿意是她決不會滿意的。不過這時候離「牛約翰」(英國的綽號John Bull)怒吼狂奔的時候還早哩!前天英國《曼哲斯脫保傅報》[1]上譯登東京《報知報》上說日本將要向英國要求停止建築新加坡海軍根據地的話。這種要求從前早已有過了,並且英國曾因此停止了新加坡的建築計劃至三年之久。直到九一八事件以後,英國才醒過來,又用全力進行。現在日本要想英國再拋棄這個海軍根據地,恐怕非打一仗不可了。但此種事都是將來的事;在眼前,西門外相即已表示對日本4月17日的聲明的事件可算是「結束」了。

  美國對此聲明,至今不曾有正式的表示。28日哈瓦斯社的華盛頓電訊說:「美國眼前大概不會有什麼抗議出來了。即使日本正式宣言要履行她的聲明中的政策,美國也寧願等候日本真干出侵犯美國權利的實事來。」這個猜想,我們覺得是不差的。如果廣田送出的譯文真有無意違反現存條約的活,我們猜想國務卿胡爾也會暫時認為滿意的了。

  前幾天(27日)京津《太晤士報》社論說:「錯上加錯,不能使錯的變成不錯,而可以引起一個世界大戰。」世界大戰不是一兩篇非正式談話能引起來的。必須我們的強鄰,極力模仿他的德國老師,錯上加錯,侵害上加侮辱,方才有全世界第二次捲入地獄的可能。

  所以我們在今日切不可妄想4月17日的霹靂已過去了,也不可妄想世界的大國在這個時候聽見了我們的幾個外交官的喊叫,就會拼死命來替我們打退強盜,救出這哭喊的嬰孩。

  我們要徹底明白中國今日的局勢是一個空前最嚴重的局勢。日本的軍人已下了絕大決心了,已宣言要絕對擁護4月17日宣布的政策,並且用實力促進其具體化了!在很近的將來必定就有很嚴重的事件發生,其嚴重性必定比二十一條還更嚴重,也許比九一八以來的任何事件還更可怕。我們今日的地位也許比1914年八月的比利時還更危險。

  我們要徹底明白:4月17日的宣言的主要意義就是不許我們準備做比利時。我們現在究竟有做比利時的決心沒有?我們若有這種決心,我們應該做怎樣的準備?

  廿三,四,三十

  (原載1934年5月6日《獨立評論》第99號)

  1. 編者註:《曼哲斯脫保傅報》即《曼徹斯脫衛報》(Manchester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