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鲭录/卷第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侯鲭录
全书始 卷第一 下一卷▶


《文选·古诗》云:“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注:“被中著绵,谓之长相思,绵绵之意。缘,被四边缀以丝缕,结而不解之意。”余得一古被,四边有缘,真此意也。著,谓充以絮。出《文选》第五卷。

《正俗》云:或问今以卧毡著里施缘者,何以呼为池毡?答曰:《礼》云:“鱼跃拂池。”池者,缘饰之名,谓其形象水池耳。左太冲《娇女》诗云:“衣被皆重池。”即其证也。今人被头别施帛为缘者,犹呼为被池。此毡亦为有缘,故得名池耳。俗间不知根本,竞为异说,当时已少有知者,况比来士大夫耶?独宋子京博学,尝用作诗云:“晓日侵帘压,春寒到被池。”余得一古被,是唐物,四幅红锦外缘以青花锦,与此说正合。

绿沉事,人多不知。老杜云:“雨抛金锁甲,苔卧绿沉枪。”又皮日休《竹》诗云:“一架三百本,绿沉森冥冥。”始知竹名矣。又见吴淑《事类·弓赋》云:“绿沉亦复精坚。”注引《广志》曰:“绿沉,古弓名。”又引刘劭《赵郡赋》曰:“其器用则六弓四弩,绿沉黄间,堂溪、鱼肠,丁令、角端。”

李贺诗中用小怜事,北齐冯淑妃名也。

宋子京博学,作诗云:“何但鱼知丙,非徒字识丁。”唐张弘靖曰:“天下无事,汝辈挽两石弓,不如识一丁字。”丙者,左太冲《蜀都赋》云:“嘉鱼出于丙穴。”注:“丙穴在汉中沔阳县北,有鱼穴二所,常以三、八月取之。丙,地名也。”或云鱼以丙日出穴,故陈藏器云:“嘉鱼,乳穴中小鱼,能久食,力强于乳。丙者,向阳穴,多生鱼。鱼复何能择丙日出入耶?”郦善长云:“穴口向丙。”又引柏枝山中有丙穴,穴方数丈,有嘉鱼尝以春末游渚,冬入穴。故知丙穴之鱼,不独汉有也。老杜诗云:“鱼知丙穴由来美。”

广南呼食为头,梁元帝赐功德馔一头。鱼为斗,梁科律,生鱼若于斗。茗为薄、为夹,温贡茗二百大薄。梁科律,茗薄若干夹。笔为双、为床、为枚。南朝呼笔四管为一床。梁简文答徐摛书:时设书幌,中置笔床。梁令云:写书笔一枚一万字。

竹生花,其年便枯,六十年一易。根必结实而枯死,实落土复生,六年还成町也。《竹谱》云:“竹不刚不柔,非草非木,篈必六十,亦六年也。”

白乐天《琵琶行》云:“曲罢曾令善才伏。”而“善才”不知出处。《琵琶录》云:元和中,王芬、曹保,保有子善才,其孙曹纲,皆习此艺。次有裴兴奴与曹同时,其曹纲善为运拨若风雷,不长于提弦;兴奴则长于拢撚,下拨稍软。时人谓纲有右手,兴奴有左手。乐天又有《听曹纲琵琶示重莲》诗云:“拨拨弦弦意不同,胡啼番语两玲珑。谁能截得曹纲手,插向重莲红袖中?”

桃茢,以除不详。茢,苕也。今人以桃枝洒地辟鬼。

汉明帝听阳城侯刘峻等出家,僧之始也。济阳妇女阿潘等出家,尼之始也。

字,小束也,音茧。绒,音戎,细毛也,今绒,毡字。

潘普官切,淅汁也。沈吕枕切,汁也。二字,皆汁也,但潘字不通用耳。

余家有古镜,背铭云:“汉有善铜,出丹阳,取为镜,清如明。左龙右虎。”补之不知“丹阳”何语,问东坡,亦不解。后见《神仙药名隐诀》云,铜亦名丹阳。又一铭云:“尚方作镜真大巧,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玉泉饥食枣。浮云天下散四海,寿如金石佳且好。”东坡云:“清如明,‘如’,而也,若《左传》‘星陨如雨’。”颍州顿氏一镜铭云:“凤皇双镜南金装,阴阳合为配,日月常相会,白玉芙蓉匣,翠羽琼瑶带,同心相亲,照心照胆寿千春。”《西京杂记》云:“汉有方镜,广四尺九寸,高五尺,表里有明。人直来照之,影则倒见。以手覆心而来,则见肠胃五脏,历历无碍。人有疾病在内,则掩心照之,知人病之所在。又女子有邪心,则胆张心动。始皇以照宫人,胆张心动者即杀之。”予家有一镜云:“蔡氏作镜佳且好,明而日月世少有,刻治六官悉皆在,长保二亲利孙子,传之后世乐无极。”后又得一面云云。二皆大鼻,此一鼻上有八篆文,中有“鲁国”二字可识之,奇古如钟鼎样,亦深入字,惟背上者突出。又见一镜背花妙丽,又有“贞字飞霜”四篆字,镜名或人名耶,不可得而辩。

老苏作《雷太简墓铭》云:“呜呼太简,不显祖考,不有不承。隐居南山,德积声施,为取于人,不献不求。既获不庸,有功不多,我铭孔悲。”此大语妙,有三代文章骨气,为文之法也。

东坡云:“世之对偶,如‘红生白熟’、‘手文脚色’二对,无复加也。”又云:“与我周旋宁作我,为郎憔悴却羞郎。”亦的矣。予诗中有“青州从事”对“白水真人”,公极称之,云二物皆不道破为妙。

唐梨园弟子,以置院近于禁苑之梨园也。女妓入宜春院,谓之内人,亦曰前头人,谓在上前也。骨肉居教坊,谓之内人家。有请俸,其得幸者,谓之十家。故郑嵎《津阳门》诗云“十家三国争光辉”是也。家虽多,亦以十家呼之。三国,谓秦、韩、虢国三夫人也。

唐太宗贞观初,内宴长孙无忌,造《倾杯曲》。又《乐府杂录》云:“宣宗善吹芦管,自制此曲。”

唐高宗龙翔中,置三国子监。

唐德宗建中三年,用韦都宾、陈京请,借京城官商钱,大索得八十万贯。时度支杜佑曰:“月费钱一百万。”本朝元丰中,毕仲衍编备对,月支六十二万馀贯,金帛不在数。自大观之后,不知月用几何。

阆州有三雅池,出潘远《纪闻谭》,云昔有人修此池,得三铜器,状如杯盏,上各有二篆字,一云“伯雅”,二云“仲雅”,三云“纪雅”。不知所由,乃名此池为三雅池。予尝览魏文《典论》云:“灵帝末斗酒直万钱,刘表一子好饮,乃制三爵,大曰伯雅,注云一斗。次曰中雅,注云七升。小曰季雅。注云五升。”今三雅池所得,乃刘氏酒器也。恐盛酒器,非饮器也。

崔赵公尝问径山曰:“弟子出家得否?”径山曰:“出家是大丈夫事,非将相所为。”

李直方尝第果实,若贡士者以绿李为首榜,梨为副,樱桃为三,甘子为四,蒲桃为五。或荐荔枝,曰:“寄举之首。”又曰:“栗如之何?”曰:“取其实,事不出八九。”始范晔以诸香品味时辈,后侯朱虚撰《百官本草》,皆此类也。

唐李肇《国史补》书宋清事云:卖药长安西市,朝官出入移贬,辄卖药迎送之。贫士请药,常多折券。人有急难,倾财救之。岁计所入,利亦百倍。故长安有义债卖药宋清。此柳子厚所以作清传云:清居市不为市之道,然而居朝廷、居官府、居庠塾,乡党以士大夫自名者,反争为之不已。悲夫!然则清非独异于市人也。

唐元微之《行李从易宗正丞制词》云:“昔刘氏子孙,在属籍者十馀万人。”予尝考王莽居摄时作大诰云:“宗室之隽有四百人。”孟康注云:“谓诸刘见在者。”何多寡之不同如此?岂莽时残啄之余,所谓四百人,皆赞莽以盗汉,偷生嗜利之徒欤?不然,安得生存于斯,至为莽称隽耶?

《文选》古乐府《名都篇》:“寒鳖炙熊蹯。”又曹子建《七启》云:“寒芳莲之巢龟,脍西海之飞鳞。”注谓“今之鲭寒也。”引《盐铁论》云:“煎鱼切肝,羊淹鸡寒。”又《资暇》云:“今之涪肉谓之寒。”又《广韵》云:“煮鱼煎食曰鲭。”

天下生齿之数,前汉户千二百二十三万,举其成数。后汉千六十七万,魏九十四万,晋二百四十五万,宋九十万,后魏三百三十七万,北齐三百三万,后周三百五十九万,隋八百九十万,唐九百六万。国朝艺祖二百五十六万,太宗三百五十七万,真宗八百六十七万,仁宗一千九百九万,英宗一千二百四十八万,神宗一千七百二十一万。出今国史。

长沙道林岳麓寺,老杜所赋诗者。沈传师有诗碑见于世,其序云:奉酬唐侍御、姚员外道林寺题,示姚员外。诗不复见之。今得唐侍御诗,题云“儒林郎监察御史唐扶。”诗云:“道林岳麓仲与昆,卓荦请从先后论。松根踏云二千步,始见大屋开三门。泉清或戏蛟龙窟,殿豁数尽高帆掀。即今异鸟声不断,闻道看花春更繁。从容一衲分若有,萧瑟两鬓吾能髡。逢迎侯伯转觉贵,膜拜佛像心加尊。稍揖皇英颒浓泪,试与屈贾招清魂。荒唐大树悉楠桂,细碎枯草多兰荪。沙弥去学五印字,静女来悬千尺幡。主人念我尘眼昏,半夜号令期至暾。迟回虽得上白舫,羁绁不敢言绿尊。两祠物色采拾尽,壁间杜甫真少恩。晚来光彩又腾射,笔锋正健如可吞。”

近时诗僧难得佳者。余杭参寥云:“风蒲猎猎弄轻柔,欲立蜻蜓不自由。六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洲。”

苏州僧仲殊,本文士也,因事出家。有《润州》诗云:“北固楼前一笛风,断云飞出建昌宫。江南二月多芳草,春在濛濛细雨中。”

元祐中,馆职诸公赋《韩干马》诗,独张文潜最高胜,云:“头如翔鸾月颊光,背如安舆凫臆方。心知不载田舍郎,尚带开元天子红袍香。韩干写时国无事,天闲树荫春昼长。双髯执辔俨在傍,如瞻驰道黄屋张。北风扬尘燕贼狂,厩中万马驱范阳。天子乘骡蜀山险,满川苜蓿为谁芳?”

王令逢源,荆公王深父兄弟交游也。尝赋《韩干马》诗云:“天宝天子盛天厩,吐番人马上天寿。紫衣驭吏遍坐前,骑入金门不容骤。西极苜蓿为谁肥,六闲飞黄卧嗟瘦。乾元殿下谁把笔,当年人无出干右。传闻三马同日死,死魄到纸气方就。铁勒夹口重两衔,墨丝丱尾合双纽。天门未上人就观,老胡惊嗟失开口。生搜朔野空毛群,死断世工无后手。当时天子惜不传,送入御府置官守。胡尘勃郁燕蓟来,宫阙萧骚既焚后。谁弃千金出手收,足踏万里避奔走。几经蹂弃道边尘,今日宁无纸上垢?尊前病客不识画,但惊骨气世未有。冀北骏足无时无,生不逢干死空朽。世工无手不肯休,往往气骨陋如狗。”

余往在中都,见一士大夫家收江南李后主书一词,下云“冯延巳”三字,词中复云“圣寿南山永同”,恐延巳作也。词云:“铜壶漏滴初尽,高阁鸡鸣半空。催启五门金锁,犹垂三殿珠栊。阶前御柳摇绿,仗下宫花散红。鸳瓦数行晓日,鸾旗百尺春风。侍臣蹈舞重拜,圣寿南山永同。”

东坡年十馀岁,在乡里见老苏诵欧公《谢宣召赴学士院仍谢对衣并马表》,老苏令坡拟之。其间有云:“匪伊垂之带有馀,非敢后也马不进。”老苏喜曰:“此子他日当自用之。”至元祐中再召入院作承旨,仍益之云:“枯羸之质,匪伊垂之带有馀;敛退之心,非敢后也马不进。”

《阁下法帖》十卷,淳化中朝廷所集,其中多吊丧问疾,人多疑之。比见《刊误》,乃唐国子祭酒李涪所撰。短启出于晋、宋兵革之间,时国禁书疏,非吊丧问疾,不得辄行尺犊。故羲之书首云“死罪”,是违制令故也。且启事论兵,皆短而缄之,贵易于藏隐。

《刊误》云:古无文刺,唯书竹简以代结绳,谓之简册也。魏祢衡处士致名于纸,是纸上题名,投刺公侯。自后相承,刺谒者见通名纸为公状也。至今士子之家存焉。

西京杂记》载陆贾云:“目𥆧得酒食,灯花见钱财,干鹊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

董仲舒曰:太平之世,则风不鸣条,开甲散萌而已;雨不破块,濡叶津根而已;雷不惊人,号令启发而已;电不眩目,宣示光耀而已;雾不塞望,浸淫被泊而已;雪不封陵,弭害消毒而已。云则五色而为庆,雨则三日而成膏,露则结珠而为液。此圣人在上,则阴阳和而风雨时也。政多纰缪,则阴阳不调,风发屋,雨溢河,雹至牛目,雪杀驴,此皆阴阳相荡,为祲诊之故也。

李广与兄弟猎于宜山之北,见卧虎焉,射之,一矢即毙。断其头为枕,示服猛也;铸铜象其形为溲器,示厌辱之也。至今溲器谓之虎子,或为虎枕。

西京杂记》云:长安巧工丁缓者,为卧褥香炉,一名被中炉。本出房风,其法后绝,至缓始更为机环,转运四周,炉体常平,可置之被褥,故取“被中”为名。今谓之衮球。

余尝和刘景文诗云:“我识之无常缩舌,君能竞病且低颜。”东坡笑曰:“吾尝赠雷胜将军诗曰:‘太守无何唯日饮,将军竞病自诗鸣。’见吾子此对,觉吾用‘无何’二字体慢矣。”

杜牧之《宫人》诗云:“绛蜡犹封系臂纱。”后学不解。常见《服饰变古录》云:始于晋武帝选士庶女子有姿色者,叫绯彩系其臂。大将军胡奋女泣叫,不伏系臂,左右掩其口。今定亲之家亦有系臂者,续古事也。

欧阳文忠公谪滁州,令幕中谢判官幽各种花。谢请要束,公批纸尾云:“浅红深白宜相间,先后仍须次第栽。我欲四时携酒去,莫教一日不花开。”

欧公闲居汝阴时,一妓甚韵,文公歌词尽记之。筵上戏约,他年当来作守。后数年,公自维扬果移汝阴,其人已不复见矣。视事之明日,饮同官湖上,种黄杨树子,有诗《留撷芳亭》云:“柳絮已将春去远,海棠应恨我来迟。”后三十年,东坡作守,见诗笑曰:“杜牧之‘绿叶成阴’之句耶?”

欧阳公自维扬移守汝阴,作《西湖》诗云:“绿芰红莲画舸浮,使君宁复忆扬州?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东坡复自颍移维扬,作诗寄予曰:“二十四桥亦何有,换此十顷玻璃风。”使欧公诗也。

张文潜初官通许,喜营妓刘淑女,为作诗曰:“可是相逢意便深,为郎巧笑不须金。门前一尺春风髻,窗外三更夜雨衾。别燕从教灯见泪,夜船惟有月知心。东西芳草皆相似,欲望高楼何处寻。”又云:“未说蝤蛴如素领,固应新月学蛾眉。引成密约因言笑,认得真情是别离。尊酒且倾浓琥珀,泪痕更著薄胭脂。北城月落乌啼后,便是孤舟肠断时。”

孙贲公素居京师,大病,予数往存抚之。又数日,见东坡云:“闻曾见孙公素,病如何?”予曰:“大病方安。”坡云:“这汉病中瘦则瘦,俨然风雅。”后见公素,道此语,公素应曰:“那娘意下恨则恨,无奈思量。”坡大奇之。

公素畏内,众所共知。尝求坡公书扇,坡题云:“披扇当年笑温峤,握刀晚岁战刘郎。不须戚戚如冯衍,但与时时说李阳。”公素昔为程宣徽门宾,后娶程公之女,性极妒悍,故云。

东坡在黄州日,作《雪》诗云:“冻合玉楼寒起粟,光摇银海眩生花。”人不知其使事也。后移汝海,过金陵,见王荆公,论诗及此,云:“道家以两肩为玉楼,以目为银海,是使此否?”坡笑之。退谓叶致远曰:“学荆公者,岂有此博学哉!”

熙宁中,士大夫犹能诗,卢秉《题汴河驿中》云:“苍颜白发老参军,剩粜官粮置酒樽。但得有钱供客醉,准能骑马傍人门?”荆公见而爱之,遂获进用。

东坡在徐州,送郑彦能还都下,问其所游,因作词云:“十五年前,我是风流帅,花枝缺处留名字。”记坐中人语,尝题于壁。后秦少游薄游京师,见此词,遂和之,其中有“我曾从事风流府”,公闻而笑之。

鲁直戏东坡曰:“昔王右军字为换鹅书。韩宗儒性饕餮,每得公一帖,于殿帅姚麟许换羊肉十数斤,可名二丈书为换羊书矣。”坡大笑。一日,公在翰苑,以圣节制撰纷冗,宗儒日作数简,以图报书,使人立庭下督索甚急。公笑谓曰:“传语本官,今日断屠。”

全书始 下一卷▶
侯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