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独裁到民主/第五章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四章 从独裁到民主——解放运动的概念框架
第五章 行使权力
第六章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 出处

在第一章里我们提到,用军事抗争来对付独裁政权常常无法打击它们的最弱处,反而打在它们最强的地方。抵抗运动如果选择在军事力量、军火供应、武器技术等等的领域进行竞争,会使自己处于明显的劣势。在这些领域,独裁政权总是能够聚集优势的资源。我们也略述了依靠外来力量提供救助的危险性。在第二章里,我们也考察了用谈判作为去除独裁政权所存在的问题。

那么,还有哪些手段可以给民主抵抗力量提供明显的优势,同时又能恶化或加剧独裁政权的弱点呢?哪些行动技巧能够利用第三章所讨论的政治权力的理论呢?另一的选择应该是政治反抗。

政治反抗有下列特征:

  • 它拒绝接受结果将会是取决于独裁政权所采用的何种斗争手段。
  • 政权难以同它进行战斗。
  • 它能独特地恶化或加剧独裁政权的弱点,并且切断独裁政权的权力源泉。
  • 它在行动上可以是很分散的,但也可以集中对准某一特定目标。
  • 它能导致独裁者们作出错误的判断和行动。
  • 在结束以少数人为首的残酷统治的斗争中,它能有效地动用群众作为一个整体和社会上的各种团体和机构。
  • 它有助于在社会上传播有效权力的分配,从而更有可能地去维持一个民主的社会。

非暴力斗争的运作[编辑]

政治反抗像军事能力一样,可以用于各种不同的目的,包括力图影响对方使之采取不同的行动、创造可以和平地解决争端的局面,直至瓦解对方的统治。

但是,政治反抗的操作方式同暴力有很大不同。尽管这两者都是进行斗争的手段,但它们采用的方法有很大的差别。其结果也不相同。暴力冲突的方式和结果是众所周知的:用实际的武器来胁迫、伤害、杀死和毁灭对方。

非暴力斗争同暴力相比,是一种复杂得多,而且更多样化的斗争方式。这种战斗是民众和社会的各种机构用心理的、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武器进行的。这些武器有各种名称,诸如抗议、罢工、不合作、抵制、不满和背叛、民众力量。如前所述,一切政府只有在它们从民众和社会机构的合作、屈服和服从取得它们所需要的权力来源,才能实行统治。与暴力不同,政治反抗最适合于切断这些权力来源。

非暴力武器和纪律[编辑]

过去一些无准备的、即兴的政治反抗运动的通病是只依靠一两种方法,例如罢工和群众示威。实际上,有许多方法可供抵抗运动的战略家选择,根据情况的需要,进行集中的或分散的抵抗。

已知的非暴力行动方法有约二百种,一定还有许多的方法。这些方法分为三大类:抗议和说服、不合作和干预。非暴力抗议和说服的方法大多是象征性的示威,包括游行、列队行进、守夜等(54种方法)。不合作分为三个子类别:(a)社会性的不合作(16种方法);(b)经济性的不合作,包括抵制(26种方法),罢工(23种方法);(c)政治不合作(38种方法)。非暴力干预,是用心理的、身体的、社会的或政治的手段如禁食、非暴力占领以及平行政府等(41种方法)。本文附录列有这些方法共198种。

上述的方法有许多是由经过训练的公民们在明智的策略和恰当的战术下,小心地挑选和曾持续的大规模应用过。对所有的独裁政权来说,这些方法都有可能对任何非法的政权构成严重的问题。

和军事手段不同,非暴力斗争的方法可以直接集中运用于当前面临的问题。例如,既然独裁政权的问题主要是政治性的,那么政治形态的非暴力斗争就至关重要。其中包括否认独裁政权的正当性,以及对它的统治不给予合作。不合作也可以是针对特定的政策。有时候拖延和耽搁可能是静静地甚至是秘密地进行,而在其他的时候,公开的不服从、反抗性的公众示威和罢工可以是全然公开的。

若独裁政权有经济压力的弱点,或者公众对独裁政权的许多不满是属于经济性的,那么采取经济行动,例如抵制或罢工,就是比较合适的抗争方法。独裁者利用经济体制谋私利,可以采取有限的总罢工、怠工、以及某些必不可少的专门技术人员拒绝提供协助(或突然失踪)来对应。选择性地进行各种形式的罢工可以在原材料的制造、运输、供应和产品的流通等某些关键的环节上进行。

有些非暴力斗争方法要求人们做一些与他们正常生活不相关的事,例如散发传单、操作一个地下报刊、绝食、在街道上静坐等。对于一部分人来说,除非在极端情况下,否则要这样做可能有些困难。

另一些非暴力斗争方法则要求人们大致继续过他们的正常生活,只是方式略有不同。例如,人们可能照常上班而不罢工,却故意干得慢些或效率比平常要低。可能有意识地出些“错误”。有时候可能“生病”了,或“无法”工作。或者干脆拒绝工作。人们也许去参加宗教仪式,而这个行动除了表达宗教信念以外,还表达了政治信念。人们可能为了保护子女不受进攻者的宣传而让他们在家里或非法的课堂里受教育。人们可能拒绝参加自己过去不会自由参加的某些“被推荐”的或指定的组织。对许多人来说,由于这类行动同人们平常的活动很相似,同他们的正常生活又没有多大的偏离,可能使他们比较易于参与民族解放斗争。

非暴力斗争同暴力有着根本不同的运作方式。因此,在政治反抗运动中即使使用有限的暴力,也会事与愿违。因为它会使斗争转移到独裁者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方向(军事战争)。非暴力纪律是成功的关键,不论独裁者及其代理人如何挑衅和残暴,也必须维持这种纪律。

针对使用暴力的对手维持非暴力纪律,有利于下文将讨论的非暴力斗争中四种转变机制的运作。在政治柔术过程中,非暴力纪律也非常重要。在这个过程中,政权对显然是非暴力活动者的赤裸裸的暴行,会在政治上对独裁者的地位产生反弹,在他们自己的队伍中产生异见,同时激起一般民众、政权的平时支持者和第三方对抵抗者的支持。

然而在有些情况下,对独裁者使用有限的暴力也许是不可避免的。对政权的不满和仇恨可能爆发成暴力。或者,有些团体可能不愿意放弃暴力手段,尽管他们认识到非暴力斗争的重要作用。在这些情况下,并不需要放弃政治反抗。但是,需要尽可能把暴力行动同非暴力行动分隔开来。可以按地理、人群、时间和问题来分隔。不然的话,这种暴力也许会对可能更有力和成功得多地使用政治反抗,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历史记录表明,虽然政治反抗必然会有伤亡,但是伤亡会比军事战争里少得多。而且,这类斗争不会造成杀戮和暴行的无穷尽的循环。

非暴力斗争既要求,也往往会产生对政府及其暴力镇压失去恐惧(或更好地控制这种恐惧)。不再恐惧或对恐惧有所控制,是摧毁独裁者支配民众的权力的一个重要因素。

公开性、保密和高标准[编辑]

对于一个用非暴力行动的运动来说,保密、欺骗和地下阴谋是很为难的问题。往往不可能不让政治警察和情报人员知道运动的意图和计划。从运动的角度来看,保密不仅源于恐惧,而且也增强恐惧,从而使抵抗的情绪低落,也减少了能够参与某个行动的人数。保密也能增加运动内部的,往往没有根据的怀疑和指责谁是对方的告密者或特务。保密也会影响运动保持非暴力的能力。与此相反,有关意图和计划的公开性不仅会有相反的效果,而且会增强抵抗运动实际上力量非常大的形像。当然问题比这要复杂,抵抗活动的某些重要方面可能需要保密。在特定情况下,需要由熟悉非暴力斗争的动力和独裁政权的监视手段的人,根据翔实的信息作出判断。

地下刊物的编辑、印刷和发行,发自国内的非法无线电广播,以及关于独裁者的运作的情报收集,属于少数需要高度保密的特殊活动。

在对抗的各个阶段,非暴力行动需要保持高标准的行为。诸如无畏无惧和保持非暴力纪律这些因素,都是永远需要的。要记住,为了实现某些改变,往往需要很多人。但是,只有保持运动的高标准,才能得到这么大数量的可靠的参加者。

变化着的力量对比[编辑]

战略家需要记住,以政治反抗进行的对抗是一个经常变化的战场,动作和反动作不断相交错。没有一样是固定不变的。绝对的和相对的力量对比关系在不断和迅速地变化。这是由于抵抗者尽管受到镇压,却继续坚持他们的非暴力。

在这种对抗情况下,冲突双方力量的变化一般可能比暴力对抗还要强烈,来得更迅猛,其结果也更多样化并更有显著的政治意义。由于这些变化,抵抗者的特定

行动造成的结果有可能远超出这些行动本身发生的时间和地点范围。这些效果会反弹而加强或削弱一方或另一方。

此外,非暴力集体有可能通过它的行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其对手集体的相对力量。例如,面对独裁者的暴行,有纪律的、勇敢的非暴力抵抗有可能在独裁者的军队和基本群众里引起不安、不满、不可靠,在极端情况下甚至叛变。

这种抵抗也可能导致国际上对独裁者更多的谴责。此外,巧妙地、有纪律地和坚持地运用政治反抗,可能使通常默默支持独裁者或在冲突中保持中立的人们更多地参加抵抗运动。

四种变化的机制[编辑]

非暴力斗争有四种产生转变的方式。第一种机制可能性最小,但也发生过。当敌对集体中的某些成员被勇敢的非暴力抵抗者因受到镇压而经受的苦难所感动,或者理性地相信抵抗者的奋斗目标具有正义性的时候,他们有可能接受抵抗者的要求。这个机制叫作改变观点。虽然在非暴力行动中有时可能会发生改变观点的实例,但这种情况很少见,在大多数冲突中根本不会发生或至少规模不会很大。

更常见的是,非暴力斗争靠改变冲突的局面和社会本身,使其对手无法为所欲为。正是这种改变产生另外三种机制:调和、非暴力强迫和瓦解。至于究竟其中哪一种会发生,取决于相对和绝对的力量对比变得对民主派有利的程度。

如果争议不是根本性的,反对派在一个有限的战役里的诉求被认为不具有威胁性,而且双方力量的竞争又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力量对比,那么眼前的冲突有可能以达成协议、分摊分歧或者妥协而告终。这个机制叫作调和。例如,许多罢工是以这种方式解决的,双方各自得到其部分目的,但没有一方得到它所要的一切。一个政府可能视这样一种解决为有正面的利益,例如缓和了紧张局势、营造了一种“公平”的印象,或者改善了政权的国际形像。因此,小心谨慎地选择哪些争议以调和的方式解决是可以接受的,就很重要。打倒独裁的斗争不属于这一类。

非暴力斗争可以比改变观点或调和这类机制所表明的要有力得多。群众性的不合作和反抗能够改变社会和政治局势,特别是力量对比,以至独裁者控制政府和社会的经济、社会和政治进程的能力实际上被夺走了。对手的军事力量可能变得如此不可靠,以至他们不再简单地服从命令去镇压抵抗者。虽然对手的领袖们仍然在位,而且还坚持他们的目标,但是他们早已被剥夺了有效行动的能力。这叫作非暴力强迫。

在某些极端情况下,产生非暴力强迫的条件还可以进一步发展。对手们的领导阶层实际上丧失了一切行动能力,他们自己的权力机构崩溃了。抵抗者的自主、不合作和反抗变得如此全面,以至其对手们对抵抗者连一点貌似的控制也没有了。对手们的官僚机构拒绝服从它自己的领导。对手们的军队和警察发生叛变。对手们通常的支持者或基本群众拒绝他们过去的领导,否认他们有任何统治权力。他们原有的帮助和服从因而消失。第四种变化机制,即对手们的体系的瓦解,是如此彻底,以至他们连投降的能力都没有了。政权完全崩溃。

在计划解放斗争时,需要考虑这四种变化的机制。有时这些机制的运作实质上

带有偶然性。但是,在冲突中选择其中一种或几种作为预期使用的变化机制,就有可能制定具体的和互相补充的战略。选择哪一种或哪几种机制将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相对立集团的绝对和相对力量以及非暴力斗争集团的态度和目标。

政治反抗的民主化效果[编辑]

同暴力制裁的集中化效果相反,采用非暴力斗争的方法在好几个方面有助于政治社会的民主化。

民主化效果有一部分是负面的。那就是说,与军事手段相反,非暴力斗争的方法不提供在精英统治集团的指挥下进行镇压的手段,而这种手段可能会转而用来对付群众,以便建立或维持一个独裁政权。政治反抗运动的领袖们能够对他们的追随者施加影响和压力,但当他们的追随者持异议或选择别的领袖时,他们不能监禁或处死他们。

民主化效果的另一部分是正面的。那就是说,非暴力斗争给群众提供了抵抗的手段,可以用来对付现有的或未来的独裁者,实现和保卫自己的自由。下面列出非暴力斗争可能有的正面的民主化效果:

  • 来自非暴力斗争的经验,可以导致群众更有自信挑战政权的威胁和暴力镇压的能力。
  • 非暴力斗争给群众提供了不合作和反抗的手段,可以抵制任何独裁集团对他们实行的不民主的控制。
  • 面对强制性的控制,非暴力斗争可以用来维护民主自由的实践,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独立的组织和集会自由。
  • 如前所述,非暴力斗争有助于社会上独立组织和机构的生存、重生和加强。这些独立组织和机构对民主十分重要,因为它们能够动员群众的能量和限制任何未来独裁者的有效权力。
  • 非暴力斗争提供了群众能够行使权力的手段,用来对付独裁政府的警察和军事行动。
  • 非暴力斗争提供了群众和独立机构为了民主而限制或切断统治精英权力来源的方法,从而威胁其继续统治的能力。

非暴力斗争的复杂性[编辑]

从上面的讨论可以看出,非暴力斗争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行动技术,包括许多方法,一套变化的机制和对行为的一些具体要求。政治反抗欲取得效果,特别是针对独裁统治,就需要仔细的规划和准备。未来的参与者需要懂得对自己有哪些要求。需要掌握一些资源。而战略家需要对如何有效地运用非暴力斗争进行过分析。下面我们将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个关键因素:对战略规划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