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鲭录/卷第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侯鲭录
◀上一卷 卷第三 下一卷▶


张文潜作《七夕歌》,为东坡所称。词云:“人间一叶梧桐飘,蓐收行秋回斗杓。神官召集役灵鹊,直渡天河横作桥。河东美人天帝子,机杼年年劳玉指。织成云雾紫绡衣,辛苦无欢容不理。帝怜独居无与娱,河西嫁与牵牛夫。自从嫁后废织纴,绿鬓云鬟朝暮梳。贪欢不归天帝怒,谪归却踏来时路。但令一岁一相逢,七月七夕河边渡。别多会少知奈何,却悔从前恩爱多。匆匆离恨说不尽,烛龙已驾随羲和。河边灵官晓催发,令严不管轻离别。空将泪作雨滂沱,泪痕有尽愁无歇。寄言织女君休叹,天地无穷会相见。犹胜姮娥不嫁人,夜夜孤眠广寒殿。”

东坡于闽中驿舍见一诗,录之,不知谁氏子作。后闻乃姚嗣宗。诗云:“欲挂衣冠神武门,先寻水竹渭南村。却将旧斩楼兰剑,买得黄牛教子孙。”

一道人败道后,作诗云:“瑶峰一别杳难期,消渴从教醉枕欹。不信丹青能画得,五更灯暗月来时。”

司马池乃文正公之父,仁庙时作待制,亦善作小诗,云:“冷于陂水淡于秋,远陌初穷见渡头。赖得丹青无画处,画成应是一生愁。”

山谷《茶磨铭》云:“楚云散尽,燕山雪飞。江湖归梦,从此祛机。”

参寥杭州城外题小溪诗云:“城根野水绿逶迤,袅袅轻舟掠岸过。欲采芸兰无觅处,渚花汀草占春多。”

东坡在徐州,参寥自钱塘访之,坡席上令一妓戏求诗,参寥口占一绝云:“多谢尊前窈窕娘,好将幽梦恼襄王。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东风上下狂。”坡云:“沾泥絮,吾得之,被老衲又占了。”

瞿塘之下地名人鲊瓮,少游尝谓未有以对。南迁度鬼门关,乃用为绝句云:“身在鬼门关外天,命轻人鲊瓮头船。北人恸哭南人笑,日落荒村闻杜鹃。”

古人作律诗,有当句对者,两句更不须对。如陆龟蒙诗云“但说漱流并枕石,不辞蝉腹与龟肠”是也。

汉书》云:“背尊章嫖以忽。”老杜诗云:“堂上拜姑嫜。”《玉篇》云“凡夫之父母曰嫜”,老杜独姑嫜何耶?《正俗》云:古谓舅姑为姑嫜,今俗亦呼为姑钟。盖自章音转为钟也。

咸平三年六月诏:保州保塞县丰归乡东安村,乃宣祖之旧里,而百姓赵加起,实派天潢,久安地著,虽为疏属,实重宗盟。宜佩赤緺以光白社,可左屯卫将军。仍赐加起等妻女首饰衣服银器有差。时遣内侍自保州召加起至,遂有是命。

祖宗时,用唐武德故事,宗姓在异姓品上。景德四年举行。

几头酒,山东风俗,新沐讫饮酒,谓之几头。颜师古云:“字当为禨,音机。禨,谓福祥也。”按《礼》云:“沐稷而靧粱,栉用椫栉,发晞用象栉。进禨进羞,工乃升歌。”郑康成注云:“沐靧必进禨作乐,益气也。此谓新沐靧体虚,故更进食饮,而又加乐,以自辅助致福祥也。”此古之遗法乎?

洋者,山东谓众多为洋。《尔雅》:洋,观裒众那多也。今谓海之中心为洋,亦水之众多处。

露布,人多用之,亦不知其始。《春秋佐助期》曰:武露布,文露沉。宋均云:甘露见其国。布,散者。人上武文采者,则甘露沉重。(《初学记》。)

桃实经冬不落者,俗谓之桃奴。橘奴者,谓江陵千树为木奴。《襄阳记》:李衡密遣十人于武陵新阳洲上作宅,种柑千树。临死敕其儿曰:“汝母恶吾治家穷困如是,吾洲有千头木奴,不责汝衣食,岁上绢一匹,亦足用耳。”吴末,洲柑成,岁得绢数千匹。据此非橘明矣。又按谚曰:“本奴千,无凶年。”盖言果实可以市易五谷,此即木奴之号、果之都称者也。出《北户录》。

谢承云:后汉李寿长为青州刺史,其所经历它州县,瞻察牧守长吏治政优劣,上言曰:“臣以为政一流,虽非所部,夫东家有犬,不忍见西家之有鼠。臣之所见,敢不以闻。”

江淹为宗室建平王让表,称宗莩。

孪子,力员反。《战国策》:孪子之相似,唯其母知之;利害之相似,唯智者知之。孪子,谓双生子也。

世之嫁女三日,送食,俗谓之暖女。《广韵》中正有此说,使餪字。人初生产子,俗言首子,亦使此字。音首。俗谓以竹孤桶,古使箍字,音孤。酒杓也。

昔唐末豫章有观音禅衲,且南方禅客多搭白,常以瓿器盛染色,劝令染之。今天下皆谓黄衲为观音衲也。方等者,即周遍义。《止观论》云:方等者,或言广平。今谓方也者,法也。如般若有四种方法,即四门人清凉地,故云方也。所契之理,即平等大慧,故云等也。禀顺方等二者而立戒坛也,既不拘禁忌,广大而平等之,故谓之广平也。

西王母见穆天子,作歌曰:“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穆王曰:“余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余尝对东坡诵之,坡云:“决非食肉人语。”

世言枭秃鸟,非也。唐起居郎苏楷驳昭宗谥号,河朔士人目楷为衣冠土枭。

陆长源以勋德为宣武军司马,韩愈为巡官,同在使幕。或戏年辈相辽,周愿曰:“大虫老鼠。俱是十二相属,何辽之有。”旬日布于长安。

西京杂记》云:玉之未理者为璞,死鼠未屠者亦为璞。

《刊误》云:《礼》曰:“瓜祭上环。”又曰:“吾食于少施氏而饱,少施氏食我以礼。吾祭,作而辞曰:‘疏食不足祭也。’”此则祭物之意,谓神农火食,德侔造化,后人追而敬之。今代崇尚佛氏之众生,士子儒人,宜遵典教,今谓之出生也。

欧阳文忠公尝以诗荐一士人与王渭州仲仪,仲仪待之甚厚。未几赃败,仲仪归朝。见文忠公,论及此士人,文忠公笑曰:“诗不可信也如此。”

东坡再谪惠州日,一老举人年六十九为邻,其妻三十岁,诞子,为具邀公,公欣然而往。酒酣乞诗,公戏一联云:“令阁方当而立岁,贤夫已近古希年。”

襄阳时同官李友谅仲益赠张子齐思仲家歌人、团茶,予题其封云:“色映宫姝粉,香传汉殿春。团团明月魄,却赠月中人。”

瓦珑矿壳浑沌钱,文如建瓴,外眉而内渠,其名瓦珑。注云:“眉,谓高为眉。渠,谓疏为渠。一名魁陆。”《尔雅》“魁陆”注:《本草》云:“魁状如海蛤,圆而厚,外有理纵横。”《岭表录异》云:“瓦壳中有肉,紫色,曰天脔炙也。”出《海物异名》。

高力士责在驩州,咏荠菜诗为鲁直所称,云:“两京作斤卖,五溪无人采。贵贱虽不同,气味故常在。”

元微之贬江陵府士曹,少年气俊,过襄阳,夜召名妓剧饮。将别,作诗云:“花枝临水复临堤,也照清江也照泥。寄语东风好抬举,夜来曾有凤凰栖。”谢师厚作襄倅,闻营妓与二胥相好,此妓乞书扇子,遂改二字云:“寄语东风好抬举,夜来曾有老鸦栖。”

王介甫少时作《石榴花》诗云:“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此老风味不薄,岂铁心木肠者哉?

东坡云:王晋卿尝暴得耳疾,意不能堪,求方于仆。仆答之曰:“君是将种,断头穴胸当无所惜。两耳堪作底用,割舍不得?限三日疾去,不去,割取我耳。”晋卿洒然而悟。三日,病良已,以诗示仆云:“老婆心急频相劝,令严只得三日限。我耳已聪君不割,且喜两家皆平善。”今定国所藏《挑耳图》,得之晋卿,聊识此耳。

东坡云:琴曲有《瑶池燕》,其词不协,而声亦怨咽。变其词作《闺怨》,寄陈季常去。此曲奇妙,勿妄与人云。“飞花成阵,春心困。寸寸,别肠多少愁闷。无人问,偷啼自揾,残妆粉。抱瑶琴、寻出新韵,玉纤趁,《南风》来解幽愠。低云鬓,眉峰敛晕,娇和恨。”

晁无咎云:司马温公有言:“吾无过人者,但平生所为,未尝有对人不可言者尔。”东坡云:“予亦记前辈有诗云:‘怕人知事莫萌心。’此言予终身守之。”

东坡云:砚之美者必费笔,不费笔则退墨,二德难兼。非独砚也,大字难结密,小字常局促,真书患不放,草书患无法,茶苦患不美,酒美患不辣。万事无不然,可以付之大笑也。

刘子仪侍郎三入翰林,颇不怿,诗云:“蟠桃三窃成何味,上尽鳌头迹转孤。”移疾不出,朝士问候者继至,询之,云:“虚热上攻。”石中立滑稽,在坐,云:“只消一服清凉散。”意谓两府始得用青凉伞也。

东玻云:刘十五盂父论李十八公择草书,谓之鹦哥娇,意谓鹦鹉能言,不过数句,大率杂以鸟语。十八其后进以书问仆近日书如何,仆答之:“可作秦吉了矣。”然仆此书自有“公在干侯”之态也。

东坡云:久在江湖,不见伟人。在金山,见滕元发乘小舟破巨浪来相见,出船巍然,使人神耸,好一个投兴底张镐相公。且为我致意,别后酒狂甚长进也。杜甫诗云:“张公一生江海客,身长九尺须眉苍。”谓张镐也。萧嵩荐云:“用之则为帝王师,不用则穷谷一迂叟耳。”

东坡题鲁直草书《尔雅》后云:“鲁直以真实心出游戏法,以平等观作欹侧字,以磊落人录细碎书,亦三反也。”

东坡书与毛国镇云:“岁行尽矣,风雨凄然,纸窗竹屋,灯火青荧。时于此有少佳趣,无缘持献,独享为愧。”想当一笑也。

东坡云:皎然禅师《赠吴凭处士》诗云:“世人不知心是道,只言道在他方妙。还如瞽者望长安,长安在西东向笑。”东坡代答云:“寒时便是热时风,饥汉那知食药功。莫怪禅师西向笑,缘师身在长安东。”

唐东京宫城,东西四里一百八十八步,南北二里八十五步,周回十三里二百四十一步,高四丈八尺。西京宫城,东西四里,南北二里二百七十步,周回十三里八十步,高三丈五尺。本朝东京宫城,周回五里。旧城周回二十里一百五十五步,即汴州城。唐建中二年,节度使李勉重筑。国初号曰阙城,亦曰里城。新城乃周世宗显德二年四月诏别筑。新城周回四十八里二百三十三步,号曰外城,又曰罗城,亦曰新城。元丰中裕陵命内侍宋用臣重筑之。

王介甫诡诈不通。外除,自金陵过扬州,刘原父作守,以州郡礼邀之,遂留。方营妓列庭下,介甫作色,不肯就坐。原父辩论久之,遂去营妓,顾介甫曰:“烧车与船。”延之上坐。

元丰末,有以王介甫罢相归金陵后资用不足,达裕陵睿听者,上即遣使,以黄金二百两就赐之。介甫初喜,意召己;既知赐金,不悦,即不受,举送蒋山修寺,为朝廷祈福。裕陵闻之不喜。即有诗云:“穰侯老擅关中事,尝恐诸侯客子来。我亦暮年专一壑,每闻车马便惊猜。”此未能忘情在丘壑者也。

介甫熙宁初首被选擢,得君之专,前古未有。罢政归金陵,作《日录》七十卷,前朝旧德大臣及当时名士不附己者,诋毁至无一完人者。其间论法度有不便于民者,皆归于上;可以垂耀于后世者,悉己有之。故建中靖国之初,谏官陈瓘极力论其婿蔡卞之恶,曰:“安石临终,戒其家焚之,悔其作也。卞留之。至绍圣间作尚书右丞,尽编入裕陵国史中,遂行之。”瓘所谓“遵私史而压宗庙”是也。士大夫忠愤者有诗云:“训释《诗》《书》日月明,纷纷法令下朝廷。不知心本缘何事,苦劝君王用肉刑。”又云:“每愧先生道绝伦,古来归美是忠臣。门人李汉真堪罪,何用垂编示后人!”陈瓘进《日录辩表》,略云:神考之信任安石,虽成汤之于伊尹,不过如此。安石密赞之言,强谏之语,何必尽宣于外,然后见君臣相得之盛乎?遂就裕陵忌日,作饭僧疏文,指十事奏之。

尝读岑嵓起作《吉凶影响录》,载李林甫创一堂,有却月之形,名日月堂。欲破人家族,则入堂精思极虑,悦而出堂,即人家被戮矣。后有毛人,锯牙钩爪,以手戟林甫而怒逐之。后有斫棺之祸,恶之者有诗云:“却月堂中喜色新,明朝应有破家人。禄山反噬家还破,须信难欺是鬼神。”或有大臣独任国柄者,行住坐卧四威仪中,念念害物,处处杀人,非止一月堂而已也。

海物异名》云:江珧柱,厥甲美如瑶玉,肉柱肤寸,曰江珧柱。郭景纯《江赋》云:“玉珧海月,吐纳石华。”退之谓马柱甲,是此也。世人不用此“珧”字,是未知耳。又苗虾状蜈蚣而拥檐,曰虾公。

水鸡,蛙也。水族中厥味可荐者。鸡,郭璞注:《尔雅》云:一名水鸭。

语儿梨,果实之珍,因其地名耳。前汉封辕终古为语儿侯。孟康曰:语儿,越中地名。

陶人之为器,有酒经焉。晋安人盛酒以瓦壶,其制,小颈,环口,修腹,受一斗,可以盛酒。凡馈人牲,兼以酒置。书云:酒一经或二经,至五经焉。他境人有游于是邦,不达其义,闻五经至,束带迎于门,乃知是酒五瓶为五经焉。

◀上一卷 下一卷▶
侯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