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三家注/卷05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八 史记卷五十九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作者:司马迁 西汉
卷六十

【索隐】景帝子十四人,一武帝,馀十三人为王,汉书谓之“景十三王”。此名“五宗”者,十三人为王,其母五人,同母者为宗也。

孝景皇帝子凡十三人为王,而母五人,同母者为宗亲。栗姬子曰荣、德、阏于。【索隐】阏音遏。汉书无“于”字。程姬子曰馀、非、端。贾夫人子曰彭祖、胜。唐姬子曰发。王夫人儿姁【索隐】况羽反。儿姁,夫人名也。王皇后之妹也。子曰越、寄、乘、舜。

河间献王德,【索隐】汉书云“大行令奏:溢法曰聪明睿智曰献”。以孝景帝前二年用皇子为河间王。好儒学,被服造次必于儒者。山东诸儒多从之游。

二十六年卒,【集解】汉名臣奏:“杜业奏曰‘河间献王经术通明,积德累行,天下雄俊众儒皆归之。孝武帝时,献王朝,被服造次必于仁义。问以五策,献王辄对无穷。孝武帝艴然难之,谓献王曰:“汤以七十里,文王百里,王其勉之。”王知其意,归即纵酒听乐,因以终’。”【索隐】注“问以五策”。按:汉书诏策问三十馀事。“被服造次”。按:小颜云“被服,言常居处其中也;造次,谓所向所行皆法于儒者”。子共王不害立。四年卒,子刚王基代立。十二年卒,子顷王授代立。【索隐】汉书云授谥顷,音倾也。

临江哀王阏于,以孝景帝前二年用皇子为临江王。三年卒,无后,国除为郡。

临江闵王荣,以孝景前四年为皇太子,四岁废,用故太子为临江王。

四年,坐侵庙堧垣【索隐】服虔云“宫外之馀地”。顾野王云“墙外行马内田”。音人椽反,又音软,又音奴乱反。堧垣,墙外之短垣也。为宫,上征荣。荣行,祖于江陵北门。【索隐】按:祖者行神,行而祭之,故曰祖也。风俗通云“共工氏之子曰修,好远游,故祀为祖神”。又崔浩云“黄帝之子累祖,好远游而死于道,因以为行神”,亦不知其何据。盖见其谓之祖,因以为累祖,非也。据帝系及本纪皆言累祖黄帝妃,无为行神之由也。又聘礼云“出祖释軷,祭酒脯”而已。按:今祭礼,以軷壤土为坛于道,则用黄羝或用狗,以其血衅左轮也。【正义】荆州图副云:“汉临江闵王荣始都江陵城,坐侵庙堧地为宫,被征,出城北门而车轴折。父老共流涕曰:‘吾王不反矣!’既而为郅都所讯,惧而缢死。自此后北门存而不启,盖为荣不以道终也。”既已上车,轴折车废。江陵父老流涕窃言曰:“吾王不反矣!”荣至,诣中尉府簿。中尉郅都责讯王,王恐,自杀。葬蓝田。燕数万衔土置冢上,百姓怜之。

荣最长,【正义】颜师古云:“荣实最长,而传居二王后者,以其从太子废后乃为王也。”死无后,国除,地入于汉,为南郡。

右三国本王皆栗姬之子也。

鲁共王馀,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淮阳王。二年,吴楚反破后,以孝景前三年徙为鲁王。好治宫室苑囿狗马。季年好音,不喜辞辩。为人吃。

二十六年卒,子光代为王。初好音舆马;晚节啬,【正义】晚节犹言末年时。啬,贪吝也。惟恐不足于财。

江都易王非,【索隐】按:谥法“好更故旧曰易”也。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汝南王。吴楚反时,非年十五,有材力,上书原击吴。景帝赐非将军印,击吴。吴已破,二岁,徙为江都王,治吴故国,以军功赐天子旌旗。元光五年,匈奴大入汉为贼,非上书原击匈奴,上不许。非好气力,治宫观,招四方豪桀,骄奢甚。

立二十六年卒,子建立为王。七年自杀。淮南、衡山谋反时,建颇闻其谋。自以为国近淮南,恐一日发,为所并,即阴作兵器,而时佩其父所赐将军印,载天子旗以出。易王死未葬,建有所说易王宠美人淖姬,【集解】苏林曰:“淖音泥淖。”【索隐】郑氏音卓,苏林音“泥淖”之“淖”,女教反。淖,姓也,齐有淖齿是。又汉书云“建召易王所爱淖姬等十人,与奸服舍中”。【正义】淖,女孝反。夜使人迎与奸服舍中。及淮南事发,治党与颇及江都王建。建恐,因使人多持金钱,事绝其狱。而又信巫祝,使人祷祠妄言。建又尽与其姊弟奸。【索隐】汉书云建女弟征臣为盖侯子妇,以易王丧来归,建复与奸也。事既闻,汉公卿请捕治建。天子不忍,使大臣即讯王。王服所犯,遂自杀。国除,地入于汉,为广陵郡。

胶西于王端,【索隐】按:广周书谥法云“能优其德曰于”。以孝景前三年吴楚七国反破后,端用皇子为胶西王。端为人贼戾,又阴痿,【正义】委危反。不能御妇人。一近妇人,病之数月。而有爱幸少年为郎。为郎者顷之与后宫乱,端禽灭之,及杀其子母。数犯上法,汉公卿数请诛端,天子为兄弟之故不忍,而端所为滋甚。有司再请削其国,去太半。端心愠,遂为无訾省。【集解】苏林曰:“为无所訾录,无所省录。”【正义】颜师古云:“訾,财也。省,视也。言不能视录资财。”府库坏漏尽,腐财物以巨万计,终不得收徙。令吏毋得收租赋。端皆去卫,【索隐】谓不置宿卫人。封其宫门,从一门出游。数变名姓,为布衣,之他郡国。

相、二千石往者,奉汉法以治,端辄求其罪告之,无罪者诈药杀之。所以设诈究变,【索隐】究者,穷也。故郭璞云“究谓穷尽也”。强足以距谏,智足以饰非。相、二千石从王治,则汉绳以法。故胶西小国,而所杀伤二千石甚众。

立四十七年,卒,竟无男代后,国除,地入于汉,为胶西郡。

右三国本王皆程姬之子也。

赵王彭祖,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广川王。赵王遂反破后,彭祖王广川。四年,徙为赵王。十五年,孝景帝崩。彭祖为人巧佞卑谄,足恭而心刻深。【索隐】谓刻害深,无仁恩也。好法律,持诡辩以中人。【索隐】谓诡诳之辩,以中伤于人。彭祖多内宠姬及子孙。相、二千石欲奉汉法以治,则害于王家。是以每相、二千石至,彭祖衣皂布衣,自行迎,除二千石舍,【索隐】谓彭祖自为二千石埽除其舍,以迎之也。多设疑事以作动之,得二千石失言,中忌讳,辄书之。二千石欲治者,则以此迫劫;不听,乃上书告,及污以奸利事。彭祖立五十馀年,相、二千石无能满二岁,辄以罪去,大者死,小者刑,以故二千石莫敢治。而赵王擅权,使使即县为贾人榷会,【集解】韦昭曰:“平会两家买卖之贾也。榷者,禁他家,独王家得为之。”【索隐】榷音角。独音榷,谓酤榷也。会音侩,古外反。谓为贾人专榷买卖之贾,侩以取利,若今之和市矣。韦昭则训榷为平,其注解为得。入多于国经租税。【索隐】经者,常也。谓王家入多于国家常纳之租税也。以是赵王家多金钱,然所赐姬诸子,亦尽之矣。彭祖取故江都易王宠姬王建所盗与奸淖姬者为姬,甚爱之。

彭祖不好治宫室、禨祥,【集解】服虔曰:“求福也。”【索隐】按:埤苍云“禨,祅祥也”。列子云“荆人鬼,越人禨”。谓楚信鬼神而越信禨祥也。好为吏事。上书原督国中盗贼。常夜从走卒行徼【索隐】上下孟反,下工吊反。徼是郊外之路,谓巡徼而伺察境界。邯郸中。诸使过客以彭祖险陂,莫敢留邯郸。

其太子丹与其女及同产姊奸,与其客江充有却。充告丹,丹以故废。赵更立太子。

中山靖王胜,以孝景前三年用皇子为中山王。十四年,孝景帝崩。胜为人乐酒【正义】乐,五教反。好内,有子枝属百二十馀人。常与兄赵王相非,曰:“兄为王,专代吏治事。王者当日听音乐声色。”赵王亦非之,曰:“中山王徒日淫,不佐天子拊循百姓,何以称为籓臣!”

立四十二年卒,【索隐】按:汉书建元三年,济川、中山王等来朝,闻乐而泣。天子问其故,王对以大臣内谗,肺腑日疏,其言甚雄壮,词切而理文。天子加亲亲之好。可谓汉之英籓矣。子哀王昌立。一年卒,子昆侈代为中山王。【索隐】汉书昆侈谥康王,子顷王辅嗣,至孙国除也。

右二国本王皆贾夫人之子也。

长沙定王发,发之母唐姬,故程姬侍者。景帝召程姬,程姬有所辟,不原进,【索隐】姚氏按:释名云“天子诸侯群妾以次进御,有月事者止不御,更不口说,故以丹注面目旳々为识,令女史见之”。王察神女赋以为“脱裳,免簪笄,施玄旳,结羽钗”。旳即释名所云也。说文云“姅,女污也”。汉津云“见姅变,不得侍祠”。姅音半。而饰侍者唐儿使夜进。上醉不知,以为程姬而幸之,遂有身。已乃觉非程姬也。及生子,因命曰发。以孝景前二年用皇子为长沙王。以其母微,无宠,故王卑湿贫国。【集解】应劭曰:“景帝后二年,诸王来朝,有诏更前称寿歌舞。定王但张袖小举手。左右笑其拙,上怪问之,对曰:‘臣国小地狭,不足回旋。’帝以武陵、零陵、桂阳属焉。”

立二十七年卒,子康王庸立。二十八年,卒,子鲋𬶋立【集解】服虔曰:“𬶋音拘。”为长沙王。

右一国本王唐姬之子也。

广川惠王越,以孝景中二年用皇子为广川王。

十二年卒,子齐立为王。【索隐】汉书齐谥缪王。谥法“伤人蔽贤曰缪”。齐有幸臣桑距。已而有罪,欲诛距,距亡,王因禽其宗族。距怨王,乃上书告王齐与同产奸。自是之后,王齐数上书告言汉公卿及幸臣所忠等。【索隐】按:汉书“又告中尉蔡彭祖”。子去嗣,坐暴虐勃乱,国除也。【正义】所忠,姓名。

胶东康王寄,以孝景中二年用皇子为胶东王。二十八年卒。淮南王谋反时,寄微闻其事,私作楼车镞矢【集解】应劭曰:“楼车,所以窥看敌国营垒之虚实也。”【索隐】左传云“登楼车以窥宋人”,谓看敌国营垒之虚实也。李巡注尔雅“金镞,以金为箭镝”。镞,字林音子木反。战守备,候淮南之起。及吏治淮南之事,辞出之。【集解】如淳曰:“穷治其辞,出此事。”寄于上最亲,【集解】徐广曰:“其母武帝母妹。”【正义】寄母王夫人即王皇后之妹,于上为从母,故寄于诸兄弟最为亲爱也。意伤之,发病而死,不敢置后,于是上。寄有长子者名贤,母无宠;少子名庆,母爱幸,寄常欲立之,为不次,因有过,遂无言。上怜之,乃以贤为胶东王奉康王嗣,而封庆于故衡山地,为六安王。

胶东王贤立十四年卒,谥为哀王。子庆为王。【集解】徐广曰:“他本亦作‘庆’字,惟一本作‘建’。不宜得与叔父同名,相承之误。”

六安王庆,以元狩二年用胶东康王子为六安王。

清河哀王乘,以孝景中三年用皇子为清河王。十二年卒,无后,国除,地入于汉,为清河郡。

常山宪王舜,以孝景中五年用皇子为常山王。舜最亲,景帝少子,骄怠多淫,数犯禁,上常宽释之。立三十二年卒,太子勃代立为王。

初,宪王舜有所不爱姬生长男棁。【集解】苏林曰:“音夺。”【索隐】邹氏一音之悦反。苏林音夺。许慎说解字林云“他活反,字从木也”。棁以母无宠故,亦不得幸于王。王后脩生太子勃。王内多,所幸姬生子平、子商,王后希得幸。及宪王病甚,诸幸姬常侍病,故王后亦以妒媢【索隐】媢音亡报反。邹氏本作“媚”。郭璞注三苍云“媢,丈夫妒也”。又云妒女为媢。不常侍病,辄归舍。医进药,太子勃不自尝药,又不宿留侍病。及王薨,王后、太子乃至。宪王雅不以长子棁为人数,及薨,又不分与财物。郎或说太子、王后,令诸子与长子棁共分财物,太子、王后不听。太子代立,又不收恤棁。棁怨王后、太子。汉使者视宪王丧,棁自言宪王病时,王后、太子不侍,及薨,六日出舍,【集解】如淳曰:“服舍也。”太子勃私奸,饮酒,博戏,击筑,与女子载驰,环城过市,入牢视囚。天子遣大行骞【索隐】按:谓是张骞。验王后及问王勃,请逮勃所与奸诸证左,王又匿之。吏求捕勃大急,使人致击笞掠,擅出汉所疑囚者。有司请诛宪王后脩及王勃。上以脩素无行,使棁陷之罪,勃无良师傅,不忍诛。有司请废王后脩,徙王勃以家属处房陵,上许之。

勃王数月,迁于房陵,国绝。月馀,天子为最亲,乃诏有司曰:“常山宪王蚤夭,后妾不和,适孽诬争,陷于不义以灭国,朕甚闵焉。其封宪王子平三万户,为真定王;封子商三万户,为泗水王。”【正义】泗水,海州。

真定王平,元鼎四年用常山宪王子为真定王。

泗水思王商,以元鼎四年用常山宪王子为泗水王。十一年卒,子哀王安世立。十一年卒,无子。于是上怜泗水王绝,乃立安世弟贺为泗水王。

右四国本王皆王夫人儿姁子也。其后汉益封其支子为六安王、泗水王二国。凡儿姁子孙,于今为六王。

太史公曰:高祖时诸侯皆赋,【集解】徐广曰:“国所出有皆入于王也。”得自除内史以下,汉独为置丞相,黄金印。诸侯自除御史、廷尉正、博士,拟于天子。自吴楚反后,五宗王世,汉为置二千石,去“丞相”曰“相”,银印。诸侯独得食租税,夺之权。其后诸侯贫者或乘牛车也。

【索隐述赞】景十三子,五宗亲睦。栗姬既废,临江折轴。阏于早薨,河间儒服。馀好宫苑,端事驰逐。江都有才,中山禔福。长沙地小,胶东造镞。仁贤者代,浡乱者族。儿姁四王,分封为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