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城语录 (四库全书本)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元城语录 卷上

  钦定四库全书     子部十
  元城语录       杂家类三杂说之属提要
  等谨案元城语录三卷宋马永卿编永卿字大年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人流寓铅山据广信府志知其尝登大观三年进士据所作懒真子知尝官江都丞浙川令夏县令又称尝官闗中则不知何官矣徽宗初刘安世与苏轼同北归大观中寄居永城永卿方为主簿受学于安世因撰集其语为此书安世之学出于司马光故多有光之遗说惟光有疑孟而安世则笃信之亦足见君子之交不为茍同矣其中艺祖制薫笼一事周必大玉堂杂记谓其以元丰后之官制加之艺祖之时失于附㑹然安世非妄语者或记忆偶未确耳李心传道命录又论其记程子谏折柳事为虚谓程子除说书在三月四月二日方再具辞免四月上旬非发生之时云云然四月上旬与三月相去㡬何执此以断必无方春万物发生不可戕折之语则强辨非正理矣安世风裁岳岳气节震动天下朱子作名臣言行录于王安石吕恵卿皆有所节取乃独不录安世董复亨繁露园集有是书序曰朱文公名臣言行录不载先生殊不可解及阅宋史然后知文公所以不录先生者大都有三盖先生尝上疏论程正叔且与苏文忠交好又好谈禅文公左袒正叔不与文忠至禅则又心薄力拒者以故不录其说不为无因是亦识微之论然道命录备载孔平仲诸人弹论程子疏议以示讥贬独不载安世之疏不过于孔平仲条下附论其不知伊川而已盖亦知安世之人品世所共信不可动摇未敢丑诋之也近时有安邱刘源渌者作冷语三卷掇拾伊洛之糟粕乃以卫道为名肆言排击指安世为邪人谓其罪甚于章惇邢恕岂非但有朋党之见绝无是非之心者欤要之安世心事如青天白日非源渌一人所能障蔽众目也行录一卷明崔铣所续编大名兵备副使于文熙又补缀其文旧本附语录之末今亦并存之庶读者知安世之行益知证安世之言焉至语录之中时有似涉于禅者此在程门髙弟游杨吕谢之徒朱子亦讥其有此弊是不必独为安世责亦不必更为安世讳矣乾隆四十三年七月恭校上
  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
  总 校 官  陆 费 墀


  刘元城语录解原序
  余观马永卿所著元城先生语录呜呼前辈不复见矣使余读之至于三叹息也余考先生所学所论皆自不妄语中来其论时事论经史皆考订是非别白长短不诡随不雷同不欺于心而终之以慎重此皆不妄语之功也司马温公心法先生其得之矣绍兴丙子八月范阳张九成序
  仆家髙邮少从外家张氏诸舅学问五舅氏讳枞字圣作七舅氏讳桐字茂实九舅氏讳楫字济川大观三年冬将赴亳州永城县主簿七舅氏戒仆曰永城有寄居刘待制者汝知之乎仆谢不知舅氏因为言先生出处起居之详且曰汝到任可以书求教仆到任之次日因上谒三日以书求教先生曰若果不鄙幸时见过仆因三两日一造门后数月先生以仆为可教意亦自喜尝曰某在谪籍少人过从贤者少年初仕宦肯来相从愿他日无负此言是时先生寓于县之回车院年六十三四容貌堂堂精神言语雄伟闿爽每见客无寒暑无早晏必冠带而出虽谈论逾时体无欹侧肩背耸直身不少动至手足亦不移噫可畏人也仆从之学凡一年有馀后先生居南京仆往来数见之退必疏其语今已二十六年矣仆既不能卓然自立行其所学以追前辈已负先生之托矣若又不能追录先生之言使之泯绝则仆之罪大仆懐此志久矣独以奔走因循欲作复止比因窃录祠廪晨昏之暇辄追录之以传子孙葢以仆声名之微不能使他人之必传也先生元城人讳安世字器之事在国史绍兴五年正月望日维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马永卿大年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