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书/卷1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传第七 周书
卷十六 列传第八
令狐德棻
列传第九

赵贵 独孤信 侯莫陈崇

赵贵字元贵,[1]天水南安人也。曾祖达,魏库部尚书、临晋子。祖仁,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

贵少贵悟,有节概。魏孝昌中,天下兵起,贵率乡里避难南迁。属葛荣陷中山,遂被拘逼。荣败,尔朱荣以贵为别将,从讨元颢有功,赐爵燕乐县子,授伏波将军、武贲中郎将。从贺拔岳平关中,赐爵魏平县伯,邑五百户。累迁镇北将军、光禄大夫、都督。[2]

及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将吏奔散,莫有守者。贵谓其党曰:“吾闻仁义岂有常哉,行之则为君子,违之则为小人。朱伯厚、王叔治感意气微恩,尚能蹈履名节;况吾等荷贺拔公国士之遇,宁可自同众人乎?”涕泣歔欷。于是从之者五十人。乃诣悦诈降,悦信之。因请收葬岳,言辞慷慨,悦壮而许之。贵乃收岳尸还,与寇洛等纠合其众,[3]奔平凉,共图拒悦。贵首议迎太祖,语在太祖纪。太祖至,以贵为大都督,领府司马。悦平,以本将军、持节,行秦州事、当州大都督。为政清静,民吏怀之。

齐神武举兵向洛,使其都督韩轨,进据蒲坂。太祖以贵为行台,与梁御等讨之。未济河而魏孝武已西入关。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兼右卫将军。时曹泥据灵州拒守,以贵为大都督,与李弼等率众讨之。进爵为侯、增邑五百户。又以预立魏文帝勋,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五百户。寻授岐州刺史。时以军国多务,藉贵力用,遂不之部。仍领大丞相府左长史,加散骑常侍。梁仚定称乱河右,以贵为陇西行台,率众讨破之。从太祖复弘农,战沙苑,拜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中山郡公,除雍州刺史。从战河桥,贵与怡峰为左军,战不利,先还。又从援玉壁,齐神武遁去。高仲密以北豫州降,太祖率师迎之,与东魏人战于邙山。贵为左军,失律,诸军因此并溃。坐免官,以骠骑、大都督领本军。寻复官爵,拜御史中尉,加大将军。东魏将高岳、慕容绍宗等围王思政于颍川,贵率军援之,东南诸州兵亦受贵节度。东魏人遏洧水灌城,军不得至,思政遂没。贵乃班师。寻拜柱国〔大〕将军,[4]赐姓乙弗氏。茹茹寇广武,贵击破之,斩首数千级,收其辎重,振旅而还。六官建,以贵为太保、大宗伯,改封南阳郡公。孝闵帝践阼,迁太傅、大冢宰,进封楚国公,邑万户。

初,贵与独孤信等皆与太祖等夷,及孝闵帝即位,晋公护摄政,贵自以元勋佐命,每怀怏怏,有不平之色,乃与信谋杀护。及期,贵欲发,信止之。寻为开府宇文盛所告,被诛。

独孤信,云中人也,本名如愿。魏氏之初,有三十六部,其先伏留屯者,为部落大人,与魏俱起。祖俟尼,和平中,以良家子自云中镇武川,因家焉。父库者,为领民酋长,少雄豪有节义,北州咸敬服之。

信美容仪,善骑射。正光末,与贺拔度等同斩卫可孤,[5]由是知名。以北边丧乱,避地中山,为葛荣所获。信既少年,好自修饰,服章有殊于众,军中号为独孤郎。

及尔朱氏破葛荣,以信为别将。从征韩娄,信疋马挑战,擒贼渔阳王袁肆周,[6]以功拜员外散骑侍郎。寻转骁骑将军,因镇滏口。元颢入洛,荣以信为前驱,与颢党战于河北,破之。拜安南将军,赐爵爰德县侯。[7]

建明初,出为荆州新野镇将,带新野郡守。寻迁荆州防城大都督,带南乡守。频典二部,皆有声绩。贺拔胜出镇荆州,乃表信为大都督。从胜攻梁下溠戍,破之,迁武卫将军。及胜弟岳为侯莫陈悦所害,胜乃令信入关,抚岳馀众。属太祖已统岳兵,信与太祖乡里,少相友善,相见甚欢。因令信入洛请事,至雍州,大使元毗又遣信还荆州。寻征信入朝,魏孝武雅相委任。

及孝武西迁,事起仓卒,信单骑及之于瀍涧。孝武叹曰:“武卫遂能辞父母,捐妻子,远来从我。世乱识贞良,岂虚言哉。”即赐信御马一疋,进爵浮阳郡公,邑一千户。

时荆州虽陷东魏,民心犹恋本朝。乃以信为卫大将军、都督三荆州诸军事,兼尚书右仆射、东南道行台、大都督、荆州刺史以招怀之。信至武陶,东魏遣其弘农郡守田八能,率蛮左之众,拒信于淅阳;又遣其都督张齐民,以步骑三千出信之后。信谓其众曰:“今我士卒不满千人,而首尾受敌。若却击齐民,则敌人谓为退走,必来要截。未若先破八能。”遂奋击,八能败而齐民亦溃。信乘胜袭荆州。东魏刺史辛纂勒兵出战。士庶既怀信遗惠,信临阵喻之,莫不解体。因而纵兵击之,纂大败,奔城趋门,未及阖,信都督杨忠等前驱斩纂。语在忠传。于是三荆遂定。就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东魏又遣其将高敖曹、侯景等率众奄至。信以众寡不敌,遂率麾下奔梁。居三载,梁武帝方始许信还北。信父母既在山东,梁武帝问信所往,信答以事君无二。梁武帝深义之,礼送甚厚。

大统三年秋,至长安。自以亏损国威,上书谢罪。魏文帝付尚书议之,七兵尚书、陈郡王(王言)〔玄〕等议,[8]以为“边将董戎,龚行天罚,丧师败绩,国刑无舍。荆州刺史独孤如愿,任当推毂,远袭襄、宛,斩贼帅辛纂,传首京师,论功语效,寔合嘉赏。但庸绩不终,旋致沦没,责成之义,朝寄有违。然孤军数千,后援未接,贼众我寡,难以自固。既经恩降,理绝刑书。昔秦宥孟明,汉舍广利,卒能改过立功,垂芳竹帛。以今方古,抑有成规。臣等参议,请赦罪,复其旧职”。魏文帝诏曰:“如愿荆、襄之役,寔展功效。既属强寇,力屈道穷,归贼不可,还朝路绝,适事求宜,未足称过。违难如吴,[9]诚贯夷险,义全终始,良可嘉叹。复情存谦退,款心谢责。宁容议及恩降,止云免咎,斯则事失权宜,理乖通变。可转骠骑大将军,加侍中、开府,其使持节、仪同三司、浮阳郡公悉如故。”

寻拜领军。仍从太祖复弘农,破沙苑。改封河内郡公,增邑二千户。时俘虏中有信亲属,始得父凶问,乃发丧行服。寻起为大都督,率众与冯翊王元季海入洛阳。颍、豫、襄、广、陈留之地,并相继款附。四年,东魏将侯景等率众围洛阳。信据金墉城,随方拒守,旬有馀日。及太祖至瀍东,景等退走。信与李远为右军,战不利,东魏遂有洛阳。六年,侯景寇荆州,太祖令信与李弼出武关。景退,以信为大使,慰抚三荆。

寻除陇右十州大都督、[10]秦州刺史。先是,守宰暗弱,政令乖方,民有冤讼,历年不能断决。及信在州,事无壅滞。示以礼教,劝以耕桑,数年之中,公私富实。流民愿附者数万家。太祖以其信着遐迩,故赐名为信。七年,岷州刺史、赤水蕃王梁仚定举兵反,诏信讨之。仚定寻为其部下所杀。而仚定子弟,仍收其馀众。信乃勒兵向万年,顿三交口。贼并力拒守,信因诡道趋稠松岭。[11]贼不虞信兵之至,望风奔溃。乘胜逐北,径至城下,贼并出降。加授太子太保。邙山之战,大军不利。信与于谨收散卒自后击之,齐神武追骑惊扰,诸军因此得全。十二年,凉州刺史宇文仲和据州不受代,太祖令信率开府怡峰讨之。仲和婴城固守,信夜令诸将以冲梯攻其东北,信亲帅壮士袭其西南,值明克之。[12]擒仲和,虏其民六千户,送于长安。拜大司马。十三年,大军东讨。时以茹茹为寇,令信移镇河阳。十四年,进位柱国大将军。录克下溠、守洛阳、破岷州、平凉州等功,增封,听回授诸子。于是第二子善封魏宁县公,第三子穆文侯县侯,[13]第四子藏义宁县侯,邑各一千户;第五子顺项城县伯,[14]第六子陁建忠县伯,邑各五百户。信在陇右岁久,启求还朝,太祖不许。或有自东魏来者,又告其母凶问,信发丧行服。属魏太子与(世)〔太〕祖巡北边,[15]因至河阳吊信。信陈哀苦,请终礼制,又不许。于是追赠信父库者司空公,追封信母费连氏常山郡君。十六年,大军东讨,信率陇右数万人从军,至崤坂而还。迁尚书令。六官建,拜大司马。孝闵帝践阼,迁太保、大宗伯,进封卫国公,邑万户。

赵贵诛后,信以同谋坐免。居无几,晋公护又欲杀之,以其名望素重,不欲显其罪,逼令自尽于家。时年五十五。

信风度弘雅,有奇谋大略。太祖初启霸业,唯有关中之地,以陇右形胜,故委信镇之。既为百姓所怀,声振邻国。东魏将侯景之南奔梁也,魏收为檄梁文,矫称信据陇右不从宇文氏,仍云无关西之忧,欲以威梁人也。又信在秦州,尝因猎日暮,驰马入城,其帽微侧。诘旦,而吏民有戴帽者,咸慕信而侧帽焉。其为邻境及士庶所重如此。

子罗,先在东魏,乃以次子善为嗣。及齐平,罗至。善卒,又以罗为嗣。罗字罗仁。大象元年,除楚安郡守,授仪同大将军。

(子)〔字〕伏陁,[16]幼聪慧,善骑射,以父勋,封魏宁县公。魏废帝元年,又以父勋,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进爵长安郡公。[17]孝闵帝践阼,除河州刺史。以父负舋,久废于家。保定三年,乃授龙州刺史。天和六年,袭爵河内郡公,邑二千户。从高祖东讨,以功授上开府。寻除兖州刺史,政存简惠,百姓安之。卒于位,年三十八。赠使持节、柱国、定赵恒沧瀛五州诸军事、定州刺史。

信长女,周明敬后;第四女,元贞皇后;第七女,隋文献后。周隋及皇家,三代皆为外戚,自古以来,未之有也。

隋文帝践极,乃下诏曰:“褒德累行,往代通规;追远慎终,前王盛典。故使持节、柱国、河内郡开国公信,风宇高旷,独秀生人,睿哲居宗,清猷映世。宏谟长策,道著于弼谐;纬义经仁,事深于拯济。方当宣风廊庙,亮采台阶,而世属艰危,功高弗赏。眷言令范,事切于心。今景运初开,椒闱肃建。载怀涂山之义,无忘褒纪之典。可赠太师、上柱国、冀定相沧瀛赵恒洺贝十州诸军事、[18]冀州刺史,〔封〕赵国公,[19]邑一万户。谥曰景。”追赠信父库者使持节、太尉、上柱国、定恒沧瀛平燕六州诸军事、定州刺史,封赵国公,邑一万户。谥曰恭。信母费连氏,赠太尉恭公夫人。

侯莫陈崇字尚乐,代郡武川人。其先,魏之别部,居库斛真水。五世祖曰太骨都侯。其后,世为渠帅。祖允,[20]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父兴,殿中将军、羽林监。

崇少骁勇,善驰射,谨悫少言。年十五,随贺拔岳与尔朱荣征葛荣。又从元天穆讨邢杲,平之。以功除建威将军。别从岳破元颢于洛阳。迁直寝。

后从岳入关,破赤水蜀。时万俟丑奴围岐州,遣其将李。尉迟菩萨将兵向武功。[21]崇从岳力战破之,乘胜逐北,解岐州围。又赴百里细川,破贼帅侯伏侯元进栅。丑奴率其馀众奔高平,崇与轻骑逐北,至泾州长坑及之。贼未成列,崇单骑入贼中,于马上生擒丑奴。于是大呼,众悉披靡,莫敢当之。后骑益集,贼徒因悉逃散,遂大破之。岳以丑奴所乘马及宝剑金带赏崇。除安北将军、太中大夫、都督,封临泾县侯,邑八百户。

及岳为侯莫陈悦所害,崇与诸将同谋迎太祖。太祖至军,原州刺史史归犹为悦守。太祖遣崇袭归。崇潜军夜往,轻将七骑,直到城下,馀众皆伏于近路。归见骑少,遂不设备。崇即入据城门。时李远兄弟在城内,先知崇来,于是中外鼓噪,伏兵悉起,遂擒归,斩之以崇行原州事。仍从平悦,转征西将军。又遣崇慰抚秦州,别封广武县伯,邑七百户。

大统元年,除泾州刺史,加散骑常侍、大都督,进爵为公,累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改封彭城郡公,邑三千户。三年,从擒窦泰,复弘农,破沙苑,增邑二千户。四年,从战河桥,崇功居多。七年,稽胡反,崇率众讨平之。寻除雍州刺史,兼太子詹事。十五年,进位柱国大将军,转少傅。魏恭帝元年,出为宁州刺史,迁尚书令。六官建,拜大司空。孝闵帝践阼,进封梁国公,邑万户,加太保。历大宗伯、大司徒。

保定三年,[22]崇从高祖幸原州,高祖夜还京师,窃怪其故。崇谓所亲人常升曰:“吾昔闻卜筮者言,晋公今年不利。车驾今忽夜还,不过是晋公死耳。”于是众皆传之。或有发其事者。高祖召诸公卿于大德殿,责崇。崇惶恐谢罪。其夜,护遣使将兵就崇宅,逼令自杀。礼葬如常仪。谥曰躁。护诛后,改谥曰庄闵。

子芮嗣。拜大将军,进位柱国。从高祖东伐,率众守太行道。并州平,授上柱国。仍从平邺,拜大司马。

崇弟琼,字世乐。年八岁丧父,养母至孝,善事诸兄,内外莫不敬之。以军功封灵丘县男,邑三百户。从魏孝武入关,为太祖直荡都督。大统二年,[23]迁尚药典御。三年,拜太子右卫率,进爵为侯。从独孤信征梁仚定。累迁北秦州刺史。十四年,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孝闵帝践阼,进爵武安县公,增邑并前二千户。出为郢州刺史。武成二年,迁金州总管、六州诸军事、金州刺史。保定元年,拜大将军。天和四年,转荆州总管、十四州八防诸军事、荆州刺史。寻进位柱国,进爵同昌郡公。[24]建德二年,拜大宗伯,出为秦州总管。四年,从高祖东伐,为后二军总管。寻改封武威郡公。[25]大象二年,加上柱国。

琼弟凯,字敬乐。性刚正,颇好经史。随兄崇,以军功赐爵下蔡县男。大统元年,为东宫侍书。从太祖擒窦泰,破沙苑阵,以功拜宁远将军。累迁羽林监、东宫洗马、太子庶子,进授都督。十四年,兄崇以平原州功,赐爵灵武县侯,诏听转授凯。累迁东宫武卫率、尚书右丞,转左丞,进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六官建,授司门下大夫。孝闵帝践阼,拜工部中大夫,进位开府仪同三司,转司宪中大夫,进爵为公,复除工部中大夫。世宗初,出为宜州刺史。武成二年,入为礼部中大夫。保定中,复为陵州刺史,转丹州刺史。所在颇有政绩。天和中,入为司会中大夫。建德二年,为聘齐使主。

史臣曰:萧何文吏自爱,惧秦法诛戮,乃推奉汉高;李通家传谶术,知刘氏当兴,遂翊戴光武。终而白水复禹,中阳纂尧。方策以为美谈,功臣仰其徽烈。赵贵志怀忠义,首倡大谋,爰启圣明,克复雠耻。关中全百二之险,[26]周室定三分之业,彼此一时,足为连类。独孤信威申南服,化洽西州。信着遐方,光照邻国。侯莫陈崇以勇悍之气,当战争之利,[27]轻骑启高平之扉,疋马得长坑之捷。[28]并以宏材远略,附凤攀龙,绩著元勋,位居上衮。而识惭明悊,咸以凶终,惜哉!信虽不免其身,庆延于后。三代外戚,何其盛欤。

初,魏孝庄帝以尔朱荣有翊戴之功,拜荣柱国大将军,位在丞相上。荣败后,此官遂废。大统三年,魏文帝复以太祖建中兴之业,始命为之。其后功参佐命,望实俱重者,亦居此职。自大统十六年以前,任者凡有八人。太祖位总百揆,督中外军。魏广陵王欣,元氏懿戚,从容禁闱而已。此外六人,各督二大将军,分掌禁旅,当爪牙御侮之寄。当时荣盛,莫与为比。故今之称门阀者,咸推八柱国家云。今并十二大将军录之于左。

使持节、太尉、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少师、陇西郡开国公李虎,

使持节、太傅、柱国大将军、大宗伯、大司徒、广陵王元欣,[29]

使持节、太保、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大宗伯、赵郡开国公李弼,

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大司马、河内郡开国公独孤信,

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大司寇、南阳郡开国公赵贵,

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大司空、常山郡开国公于谨,

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少傅、彭城郡开国公侯莫陈崇。

右与太祖为八柱国。后并改封,此并太祖时爵。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少保、广平王元赞,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淮〔安〕王元育,[30]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齐王元廓,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秦七州诸军事、[31]秦州刺史、章武郡开国公宇文导,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平原郡开国公侯莫陈顺,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雍七州诸军事、雍州刺史、高阳郡开国公达奚武,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阳平公李远,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范阳郡开国公豆卢宁,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化政郡开国公宇文贵,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荆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博陵郡开国公贺兰祥,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陈留郡开国公杨忠,

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岐州诸军事、岐州刺史、武威郡开国公王雄。

右十二大将军,又各统开府二人。每一开府领一军兵,是为二十四军。自大统十六年以前,十二大将军外,念贤及王思政亦作大将军。然贤作牧陇右,思政出镇河南,并不在领兵之限。此后功臣,位至柱国及大将军者众矣,咸是散秩,无所统御。六柱国、十二大将军之后,有以位次嗣掌其事者,而德望素在诸公之下,不得预于此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元贵 殿本考证云:“北史卷五九赵贵传作元宝”。
  2. 累迁镇北将军光禄大夫都督 北史本传、册府卷三0九三六四三页、卷八0四九五五一页“都督”上有“大”字。按卷一文帝纪上魏永熙三年正月称“都督赵贵”,二月,贺拔岳被杀,即称大都督赵贵。周书诸将传中“大都督”有时省“大”字,不一定是脱文,以后只是版本有异同或加不加“大”字于史事有关的,才出校记。
  3. 贵乃收岳尸还与寇洛等纠合其众 北史本传、册府卷八0四九五五一页“还”下有“营”字。册府此条采周书而稍删简,疑周书本有“营”字。宋本“其众”作“之众”,册府作“馀众”。“之”字虽误,知此字旧本模糊,作“其”作“馀”都以意补,未知孰是。
  4. 寻拜柱国〔大〕将军 局本“柱国”下有“大”字,盖据北史卷五九赵贵传补。按柱国将军无此官,今据局本补。
  5. 正光末与贺拔度等同斩卫可孤 “正”原作“圣”。张森楷云:“‘圣’当作‘正’,‘度’下当更有一‘拔’字。”按正光是魏孝明帝年号,张说是,今迳改。贺拔度拔事见卷一四贺拔胜传。这里是双名单称,不是脱文。
  6. 袁肆周 北史卷六一独孤信传作“表赐周”。
  7. 赐爵爰德县侯 北史本传“爰”作“受”。
  8. 陈郡王(王言)〔玄〕等 殿本考证云:“北史卷六一独孤信传作‘陈郡王玄等’为是。”按卷三八元伟传末载元魏宗室有“七兵尚书陈郡王元玄”。考证说是。今据改。
  9. 违难如吴 诸本“如”都作“勾”,疑作“勾”是。
  10. 寻除陇右十州大都督 北史本传、册府卷三0九三六四四页、卷三四五四0八七页都作“十一州”。
  11. 稠松岭 诸本“稠”都作“绸”,殿本当据北史卷六一独孤信传改。
  12. 值明克之 北史本传、册府卷三六九四三八四页“值”作“达”。通典卷一五三兵六,通鉴卷一五九四九三七页又作“迟”。疑本作“迟”,音近讹为“值”,形似误作“达”。
  13. 文侯县侯 殿本考证云:“北史卷六一独孤信传作‘必要县侯’。”按册府卷一三0一五六五页作“必安县侯”。考北齐书卷一七斛律金附子光传称光曾攻取周“文侯镇”,其地可能曾置县。
  14. 项城县伯 北史本传作“武成县侯”,册府卷一三0一五六五页作“武城县伯”。
  15. 属魏太子与(世)〔太〕祖巡北边 按卷二文帝纪下大统十四年五四八年五月称:“太祖奉魏太子巡抚西境”,这次由安定至原州,历北长城而返,也可说北巡。这里“世”字是“太”之误,今据改。
  16. (子)〔字〕伏陁 局本和北史本传“子”作“字”。按下云:“以父勋封魏宁县公”,据上文以父勋封魏宁县公者即是善自己,“子”字误,今据改。
  17. 进爵长安郡公 北史本传作“长城郡公”。
  18. 冀定相沧瀛赵恒洺贝十州诸军事 按这里只有九州,脱一州。
  19. 〔封〕赵国公 宋本、南本、局本和北史本传“赵”上都有“封”字,今据补。
  20. 祖允 北史卷六0侯莫陈崇传“允”作“元”。
  21. 遣其将李尉迟菩萨将兵向武功 殿本考证云:“‘李’字下有脱字。”按万俟丑奴部下未见李姓将领,“李”字恐是衍文。
  22. 保定三年 “三”原作“二”。诸本和北史本传都作“三”。张元济云:“按下文云其夜护逼崇自杀。查崇死在保定三年,见纪五卷五武帝纪。”按张说是,今迳改。
  23. 大统二年 “二”原作“三”。诸本都作“二”。张元济以为“三”字误。云“下文有三年”。按张说是,今迳改。
  24. 同昌郡公 周书卷五武帝纪建德二年五七三年五月、三年九月、四年七月都作“周昌公”。按隋书卷二九地理志上同昌郡同昌县条云“西魏置”。又尚安县条云:“大业初,置同昌郡。”在西魏、北周时同昌是县不是郡。周昌郡虽无可考,但屡见武帝纪,疑是。
  25. 寻改封武威郡公 北史卷六0侯莫陈崇附兄顺传称琼“封脩武郡公”。按卷八静帝纪大象二年五八0年六月见“脩武公侯莫陈琼”,疑作“脩武”是。
  26. 关中全百二之险 “百二”原倒作“二百”,诸本都作“百二”,今迳乙。
  27. 当战争之利 北史卷六0传论“利”作“秋”。按作“利”亦可通,而“秋”较长。
  28. 疋马得长坑之捷 宋本作“疋马得长捷之后”。张元济云:“北史卷六0传论作‘迮马得长坑之俊’。”按宋本“后”字当为“俊”之误。疑这里本有讹字。诸本这句文从字顺,未必原文如此。
  29. 大宗伯大司徒广陵王元欣 北史卷六0传末“大宗伯”作“大宗师”。按元欣是宗室,疑作“大宗师”是。
  30. 淮〔安〕王元育 北史卷六0传末“淮”下有“安”字。按卷二文帝纪魏废帝三年、卷三八元伟传末附元氏宗室都作“淮安王元育”北史卷五魏本纪五,废帝三年同。今据补。通鉴卷一六五五一一0页作“临淮王”,但卷一六三五0五九页胡注却作“淮王”,知胡氏所见周书已脱“安”字。虽通鉴亦当有据,然此处作“淮安”是。参卷二校记第二一条。
  31. 大都督秦七州诸军事 北史殿本卷六0传末“秦七州诸军事”作“北州诸军事”。卷一0邵惠公颢附子导传作“秦南等十五州诸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