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青年创刊号的卷头辞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台湾青年创刊号的卷头辞
1920年7月16日
1925年8月26日

原载于《台湾青年》创刊号,1920年7月16日,日文书写。中译本原载于《台湾民报》67号,1925年8月26日。

是空前而且或许是绝后的世界大战乱(指第一次世界大战),已成了过去的历史。几千万的生灵,为此流了鲜血,而化为枯骨了。呵!惨绝!凄绝!!人类的不幸,难道有甚于此的么?

由著这个绝对的大不幸,死不完的全人类,已从既往的惰眠醒了,厌恶黑暗而仰慕光明─这样的醒了。反抗横暴而(编者按:疑漏一个“服”字)从正义─这样的醒来了。排斥利己的、排他的、独尊的、之野兽生活,而谋共存的、牺牲的、互让的、之文化运动─是这样的醒来的了。瞧!国际联盟的成立,民族自决的尊重、男女同权的实现、劳资协调的运动等,无一不是这个大觉醒的赏赐。台湾的青年!高砂的健儿!我人还可尽默著不奋起吗?不解这种大运动的意义,或不能与此共鸣的人,那种人已失其为人之价值了,何况是要做一个国民呢?

不幸我台湾于“地理的”是偏陬而且狭小,我人是为此而落伍于文化的世界的大势的。真是抱憾得很!诸君,如果因了我人如此做着文化的落伍者的结果,只招了我三百馀万的不幸,而不影响及别的,或者还可以罢。倘若因了我人的缺陷,而更失了国中的均衡,或造成破坏世界的和平之基─倘有这样的事,实在就是可怕可惧的事了。我人须三思四思。我人以爱护和平的前提,第一有讲究自新自强之途。

我人深思熟思的结果,终于这醒悟了;即广博地倾耳于内外的言论,将应取的东西,无大小之别,取之为我涵养,而不迟疑地将所涵养得了的力量,向着内外以尽,这正是我人的理想,而是当勇进的目标。我敬爱的青年同胞!一同起来,一同进行罢!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作品发表起99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韩国、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
译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义但非作者个人名义发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发表起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