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朝纲目备要 (四库全书本)/卷1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两朝纲目备要 卷十六

  钦定四库全书
  两朝纲目备要卷十六
  宁宗
  嘉定十二年己邜春正月戊辰朔召董居谊
  自四川制置召赴行在奏事
  聂子述为四川制置使
  以新利州路安抚使除代董居谊也
  庚辰金人攻湫池堡
  守将石宣拒退之
  甲申攻白环堡
  守将董照拒退之
  戊子攻成州
  沔州都统张威自西和州退守仙人原 辛邜焚成州
  庚寅破随州枣阳军
  又破信阳军之二寨京西诸将引兵拒之
  辛邜逼西和州
  守臣赵彦呐设伏待之敌人殱而还
  攻安丰军
  建康都统许俊遣将拒之 癸巳金兵围之
  攻河池
  守将张斌遁去
  癸巳攻光化军
  破郧山县进逼均州
  甲午陷鳯州
  守臣雷云弃城去金人屠其城
  乙未吴政战死于黄牛堡
  金乘胜攻武休闗二月癸卯破之兴元都统李贵遁还利路提刑权兴元府事赵希昔弃城去案本纪作赵希皆
  二月戊戍朔金兵破光山县
  太白昼见
  壬寅围枣阳军
  京湖制置使赵方遣统制扈再兴救之不能进而还戊申攻其城甲子始去
  丁未陷兴元府
  己酉遣殿前司军防捍江西
  凡八千人
  庚戍曾从龙兼江淮宣抚使
  除同知枢宻院事
  任希夷签书枢宻院事
  辛亥金兵陷大安军
  守臣李文子弃城去
  分略洋州
  守臣蔡晋卿遣兵拒之不克洋州陷 丙辰金兵始去三月癸酉复入焚其城而去
  壬子董居谊遁
  自利州遁去
  石宣破金兵于大安军
  沔州都统张威遣统制石宣邀击金兵大破之金将巴图鲁安弃军走为我师所获敌闻之遂去
  丁巳我师攻唐邓州
  京湖制置使赵方遣统制扈再兴等引兵三万馀人分三道出攻唐邓州随州忠义军刘世兴等引兵攻唐州 三月乙亥鄂州都统刘世荣㑹兵攻唐州
  甲子罢董居谊召命
  以其遁去故也四月癸巳落职夺三官七月丙申复夺二官永州居住
  乙丑夏人来议夹攻
  利路安抚丁焴许之
  三月己巳郑昭先知枢宻院事曾从龙参知政事乙亥兴元军士权兴等作乱犯巴州
  守臣秦季槱弃城去
  丁亥太白昼见
  权兴等降
  甲午金兵退
  自旴眙退师
  闰三月己未窜雷云
  以其弃鳯州也追三官送梅州安置
  辛酉赠吴政官
  旌其死节也赠右武大夫忠州刺史
  壬戍诏抚谕四川官军忠义人
  癸亥兴元军士张福莫简等作乱
  以红巾为号
  是春金兵围安丰军及滁濠光州
  江淮制置使李珏命池州都统制武师道忠义军都统制陈孝忠救之皆不能进
  金分兵略邉
  自光州趋黄州之麻城自濠州趋和州之玉碛案本纪作石碛自盱眙至滁州之全椒来安扬州之天长真州之六合淮南流民渡江避乱诸城皆闭敌逰骑数百至东采石杨林渡建康大震京东緫管李全自楚州忠义緫辖李先案李先当作季先自涟水军各引兵来援敌乃解去全追击败之于曹家庄获其贵将或以为金主子婿云
  夏四月庚午张福入利州
  四川制置使聂子述遁去緫领财赋杨九鼎为所杀
  丁丑掠阆州
  丁亥掠果州
  癸巳曾从龙罢郑昭先兼参知政事
  安丙为四川宣抚使
  五月乙未朔召聂子述
  赴行在
  张福迫遂宁府
  潼川路转运判官权府事程遇孙弃城去己亥入之焚其城
  丁酉降德音
  降两淮荆襄湖北利州路沿邉诸州杂犯罪囚释流以下仍蠲今年租税
  己亥太学生伏阙上书
  何处恬等论工部尚书胡矩欲和金人请诛之以谢天下
  戊午张福入普州
  守臣张已之弃城去 六月戊辰屯于普州之石山
  癸亥诏举文武才
  侍从两省䑓谏各举文武可用之才二三人
  六月丙子太白昼见
  辛巳又见
  辛巳西川地震
  乙酉张福就擒
  先是五月甲寅四川宣抚司命沔州都统张威引兵捕张福庚午威引兵至茗山癸未福请降威执之以归于宣抚司
  丁亥金人招谕李全等
  全不听
  辛巳太白经天
  癸巳丁焴以书约夏夹攻
  秋七月丙申张福伏诛
  庚子张威生擒贼众一千三百馀人诛之以莫简自杀言于宣抚司红巾贼悉平
  癸亥李全至齐州
  金知州王赟以城降
  八月戊辰复合利州东西为一路
  九月丙午罢江淮制置司置沿江淮东西制置司宝文阁待制李大东为沿江制置使淮南转运判官赵善湘为主管淮西制置司公事淮东提刑贾渉为主管淮东制置司公事兼节制京东河北路军马
  十二月克复州县
  壬申京东路帅司言克复京东河北二府九州四十县
  乙亥筑兴元府城
  丁丑雅州蛮入卢山县
  辛巳焚碉门寨邉丁大败
  己卯议取洮州不克
  四川宣抚司遣兵取洮州诏诸将议出师招谕中原豪杰官民劝以归附乙酉㑹金人攻鳯州之长桥丁亥宣抚司命罢洮州之师
  己丑京湖制置司出师
  遣统制扈再兴等引兵六万人分三道出境案本纪作二道
  庚寅赏茗山捕贼功
  嘉定十三年庚辰春正月我师攻邓州唐州案是日为丁酉扈再兴引兵攻邓州鄂州都统许因攻唐州不克而还金追之遂冦樊城赵方督诸将拒之
  己亥雅州蛮复掠卢山县
  遣兵讨捕之至五月庚寅蛮乃降
  戊午夏国复以书来四川议夹攻
  三月辛邜雨土
  丁巳黎州土丁叛
  遣兵讨捕之至七月丙辰四川宣抚司招降之
  夏四月庚申朔招谕豪杰
  淮东制置贾渉招谕山东两河豪杰劝以来归
  戊戌玉牒成
  史弥逺等上三祖下第七世宗藩庆系录皇帝玉牒刋正宪圣慈烈皇后圣德事迹光宗皇帝玉牒
  六月癸酉亲试举人
  赐礼部奏名进士刘渭以下四百七十有五人及第出身
  安丙为少保
  丙子加李全等官
  全为左武卫大将军
  杀季先
  除果州团练使涟水军忠义副都统命赴枢宻院奏事未至杀之
  秋七月戊戌以守臣空名告付邉郡
  以京东河北诸州守臣空名告身付京东河北节制司以待豪杰之来归者
  丙午任希夷兼参知政事
  癸亥皇太子薨
  谥曰景宪
  八月壬申安丙遗夏人书定议夹攻
  癸未宣抚司命利州统制王仕信引所部兵赴熙巩州会夏人遂传檄招谕陕西五路官吏军民劝以归附 九月辛邜夏人引兵围巩且来趣师王仕信引兵发宕昌乙未四川宣抚司统制质俊李实引兵发下城戊戌四川宣抚司命诸将分道进兵沔州都统张威出天水利州副都统程信出长道兴元副都统陈力案宋史作陈立出大散闗兴元统制田胃为宣抚司帐前都统出子午谷金州副都统陈昱出上津己亥张威下令所部诸将毋得擅进兵庚子质俊等克来逺镇辛丑王仕信克盐川镇壬寅质俊自来逺镇进攻定邉城金人来救俊等击破之乙巳程信王仕信引兵与夏人㑹于巩州城下丁巳攻城不克案本纪作丁未
  甲申复海州
  以将作监丞徐希稷知州事
  盱眙将石圭叛入涟水军
  诏即以石圭为涟水军忠义统辖
  九月甲午太白昼见
  庚戌金人掠皂郊堡我师失利
  沔州统制董照等与战官军大败
  壬子我师攻巩州秦州不克遂退师
  程信及夏人攻巩州不能下信引兵趋秦州丙辰夏人自安逺寨退师十月丁巳朔程信邀夏人共攻秦州夏人不从信遂自伏羌城引军还诸将皆罢兵
  冬十月戊寅诛王仕信
  程信以宣抚司之命斩仕信于西和州
  罢张威军职
  宣抚司怒其不进兵故
  十一月甲午诏刋正皇帝日历
  从绍熙五年后刋正以削韩侂胄之矫诬也
  庚戍大风
  十二月戊午亦如之
  壬子临安火
  十二月壬申石圭叛
  以涟水忠义统辖叛归于塔坦
  癸未得宝玺
  镇江副都统翟兴宗案宋史作翟朝宗以皇帝恭膺天命之宝来献
  嘉定十四年辛巳春正月丙戍朔雪
  释杖以下囚
  乙未雷地震
  犒李全
  以全自山东还出缗钱六万为犒赐费
  庚子立四川运米赏格
  二月戊辰金兵围光州
  己巳克五关壬申治舟于团风弗克济
  围黄州
  分兵破诸县
  攻汉阳军
  自黄州分遣别将来 丁丑李全弃泗州遁还甲申诏淮东京湖诸路应援淮西沿江制置司防守江面权殿前司职事冯榯将兵救蕲黄榯不果行
  三月丙戍朔我师再攻唐州
  鄂州副都统扈再兴引兵攻唐州不克再兴寻引所部移蕲州
  丁亥金人䧟黄州
  淮西提刑知州事何大节弃城遁而死案宋元通鉴何大节誓以死守及城䧟众拥之登车自沉于江以死时议以大节等于弃城不加褒赠此直以弃城遁走之罪归之似未的实庚寅李全自楚州引兵救淮西癸巳扈再兴趋蕲州乙未诏荆湖制置司趣援蕲黄州
  庚寅长星见
  甲午太白昼见
  己亥金人䧟蕲州
  知州事李诚之及其家人官属皆死之
  癸丑金师退我师追而败之
  扈再兴邀击败之于天长镇甲寅晦又败之四月戊辰金渡淮而北李全遣兵击败之扈再兴亦以捷闻
  夏四月乙邜复置诸王宫大小学教授
  乙丑命任子帘试
  于御史台 十五年二月庚子罢之
  五月甲申朔日有食之
  壬辰上孝宗宝训
  史弥逺等上孝宗皇帝宝训皇帝㑹要 乙巳上庆元寛恤诏令诏颁之
  丙申西川地震
  六月甲寅朔沿江制置置副使
  于鄂州
  丙寅立贵和为皇子
  贵和即济王也诏曰朕以眇躬嗣临大统夙夜祇惧不敢荒寜荷天之休海内用乂而国嗣未建非所以严社稷奉宗庙朕深念焉皇侄福州观察使贵和沂靖惠王之子犹朕之子也重厚英敏天禀夙成属近且贤闻于中外蔽自朕志爰举恩徽以昭立爱之义夫计安天下强本为先亲亲贤贤厥有古始非朕所得私也其立以为皇子改赐名竑是日以竑为寜武军节度使进封祁国公 丁邜以立皇子告于天地宗庙社稷 丙子降京畿囚罪一等释杖以下
  乙亥与莒补秉义郎
  即理宗皇帝也
  辛巳大风
  秋七月丁亥讨论受宝礼
  京东河北节制司言䝉国大将献本朝皇帝恭膺天命之宝诏礼官讨论受宝礼仪以闻
  辛丑赵方为京湖制置大使贾渉为淮东制置使兼京东河北路节制使
  丁未修光宗宝训
  八月癸丑赵方卒
  乙邜赐史弥逺家庙
  乙丑追封史浩为越王丙寅改谥忠定配享孝宗庙庭
  任希夷罢
  壬戌宣缯同知枢宻院事
  甲子秉义郎与莒赐名
  为右监门卫大将军赐名贵诚 戊寅除果州团练使九月癸未立为沂靖惠王后明年五月己未迁邵州防御使
  九月辛邜合祭天地于明堂赦天下
  冬十月癸丑复沧州
  京东河北节制司言收复诏以赵泽为河北东路钤辖知州事 甲寅复以齐州为济南府兖州为袭庆府
  丙寅夏人复趣㑹兵
  以书来四川
  庚午雷
  十一月癸未诏左翼军受泉州节制
  左翼军元隶殿司故 先是知泉州真德秀以札子请于庙堂曰窃见左翼一军屯驻泉南垂七十载官兵月粮衣赐大礼赏给及将校折酒等钱间遇出戍借请悉倚办于本州招刺效用军兵亦例从本州审验若无一事不与州县相闗其实未尝略有统摄故于军政全不与闻兵籍之虚实舟楫之有无器械之利钝教阅之勤惰陞差之当否本州悉不之知夫以一军数千人付之一统制官殿司既在行都本路帅司相去亦数百里军政修废无由考察故自十数年来为统制者得以肆意掊克敛怨行伍教阅尽废纪律荡然州郡虽知其详然不敢问盖縁彼此素无统摄平居无事未睹其害一旦有急如丁丑春尼院之灾守臣亲出救扑将士偃然不肯用命必邀重赏而后肯前今夏海寇陆梁本州措置收捕幸统戎得人军律粗整且与州郡同心叶力故能俘获群丑向使如前任贺清臣之愚愎其取败也乆矣窃见比年以来海盗不时出没米商舶贾间遭劫掠今夏一警尤为猖獗凭借朝廷威德幸遂肃清近淮帅宪司牒明台海界复有强冦正是整饬军政之时某见具措置事宜申取朝廷指挥若本州与左翼军不相统摄终恐别生矛盾无由集事伏望钧慈俯赐详酌照殿歩司出戍淮上体例令左翼军听本州守臣节制庶几彼此一家平日有所施行可相评议缓急或有调发不至乖违实悠乆之计寻降指挥如遇海道盗贼窃发许从本州调遣追捕续又申枢宻院云昨尝具申乞降指挥令左翼军听本州节制寻准省札如遇海道盗贼窃发许本州守臣调遣收捕某敬已遵禀但有更合申明事节本军兼控水陆若海道有警方许调遣万一陆道或有缓急本州既难坐视若欲调兵追捕又恐本军以所降指挥止及海道为词其合申明一也又军政修饬全在乎今若遇警急始许调发而平居不考察有所未便某前所申利害窃已详尽国家施行若使军无掊克朘削之害虽不俟州郡节制固无不可其如廉介公勤之将未易多得殿司邈在行都帅宪亦相去数百里近而可以考察者莫如州郡又以元无统属不敢过而问焉则军政之废壊将有不可胜言者是以数十年来士卒不复如向时之精锐舟船器械不复如向时之整备正以主将多非其人而又无从旁督察之者遂得以肆其贪饕掊克之私士卒平时未尝有一日温饱之适怨气满腹无所告诉设有缓急欲其捐躯效命难矣故为一戍将之私计则以受节制于本州为非便为一军数千人之公计则以听节制于本州为至便朝廷之上将为一戍将之私计乎为一军数千人之公计乎况戍将之公廉无私者亦自以本州节制为便如今统制杨武翼俊是也某昨申请之时俊尝与闻颇以为喜盖其置军于此事力寡弱凡百非州郡之扶助有所不可若或受本州之节制则用度之窘缺可以借兑出师之粮饷教阅之犒赏可以仰给其有劳效可藉本州之保明其有利病可望本州之申述盖州郡与本军合为一体凡事相为援助则在本军为力也易州郡本军各为一家凡事不相左右则在本军为力也难且如去岁海冦之警用力追捕虽将士之力然非本州一一应副则本军虽欲进前讨捕有不可得方其出军之时本州给以粮饷犒以酒肉日接于道而又合民船以助其势雇水手以助其用调度百出郡之老吏窃遂私议以为捕冦之事本州从来只是移文督责何湏枉费官钱盖其习熟见闻如此今若仍前不相系属自今或有缓急彼虽听州郡调遣然初无节制之柄必不督之向前州郡既无节制亦必具文行移必不肯资以费用借使统戎得人犹恐未能独办其事况一有庸谬之人滥居其选既无州郡督责又无州郡应副岂复肯尽心竭力以收捕盗贼为已责乎其合申明二也闻昨来议者以殿司大军不应听外郡节制是致朝廷未𫎇听许窃照殿司官兵之戍淮上者虽小小军垒皆许节制借曰淮上系是邉面捍御北敌不得不然本军控扼海道捍御海冦亦非闲慢去处又许浦系御前水军置副都统制近因浙西提刑申请尚许提刑司节制况左翼止差统制官其海道利害又与浙西无异某自准回降即欲再陈虑渉招权之嫌是以不敢今受代在数日间窃念朝廷置此一军闗系甚重若欲军政常常修举非付州郡以节制之权终有所不可且将去而言尤无所嫌用敢再申前请伏望朝廷检照某去年八月内札子所申事理早赐施行实悠乆之利伏候指挥小贴云某今来所请系欲扶助军政非欲侵挠事权如䝉朝廷以为可行即乞明降约束不许干预军中钱物差借人兵及率意擅自陞差将佐其统制官与州郡往来素用賔主之礼亦合并仍其旧不得辄有改更庶㡬彼此相安可以协济国事并候指挥公既离任乃得㫖左翼军听泉州守臣节制
  己亥安丙薨
  己酉诏以来年元日受宝
  诏曰朕以付托之重頋瞻中土怛然于懐惟知修德胜威夙夜黾勉迺者山东河北连城慕义殊方效顺肃奉玉宝来献于京质理温纯篆刻精古文曰皇帝恭膺天命之宝稽之图册登载灿然实惟我祖宗之旧继获玉检其文亦同今残敌浸㣲群心丕应先朝之宝复还非皇穹之眷方隆列圣之灵有属岂伊凉德乃克臻此书不云乎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朕曷敢不承其以来年元日受宝于大庆殿闰月丙午奉安宝玺于天章阁命近臣告于天地宗庙社稷
  是月京东安抚张林叛
  以京东诸郡降于塔坦
  塔坦使来
  遣格根齐逊等来计事
  十二月庚申郑昭先罢
  闰十二月辛巳朔宣缯兼参知政事俞应符兼权参知政事
  戊申杀华岳
  岳为殿前司同正将以谋为变杀之
  是岁赈诸州水旱
  浙东江西福建诸州旱沔成阶利水诏赈之
  嘉定十五年壬午春正月庚戍朔御大庆殿受宝
  十月命有司裒集受宝本末为书藏于秘阁
  癸丑立李诚之庙
  于蕲州旌死节也 甲寅褒赠蕲州死事官吏官其子孙有差 四月丙午诏蕲州毋纳今年租赋
  丁巳诏抚谕山东河北
  军民将帅官吏
  赦天下
  以受宝故也监司郡守上表称贺文武官各进秩一等大犒诸军
  甲戌陞鄂州武昌县为军
  名寿昌军
  三月丁巳赈江西旱伤
  诏本路提举司赈恤旱伤州县
  夏五月庚戌太白昼见
  甲寅禁州县匿囚
  先是监司至所部虑囚州县多以罪囚移徙他所至是有诏令劾之
  丁巳加封皇子
  祁国公竑进封济国公 己未皇侄贵诚迁邵州防御使
  壬戍叛将张林遁
  知济南府种赟等攻林于青州林遁去
  己巳修孝宗经武要略
  六月辛卯俞应符薨
  秋七月甲子诏条画营田
  江淮荆襄四川制置监司条画来上
  八月己卯议义役
  命户部详议
  辛卯诏文武官毋得归宗
  著为令
  甲午彗出氐
  九月辛亥宣缯参知政事程卓同知枢宻院事薛极赐出身签书枢宻院事
  癸丑雷大雨雹
  壬戍彗见
  辛未太白昼见
  冬十月丙子犒忠义人
  以收复京东州军犒赏有差
  十一月戊午降德音
  于京东河北路罪无轻重皆除之
  十二月乙亥朔赈临安民
  出米五万石赈济临安府贫民 丙子以雪寒释京畿及两浙诸州杖以下囚
  丁亥李全建节为京东镇抚副使
  除保宁军节度使右金吾卫上将军 是岁诸路户一千二百六十六万九千三百一十口二千八百三十二万五千七十
  嘉定十六年癸未春正月戊申严赃吏法
  诏命官犯赃毋免约法
  己酉皇子坻生
  二月戊戍薨追封邳王谥曰冲美
  丁巳雷
  辛酉赈山东流民
  命淮东制置司赈济
  二月戊子雨土
  三月戊申张林所部邢德来归
  京东河北路镇抚节制大使司以为言诏邢德进二官复以为京东东路副总管
  丁卯赈道州饥
  诏以五万二千五百石赈之
  夏五月戊申亲试举人
  赐礼部奏名进士蒋重珍等五百四十有九人及第出身有差
  六月壬午贾渉卒
  丁酉程卓薨
  秋八月辛巳诏州县经界毋增绍兴税额
  癸未申严舶船铜钱禁
  九月庚子朔日有食之
  乙巳赈江淮水灾
  诏江淮诸司赈恤被水贫民
  乙卯雷
  冬十一月辛亥赈太平州水灾
  州言大水诏赈恤之
  十二月辛巳募民入米补官
  命淮东西总领及沼江被水州募江西湖南民入米补官
  壬辰雷
  嘉定十七年甲申春正月戊戌朔录程頥后
  癸亥命提督营屯田
  命淮东西湖北路转运司提督
  二月癸巳蠲台州逋赋
  十万缗有奇
  甲午赈贫民
  命临安府赈粜
  三月癸丑雪
  是月金来侵
  迫西和州寻引兵还
  夏四月辛卯赈庐州饥
  诏本州赈粜
  乙未犒李全等军
  赐李全彭义斌钱三十万缗为犒赏战士费
  五月戊戌核兵籍
  诏核实两淮京湖四川江上诸军之数
  六月丁卯朔太白昼见经天
  辛未皇孙铨生
  八月癸未为左千牛卫大将军寻薨
  癸酉贬尚震午
  震午知西和州坐冦至谋遁夺三官送岳州居住案宋史五行志是年四月丁卯西和州火焚军垒及民居二千馀家守臣尚震午误以为金人至而遁则前所谓金人迫西和州者盖即震午掩饰之词史官承而书之未经刋削耳
  壬辰苏椿等来归
  京东河北镇抚节制大使司言大名府苏椿等举城来归诏悉补官即以其州授之
  丁酉赈福建水灾案丁酉为七月朔
  命本路监司赈恤被水贫民
  八月乙亥罢通州天赐盐场
  丙戍上不豫
  闰八月乙未朔严输苗过取禁
  申严两浙诸州
  丙申诏立皇侄贵诚为皇子更今名
  济国公竑立为皇子既四年储位尚虚皇侄邵州防御使贵诚德誉日闻上属意乆之壬辰召宰执入禁中趣定大议至是降诏曰朕以凉菲获承休绪念国嗣之未建尝以皇弟沂靖恵王之子为子矣审观熟虑犹以本支未强为忧皇侄邵州防御使贵诚亦沂靖恵王之子亦朕之犹子也聪明天赋学问日新既亲且贤朕意所属俾并立焉深长之思盖欲为异日无穷之计也其以贵诚改赐名昀又诏皇子检校少保武宁军节度使济国公竑开府仪同三司判宁国府进封济阳郡王皇子邵州防御使昀为武㤗军节度使封成国公
  赦天下
  以帝服药故
  丁酉帝崩
  于福宁殿年五十七明年改元宝庆正月己丑谥曰仁文哲武恭孝皇帝庙号宁宗三月癸酉权攒于会稽之永茂陵三年九月加今谥按宋史宝庆二年追上宁宗徽号曰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此作三年误又此书卷首疑本冠以全谥故此文略而不书今本无之已为后人刚节耳帝慈仁恭俭出于自然蚤亲师儒留意问学黄裳在王府五年辅导尤为有力自天文地理人事之纪以及三代汉唐治乱得失之数本朝制度典章人才议论之要莫不为帝言随事献规率多补益帝尝曰黄翊善之言亦难堪惟我则能受之彭龟年性鲠直有闻必告帝亦未尝不从也即位之日首召朱熹于长沙以备劝讲因议置讲读官十员各専一书不以双只日必二讲又复坐讲之制皆前所未有也赵汝愚当国方欲引裳共政未两月而裳卒帝始无所亲倚韩侂胄以导逹中外之言浸用事熹龟年既以论侂胄而退贵戚呉琚谓人曰上初无坚留侂胄之意有一人继言之去之易尔而一时台谏皆其支党执政大臣又有与之表里者卒稔其恶以底大僇开禧用兵帝心弗善也侂胄死谕大臣曰恢复岂非美事但不量力圣意可知矣在位三十年池台苑囿无所增置府库之财未尝妄费袴屣虽弊或加补濯爱民之心始终弗替一遇水旱忧见颜色御众临下率从寛简故呉曦以世将据蜀不劳斧钺而授首江淮湖岭之区冦盗或作旋即底定皆履信思顺之所致也升遐之日逺迩哀慕昔先民邵雍言本朝之盛前代不及者有五而百年四叶居其一焉中兴四叶享国九十有八年上视先朝同一轨辙深仁厚泽浃于海隅垂裕后昆有衍无极呜呼美矣
  皇子成国公昀以遗诏即皇帝位尊皇后为皇太后垂帘听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