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问题的祸源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劳动问题的祸源
作者:李大钊 1923年
1923年12月4日1

劳动者为什么发生问题呢?凡是发生问题的,一定是知道不对了,须要设法改良的。譬如说火车发生问题了,那一定是出轨了,或是两辆相撞了,否则,火车好好的在轨道上驶行着,说它有问题了,那不是笑话吗?所以劳动者倘使生活安宁,那就没有问题了。现在为了有意外的事,有病了,但既有病,他的病源在哪里呢?现在且把劳动问题的祸源详细地说一说:

 

(一)工银制度 工银制度就是卖买劳力,资本家是买主,劳动者是卖主;工银是价格,劳力是商品。固然,卖买劳力,要是双方平等的,那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因为互相平等的,可以卖,可以不卖;可以买,也可以不买的。譬如到商店里去买东西,他们的商品和价格相等,那我是可以买,可以不买的。这些平等的卖买,我们原是不反对的。但是为什么要反对卖买劳力的工银制度呢?因为在他制度下面有(一)经济自由(二)个人订约两个要素的。因为在工银制度下有经济自由的,所以倘使有了一百万的资产,他就要了不得的。那政治、法律又是帮助有产者,保护资本家的。因此,无产的劳动者受到莫大的毒害。因为在工银制度下有个人订约的,不承认团体的,所以一个无财无力的劳动者和一个拥有百万财产的资本家订起合同,哪能够平衡?劳动者哪能不吃亏?一个劳动者不过是一个资本家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和那资本家相比较,不相等势力的订约,结果,都是把劳动者劳力的报酬减削下去,由几千元减至几角钱也有,还有减到不能维持生活的!譬如一个二十岁的工人,他在二十年内至少也要用去二千元吧,倘使每年以一分利率计算,那他也要有每月二十元的工资,可是现在只有二元!这是何等的苛虐呵!劳动者其实只要做六小时工作就可生活了,但资本家要他作十二小时十四小时的工作,才给他生活费,勉强的能够生活!并且资本家有时竟可使劳动者不能生活,因为资本家可以不买劳动者劳力,而劳动者却不能不卖劳力的。所以在工银制度下的劳动者,简直不如牛马!牛马有了疾病,主人还要设法去医治的,因为牛马是主人财产的一部分,失去了牛马就是失去了他财产的一部分。但是对于劳动者呢,一些没有什么顾惜的,合则留,不合则去,随你有什么病,什么患难,和他是没有关系的。劳动者的价值真是牛马都不如呀!在工银制度之下。

 

社会主义者,不论最激烈的到最和平的,都反对工银制度,但是有些实际的改革家,好像霍勃孙(JAHobson)这些人,以为工银制度可以奖励人类向上和进取的精神,倘使没有了奖励,人们就不做工了。要增加人们的工作,不能不实行奖励的工银制度。工银制度虽是有许多坏处,但有一个最有益的好处,就是行奖励作工,使社会上的文明,也一天一天的进步。霍勃孙又主张由工钱制度变成合作的性质,这个不是社会主义的主张。社会主义者主张统统合而为一,由国家管理的,那主张合作的不过把工厂内合而为一罢了。但是这个仍是不能算彻底的办法。

 

补救工银制度的祸害,只有二个方法:(一)舆论的鼓吹;(二)劳动者的团结。这是无论对付什么问题所必需的方法。美国工人不但和资本家发生卖买关系,并且还要被迫信仰他们所信仰的宗教,赞成他们所赞成的党派。在入一工厂做事的时候,他们有一张表格,内中开列许多问题,强迫你要答出来的,倘使你和他们的信仰不同,意见不同,简直不能工作的。这种不正当的干涉,也惟有靠舆论来改革!

 

现在那些资本家对于劳动者有些畏惧心,完全是为了劳动者还有一些团结力罢了。劳动者合了几千个或是几万个去和一个资本家争,那也可得到好的结果。譬如右面的天平似的,百个劳动者不及一个资本家,那可加到千个,倘使能够再加到万个,终有平衡的可能了。 “合则存,散则灭”,真是宝贵的格言呀!倘使许多团结的劳动者和一个资本家争,那社会必能同情于劳动者的,因为社会是以多数为是的,一个和许多,许多的终容易得到社会的同情心的,为了得到社会的同情心,更容易和资本家相争得胜了。倘使一个工人和一个资本家争,那资本家在社会上势力当然比劳动者要大的多,社会当然容易同情于资本家了。所以劳动者的团结,实是不可忽略的。

 

舆论的鼓吹是社会的外力的补救法,劳动者的团结是内力的补救法。这两个方法,都是非常重要的。

 

(二)资本制度二十世纪的文明,是从资本制度产生出来的,它的有益于社会,固是很大,可是照现在看来,它的罪过于功了,我们再也用不着它了。资本制度是科学家和劳动者所造成的。它的资本是什么地方来的?简单地说,就是“生之者众,用之者寡”罢了。自从产业革命后,资本主义勃兴,到现在,在这三百年内,大部分的劳动者生产很多,在用去的却很少。自然,少数的资本家常常浪费浪用,但终比不过劳动者生产之多。好像一个劳动者,他有十分的生产,他自己只用去○·五分,馀的九·五分被资本家拿去,但是资本家也不过用去了一·五分,还有八分馀下的。这个馀下的,就是资本,造成资本制度的原素。科学家利用劳动者造成的资本,尽力地去研究、发明,造成现代的文明。但是资本制度越发达,在资本制度下的文明越进步,劳动者越受痛苦呢。资本制度发达了,各种大规模的组织日渐增加,各种机械也是一天一天的新发明,于是从前要十百人在长时间内做成的,现在只要一二人在短时间内做好了,无数的劳动者都因此失业了;就是不失业的,也不能不迁就资本家的意志了。不但劳动者受害,就是小资本为了无力购买机器,也不能不附和大资本家了。这样,资本只是集中于少数的大资本家手里了,其馀的人,都是生活漂摇不定呢。从前在独立工作的时候,劳动者非常利便,好像一个皮匠,他挑了一付担子,在人家门口来往,倘使有人要他补双皮鞋,他就停下来,讲了价钱,倘使价钱讲不对,他就挑了担子到别处去了,这是何等自由。但是后来渐渐扩大了,开皮匠店了,……设立了工厂了,那时候就不能随皮匠的便了。资本家说,你要来作工,每天二角五分,你不愿意就不必来。但是他不能不到工厂里作工了,否则便可饿死!就是开学校,现在也不容易。从前蒙馆的时候,一个先生随便弄间房子,教教书,可是现在不能了,小学教员要检定,教员要有资格,学校要有设备,而且还要有基金。倘使不能合式,就要勒令封闭呢!现在再说,劳动者生产的资本,被资本家收括去,那我们果然要反对的。但又有些人说,劳动者的生产不是属于资本家,是属于社会的,我们人类是社会中的一分子,那何必去反对自己的社会有资本呢?但是这也不对的。社会,横的方面有许多阶级,纵的方面有许多职业。现在的资本,不是在全社会手里,而在少数的高阶级的某种职业的资本家手里罢了,所以我们也不能不反对的。为了资本集中于少数人手里,就成了利害截然的劳资两阶级的仇疾,酿成现在很难解决的劳动问题。

 

(三)工厂制度 工厂制度是资本制度下的产物。既然知道资本制度的罪恶,那又何必再说工厂制度呢?不过工厂制度实有特别的罪恶的,不能不详细地说一说:

 

一、儿童和妇女的工作问题 儿童不去工作,也是要在学校里读书的,现在不过不去读书到工厂工作。妇人在从前的时候,在家庭里也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忙得一天到晚的,现在有了工厂制度,不过舍了家庭里的工作,去到工厂工作。渠们的工作仍是一样,那有什么问题呢?可是儿童们为了要工作,失去读书的机会,失去预备将来的大事业的机会了,而且他们身体没有发育完全,劳力过度,妨碍了身体的康健。妇女们为了要工作,失去家庭的快乐,在家庭里虽是也工作的,但都是互相帮助,快意的,而且为了生活所迫,在孕育期内也不能不去工作,因此有流产的,甚至伤及性命,那不是悲惨的景象吗?儿童们、妇女们,自从工厂制度勃兴了,劳动者失去了讨价的能力,收入骤然减少,为维持家庭经济起见,不能不也到工厂里去作工,但是他们的体力那能及得男子和成年人呢?那些男子和成年人无论什么粗力的、污秽的事都能够做的,但那些微小而瘦弱的儿童和妇女们要去和他们比较,那能及得?在学校里读书,同学们是和善的、愉快的、相爱的,在家庭里作工,家人是互相帮助的,可是一到了工厂,和善愉快的空气散去了,相爱相助的精神淹没了,只是满布著刻薄、相竞,……的厉气,洁白的儿童、柔弱的妇女,那能够接受呢?于是渠们精神上都受到不可言状的痛苦了。

 

二、工业上之危险 工厂里作工比从前家庭工业危险得多,意外的生命危险,在工厂中常常听得的。机器是无情的,一个不留心,就可送命。开矿的也常常有死了许多许多的。化学工厂中的许多药品,都可使人们的生命危险的。不但这样,那些儿童和妇女,常常为了空气的不流通,食物的不卫生,……使他们生命发生危险。大概自然的工作是很好的,而那超过人力的工作是容易使人生病的。工人的寿命比农夫要短三分之一呢。在工厂里,四十岁的或是五十岁的工人,很少很少的。田家的白发老农夫,是常在每一村子里能找到的。 ——中国人常称农夫叫老农的,那可见农夫的寿命的不短了。在工厂里的工人,固然为了机器的、空气的各方面,以致危及生命,但工厂设备不完善,也是一个原因。

 

三、失业问题 资本家只以赚钱为目的,所以有不能赚钱的工厂,不讲这工厂需要不需要,就关起门来,去做别种事了。这样,工人们忽然失业了。上海纱厂工人近来有十几万失业。日本大灾后,中国要想运华工去做工,可是他们却不要我们去,他们说,食粮也好,衣服也好,却不必运工人来。可见日本虽受了大灾,死了许多人,但还没有缺少工人之患,这全因原来失业者太多,工人过剩的缘故。工人过剩了,失业者多了,社会秩序因之愈为紊乱。欧洲有人以为劳动者失业问题,应由政府去负责的。

 

四、工厂规则的严苛 工厂规则完全是保护资本家的利益的,对于工人们底幸福方面,剥削殆尽!工人的独立人格,工人的自由权,在工厂规则里,完全淹没了!不愿意做的,也要做,有些完全无关于他的工作的事,也要叫工人做,甚至在工厂亏了本的时候,也要在工人身上想法。所以工人在工厂不感觉什么乐处,只是觉得不自由。行动不能自由,衣食也不能自由。吃水是不准的,于是有些人渴得不开交;吃烟也不准的,于是有些人带了烟草来吞下,结果成了肺痨。工厂规则,真严苛呵!

 

(四)社会上少数人的统治权 商业渐渐地发达了,资本家操纵社会经济权,同时,一切的政权也被他们少数人握住了。因为政治是跟从经济状况而变更的,政权只是有经济权者所执的。经济阶级是直接的或间接的也可以控制我们政权的。中国所以十二年还没有革命成功,因为经济阶级没有受到痛苦,不想去革命。他们——握有经济权的商人——只是唱着平和,所以革命终不能成功。好像辛亥革命时,全国经济阶级都相助了,便能成功。经济阶级可以左右国家最高会议的。一切的政治,都是经济阶级造成的。大家想,美国钢铁大王,在什么选举,他手下常有一百多万的票子,所以选举大总统的时候,只要几个实业大王不愿选那人,那人就不能当选大总统了。在实业大王下面的人,政治能力都失去了,只是唯大王之命是听的。在资本制度下面的劳动问题所以成为世界上难解决的问题,就是为了资本家有政治上的势力的缘故。

 

1923年12月4日

“民国日报”副刊“觉悟”

署名:李守常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