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书/卷1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传第六 周书
卷十五 列传第七
令狐德棻
列传第八

寇洛 李弼 弟檦 于谨 子寔

寇洛,上谷昌平人也。累世为将吏。父延寿,和平中,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

洛性明辨,不拘小节。正光末,以北边贼起,遂率乡亲避地于并、肆,因从尔朱荣征讨。及贺拔岳西征,洛与之乡里,乃募从入关。破赤水蜀,以功拜中坚将军、屯骑校尉、别将,封临邑县男,邑二百户。又从岳获贼帅尉迟菩萨于渭水,破侯伏侯元进于百里细川,擒万俟丑奴于长坑。洛每力战,并有功。加龙骧将军、都督,进爵安乡县子,累迁征北将军、卫将军。于平凉,以洛为右都督。[1]

侯莫陈悦既害岳,欲并其众。时初丧元帅,军中惶扰,洛于诸将之中,最为旧齿,素为众所信,乃收集将士,志在复雠,共相纠合,遂全众而反。既至原州,众咸推洛为盟主,统岳之众。洛复自以非才,乃固辞,与赵贵等议迎太祖。魏帝以洛有全师之功,除武卫将军。[2]太祖至平凉,以洛为右大都督。从讨侯莫陈悦,平之,拜泾州刺史。魏孝武西迁,进爵临邑县伯,邑五百户。寻进位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爵为公,增邑五百户。

大统初,魏文帝诏曰:“往者侯莫陈悦远同逆贼,潜害故清水公岳,志在兼并。当时造次,物情惊骇。使持节、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前泾州刺史、大都督、临邑县开国公寇洛,忠款自心,勋诚早立,遂能纠合义军,以待大丞相。见危授命,推贤而奉,此而不赏,何以劝励将来。可加开府,进爵京兆郡公。”封洛母宋氏为襄城郡君。又转领军将军。三年,出为华州刺史,加侍中。与独孤信复洛阳,移镇弘农。四年,从太祖与东魏战于河桥。军还,洛率所部镇东雍。五年,卒于镇,时年五十三。赠使持节、侍中、都督雍华豳泾原三秦二岐十州诸军事、太尉、尚书令、骠骑大将军、雍州刺史,谥曰武。

子和嗣。世宗二年,录勋旧,以洛配享太祖庙庭,赐和姓若口引氏,改封松阳郡公。后至开府仪同三司、宾部中大夫。

洛弟绍,位至上柱国、北平郡公。

李弼字景和,辽东襄平人也。[3]六世祖根,慕容垂黄门侍郎。[4]祖贵丑,平州刺史。[5]父永,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

弼少有大志,膂力过人。属魏室丧乱,语所亲曰:“丈夫生世,会须履锋刃,平寇难,[6]安社稷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阶资以求荣位乎。”魏永安元年,尔朱天光辟为别将,从天光西讨,破赤水蜀。以功拜征虏将军,封石门县伯,邑五百户。又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皆破之。弼恒先锋陷阵,所向披靡,贼咸畏之,曰“莫当李将军前也”。

天光赴洛,弼因隶侯莫陈悦,为大都督,加通直散骑常侍。太昌初,(受)〔授〕清水郡守,[7]恒州大中正。寻除南秦州刺史。随悦征讨,屡有克捷。及悦害贺拔岳,军停陇上。太祖自平凉进军讨悦。弼谏悦曰:“岳既无罪而公害之,又不能抚纳其众,使无所归。宇文夏州收而用之,得其死力,咸云为主将报雠,其意固不小也。今宜解兵谢之,不然,恐必受祸。”悦惶惑,计无所出。弼知悦必败,乃谓所亲曰:“宇文夏州才略冠世,德义可宗。侯莫陈公智小谋大,岂能自保。吾等若不为计,恐与之同至族灭。”会太祖军至,悦乃弃秦州南出,据险以自固。翌日,弼密通使太祖,许背悦来降。夜,弼乃勒所部云:“侯莫陈公欲还秦州,汝等何不束装?”弼妻,悦之姨也,特为悦所亲委,众咸信之。人情惊扰,不可复定,皆散走,争趣秦州。弼乃先驰据城门以慰辑之,遂拥众以归太祖。悦由此遂败。太祖谓弼曰:“公与吾同心,天下不足平也。”破悦,得金宝奴婢,悉以好者赐之。仍令弼以本官镇原州。寻拜秦州刺史。

太祖率兵东下,征弼为大都督,领右军,攻潼关及回洛城,克之。大统初,进位仪同三司、雍州刺史。寻又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从平窦泰,先锋陷敌,斩获居多。太祖以所乘骓马及窦泰所著牟甲赐弼。又从平弘农。与齐神武战于沙苑,弼率军居右,而左军为敌所乘。弼呼其麾下六十骑,[8]身先士卒,横截之,贼遂为(三)〔二〕,因大破。[9]以功拜特进,爵赵郡公,增邑一千户。又与贺拔胜攻克河东,略定汾、绛。四年,从太祖东讨洛阳,弼为前驱。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数千,奄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遁走。弼追蹑之,虏其众,斩贷文,传首大军所。翌日,又从太祖与齐神武战于河桥,每入深陷阵,身被七创,遂为所获,围守数重。弼佯若创重,殒绝于地。守者稍懈,弼睨其旁有马,因跃上西驰,得免。五年,迁司空。六年,侯景据荆州,弼与独孤信御之,景乃退走。九年,从战邙山,转太尉。十三年,侯景率河南六州来附,东魏遣其将韩轨围景于颍川。太祖遣弼率军援景,诸将咸受弼节度。弼至,轨退。王思政又进据颍川,弼乃引还。十四年,北稽胡反,弼讨平之。迁太保,加柱国大将军。魏废帝元年,赐姓徒河氏。[10]太祖西巡,令弼居守,后事皆咨禀焉。六官建,拜太傅、大司徒。属茹茹为突厥所逼,举国请降,弼率前军迎之。给前后部羽葆鼓吹,赐杂彩六千段。及晋公护执政,朝之大事,皆与于谨及弼等参议。孝闵帝践阼,除太师,进封赵国公,邑万户。前后赏赐累巨万。

弼每率兵征讨,朝受令,夕便引路,不问私事,亦未尝宿于家。其忧国忘身,类皆如此。兼复性沉雄,有深识,故能以功名终。元年十月,薨于位,年六十四。世宗即日举哀,比葬,三临其丧。发卒穿冢,给大辂、龙旗,陈军至于墓所。谥曰武。寻追封魏国公,配食太祖庙庭。

(辉)〔耀〕。次子(耀)〔辉〕,尚太祖女义安长公主,遂以为嗣。[11]

辉大统中,起家员外散骑侍郎,赐爵义城郡公,历抚军将军、大都督、镇南将军、散骑常侍。辉常卧疾期年,太祖忧之,日赐钱一千,[12]供其药石之费。及魏废帝有异谋,太祖乃授辉武卫将军,总宿卫事。寻而帝废,除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魏恭帝二年,加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出为岐州刺史。从太祖西巡,率公卿子弟,别为一军。孝闵帝践阼,除荆州刺史。寻袭爵赵国公,改魏国公。保定中年,加将军。[13]天和六年,进位柱国。建德元年,出为总管梁洋等十州诸军事、梁州刺史。时渠、蓬二州生獠,积年侵暴,辉至州绥抚,并来归附。玺书劳之。

(辉)〔耀〕既不得为嗣,朝廷以弼功重,乃封(辉)〔耀〕邢国公,[14]位至开府。子宽,大象末,上大将军蒲山郡公。辉弟衍,大象末,大将军、真乡郡公。衍弟纶,最知名,有文武才用。以功臣子,少居显职,历吏部、内史下大夫,并获当官之誉。位至司会中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封河阳郡公。为聘齐使主。早卒。子长雅嗣。纶弟晏,建德中,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赵郡公。从高祖平齐,殁于并州。子璟以晏死王事,即袭其爵。弼弟㯹。

㯹字灵杰。[15]长不盈五尺,性果决,有胆气。少事尔朱荣。魏永安元年,以兼别将从荣破元颢,拜讨逆将军。及荣被害,㯹从尔朱世隆奉荣妻奔河北。又随尔朱兆入洛。赐爵淝城郡男,[16]迁都督。普泰元年,元树自梁入据谯城,㯹从行台樊子鹄击破之,迁右将军。

魏孝武西迁,㯹从大都督元斌之与齐神武战于成皋。兵败,遂与斌之奔梁。梁主待以宾礼,后得逃归。大统元年,授抚军将军,进封晋阳县子,邑四百户。寻为太祖帐内都督。从复弘农,破沙苑。㯹跨马运矛,冲锋陷阵,隐身鞍甲之中。敌人见之,皆曰“避此小儿”。不知㯹之形貌,正自如是。太祖初亦闻㯹骁悍,未见其能,至是方嗟叹之。谓㯹曰:“但使胆决如此,何必须要八尺之躯也。”以功进爵为公,增邑四百户。寻从宇文贵与东魏将任祥、尧雄等战于颍川,皆破之。征为太子中庶子。九年,从战邙山,迁持节、大都督。十三年,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又从弼讨稽胡,㯹功居多,除幽州刺史,[17]增邑三百户。十五年,拜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魏废帝初,从赵贵征茹茹,论功为最,改封封山县公,增邑并前二千一百户。孝闵帝践阼,进位大将军。武成初,又从豆卢宁征稽胡,大获而还。进爵汝南郡公。出为总管延绥丹三州诸军事、延州刺史。四年,卒于镇。[18]赠恒朔等五州刺史。

㯹无子,以弼子椿嗣。先以㯹勋功,封魏平县子。大象末,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右宫伯,改封河东郡公。

于谨字思敬,河南洛阳人也。小名巨弥。[19]曾祖婆,魏怀荒镇将。祖安定,平凉郡守、高平郡将。[20]父提,陇西郡守,荏平县伯。保定二年,以谨著勋,追赠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太保、建平郡公。

谨性沉深,有识量,略窥经史,尤好孙子兵书。屏居闾里,未有仕进之志。或有劝之者,谨曰:“州郡之职,昔人所鄙,台鼎之位,须待时来。吾所以优游郡邑,聊以卒岁耳。”太宰元穆见之,叹曰:“王佐材也。”

及破六汗拔陵首乱北境,引茹茹为援,大行台仆射元纂率众讨之。[21]宿闻谨名,辟为铠曹参军事,从军北伐。茹茹闻大军之逼,遂逃出塞。纂令谨率二千骑追之,至郁对原,前后十七战,尽降其众。后率轻骑出塞觇贼,属铁勒数千骑奄至,谨以众寡不敌,退必不免,乃散其众骑,使匿丛薄之间,又遣人升山指麾,若分部军众者。贼望见,虽疑有伏兵,既恃其众,不以为虑,乃进军逼谨。谨以常乘骏马一紫一䯄,贼先所识,乃使二人各乘一马,突阵而出。贼以为谨也,皆争逐之。谨乃率馀军击之,其追骑遂奔走,因得入塞。

正光四年,行台广阳王元深治兵北伐,[22]引谨为长流参军,特相礼接。所有谋议,皆与谨参之。乃使其子佛陁拜焉,其见待如此。遂与广阳王破贼主斛律野谷禄等。时魏末乱,群盗蜂起,谨乃从容谓广阳王曰:“自正光以后,海内沸腾,郡国荒残,农商废业。今殿下奉义行诛,远临关塞,然丑类蚁聚,其徒实繁,若极武穷兵,恐非计之上者。谨愿禀大王之威略,驰往喻之,必不劳兵甲,可致清荡。”广阳王然之。谨兼解诸国语,乃单骑入贼,示以恩信。于是西部铁勒酋长乜列河等,[23]领三万馀户并款附,相率南迁。广阳王欲与谨至折敷岭迎接之。[24]谨曰:“破六汗拔陵兵众不少,闻乜列河等归附,必来要击。彼若先据险要,则难与争锋。今以乜列河等饵之,当竞来抄掠,然后设伏以待,必指掌破之。”广阳然其计。拔陵果来要击,破乜列河于岭上,部众皆没。[25]谨伏兵发,贼遂大败,悉收得乜列河之众。魏帝嘉之,除积射将军。

孝昌元年,又随广阳王征鲜于脩礼。军次白牛逻,会章武王为脩礼所害,[26]遂停军中山。侍中元晏宣言于灵太后曰:“广阳王以宗室之重,受律专征,今乃盘桓不进,坐图非望。又有于谨者,智略过人,为其谋主。风尘之隙,恐非陛下之纯臣矣。”灵太后深纳之。诏于尚书省门外立榜,募能获谨者,许重赏。谨闻之,乃谓广阳曰:“今女主临朝,敢信谗佞,脱不明白殿下素心,便恐祸至无日。谨请束身诣阙,归罪有司,披露腹心,自免殃祸。”广阳许之。谨遂到榜下曰:“吾知此人。”众人共诘之。谨曰:“我即是也。”有司以闻。灵太后引见之,大怒。谨备论广阳忠款,兼陈停军之状。灵后意稍解,遂舍之。寻加别将。

二年,梁将曹义宗据守穰城,数为边患。乃令谨与行台尚书辛纂率兵讨之。相持累年,经数十战。进拜都督、宣威将军、冗从仆射。孝庄帝即位,除镇远将军,寻转直寝。又随太宰元天穆讨葛荣,平邢杲,拜征虏将军。从尔朱天光破万俟丑奴,封石城县伯,邑五百户。普泰元年,除征北大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散骑常侍。又随天光平宿勤明达,别讨夏州贼贺遂有伐等,[27]平之,授大都督。从天光与齐神武战于韩陵山,天光既败,谨遂入关。贺拔岳表谨留镇,除卫将军、咸阳郡守。

太祖临夏州,以谨为防城大都督,兼夏州长史。及岳被害,太祖赴平凉。谨乃言于太祖曰:“魏祚陵迟,权臣擅命,群盗蜂起,黔首嗷然。明公仗超世之姿,怀济时之略,四方远近,咸所归心。愿早建良图,以副众望。”太祖曰:“何以言之?”谨对曰:“关右,秦汉旧都,古称天府,将士骁勇,厥壤膏腴,西有巴蜀之饶,北有羊马之利。今若据其要害,招集英雄,养卒劝农,足观时变。且天子在洛,逼迫群凶,若陈明公之恳诚,算时事之利害,请都关右,帝必嘉而西迁。然后挟天子而令诸侯,奉王命以讨暴乱,桓、文之业,千载一时也。”太祖大悦。会有敕追谨为(关)〔阁〕内大都督,[28]谨因进都关中之策,魏帝纳之。

寻而齐神武逼洛阳,谨从魏帝西迁。仍从太祖征潼关,破回洛城,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北雍州刺史,进爵蓝田县公,邑一千户。大统元年,拜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其年,夏阳人王游浪聚据杨氏壁谋逆,谨讨擒之。是岁,大军东伐,[29]谨为前锋。至盘豆,东魏将高叔礼守险不下,攻破之。拔虏其卒(又)〔一千〕。因此拔弘农,[30]擒东魏陕州刺史李(征)〔徽〕伯。[31]齐神武至沙苑,谨从太祖与诸将力战,破之,进爵常山郡公,增邑一千户。又从战河桥。拜大丞相府长史,兼大行台尚书。稽胡帅夏州刺史刘平叛,[32]谨率众讨平之。除大都督、恒并燕肆云五州诸军事、大将军、恒州刺史。入为太子太师。九年,复从太祖东征,别攻柏谷坞,拔之。邙山之战,大军不利,谨率其麾下伪降,立于路左。齐神武军乘胜逐北,不以为虞。追骑过尽,谨乃自后击之,敌人大骇。独孤信又集兵士于后奋击,齐神武军遂乱,以此大军得全。十二年,拜尚书左仆射,领司农卿。及侯景款附,请兵为援,太祖命李弼率兵应之。谨谏曰:“侯景少习兵权,情实难测。且宜厚其礼秩,以观其变。即欲遣兵,良用未可。”太祖不听。寻复兼大行台尚书、丞相府长史,率兵镇潼关,加授华州刺史,赠秬鬯一卣,圭瓒副焉。俄拜司空,增邑四百户。十五年,进位柱国大将军。齐氏称帝,太祖征之,以谨为后军大都督。别封一子盐亭县侯,邑一千户。魏恭帝元年,除雍州刺史。

初,梁元帝平侯景之后,于江陵嗣位,密与齐氏通使,将谋侵轶。其兄子岳阳王察时为雍州刺史,以梁元帝杀〔其〕兄誉,[33]遂结雠隙。据襄阳来附,仍请王师。乃令谨率众出讨。太祖饯于青泥谷。长孙俭问谨曰:“为萧绎之计,将欲如何?”谨曰:“耀兵汉、沔,席卷渡江,直据丹阳,是其上策;移郭内居民,退保子城,峻其陴堞,以待援至,是其中策;若难于移动,据守罗郭,是其下策。”俭曰:“揣绎定出何策?”谨曰:“必用下策。”俭曰:“彼弃上而用下,何也?”对曰:“萧氏保据江南,绵历数纪。属中原多故,未遑外略。又以我有齐氏之患,必谓力不能分。且绎愞而无谋,多疑少断。愚民难与虑始,皆恋邑居,既恶迁移,当保罗郭。所以用下策也。”谨乃令中山公护及大将军杨忠等,率精骑先据江津,断其走路。梁人竖木栅于外城,广轮六十里。[34]寻而谨至,悉众围之。梁主屡遣兵于城南出战,[35]辄为谨所破。旬有六日,外城遂陷。梁主退保子城。翌日,率其太子以下,面缚出降,寻杀之。虏其男女十馀万人,收其府库珍宝。得宋浑天仪、梁日晷铜表、魏相风乌、铜蟠螭(跌)〔趺〕、[36]大玉径四尺围七尺、及诸轝辇法物以献,军无私焉。立萧察为梁主,振旅而旋。太祖亲至其第,宴语极欢。赏谨奴婢一千口,及梁之宝物,并金石丝竹乐一部,别封新野郡公,邑二千户。谨固辞,太祖不许。又令司乐作常山公平梁歌十首,使工人歌之。

谨自以久当权势,位望隆重,功名既立,愿保优闲。乃上先所乘骏马及所著铠甲等。太祖识其意,乃曰:“今巨猾未平,公岂得便尔独善。”遂不受。六官建,拜大司徒。[37]

及太祖崩,孝闵帝尚幼,中山公护虽受顾命,而名位素下,群公各图执政,莫相率服。护深忧之,密访于谨。谨曰:“夙蒙丞相殊眷,情深骨肉。今日之事,必以死争之。若对众定策,公必不得辞让。”明日,群公会议。谨曰:“昔帝室倾危,人图问鼎。丞相志在匡救,投袂荷戈,故得国祚中兴,群生遂性。今上天降祸,奄弃庶寮。嗣子虽幼,而中山公亲则犹子,兼受顾托,军国之事,理须归之。”辞色抗厉,众皆悚动。护曰:“此是家事,素虽庸昧,何敢有辞。”谨既太祖等夷,护每申礼敬。至是,谨乃趋而言曰:“公若统理军国,谨等便有所依。”遂再拜。群公迫于谨,亦再拜,因是众议始定。

孝闵帝践阼,进封燕国公,邑万户。迁太傅、大宗伯,与李弼、侯莫陈崇等参议朝政。及贺兰祥讨吐谷浑也,谨遥统其军,授以方略。

保定二年,谨以年老,上表乞骸骨。诏报曰:“昔师尚父年逾九十,召公奭几将百岁,皆勤王家,自强不息。今元恶未除,九州不一,将以公为舟楫,弘济于艰难,岂容忘二公之雅操,而有斯请。朕用恧焉。公若更执谦冲,有司宜断启。”

三年四月,诏曰:“树以元首,主乎教化,率民孝悌,置之仁寿。是以古先明后,咸若斯典,立三老五更,躬自袒割。朕以眇身,处兹南面,何敢遗此黄发,不加尊敬。太傅、燕国公谨,执德淳固,为国元老,馈以乞言,朝野所属。可为三老,有司具礼,择日以闻。”谨上表固辞,诏答不许。又赐延年杖。高祖幸太学以食之。三老入门,皇帝迎拜门屏之间,三老答拜。有司设三老席于中楹,南向。太师、晋国公护升阶,设几(施)〔于〕席。[38]三老升席,南面凭几而坐,以师道自居。大司(马)〔寇〕、楚国公宁升阶,[39]正舄。皇帝升阶,立于斧扆之前,西面。有司进馔,皇帝跪设酱豆,亲自袒割。三老食讫,皇帝又亲跪授爵以酳。有司撤讫。皇帝北面立而访道。三老乃起立于席后。皇帝曰:“猥当天下重任,自惟不才,不知政治之要,公其诲之。”三老答曰:“木受绳则正,后从谏则圣。自古明王圣主,皆虚心纳谏,以知得失,天下乃安。唯陛下念之。”又曰:“为国之本,在乎忠信。是以古人云去食去兵,信不可失。国家兴废,莫不由之。愿陛下守而勿失。”又曰:“治国之道,必须有法。法者,国之纲纪。纲纪不可不正,所正在于赏罚。若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则有善者日益,[40]为恶者日止。若有功不赏,有罪不罚,则天下善恶不分,下民无所措其手足矣。”又曰:“言行者立身之基,言出行随,诚宜相顾。愿陛下三思而言,九虑而行。若不思不虑,必有过失。天子之过,事无大小,如日月之蚀,莫不知者。愿陛下慎之。”三老言毕,皇帝再拜受之,三老答拜焉。礼成而出。

及晋公护东伐,谨时老病,护以其宿将旧臣,犹请与同行,询访戎略。军还,赐钟磬一部。天和二年,又赐安车一乘。寻授雍州牧。三年,薨于位,年七十六。高祖亲临,诏谯王俭监护丧事,赐缯彩千段,粟麦五千斛,[41]赠本官,加使持节、太师、雍恒等二十州诸军事、雍州刺史,谥曰文。及葬,王公已下,咸送出郊外。配享于太祖庙庭。

谨有智谋,善于事上。名位虽重,愈存谦挹。每朝参往来,不过从两三骑而已。朝廷凡有军国之务,多与谨决之。谨亦竭其智能,弼谐帝室。故功臣之中,特见委信,始终若一,人无间言。每教训诸子,务存静退。加以年齿遐长,礼遇隆重,子孙繁衍,皆至显达,当时莫与为比焉。子寔嗣。

寔字宾实,少和厚。年未弱冠,入太祖幕府,从征潼关及回洛城。大统三年,又从复弘农,战沙苑。以前后功,封万年县子,邑五百户,授主衣都统。河桥之役,先锋陷阵。军还,寔又为内殿,除通直散骑常侍,转太子右卫率,加都督。又从太祖战于邙山。十一年,诏寔侍讲东宫。侯景来附,遣寔与诸军援之,平九曲城。进大都督,迁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十四年,除尚书。是岁,太祖与魏太子西巡,寔时从。太祖刻石于陇山之上,录功臣位,以次镌勒,预以寔为开府仪同三司。至十五年,方授之。寻除滑州刺史,特给鼓吹一部,进爵为公,增邑二百户。魏恭帝二年,羌东念姐率部落反,结连吐谷浑,每为边患。遣大将军豆卢宁讨之,逾时不克。又令寔往,遂破之。太祖手书劳问,赐奴婢一百口,马一百疋。孝闵帝践祚,授民部中大夫,进爵延寿郡公,邑二千户。又进位大将军,除勋州刺史,入为小司寇。天和二年,延州蒲川贼郝三郎等反,攻逼丹州。遣寔率众讨平之,斩三郎首,获杂畜万馀头。乃除延州刺史。五年,袭爵燕国公,进位柱国,以罪免。寻复本官,除凉州总管。大象二年,加上柱国,拜大左辅。隋开皇元年,薨。赠司空,谥曰安。

子𫖮,大象末,上开府、吴州总管、新野郡公。𫖮弟仲文,大将军、延寿郡公。仲文弟象贤,仪同三司,尚高祖女。

寔弟翼,自有传。翼弟义,上柱国、潼州总管、建平郡公。义弟礼,上大将军、赵州刺史、安平郡公。礼弟智,初为开府,以受宣帝旨,告齐王宪反,遂封齐国公。寻拜柱国、凉州总管、大司空。智(初)弟绍,[42]上开府、绥州刺史、华阳郡公。绍弟弼,上仪同、平恩县公。弼弟兰,上仪同、襄阳县公。兰弟旷,上仪同,赠恒州刺史。

史臣曰:贺拔岳变起仓卒,侯莫陈悦意在兼并,于时将有离心,士无固志。洛抚缉散乱,抗御仇雠。全师而还,敌人绝觊觎之望;度德而处,霸王建匡合之谋。此功故不细也。李弼、于谨怀佐时之略,逢启圣之运,绸缪顾遇,缔构艰难,帷幄尽其谟猷,方面宣其庸绩,拟巨川之舟艥,为大厦之栋梁。非惟攀附成名,抑亦材谋自取。及谨以耆年硕德,誉重望高,礼备上庠,功歌司乐,常以满盈为戒,覆折是忧。不有君子,何以能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于平凉以洛为右都督 张森楷云:“‘于’上当有捝误,否则于文不属。”按北史卷五九寇洛传作“及岳为大行台,以洛为右都督”,这里“于”上疑脱“及岳为大行台”六字,“为大行台于平凉”连读。
  2. 除武卫将军 按洛先已为卫将军,魏书卷一一三官氏志载太和后职令在第二品,武卫将军则在从第三品,这里说是因功迁除,岂有反而降品之理,前后必有一误。
  3. 辽东襄平人也 北史卷六0李弼传作“陇西成纪人”。按辽东是本贯,陇西是西魏时所改。见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一二页。
  4. 六世祖根慕容垂黄门侍郎 北史卷六0李弼传“根”作“振”,“黄门侍郎”作“黄门郎”。新唐书卷七二上宰相世系表也作“根”,官是“中书令”。官爵多假托,且世系表一般每把祖先官爵提高,无须深究。“根”与“振”未知孰是。又世系表自根至弼只有四世,也不合。
  5. 祖贵丑平州刺史 新唐书卷七二上宰相世系表单称贵,官爵提高为征东将军、汝南公。
  6. 丈夫生世会须履锋刃平寇难 “世”原作“死”。诸本和北史卷六0李弼传都作“世”,张元济以为“死”字误。张说是,今迳改。
  7. (受)〔授〕清水郡守 局本“受”作“授”,张森楷以为作“受”误。按“受”字不合,今从改。
  8. 弼呼其麾下六十骑 北史卷六0李弼传“六十”作“九十”。
  9. 贼遂为(三)〔二〕因大破 北史卷六0李弼传、册府卷四一九四九九六页都作“贼分为二,因册府作“遂”大破之”。按卷一文帝纪载这次战事,作“绝其军为二队,大破之”“队”当作“遂”,见卷二校记第一0条。通鉴卷一五七四八八五页作“东魏兵中绝为二,遂大破之”。这里“三”当是“二”之讹,今据改。又“破”下也应有“之”字。
  10. 赐姓徒河氏 诸本和北史卷六0李弼传“河”都作“何”。旧唐书卷五三、新唐书卷八四李密传也都作“何”。但隋书卷三九豆卢𪟝传却作“徒河”。译音无定字,今不改。
  11. (辉)〔耀〕次子(耀)〔辉〕尚太祖女义安长公主遂以为嗣 张森楷云:“北史卷六0李弼传称‘子曜居长,以次子晖尚文帝女’,与此长幼互异,北史是也。”张以为北史是,却没有说明理由。今按本条既云嗣爵者名耀,下文却又说辉袭爵赵国公,改魏国公。赵是弼始封,魏是改封,显然嗣弼者为辉。前后自相矛盾,其证一。卷二五李贤传附从子基传称宇文泰“唯托意诸婿,以为心膂。基与义成公李晖、常山公于翼等俱为武卫将军,分掌禁旅”。据此,宇文泰的女婿是李辉而非李耀,其证二。这里长次颠倒,今改正。又“耀”“辉”,北史作“曜”“晖”。按李晖屡见周书卷五武帝纪天和六年五七一年正月,建德元年五七二年四月,卷二五李贤附从子基传,卷四九异域僚传。李曜见旧唐书卷五三、新唐书卷八四李密传,文苑英华卷九四八魏徵撰李密墓志铭。只有隋书卷七0李密传,唐书卷七二上宰相世系表作“耀”。疑作“曜”“晖”是。
  12. 日赐钱一千 北史卷六0李弼传作“赐钱一千万”。
  13. 保定中年加将军 张森楷云:“此‘年’字上,‘加’字下当有捝文,否则辞不相属,且不知是何等将军也。”按上称“加骠骑大将军”,下称“进位柱国”,这里“加”下当脱“大”字。
  14. (辉)〔耀〕既不得为嗣朝廷以弼功重乃封(辉)〔耀〕邢国公 两“辉”字北史卷六0李弼传作“曜”。按北史是,见本卷校记第一一条,今据改,但仍从“光”作“耀”,和前文一致。
  15. 㯹字灵杰 北史卷六0李弼附弟㯹传“灵”作“云”。
  16. 赐爵淝城郡男 张森楷云“‘郡’字误,说见贺拔胜传”见卷一四校记第二七条。按张说是,但不知是“县男”或“乡男”,故不改。
  17. 除幽州刺史 按幽州是东魏地,西魏不闻侨置。这是实授刺史,不像封爵或赠官可以空名遥授,疑为“豳州”之讹。
  18. 四年卒于镇 张森楷云:“此不知是何四年,若蒙上‘武成初’,则止二年,无四年也。北史无文,今亦阙疑。”
  19. 小名巨弥 北史卷二三于栗䃅附六世孙谨传“弥”作“引”。
  20. 祖安定平凉郡守高平郡将 北史本传、新唐书卷七二下宰相世系表作“高平郡都将”。张森楷云:“郡将非官,当时称太守为郡将,不为典要。北史作高平郡都将,是也。”按郡将不是正式官称,郡都将也无此官,疑当作“高平镇都将”。
  21. 及破六汗拔陵首乱北境引茹茹为援大行台仆射元纂率众讨之 按魏书卷九肃宗纪,正光四年五二三年二月茹茹主阿那瑰犯塞,四月李崇、元纂北征茹茹。这时破落汗拔陵尚未起兵,完全谈不到“引茹茹为援”。而起兵之后,北魏政权即勾引阿那瑰参加镇压此乱军,茹茹可汗援助的是北魏政权而不是破六汗拔陵,更是史实昭然。校记例不考事,但此条颠倒事实,厚诬新起军,不可不辩。
  22. 正光四年行台广阳王元深治兵北伐 按魏书卷九肃宗纪李崇率广阳王渊深本名渊,北史、周书、齐书避唐讳改统军镇压新起军在正光五年五二四年五月,此误。
  23. 铁勒酋长乜列河 北史本传、通典卷一五六兵九“乜”都作“也”。下面几个“乜”字同。
  24. 折敷岭 北史本传、通典卷一五六兵九“折”作“析”。北史“敷”作“郭”,通典作“敦”。疑本作“敦”,周书误其左为“敷”,北史误其右为“郭”。
  25. 部众皆没 “没”,原作“殁”。诸本和北史本传都作“没”。二张都以为“殁”字误,今迳改。
  26. 孝昌元年又随广阳王征鲜于脩礼军次白牛逻会章武王为脩礼所害 魏书卷九肃宗纪,鲜于脩礼起义在孝昌二年五二六年正月,五月命广阳王渊率章武王融领兵镇压,九月章武王融在白牛逻战死。按鲜于脩礼之起实在孝昌元年五二五年,本纪据奏报而书,所以记在次年。至于命将出兵据诏下年月,大致可据。出兵既在二年,融之战死当然不会在上年。这里“孝昌元年”是“二年”之误。又据肃宗纪和魏书卷一九下章武王太洛附孙融传、北史卷一六广阳王建附孙深传,融死时,民军领袖已是葛荣。这里说融“为修礼所害”,也不确。
  27. 贺遂有伐 宋本“伐”作“代”。汲本、局本作“伐”,下有注云:“一作代。”
  28. 会有敕追谨为(关)〔阁〕内大都督 册府卷三四五四0八六页“关内”作“门内”,卷三八二四五四四页作“阁门”。按这时宇文泰方任关西大都督卷一文帝纪,于谨是其部将,岂得为关内大都督。册府两条都有错字,互证知应作“阁或阁内大都督”。侯莫陈顺、杨宽、窦炽、赵刚在孝武入关前,都曾充阁内大都督或阁内都督见周书卷一九、卷二二、卷三0、卷三三本传。魏书卷八0斛斯椿传称椿曾劝孝武帝“置阁内都督部曲”。这些都可以证明魏有此官。阁内都督职任禁卫,于谨人在关中,要他上洛阳赴任,所以本传说“敕追”。西迁时,于谨人在洛阳,所以下文说“从魏帝西迁”。若是关中大都督,则于谨即在其地,何须“敕追”,也不能说“随孝武西迁”。今参证考定,“关”改作“阁”。
  29. 其年夏阳人王游浪聚据杨氏壁谋逆谨讨擒之是岁大军东伐 按卷二文帝纪下于谨取杨氏壁在大统三年五三七年六月,东伐在这年八月。这里“其年”乃承上文大统元年五三五年,所叙却是三年事。且才云“其年”,又称“是岁”,亦是重复。“其年”下当有脱文,或“其”为“三”之误。
  30. 拔虏其卒(又)〔一千〕因此拔弘农 宋本“又”作“一人”。张元济以为“又”字误,云“卒一人”疑当作“率一人”。按“又”字误,张说也未是。卷二文帝纪下云:“东魏将高叔礼守栅不下,谨急攻之,乃降。获其戍卒一千。”知宋本“一人”为“一千”之讹,尚可纵迹。而宋本“一人”二字连接甚密,后来刻本以“一人”不可解,又误合作“又”,似是而非。今据文帝纪改。
  31. 擒东魏陕州刺史李(征)〔徽〕伯 卷二文帝纪下,北史本传、卷五魏本纪下、卷九周本纪上、魏书卷一二孝静纪“征”都作“徽”。按魏书卷三六李顺附族人李裔传,称“裔字徽伯”,在陕州刺史任上,西魏攻陷州城,“被执见害”。隋书卷四六李雄传称:“父徽伯,齐当云东魏陕州刺史,陷于周当云西魏。”历考诸书,都作“徽伯”北史卷三三李裔传作“伯徽”,乃倒误,今据改。
  32. 刘平 卷二文帝纪下大统七年五四一年三月、卷四九稽胡传、北史卷九六稽胡传都作“刘平伏”。这里作“平”,乃双名单称。
  33. 其兄子岳阳王察时为雍州刺史以梁元帝杀〔其〕兄誉 北史本传、册府卷三五五四二一七页“兄”上有“其”字。按誉是察之兄,若无“其”字,便像是元帝兄。今据补。
  34. 六十里 南史卷八梁本纪下作“七十里”。
  35. 梁主屡遣兵于城南出战 “主”原作“王”。宋本、南本、局本都作“主”。殿本、北本、汲本在下文也称“梁主”,知这里刻误,今迳改。
  36. 铜蟠螭(跌)〔趺〕 北史本传“跌”作“趺”。张元济云:“诸本同误,当从北史作‘趺’。”张说是,今据改。
  37. 拜大司徒 张森楷云:“帝纪卷二文帝纪下作‘大司寇’。李弼为大司徒,纪传文同,则谨不得为司徒也。北史卷二三本传正是‘寇’字。”按张说是,册府卷三0九三六四二页亦云:“后周于谨初仕魏,为大司寇。”但诸本皆同,今不改。
  38. 设几(施)〔于〕席 诸本和册府卷五五六一六页、御览卷五三五二四二八页、通典卷六七养老条“施”都作“于”。张元济云:“‘设几于席’,乃承上文‘有司设三老席于中楹’而言,殿本乃云‘设几施席’,一似原未有席者,岂非自相抵牾。”按张说是。北史本传误作“设席施几”,殿本盖据北史妄改,今回改。
  39. 大司(马)〔寇〕楚国公宁 册府卷五五六一六页、御览卷五三五二四二八页、通典卷六七养老条“大司马”作“大司寇”。按卷四明帝纪武成元年五五九年五月书豆卢宁为大司寇,卷一九豆卢宁传,称武成初讨稽胡,军还,迁大司寇。自这年到保定五年五六五年宁卒前,纪传都没有说他迁官。卷五武帝纪保定五年二月陆通为大司寇,三月书“宁薨”,则陆通即在宁病笃时代宁,也可证宁终于大司寇之官。养老乞言,事在保定三年五六三年,而武帝纪于保定二年五六二年六月书尉迟迥为大司马。到天和三年五六八年迥升太保,始以齐王宪为大司马。保定三年大司马是尉迟迥,也很清楚。据此知这条“大司马”当从册府、御览作“大司寇”。今据改。
  40. 则有善者日益 北史本传、御览五三五二四二八页、通典卷六七养老条“有”作“为”,较长。
  41. 粟麦五千斛 北史本传无“五”字。
  42. (初)弟绍 北史本传无“初”字。按于智见卷七宣帝纪初即位未改元,卷一二齐王宪传,其他纪载也从没有“智初”之称。这里乃涉及上“礼弟智,初为开府”句误衍,今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