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創刊號的卷頭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臺灣青年創刊號的卷頭辭
1920年7月16日
1925年8月26日

原載於《臺灣青年》創刊號,1920年7月16日,日文書寫。中譯本原載於《臺灣民報》67號,1925年8月26日。

是空前而且或許是絕後的世界大戰亂(指第一次世界大戰),已成了過去的歷史。幾千萬的生靈,為此流了鮮血,而化為枯骨了。呵!慘絕!悽絕!!人類的不幸,難道有甚於此的麼?

由著這個絕對的大不幸,死不完的全人類,已從既往的惰眠醒了,厭惡黑暗而仰慕光明─這樣的醒了。反抗橫暴而(編者按:疑漏一個「服」字)從正義─這樣的醒來了。排斥利己的、排他的、獨尊的、之野獸生活,而謀共存的、犧牲的、互讓的、之文化運動─是這樣的醒來的了。瞧!國際聯盟的成立,民族自決的尊重、男女同權的實現、勞資協調的運動等,無一不是這個大覺醒的賞賜。臺灣的青年!高砂的健兒!我人還可儘默著不奮起嗎?不解這種大運動的意義,或不能與此共鳴的人,那種人已失其為人之價值了,何況是要做一個國民呢?

不幸我臺灣於「地理的」是偏陬而且狹小,我人是為此而落伍於文化的世界的大勢的。真是抱憾得很!諸君,如果因了我人如此做著文化的落伍者的結果,只招了我三百餘萬的不幸,而不影響及別的,或者還可以罷。倘若因了我人的缺陷,而更失了國中的均衡,或造成破壞世界的和平之基─倘有這樣的事,實在就是可怕可懼的事了。我人須三思四思。我人以愛護和平的前提,第一有講究自新自強之途。

我人深思熟思的結果,終於這醒悟了;即廣博地傾耳於內外的言論,將應取的東西,無大小之別,取之為我涵養,而不遲疑地將所涵養得了的力量,向著內外以盡,這正是我人的理想,而是當勇進的目標。我敬愛的青年同胞!一同起來,一同進行罷!

本譯文與其原文有分別的版權許可。譯文版權狀況僅適用於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99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譯文
PD-icon.svg 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單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單位作品發表起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