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56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百六十 全唐文 卷五百六十二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施州房使君郑夫人殡表

夫人之先出于周,以郑为氏因初侯。曾祖讳随祖讳玠,厥考讳绛咸垂休。归于宗生九子,左右黍稷祠春秋。道顺德严显且裕,宜寿而富今何谬。永贞冬至前四日,寓殡坟此非其丘。

平淮西碑

天以唐克肖其德,圣子神孙,继继承承,于千万年,敬戒不怠,全付所覆,四海九州,罔有内外,悉主悉臣。高祖太宗,既除既治;高宗中睿,休养生息;至于玄宗,受报收功,极炽而丰,物众地大,孽牙其间;肃宗代宗,德祖顺考,以勤以容,大慝适去。稂莠不薅,相臣将臣,文恬武嬉,习熟见闻,以为当然。

睿圣文武皇帝,既受群臣朝,乃考图数贡,曰:“呜呼!天既全付予有家,今传次在予,予不能事事,其何以见于郊庙?”群臣震慑,奔走率职。明年,平夏;又明年,平蜀;又明年,平江东;又明年,平泽潞;遂定易定,致魏、博、贝、卫、澶、相,无不从志。皇帝曰:“不可究武,予其少息。”

九年,蔡将死。蔡人立其子元济以请,不许。遂烧舞阳,犯叶、襄城;以动东都,放兵四劫。皇帝历问于朝,一二臣外,皆曰:“蔡帅之不廷授,于今五十年,传三姓四将;其树本坚,兵利卒顽,不与他等。因抚而有,顺且无事。”大官臆决唱声,万口和附,并为一谈,牢不可破。

皇帝曰:“惟天惟祖宗所以付任予者,庶其在此,予何敢不力。况一二臣同,不为无助。”曰:“光颜,汝为陈、许帅,维是河东、魏博、郃阳三军之在行者,汝皆将之。”曰:“重胤,汝故有河阳、怀,今益以汝,维是朔方、义成、陕、益、凤翔、延、庆七军之在行者,汝皆将之。”曰:“弘,汝以卒万二千属而子公武往讨之。”曰:“文通,汝守寿,维是宣武、淮南、宣歙、浙西四军之行于寿者,汝皆将之。”曰:“道古,汝其观察鄂岳。”曰:“诉,汝帅唐、邓、随,各以其兵进战。”曰:“度,汝长御史,其往祝师。”曰:“度,惟汝予同,汝遂相予,以赏罚用命不用命。”曰:“弘,汝其以节都统诸军。”曰:“守谦,汝出入左右,汝惟近臣,其往抚师。”曰:“度,汝其往,衣服饮食予士,无寒无饥。以既厥事,遂生蔡人。赐汝节斧,通天御带,卫卒三百。凡兹廷臣,汝择自从,惟其贤能,无惮大吏。庚申,予其临门送汝。”曰:“御史,予闵士大夫战甚苦,自今以往,非郊庙祠祀,其无用乐。”

颜、胤、武,合攻其北,大战十六,得栅城县二十三,降人卒四万。道古,攻其东南,八战,降万三千,再入申,破其外城。文通,战其东,十馀遇,降万二千。诉,入其西,得贼将,辄释不杀,用其策,战比有功。

十二年八月,丞相度至师,都统弘责战益急,颜、胤、武合战益用命,元济尽并其众,洄曲以备。十月壬申,用所得贼将,自文城因天大雪,疾驰百二十里,用夜半到蔡,破其门,取元济以献,尽得其属人卒。辛巳,丞相度入蔡,以皇帝命赦其人。淮西平,大飨赉功,师还之日,因以其食赐蔡人。凡蔡卒三万五千,其不乐为兵,愿归为农者十九,悉纵之。斩元济京师。

册功:弘加侍中;诉为左仆射,帅山南东道;颜、胤皆加司空;公武以散骑常侍,帅鄜坊丹延;道古进大夫;文通加散骑常侍。丞相度朝京师,道封晋国公,进阶金紫光禄大夫,以旧官相,而以其副总为工部尚书,领蔡任。既还奏,群臣请纪圣功,被之金石。皇帝以命臣愈。臣愈再拜稽首而献文曰:

唐承天命,遂臣万邦。孰居近土,袭盗以狂。
往在玄宗,崇极而圮。河北悍骄,河南附起。
四圣不宥,屡兴师征。有不能克,益戍以兵。
夫耕不食,妇织不裳。输之以车,为卒赐粮。
外多失朝,旷不岳狩。百隶怠官,事亡其旧。
帝时继位,顾瞻咨嗟。惟汝文武,孰恤予家。
既斩吴蜀,旋取山东。魏将首义,六州降从。
淮蔡不顺,自以为强。提兵叫讙,欲事故常。
始命讨之,遂连奸邻。阴遣刺客,来贼相臣。
方战未利,内惊京师。群公上言,莫若惠来。
帝为不闻,与神为谋。乃相同德,以讫天诛。
乃敕颜胤,诉武古通,咸统于弘,各奏汝功。
三方分攻,五万其师。大军北乘,厥数倍之。
常兵时曲,军士蠢蠢。既翦陵云,蔡卒大窘。
胜之邵陵,郾城来降。自夏入秋,复屯相望。
兵顿不励,告功不时。帝哀征夫,命相往厘。
士饱而歌,马腾于槽。试之新城,贼遇败逃。
尽抽其有,聚以防我。西师跃入,道无留者。
额额蔡城,其壃千里。既入而有,莫不顺俟。
帝有恩言,相度来宣:诛止其魁,释其下人。
蔡之卒夫,投甲欢呼;蔡之妇女,迎门笑语。
蔡人告饥,船粟往哺;蔡人告寒,赐以缯布。
始时蔡人,禁不往来;今相从戏,里门夜开。
始时蔡人,进战退戮;今旰而起,左餐右粥。
为之择人,以收馀惫;选吏赐牛,教而不税。
蔡人有言,始迷不知。今乃大觉,羞前之为。
蔡人有言,天子明圣;不顺族诛,顺保性命。
汝不吾信,视此蔡方;孰为不顺,往斧其吭。
凡叛有数,声势相倚;吾强不支,汝弱奚恃;
其告而长,而父而兄;奔走偕来,同我太平。
淮蔡为乱,天子伐之。既伐而饥,天子活之。
始议伐蔡,卿士莫随。即伐四年,小大并疑。
不赦不疑,由天子明。凡此蔡功,惟断乃成。
既定淮蔡,四夷毕来。遂开明堂,坐以治之。

南海神庙碑

海于天地间为物最巨。自三代圣王,莫不祀事,考于传记,而南海神次最贵,在北东西三神、河伯之上,号为“祝融”。天宝中,天子以为古爵莫贵于公侯,故海岳之祝,牺币之数,放而依之,所以致崇极于大神。今王亦爵也,而礼海岳,尚循公侯之事,虚王仪而不用,非致崇极之意也。由是册尊南海神为“广利王”,祝号祭式,与次俱升。因其故庙,易而新之,在今广州治之东南,海道八十里,扶胥之口,黄木之湾。常以立夏气至,命广州刺史行事祠下,事讫驿闻。而刺史常节度五岭诸军,仍观察其郡邑,于南方事无所不统,地大以远,故常选用重人。既贵而富,且不习海事,又当祀时海常多大风,将往皆忧戚。既进,观顾怖悸,故常以疾为解,而委事于其副,其来已久。故明宫斋庐,上雨旁风,无所盖障;牲酒瘠酸,取具临时;水陆之品,狼籍笾豆;荐裸兴俯,不中仪式;吏滋不供,神不顾享;盲风怪雨,发作无节,人蒙其害。

元和十二年,始诏用前尚书右丞国子祭酒鲁国孔公为广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以殿南服。公正直方严,中心乐易,祗慎所职;治人以明,事神以诚;内外单尽,不为表爆。至州之明年,将夏,祝册自京师至,吏以时告,公乃斋祓视册,誓群有司曰:“册有皇帝名,乃上所自署,其文曰:‘嗣天子某,谨遣官某敬祭。’ 其恭且严如是,敢有不承!明日,吾将宿庙下,以供晨事。”明日,吏以风雨白,不听。于是州府文武吏士,凡百数,交谒更谏,皆揖而退。公遂升舟,风雨少弛,棹夫奏功,云阴解驳,目光穿漏,波伏不兴。省牲之夕,载旸载阴;将事之夜,天地开除,月星明穊。五鼓既作,牵牛正中,公乃盛服执笏,以入即事。文武宾属,俯首听位,各执其职。牲肥酒香,樽爵净洁,降登有数,神具醉饱。海之百灵秘怪,慌惚毕出,蜿蜿蛇蛇,来享饮食。阖庙旋舻,祥飙送帆,旗纛旄麾,飞扬晻霭,饶鼓嘲轰,高管嗷噪,武夫奋棹,工师唱和,穹龟长鱼,踊跃后先,干端坤倪,轩豁呈露。祀之之岁,风灾熄灭,人厌鱼蟹,五谷胥熟。明年祀归,又广庙宫而大之:治其庭坛,改作东西两序,斋庖之房,百用具修。明年其时,公又固往,不懈益虔,岁仍大和,耋艾歌咏。

始公之至,尽除他名之税,罢衣食于官之可去者;四方之使,不以资交;以身为帅,燕享有时,赏与以节;公藏私蓄,上下与足。于是免属州负逋之缗钱廿巨有四万,米三万二千斛。赋金之州,耗金一岁八百,困不能偿,皆以丐之。加西南守长之俸,诛其尤无良不听令者,由是皆自重慎法。人士之落南不能归者,与流徙之胄百廿八族,用其才良,而廪其无告者。其女子可嫁,与之钱财,令无失时。刑德并流,方地数千里,不识盗贼;山行海宿,不择处所;事神治人,其可谓备至耳矣。咸愿刻庙石,以著厥美,而系以诗。乃作诗曰:

南海之墟,祝融之宅。即祀于旁,帝命南伯。吏隋不躬,正自今公。明用享锡,右我家邦。惟明天子,惟慎厥使。我公在官,神人致喜。海岭之陬,既足既濡。胡不均宏,俾执事枢。公行勿迟,公无遽归。匪我私公,神人具依。

处州孔子庙碑

自天子至郡邑守长通得祀而遍天下者,唯社稷与孔子焉(一作为)。然而社祭土,稷祭谷,句龙与弃乃其佐享,非其专主,又其位所不屋而坛;岂如孔子用王者礼,巍然当座,以门人为配,自天子而下,北面跪祭,进退诚敬,礼如亲弟子者!句龙、弃以功,孔子以德,固自有次第哉!自古多有以功德得其位者,不得常祀;句龙、弃、孔子皆不得位,而得常祀。然其祀事皆不如孔子之盛,所谓生人以来,未有如孔子者,其贤过于尧舜远者,此其效欤?

郡邑皆有孔子庙,或不能修事,虽设博士弟子,或役于有司,名存实亡,失其所业。独处州刺史邺侯李繁至官,能以为先。既新作孔子庙,又令工改为颜子至子夏十人像,其馀六十二子,及后大儒公羊高、左丘明、孟轲、荀况、伏生、毛公、韩生、董生、高堂生、扬雄、郑玄等数十人,皆图之壁。选博士弟子必皆其人,又为置讲堂,教之行礼,肄习其中。置本钱廪米,令可继处以守。庙成,躬率吏及博士弟子,入学行释菜礼,耆老叹嗟,其子弟皆兴于学。邺侯尚文,其于古记无不贯达,故其为政知所先后,可歌也已。乃作诗曰:

惟此庙学,邺侯所作。厥初庳下,神不以宇。先师所处,亦窘寒暑。乃新斯宫,神降其献。讲读有常,不诫用劝。揭揭元哲,有师之尊。群圣严严,大法以存。像图孔肖,咸在斯堂。以瞻以仪,俾不或忘。后之君子,无废成美。琢词碑石,以赞攸始。

柳州罗池庙碑

罗池庙者,故刺史柳侯庙也。柳侯为州,不鄙夷其民,动以礼法。三年,民各自矜奋曰:“兹土虽远京师,吾等亦天氓,今天幸惠仁侯,若不化服,我则非人。”

于是老幼相教语,莫违侯令。凡有所为于其鄕闾及于其家,皆曰:“吾侯闻之,得无不可于意否?”莫不忖度而后从事。凡令之期,民劝趋之,无有后先,必以其时。于是民业有经,公无负租,流逋四归,乐生兴事。宅有新屋,步有新船,池园洁修,猪牛鸭鸡,肥大蕃息。子严父诏,妇顺夫指,嫁娶葬送,各有条法,出相弟长,入相慈孝。先时,民贫以男女相质,久不得赎,尽没为隶。我侯之至,案国之故,以佣除本,悉夺归之。大修孔子庙。城郭巷道,皆治使端正,树以名木。柳民既皆悦喜。

常于其部将魏忠谢宁欧阳翼饮酒驿亭,谓曰:“吾弃于时,而寄于此,与若等好也。明年,吾将死,死而为神。后三年,为庙祀我。”及期而死。三年孟秋辛卯,侯降于州之后堂,欧阳翼等见而拜之。其夕,梦而告之曰:“馆我于罗池。”其月景辰,庙成大祭,过客李仪醉酒,慢侮堂上,得疾,扶出庙门即死。明年春,魏忠欧阳翼使谢宁来京师,请书其事于石。余谓柳侯生能泽其民,死能惊动祸福之,以食其土,可谓灵也已。作迎享送神诗民,伸歌以祀焉,而并刻之。

柳侯河东人,讳宗元,字子厚。贤而有文章。尝位于朝,光显矣,已而摈不用。其辞曰:

荔子丹兮蕉黄,杂肴蔬兮进侯堂。
侯之船兮两旗,度中流兮风泊之。
待侯不来兮不知我悲。
侯乘驹兮入庙,慰我民兮不嚬以笑。
鹅之山兮之水,桂树团团兮白石齿齿。
侯朝出遊兮暮来归,春与猿吟兮秋鹤与飞。
北方之人兮为侯是非,千秋万歳兮侯无我违。
福我兮寿我,驱厉鬼兮山之左。
下无苦湿兮高无干,粳稌充羡兮蛇蛟结蟠。
我民报事兮无怠其始,自今兮钦于世世。

黄陵庙碑

旁有庙曰黄陵,自前古立以祠之二女二妃者。庭有石碑,断裂分散在地,其文剥缺,考《图记》,言“荆州刘表景升之立”,题曰湘夫人碑。今验其文,乃太康九年,又题其额曰虞帝二妃之碑,非景升立者。

博士对始皇帝云:“湘君者,之二女妃者也。”刘向郑元亦皆以二妃为湘君,而离骚九歌既有湘君,又有湘夫人王逸之解,以为湘君者,自其水神;而谓湘夫人乃二妃也,从南征三苗不反,道死之间。山海经曰:“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郭璞疑二女者帝舜之後,不当降小水为其夫人,因以二女为天帝之女。以余考之,王逸俱失也。之长女娥皇,为正妃,故曰“君”,其二女女英,自宜降曰“夫人”也。故九歌辞谓娥皇为“君”,谓女英为“帝子”,各以其盛者推言之也。有“小君君母”,明其正自得称“君”也。曰“陟方乃死”,谓“升道南方以死”,或又曰:“死葬苍梧,二妃从之不及,溺死之间。”余谓竹书纪年帝王之没皆曰“陟”,“陟”,升也,谓升天也。曰“殷礼陟配天”,言以道终,其德协天也。纪舜之没云“陟”者,与竹书周书同文也。其下言“方乃死”者,所以释“陟”为“死”也。地之势东南下,如言南巡而死,宜言 “下方”,不得言“陟方”也。以此谓死葬苍梧,于时二妃从之不及而溺死者,皆不可信。二妃既曰以谋语,脱之厄,成之圣,死而有天下,为天子,二妃之力。宜常为神,食民之祭。今之渡湘江者,莫敢不进礼庙下。

元和十四年春,余以言事得罪,黜为潮州刺史。其地于南海之揭阳,疠毒所聚,惧不得脱死,过庙而祷之。其冬,移袁州刺史,明年九月,拜国子祭酒。使以私钱十万抵岳州,愿易庙之圯桷腐瓦于刺史王堪长庆元年,刺史张愉自京师往,余与故善,因谓曰:“丐我一碑石,载二妃庙事,且令后世知有子名。”曰“诺”。既至州,报曰:“碑谨具。”遂篆其事,俾刻之。

衢州徐偃王庙碑

徐与秦俱出柏翳为嬴姓,国于夏殷周世,咸有大功。秦处西偏,专用武胜;遭世衰,无明天子,遂虎吞诸国为雄。诸国既皆入秦为臣属,秦无所取利,上下相贼害,卒偾其国而沈其宗。徐处得地中,文德为治,及偃王诞当国,益除去刑争末事,凡所以君国子民待四方,一出于仁义。当此之时,周天子穆王无道,意不在天下,好道士说,得八骏,骑之西游,同王母宴于瑶池之上,歌讴忘归。四方诸侯之争辩者,无所质正,咸宾祭于徐。贽玉帛死生之物于徐之庭者,三十六国,得朱弓赤矢之瑞。穆王闻之恐,遂称受命,命造父御,长驱而归,与楚连谋伐徐。徐不忍斗其民,北走彭城武原山下,百姓随而从之万有馀家。偃王死,民号其山为徐山,凿石为室,以祠偃王。偃王虽走死失国,民戴其嗣,为君如初。驹王章禹,祖孙相望;自秦至今,名公巨人,继迹史书。徐氏十望,其九皆本于偃王,而秦后迄兹无闻家。天于柏翳之绪,非偏有厚薄,施仁与暴之报,自然异也。

衢州,故会稽太末也。民多姓徐氏,支县龙丘,有偃王遗庙。或曰:偃王之逃战,不之彭城,之越城之隅,弃玉几研于会稽之水。或曰:徐子章禹既执于吴,徐之公族子弟,散之徐、扬二州间,即其居立先王庙云。

开元初,徐姓二人相属为刺史,帅其部之同姓,改作庙屋,载事于碑。后九十年,当元和九年,而徐氏放复为刺史。放字达夫,前碑所谓今户部侍郎,其大父也。春行视农,至于龙丘,有事于庙,思惟本原,曰:“故制粗朴下窄,不足以揭虔妥灵。而又梁桷赤白,陊剥不治,图像之威,黑乚昧就灭;藩拔级夷,庭木秃 。祈日慢,祥庆弗下;州之群支,不获荫庥。余惟遗绍,而尸其上,不即不图,以有资聚,罚其可辞!”乃命因故为新,众工齐事,惟月若日,工告讫功,大祠于庙,宗乡咸序应。是岁,州无怪风剧雨,民不夭厉,谷果完实。民皆曰:“耿耿祉哉,其不可诬。”乃相与请辞京师,归而镵之于石。辞曰:

秦杰以颠,徐由逊绵。秦鬼久饥,徐有庙存。婉婉偃王,惟道之耽。以国易仁,为笑于顽。自初擅命,其实几姓。历短詈长,有不偿亡。课其利害,孰与王当。姑蔑之墟,太末之里。谁思王恩,立庙以祀。王之闻孙,世世多有。唯临兹邦,庙上实守。坚峤之后,达夫廓之。王殁万年,如始祔时。王孙多孝,世奉王庙。达夫之来,先慎诏教。尽惠庙民,不主于神。维是达夫,知孝之元。太末之里,姑蔑之城。庙事时修,仁孝振声。宜宠其人,以及后生。嗟嗟维王,虽古谁亢。王死于仁,彼以暴丧。文追作诔,刻示茫茫。

袁氏先庙碑

袁公滋既成庙,明岁二月,自荆南以旗节朝京师,[1]留六日,得壬子春分,率宗亲子属,用少牢于三室。既事退,言曰:“呜呼传哉!维世传德,袭训集余,乃今有济。今祭既不荐金石音声,使工歌诗载烈象容,其奚以饬稚昧于长久?唯敬系羊豕幸有石。[2]如具著先人名迹,[3]因为诗系之语下,于义其可。虽然,余不敢,必属笃古,而达于词者。”遂以命愈,愈谢非其人,不获命;则谨条袁氏本所以出,与其世系里居;起周历汉魏晋拓拔魏周隋,入国家以来,[4]高曾祖考,所以劬躬焘后,委祉于公;公之所以逢将承应者。有概有详,而缀以诗。

其语曰:周树舜后陈,[5]陈公子有为大夫食国之地袁乡者,其子孙世守不失,因自别为袁氏。春秋世,陈常压于楚,与中国相加尤疏,袁氏犹班班见,可谱。[6]常居阳夏,[7]阳夏至晋属陈郡,[8]故号陈郡袁氏。博士固,[9]申儒遏黄,[10]唱业于前。至司徒安,怀德于身,[11]袁氏遂大显,连世有人;终汉连魏晋,[12]分仕南北。始居华阴,为拓拔魏鸿胪;鸿胪讳恭,生周梁州刺史新县孝侯讳颖。[13]孝侯生隋左卫大将军讳温,去官居华阴,武德九年,以大耋薨,始葬华州。[14]左卫生南州刺史讳士政。南州生当阳令讳伦,于公为曾祖。当阳生朝散大夫石州司马讳知玄;司马生赠工部尚书咸宁令讳晔,是为皇考。袁氏旧族,而当阳以通经为儒,位止县令;石州用《春秋》持身治事,为州司马以终;咸宁备学,而贯以一,文武随用,谋行功从,出入有立,不爵于朝。比三世,宜达而窒,归成后人,数当于公。公惟曾大父、大父、皇考比三世,存不大夫食,[15]殁祭在子孙。唯将相能致备物,世祢远,礼则益不及;在慎德行业治,图功载名,以待上可。无细大,无敢不敬畏;无早夜,无敢不思。成于家,进于外,以立于朝。自侍御史历工部员外郎、祠部郎中、谏议大夫、尚书右丞、华州刺史、[16]金吾大将军,[17]由卑而巨,莫不官称;遂为宰相,以赞辨章;[18]仍持节将蜀、滑、襄、荆:[19]略苞河山,秩登禄富,以有庙祀,具如其志。又垂显刻,[20]以教无忘,可谓大孝。诗曰:[21]

袁自陈分,初尚蹇连。[22]越秦造汉,博士发论。司徒任德,忍不锢人。[23]收功阙后,五公重尊。[24]晋氏于南,来处华下。鸿胪孝侯,用适操舍。南州勤治,取最不懈。当阳耽经,唯义之畏。石州烈烈,学专《春秋》。懿哉咸宁,不名一休;趋难避成,与时泛浮。是生孝子,天子之宰;出把将符,群州承楷。[25]数以立庙,[26]禄以备器;由曾及考,同堂异置;柏版松楹,其筵肆肆。[27]维袁之庙,孝孙之为;顺势即宜,以诹以龟;以平其巇,屋墙持持。孝孙来享,来拜庙庭;陟堂进室,亲登笾铏。[28]肩臑胉骼,[29]其樽玄清;降登受胙,于庆尔成。[30]维曾维祖,维考之施;于汝孝嗣,以报以祗。凡我有今,非本曷思;刻诗牲系,[31]维以告之。

乌氏庙碑铭

元和五年,天子曰:“卢从史始立议用师于恒,乃阴与寇连,夸谩凶骄,出不逊言,其执以来!”其四月,中贵人承璀即诱而缚之,其下皆甲以出,操兵趋哗,牙门都将乌公重允当军门叱曰:“天子有命,从有赏,敢违者斩!”于是士谐敛兵还营,卒致从史京师。壬辰,诏用乌公为银青光禄大夫河阳军节度使兼御史大夫,封张掖郡开国公。居三年,河阳称治,诏赠其父工部尚书,且曰:“其以庙享。”即以其年营庙于京师崇化里。军佐窃议曰:“先公既位常伯,而先夫人无加命号,名差卑,于配不宜。”语闻,诏赠光夫人刘氏沛国太夫人。八年八月,庙成,三室同宇,祀自左领府君而下,作主于第。乙巳,升于庙。

乌氏著于《春秋》,谱于《世本》,列于《姓苑》,在莒者存,在齐有馀枝鸣,皆为大夫。秦有获,为大官。其后世之江南者家鄱阳,处北者家张掖,或入夷狄为君长。唐初,察为左武卫大将军,实张掖人。其子曰令望,为左领军卫大将军。孙曰蒙,为中郎将;是生赠尚书,讳承玼,字某。乌氏自莒齐秦大夫以来,皆以才力显;及武德以来,始以武功为名将家。开元中,尚书管平卢先锋军,属破奚契丹,从战捺禄,走可突于渤海上。至马都山,吏民逃徙失业,尚书领所部兵塞其道,堑原累石,绵四百里,深高皆三丈,寇不得进,民还其居,岁罢运钱三千万馀。黑水室韦以骑五千来属麾下,边威益张,其后与耿仁智谋说史思明降。思明复叛,尚书与兄承恩谋杀之。事发族夷,尚书独走免。李光弼以闻,诏拜“冠军将军”,守右威卫将军检校殿中监,封昌化郡王、石岭军使。积粟厉兵,出入耕战。以疾去职。贞元十一年二月丁巳,薨于华阴告平里,年若干,即葬于其地。二子:大夫为长,季曰重元,为某官。铭曰:

乌氏在唐,有家于初。左武左领,二祖绍居。
中郎少卑,属于尚书。不偿其劳,乃相大夫。
授我戎节,制有疆墟。数备礼登,以有宗庙。
作庙天都,以致其孝。右祖左孙,爰飨其报。
云谁无子,其有无孙。克对无羞,乃惟有人。
念昔平卢,为限为瘁。大夫承之,危不弃义。
四方其平,士有迨息。来觐来斋,以馈黍稷。

曹成王碑

王姓李氏,讳皋,字子兰,谥曰成。其先王明,以太宗子国曹,绝复封,传五王至成王。嗣封在玄宗世,盖于时年十七八。绍爵三年,而河南北兵作,天下震扰,王奉母太妃逃祸民伍,得间走蜀从天子。天子念之,自都水使者拜左领军卫将军,转贰国子秘书。王生十年而失先王,哭泣哀悲,吊客不忍闻。丧除,痛刮磨豪习,委己于学。稍长,重知人情,急世之要,耻一不通。侍太妃从天子于蜀,既孝既忠,持官持身,内外斩斩,由是朝廷滋欲试之于民。上元元年除温州长史,行刺史事。江东新刳于兵,郡旱,饥民交走,死无吊。王及州,不解衣,下令掊锁扩门,悉弃仓实与民,活数十万人。奏报,升秩少府。与平袁赋,仍徙秘书,兼州别驾,部告无事。迁真于衡,法成令修,治出张施,声生势长。观察使噎冒不能出气,诬以过犯,御史助之,贬潮州刺史。杨炎起道州相德宗,还王于衡,以直前谩。王之遭诬在理,念太妃老,将惊而戚,出则囚服就辩,入则拥笏垂鱼,坦坦施施。即贬于潮,以迁入贺。及是,然后跪谢告实。初,观察使虐使将国良往戍界,良以武冈叛,戍众万人。敛兵荆黔洪桂伐之。二年尤张,于是以王帅湖南,将五万士,以讨良为事。王至则屏兵,投良以书,中其忌讳。良羞畏乞降,狐鼠进退。王即假为使者,从一骑,踔五百里,抵良壁,鞭其门大呼:“我曹王,来受良降,良今安在?”良不得已,错愕迎拜,尽降其军。太妃薨,王弃部随丧之河南葬,及荆,被诏责还。会梁崇义反,王遂不敢辞以还。升秩散骑常侍。

明年,李希烈反,迁御史大夫,授节帅江西以讨希烈。命至,王出止外舍,禁无以家事关我。裒兵大选江州,群能著职,王亲教之搏力、勾卒、赢越之法,曹诛五畀。舰步二万人,以与贼遌。嘬锋蔡山,踣之,剜蕲之黄梅,大鞣长平,广济,掀蕲春,撇蕲水,掇黄冈,䇲汉阳,行跐汉川,还大肟蕲水界中,披安三县,拔其州,斩伪刺史,标光之北山,少随光化,捁其州,十抽一推,救兵州东北属乡,还开军受降。大小之战三十有二,取五州十九县,民老幼妇女不惊,市贾不变,田之果谷下无一迹。加银青光禄大夫工部尚书,改户部,再换节临荆及襄,真食三百。王之在兵,天子西巡于梁,希烈北取汴郑,东略宋、围陈,西取汝,薄东都;王坐南方北向,落其角距,贼死咋不能入寸尺,亡将卒十万,尽输其南州。

王始政于温,终政于襄,恒平物估,贱敛贵出,民用有经。一吏轨民,使令家听户视,奸宄无所宿。府中不闻急步疾呼。治民用兵,各有条次,世传为法。任马彝、将慎、将锷、将潜,偕尽其力能。薨,赠右仆射。元和初,以子道古在朝,更赠太子太师。

道古进士,司门郎。刺利随唐睦,征为少宗正兼御史中丞,以节督黔中。朝京师,改命观察鄂岳蕲沔安黄,提其师以伐蔡。且行,泣曰:“先王讨蔡,实取沔蕲安黄,寄惠未亡;今馀亦受命有事于蔡,而四州适在吾封,庶其有集。先王薨,于今二十五年,吾昆弟在,而墓碑不刻无文,其实有待,子无用辞!”乃序而诗之。辞曰:

太支十三,曹于弟季。或亡或微,曹始就事。曹之祖王,畏塞绝迁。零王黎公,不闻仅存。子父易封,三王守名。延延百载,以有成王。成王之作,一自其躬。文被明章,武荐峻功。苏枯弱强,龈其奸猖。以报于宗,以昭于王。王亦有子,处王之所,唯旧之视。蹶蹶陛陛,实取实似。刻诗其碑,为示无止。

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左散骑常侍兼右金吾卫大将军赠工部尚书太原郡公王公神道碑

公讳用,字师柔,太原人,庄宪皇太后之弟,今天子之舅,太师之子,太尉之孙,司徒之曾孙。元和元年,上朝太后南宫,大褒外氏,自外高王父而下至外王父,咸册登公师,事载之史。皇太后昆弟,唯公一人,于是特拜银青光禄大夫太子少詹事。未三月,因迁大詹事,赐勋上柱国,爵封郡公,国于太原,益掌厩苑之事。

公起外戚子弟,秩卑年少,岁馀,超居上班,官尊职大,朝夕两宫;而能敬让以敏,持以礼法,不挟不矜,宾接士大夫,高下中度,兴官耆事,滋久愈谨。由是朝廷推贤,所处号治。转少府监太子宾客,别职仍初,迁左散骑常侍兼右金吾大将军,皆以选进,不专为恩。

十一年秋,将以八月葬庄宪太后。前一月壬申,以疾告薨,春秋四十有七。上罢朝二日,为位以哭,赠工部尚书。十一月壬申,葬于万年县落女原。夫人河南胡氏,号太原郡夫人。有子六人,女子一人。葬得日,公之姊婿京兆尹李脩谓太子右庶子韩愈曰:“子以文常铭贤公卿,今不可以辞。”应曰“诺”。而为铭曰:

有蟜氏国,实出炎轩。蜀涂莘挚,正妃之门。孰丰其川,不羡其源。王氏周胄,官封继继。实生圣女,以母唐帝。公惟后季,天子吾甥。卑躬慎德,不与宠横。年方未老,后哀犹新。如何不惠,而殒其身。刻文兹石,久载攸存。

 卷五百六十 ↑返回顶部 卷五百六十二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
  1. 岁或作年,方云:“考之史,袁滋以元和十一年朝京师。”旗或作旌。
  2. 即所谓丽牲之碑,《祭义》云:“祭之日,君牵牲入庙门,丽于碑。”丽,系也。
  3. 著或作者。
  4. 或作已来。拓音托。拔,蒲拨切。注见廿卷《集贤院校理墓志铭》。
  5. 语或作诗。树或作封。后下或有为字。
  6. 或作“可见于谱”。
  7. 陈阳夏,汉世淮阳国,《前汉》“发兵拒之阳夏”。注:今亳州。夏音贾。
  8. 或无郡字。
  9. 辕固。
  10. 汉儒辕固,齐人。窦太后好老子书,召问固,固曰:“此家人言耳。”太后怒曰:“安得司空城旦书乎?”辕固以治《诗》,孝景时,为博士,与黄生争论景帝前;黄生曰:“汤武非受命,乃弑!”固曰:“不然,夫桀纣虐乱,天下之心,皆归汤武,汤武不得已而立,非受命为何?”
  11. 袁安,后汉时仕终司徒。
  12. 终或作纷,非是。
  13. 新下或有安字。颖或作频。
  14. 耋或作耄。
  15. 或无再出大父字,有公字,大父或作大夫。比或作妣,皆非是。
  16. 贞元十六年二月,自尚书右丞出刺华州。
  17. 贞元二十一年三月,召拜。
  18. 便章也,《史记》:“便章百姓。”即平章耳。
  19. 永贞元年十月,以滋为西川节度使;元和元年十月,徙义成军节度。八年正月,自户部尚书出为山南东道节度。九年九月,徙荆南节度。蜀谓西川,滑谓义成,襄谓山南东道,荆谓荆南。
  20. 或作烈。
  21. 诗下或有文字。
  22. 或作连连。
  23. 忍一作思。汉明帝时,安为河南尹,未尝以赃罪鞫人。尝曰:“凡学仕者,高则望宰相,下则希牧守,锢人于圣世,所不忍为。”方云:“博士辕固,司徒袁安也。按《左传》陈有辕涛涂,又有袁侨,汉有辕固、辕丰,又有袁安,盖两姓也。杜预谓:袁侨,涛涂四世孙。不知何以至汉,复出两姓。”今按:欧公《集古录》、《汉三老袁良碑》亦云:涛涂立姓为袁,盖辕、袁古字通用,袁盎又通作爰,亦非别为一姓也。
  24. 安,章帝时为司徒,二子京、敞。京子汤,字仲河,桓帝时太尉。汤子逢,字周阳,灵帝时司空。逢弟隗,字次阳,献帝时太傅。京弟敞,字叔平,安帝时司空。凡四世五公焉。
  25. 把或作祀,或作持。群或作郡。
  26. 数或作教。说见《乌氏庙碑》。
  27. 筵或作业。
  28. 或作钘。
  29. 臑,臂节也。《礼记》:“其礼太牢,则以牛左肩臂臑折九个。”《仪礼》:“臂臑肫骼胉胁也。”《仪礼》:“两胉脊肺,设扃鼏骼。禽兽骨也。”四者皆所荐之羞。臑,奴报切,又女朱切。胉音粕。骼音格。
  30. 尔或作示,非是。
  31. 或作系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