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书/卷4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传第三十五 周书
卷四十四 列传第三十六
令狐德棻
列传第三十七 儒林

泉企字思道,上洛丰阳人也。[1]世雄商洛。曾祖景言,魏建节将军,假宜阳郡守,世袭本县令,封丹水侯。父安志,复为建节将军、宜阳郡守,领本县令,降爵为伯。

企九岁丧父,哀毁类于成人。服阕袭爵。年十二,乡人皇平、陈合等三百馀人诣州请企为县令。州为申上,时吏部尚书郭祚以企年少,未堪宰民,请别选遣,终此一限,令企代之。魏宣武帝诏曰:“企向成立,且为本乡所乐,何为舍此世袭,更求一限。”遂依所请。企虽童幼,而好学恬静,百姓安之。寻以母忧去职。县中父老复表请殷勤,诏许之。起复本任,加讨寇将军。

孝昌初,又加龙骧将军、假节、防洛州别将,寻除上洛郡守。及萧宝夤反,遣其党郭子恢袭据潼关。企率乡兵三千人拒之,连战数日,子弟死者二十许人,遂大破子恢。以功拜征虏将军。宝夤又遣兵万人趣青泥,诱动巴人,图取上洛。上洛豪族泉、杜二姓密应之。企与刺史董绍宗潜兵掩袭,[2]二姓散走,宝夤军亦退。迁左将军、淅州刺史,别封泾阳县伯,邑五百户。

永安中,梁将王玄真入寇荆州。加企持节、都督,率众援之。遇玄真于顺阳,与战,大破之。除抚军将军、使持节,假镇南将军、东雍州刺史,进爵为侯。部民杨羊皮,太保椿之从弟,恃托椿势,侵害百姓。守宰多被其凌侮,皆畏而不敢言。企收而治之,将加极法,于是杨氏惭惧,宗族诣阁请恩。自此豪右屏迹,无敢犯者。性又清约,纤毫不扰于民。在州五年,每于乡里运米以自给。梁魏兴郡与洛州接壤,表请与属。诏企为行台尚书以抚纳之。大行台贺拔岳以企昔莅东雍,为吏民所怀,乃表企复为刺史,诏许之。蜀民张国隽聚党剽劫,州郡不能制,企命收而戮之,阖境清肃。魏孝武初,加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3]

及齐神武专政,魏帝有西顾之心,欲委企以山南之事,乃除洛州刺史、当州都督。未几,帝西迁,齐神武率众至潼关,企遣其子元礼督乡里五千人,北出大谷以御之。齐神武不敢进。上洛人都督泉岳、其弟猛略与(顺)〔拒〕阳人杜窋等谋翻洛州,[4]以应东军。企知之,杀岳及猛略等,传首诣阙,而窋亡投东魏。录前后勋,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统初,加开府仪同三司,兼尚书右仆射,进爵上洛郡公,增邑通前千户。企志尚廉慎,每除一官,忧见颜色。至是频让,魏帝手诏不许。

三年,高敖曹率众围逼州城,杜窋为其乡导。企拒守旬馀,矢尽援绝,城乃陷焉。企谓敖曹曰:“泉企力屈,志不服也。”及窦泰被擒,敖曹退走,遂执企而东,以窋为刺史。企临发,密诫子元礼、仲遵曰:“吾生平志愿,不过令长耳。幸逢圣运,位亚台司。今爵禄既隆,年齿又暮,前途夷险,抑亦可知。汝等志业方强,堪立功效。且忠孝之道,不可两全,宜各为身计,勿相随寇手。但得汝等致力本朝,吾无馀恨。不得以我在东,遂亏臣节也。尔其勉之!”乃挥涕而诀,馀无所言,闻者莫不愤叹。寻卒于邺。

元礼少有志气,好弓马,颇闲草隶,有士君子之风。释褐奉朝请、本州别驾。累迁员外散骑侍郎、洛州大中正、员外散骑常侍、安东将军、持节、都督,赐爵临洮县伯,进征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及洛州陷,与企俱被执而东。元礼于路逃归。时杜窋虽为刺史,然巴人素轻杜而重泉。及元礼至,与仲遵相见,感父临别之言,潜与豪右结托。信宿之间,遂率乡人袭州城,斩窋,传首长安。朝廷嘉之,拜卫将军、车骑大将军,世袭洛州刺史。从太祖战于沙苑,为流矢所中,遂卒。子贞嗣,官至仪同三司。

仲遵少谨实,涉猎经史。年十三,州辟主簿。[5]十四,为本县令。及长,有武艺。遭世离乱,每从父兄征讨,以勇决闻。高敖曹攻洛州,企令仲遵率五百人出战。时以众寡不敌,乃退入城,复与企力战拒守。矢尽,以杖棒捍之,遂为流矢中目,不堪复战。及城陷,士卒叹曰:“若二郎不伤,岂至于此。”企之东也,仲遵以被伤不行。后与元礼斩窋,以功封丰阳县伯,邑五百户。加授征东将军、豫州刺史。[6]及元礼于沙苑战没,复以仲遵为洛州刺史。仲遵宿称干略,为乡里所归。及为本州,颇得嘉誉。

东魏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举成皋入附,太祖率军应之,别遣仲遵随于谨攻柏谷坞。仲遵力战先登,擒其将王显明。柏谷既拔,复会大军战于邙山。十三年,王思政改镇颍川,以仲遵行荆州刺史事。十五年,加授大都督,俄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梁司州刺史柳仲礼每为边寇,太祖令仲遵率乡兵从开府杨忠讨之。梁随郡守桓和拒守不降。忠谓诸将曰:“本图仲礼,不在随郡。如即攻守,恐引日劳师。今若先取仲礼,则桓和可不攻自服。诸君以为何如?”仲遵对曰:“蜂虿有毒,何可轻也。若弃和深入,遂擒仲礼,和之降不,尚未可知。如仲礼未获,和为之援,首尾受敌,此危道也。若先攻和,指麾可克。克和而进,更无反顾之忧。”忠从之。仲遵以计由己出,乃率先登城,遂擒和。仍从忠击仲礼,又获之。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本州大中正,复为三荆二广南雍平信江随二郢淅等十三州诸军事,行荆州刺史。寻遭母忧,请终丧制,不许。

大将军王雄南征上津、魏兴,仲遵率所部兵从雄讨平之。遂于上津置南洛州,以仲遵为刺史。仲遵留情抚接,百姓安之,流民归附者,相继而至。初,蛮帅杜清和自称巴州刺史,[7]以州入附。朝廷因其所据授之,仍隶东梁州都督。清和以仲遵善于抚御,请隶仲遵。朝议以山川非便,弗之许也。清和遂结安康酋帅黄众宝等,举兵共围东梁州。复遣王雄讨平之。改巴州为洵州,隶于仲遵。先是,东梁州刺史刘孟良在职贪婪,民多背叛。仲遵以廉简处之,群蛮率服。

仲遵虽出自巴夷,而有方雅之操,历官之处,皆以清白见称。朝廷又以其父临危抗节,乃令袭爵上洛郡公,旧封听回授一子。魏恭帝初,征拜左卫将军。寻出为都督金兴等六州诸军事、金州刺史。武成初,卒官,时年四十五。赠大将军、华洛等三州刺史。谥曰庄。

子暅嗣。起家本县令,入为左侍上士。保定中,授帅都督,累迁仪同三司,出为纯州防主。建德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

李迁哲字孝彦,安康人也。世为山南豪族,仕于江左。祖方达,齐末,为本州治中。父元真,[8]仕梁,历东宫左卫率、东梁衡二州刺史、散骑常侍、沌阳侯。

迁哲少修立,有识度,慷慨善谋画。起家文德主帅,转直阁将军、武贲中郎将。及其父为衡州,留迁哲本乡,监统部曲事。时年二十,抚驭群下,甚得其情。大同二年,除安康郡守。三年,加超武将军。太清二年,移镇魏兴郡,都督魏兴、上庸等八郡诸军事,袭爵沌阳侯,邑一千五百户。四年,迁持节、信武将军、[9]散骑常侍、都督东梁洵兴等七州诸军事、东梁州刺史。及侯景篡逆,诸王争帝,迁哲外御边寇,自守而已。

大统十七年,太祖遣达奚武、王雄等略地山南,迁哲率其所部拒战,军败,遂降于武。然犹意气自若。武乃执送京师。太祖谓之曰:“何不早归国家,乃劳师旅。今为俘虏,不亦愧乎?”答曰:“世荷梁恩,未有报效,又不能死节,实以此为愧耳。”太祖深嘉之,即拜使持节、车骑大将军、散骑常侍,封沌阳县伯,邑千户。

魏恭帝初,直州人乐炽、洋州人田越、金州人黄国等连结为乱。[10]太祖遣雁门公田弘出梁汉,开府贺若敦趣直谷。炽闻官军至,乃烧绝栈道,据守直谷,敦众不得前。太祖以迁哲信着山南,乃令与敦同往经略。炽等或降或获,寻并平荡。仍与贺若敦南出徇地。迁哲先至巴州,入其郛郭。梁巴州刺史牟安民惶惧,开门请降。[11]安民子宗彻等犹据琵琶城,[12]招谕不下。迁哲攻而克之,斩获九百馀人。军次鹿城,城主遣使请降。迁哲谓其众曰:“纳降如受敌,吾观其使视瞻犹高,得无诈也?”遂不许之。梁人果于道左设伏以邀迁哲,迁哲进击,破之,遂屠其城,虏获千馀口。自此巴、濮之民,降款相继。军还,太祖嘉之,以所服紫袍玉带及所乘马以赐之,[13]并赐奴婢三十口。加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除直州刺史,即本州也。仍给军仪鼓节。令与田弘同讨信州。

魏恭帝三年正月,军次并州。梁并州刺史杜满各望风送款。进围叠州,克之,获刺史冉助国等。迁哲每率骁勇为前锋,所在攻战,无不身先士卒,凡下十八州,拓地三千馀里。[14]时信州为蛮酋向五子王等所围,弘又遣迁哲赴援。比至,信州已陷。五子王等闻迁哲至,狼狈遁走。迁哲入据白帝。贺若敦等复至,遂共追击五子王等,破之。及田弘旋军,太祖令迁哲留镇白帝,更配兵千人、马三百匹。信州先无仓储,军粮匮乏。迁哲乃收葛根造粉,兼米以给之。迁哲亦自取供食。时有异膳,即分赐兵士。有疾患者,又亲加医药。以此军中感之,人思效命。黔阳蛮田乌度、田都唐等每抄掠江中,为百姓患。迁哲随机出讨,杀获甚多。由是诸蛮畏威,各送粮饩。又遣子弟入质者,千有馀家。迁哲乃于白帝城外筑城以处之。并置四镇,以静峡路。自此寇抄颇息,军粮赡给焉。

世宗初,授都督信临等七州诸军事、信州刺史。时蛮酋蒲微为邻州刺史,举兵反。迁哲将讨之,诸将以途路阻远,并不欲行。迁哲怒曰:“蒲微蕞尔之贼,势何能为。擒获之略,已在吾度中矣。诸君见此小寇,便有惮心,后遇大敌,将何以战!”遂率兵七千人进击之,拔其五城,虏获二千馀口。二年,进爵西城县公,增邑通前二千五百户。武成元年,朝于京师。世宗甚礼之,赐甲第一区及庄田等。保定中,授平州刺史。

天和三年,进位大将军。四年,诏迁哲率金、上等诸州兵镇襄阳。五年,陈将章昭达攻逼江陵。梁主萧岿告急于襄州,卫公直令迁哲往救焉。迁哲率其所部守江陵外城,与陈将程文季交战,兵稍却,迁哲乃亲自陷阵,手杀数人。会江陵总管陆腾出助之,陈人乃退。陈人又因水汎长,坏龙川宁朔堤,[15]引水灌城。城中惊扰。迁哲乃先塞北堤以止水,又募骁勇出击之,频有斩获,众心稍定。俄而敌入郭内,焚烧民家。迁哲自率骑出南门,又令步兵自北门出,两军合势,首尾邀之,陈人复败,多投水而死。是夜,陈人又窃于城西堞以梯〔登城〕,登者已数百人。[16]迁哲又率骁勇捍之,陈人复溃。俄而大风暴起,迁哲乘暗出兵击其营,陈人大乱,杀伤甚众。陆腾复破之于西堤,陈人乃遁。建德二年,进爵安康郡公。三年,卒于襄州,时年六十四。赠金州总管。谥曰壮武。

迁哲累世雄豪,为乡里所率服。性复华侈,能厚自奉养。妾媵至有百数,男女六十九人。缘汉千馀里间,第宅相次。姬人之有子者,分处其中,各有僮仆、侍婢、奄阍守之。迁哲每鸣笳导从,往来其间。纵酒饮宴,[17]尽生平之乐。子孙参见,或忘其年名者,披簿以审之。

长子敬仁,先迁哲卒。第六子敬猷嗣,还统父兵,起家大都督。建德六年,从谯王讨稽胡有功,进爵仪同大将军。[18]迁哲弟显,位至上仪同大将军。

杨干运字玄邈,傥城兴势人也。为方隅豪族。父天兴,齐安康郡守。

干运少雄武,为乡闾所信服。弱冠,州辟主簿。孝昌初,除宣威将军、奉朝请,寻为本州治中,转别驾,除安康郡守。大统初,梁州民皇甫圆、姜晏聚众南叛,梁将兰钦率兵应接之。以是汉中遂陷,干运亦入梁。梁大同元年,除飘武将军、[19]西益潼刺史,寻转信武将军、黎州刺史。太清末,迁潼南梁二州刺史,加鼓吹一部。

及达奚武围南郑,武陵王萧纪遣干运率兵援之,为武所败。纪时已称尊号,以干运威服巴、渝,欲委方面之任,乃拜车骑将军、十三州诸军事、梁州刺史,镇潼州,[20]封万春县公,邑四千户。

时纪与其兄湘东王绎争帝,遂连兵不息。干运兄子略说干运曰:“自侯景逆乱,江左沸腾。今大贼初平,生民离散,理宜同心戮力,保国宁民。今乃兄弟亲寻。[21]取败之道也。可谓朽木不雕,世衰难佐。古人有言‘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又云‘见机而作,不俟终日’,今若适彼乐土,送款关中,必当功名两全,贻庆于后。”干运深然之,乃令略将二千人镇剑阁。又遣其婿乐广镇安州。仍诫略等曰:“吾欲归附关中,但未有由耳。若有使来,即宜尽礼迎接。”会太祖令干运孙法洛及使人牛伯友等至,略即夜送〔之〕。干运乃令使人李若等入关送款。[22]太祖乃密赐干运铁券,授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梁州刺史、安康郡公。及尉迟迥令开府侯吕陵始为前军,[23]至剑南,[24]略即退就乐广,谋欲翻城。恐其军将任电等不同,先执之,然后出城见始。始乃入据安州,令广、略等往报干运。干运遂降迥。迥因此进军成都,数旬克之。

魏废帝三年,干运至京师。太祖嘉其忠款,礼遇隆渥。寻卒于长安,赠本官,加直巴集三州刺史、尚书右仆射。

子端嗣。朝廷以干运归附之功,即拜端梁州刺史、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略亦以归附功,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频从征讨。建德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封上庸县伯。乐广亦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安州刺史,封安康县公,邑一千户。

扶猛字宗略,上甲黄土人也。其种落号(曰)〔白〕兽蛮,[25]世为渠帅。猛,梁大同中以直后出为持节、厉锋将军、青州刺史,转上庸新城二郡守、南洛北司二州刺史,封宕渠县男。及侯景作乱,猛乃拥众自守,未有所从。

魏大统十七年,大将军王雄拓定魏兴,猛率其众据险为堡,时遣使微通饷馈而已。魏废帝元年,魏兴叛,雄击破之,猛遂以众降。太祖以其世据本乡,乃厚加抚纳,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复爵宕渠县男。割二郡为罗州,以猛为刺史。令率所部千人,从开府贺若敦南讨信州。敦令猛别道直趣白帝。所由之路,人迹不通。猛乃梯山扪葛,备历艰阻。雪深七尺,粮运不继,猛奖励士卒,兼夜而行,遂至白帝城。刺史向镇侯列阵拒猛。猛与战,破之,乘胜而进,遂入白帝城。抚慰民夷,莫不悦附。谯淹与官军战败,率舟师浮江东下,欲归于梁。猛与敦等邀击,破之。语在敦传。师还,以功进开府仪同三司。俄而信州蛮反,猛复从贺若敦讨平之。又率水军破蛮帅文子荣于汶阳。进爵临江县公,增邑一千户。

武成中,陈将侯瑱等逼湘州,又从贺若敦赴救,除武州刺史。后随敦自拔还,复为罗州刺史。保定三年,转绥州刺史,从卫公直援陈将华皎。时大军不利,唯猛所部独全。又从田弘破汉南诸蛮,前后十馀战,每有功。进位大将军。后以疾卒。

阳雄字元略,上洛邑阳人也。[26]世为豪族。祖斌,上庸太守。父猛,魏正光中,万俟丑奴作乱关右,朝廷以猛商洛首望,乃擢为襄威将军、大谷镇将,带胡城令,以御丑奴。及元颢入洛,魏孝庄帝度河,范阳王诲脱身投猛,猛保藏之。及孝庄反正,由是知名。俄而广陵王恭伪喑疾,复来归猛,猛亦深相保护。魏孝武即位,甚嘉之,授征虏将军,行河北郡守,寻转安西将军、华山郡守。频典(三)〔二〕郡,[27]颇有声绩。

及孝武西迁,猛率所领,移镇潼关。封郃阳县伯,邑七百户。俄而潼关不守,猛于善渚谷立栅,收集义徒。授征东将军、扬州刺史、大都督、武卫将军,仍镇善渚。大统三年,为窦泰所袭,猛脱身得免。太祖以众寡不敌,弗之责也。仍配兵千人,守牛尾堡。寻而太祖擒窦泰,猛亦别获东魏弘农郡守淳于业。后以疾卒。赠华、洛、扬三州刺史。

雄起家奉朝请,累迁至都督、直后、明威将军、积射将军。从于谨攻盘豆栅,复从李远经沙苑阵,并力战有功。封安平县侯,邑八百户,加冠军将军、中散大夫,赏赐甚厚。后入洛阳,战河桥,解玉壁围,迎高仲密,援侯景,并预有战功。前后增邑四百五十户,世袭邑阳郡守。从大将军宇文虬攻克上津,迁通直散骑常侍、大都督,进仪同三司。陈将侯方儿、潘纯陁寇江陵,[28]雄从豆卢宁击走之。除洵州刺史。俗杂賨、渝,民多轻猾。雄威惠相济,夷夏安之。蛮帅文子荣窃据荆州之汶阳郡,又侵陷南郡之当阳、临沮等数县。诏遣开府贺若敦、潘招等讨平之。[29]即以其地置平州,以雄为刺史。进爵玉城县公,增邑通前一千六百户,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时寇乱之后,户多逃散,雄在所慰抚,民并安辑。征为载师中大夫,迁西宁州总管,以疾不拜。除通洛防主。

雄处疆埸,务在保境息民,接待敌人,必推诚仗信。齐洛州刺史独孤永业深相钦尚,移书称美之。入为京兆尹,寻拜民部中大夫,进位大将军,俄转中外府长史。迁江陵总管、四州五防诸军事,改封鲁阳县公。宣政元年,卒于镇。大象初,追封鲁阳郡公,邑三千五百户,赠陈曹莒汴四州刺史。谥曰怀。雄善附会,能自谋身,故得任兼出纳,[30]保全爵禄。子长宽嗣。官至仪同大将军。

席固字子坚,其先安定人也。高祖衡,因后秦之乱,寓居于襄阳。仕晋,为建威将军,遂为襄阳著姓。

固少有远志,内明敏而外质朴。梁大同中,为齐兴郡守。属侯景渡江,梁室大乱,固久居郡职,士多附之,遂有亲兵千馀人。

梁元帝嗣位江陵,迁兴州刺史。于是军民慕从者,[31]至五千馀人。固遂欲自据一州,以观时变。后惧王师进讨,方图内属。密谓其腹心曰:“今梁氏失政,扬都覆没,湘东不能复仇雪耻,而骨肉相残。宇文丞相创启霸基,招携以礼。吾欲决意归之,与卿等共图富贵。”左右闻固言,未有应者。固更谕以祸福,诸人然后同之。

魏大统十六年,[32]以地来附。是时太祖方欲南取江陵,西定蜀、汉,闻固之至,甚礼遇之。乃遣使就拜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侍中、丰州刺史,封新丰县公,邑二千户。后转湖州刺史。固以未经朝谒,遂蒙荣授,心不自安,启求入觐。太祖许之。及固至,太祖与之欢宴,赏赐甚厚。进爵静安郡公,增邑并前三千三百户。寻拜昌归宪三州诸军事、昌州刺史。固居家孝友,为州里所称,莅官之处,颇有声绩。保定四年,卒于州,时年六十一。赠大将军、襄唐丰郢复五州刺史,谥曰肃。仍敕襄州赐其墓田。子世雅嗣。

世雅字彦文。性方正,少以孝闻。初以固功,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除赞城郡守。[33]累迁开府仪同三司、顺直二州刺史。大象末,位至大将军。世雅弟世英,亦以固功授仪同三司。后至上开府仪同大将军。

任果字静鸾,南安人也。世为方隅豪族,仕于江左。祖安东,梁益州别驾、新巴郡守、阆中伯。父褒,龙骧将军、新巴南安广汉三郡守、沙州刺史、新巴县公。

果性勇决,志在立功。魏废帝元年,率所部来附。太祖嘉其远至,待以优礼。果因面陈取蜀之策,太祖深纳之。乃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散骑常侍、沙州刺史、南安县公,邑一千户。

及尉迟迥伐蜀,果时在京师,乃遣其弟岱及子悛从军。太祖以益州未下,复令果乘传归南安,率乡兵二千人,从迥征蜀。寻进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萧纪遣赵拔扈等率众三万来援成都,果从大军击破之。及成都平,除始州刺史。在任未久,果请入朝,太祖许之。以其方隅首望,早立忠节,乃进爵安乐郡公,[34]赐以铁券,听世相传袭。并赐路车、驷马及仪卫等以光宠之。[35]寻为刺客所害,时年五十六。

史臣曰:古人称仁义岂有常,蹈之则为君子,背之则为小人,信矣。泉企长自山谷,素无月旦之誉,而临难慷慨,有人臣之节,岂非蹈仁义欤。元礼、仲遵聿遵其志,卒成功业,庶乎克负荷矣。李迁哲、杨干运、席固之徒,属方隅扰攘,咸翻然而委质,遂享爵位,以保终始。观迁哲之对太祖,有尚义之辞;干运受任武陵,乖事人之道。若乃校长短,比优劣,故不可同年而语矣。阳雄任兼文武,声著中外,抑亦志能之士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上洛丰阳人也 钱氏考异卷三二云:“按魏志魏书卷一0六下地形志下丰阳为上庸郡治,而上庸本名东上洛郡,永平中始改上庸,史从其初书之。”
  2. 企与刺史董绍宗潜兵掩袭 “董绍宗”北史卷六六泉仚传周书、北史“企”“仚”互见,见卷二文帝纪下校记第四条作“董绍。”张森楷云:“‘宗’字衍文,事并见魏书董绍传卷七九。”按魏书之董绍自与本条之董绍宗为一人,但也可能魏书、北史为双名单称。
  3. 加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 按魏书卷一一三官氏志骠骑、车骑将军和左右光禄大夫同在第二品,周书卷二四卢辩传末同在正八命。故左右光禄大夫是骠骑、车骑将军的加官。若是车骑大将军,则例加仪同三司。本传下文又云:“录前后勋,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可证这里“大”字是衍文。今据删。
  4. (顺)〔拒〕阳人杜窋等谋翻洛州 诸本“顺”都作“拒”。殿本当是依北史改。二张都以为作“顺”是。按魏书卷一0六下地形志下洛州上洛郡有拒阳县。上云“上洛豪族泉杜二姓”,杜窋应为拒阳人。若顺阳则是荆州属郡,安能“谋翻洛州”。知作“拒”是。今据诸本回改。“杜窋”,卷二文帝纪下作“杜密”。
  5. 州辟主簿 北史卷六六泉仚附子仲遵传作“为郡主簿”。
  6. 加授征东将军豫州刺史 “豫州刺史”北史本传作“东豫州刺史”,不知孰是。按这时豫、东豫二州都属东魏,应是侨置或遥领。
  7. 蛮帅杜清和 北史本传“清”作“青”。周书宋本这里同殿本作“清”,下文两见,却又作“青”。张元济云:“当作‘青’,见蛮传卷四九。”按蛮传宋本、殿本作“青”,而汲本也是“青”“清”并见,汉魏南北朝墓志集释寇奉叔墓志图版三六二也作“清”。疑旧本就“青”“清”杂出,今皆不改。
  8. 父元真 北史卷六六李迁哲传“真”作“直”。
  9. 四年迁持节信武将军 张森楷云:“此四年是承上太清文,而太清无四年,太清后,大宝亦只二年,迁哲遂降,此间未得有四年也。‘四’字定误。”按张说似有理,然梁元帝在江陵承制,仍用太清年号,到太清六年十月才改年承圣,迁哲官或为元帝承制所授,则“四年”未必误。
  10. 直州人乐炽洋州人田越金州人黄国等连结为乱 北史本传、通鉴卷一六五五一一三页作“直州人乐炽、洋州人黄国等”。
  11. 梁巴州刺史牟安民惶惧开门请降 通鉴卷一六五五一一三页本条考异云:“典略云‘斩梁巴州刺史牟安平’,今从周书、北史。”
  12. 琵琶城 北史本传作“巴城”。
  13. 以所服紫袍玉带及所乘马以赐之 按下“以”字疑衍。
  14. 拓地三千馀里 册府卷三五五四二一六页、卷四二九五一一六页“三”作“二”。
  15. 坏龙川宁朔堤 卷二八陆腾传“朔”作“邦”。参卷二八校记第一六条。
  16. 陈人又窃于城西堞以梯〔登城〕登者已数百人 按无“登城”二字,不可通,今据北史本传、通鉴卷一七0五二八八页补。又“数百人”,北史倒作“百数人”。
  17. 纵酒饮宴 宋本及北史本传“饮”作“欢”。
  18. 进爵仪同大将军 北史本传“爵”作“位”。张森楷云:“此官,非爵也,‘爵’字误。”
  19. 除飘武将军 通典卷三七载梁将军号无“飘武”,第十二班有“飇武”,“飘”应是“飇”之讹。
  20. 乃拜车骑将军十三州诸军事梁州刺史镇潼州 卷二文帝纪及梁书卷五五、南史卷五三武陵王纪传都作“潼州刺史”。卷二一尉迟迥传、卷四二萧㧑传作“梁州刺史”。参卷二一校记第六条。
  21. 今乃兄弟亲寻 通鉴卷一六五五一00页载杨略语作“兄弟寻戈”。按“兄弟亲寻”,语气不完,下当脱“干戈”二字。
  22. 略即夜送〔之〕干运乃令使人李若等入关送款 北史卷六六杨干运传、册府卷一六四一九七六页“送”下有“之”字,“干运”属下读。按文义当有“之”字,册府此节出周书,这里却同北史,今据补。
  23. 侯吕陵始 卷二一尉迟迥传有“万俟吕陵始”,“万”字衍,“俟”“侯”不知孰是。参卷二一校记第四条。
  24. 至剑南 通鉴卷一六五五一00页“南”作“阁”。按上云干运“令略将二千人镇剑阁”。周军这时尚未越剑阁,岂得即至剑南。疑“南”字误。
  25. 其种落号(曰)〔白〕兽蛮 宋本、南本、汲本、局本及北史卷六六扶猛传“曰”都作“白”。按“白兽”即白虎,避唐讳改。华阳国志卷一巴志称賨人为“白虎复夷”,太平寰宇记卷一二0黔州蕃部有“白虎”。“曰”为“白”之讹无疑,今据改。
  26. 上洛邑阳人也 钱氏考异卷三二云:“魏志卷一0六下地形志下上洛郡无邑阳县。隋志卷三0地理志下朱阳郡有邑阳县。”按潼关之南,上洛、朱阳二郡相邻,邑阳地在其间,或曾改属。
  27. 频典(三)〔二〕郡 宋本“三”作“二”。张元济云:“按二郡指河北、华山言”,以为“三”字误。按张说是,今据改。
  28. 陈将侯方儿潘纯陁寇江陵 按卷二文帝纪下、卷一九豆卢宁传、卷四八萧察传都说侯、潘是王琳的部将。南史卷六四、北齐书卷三二王琳传“侯方儿”作“侯平”。王琳是梁元帝的将领,未尝仕陈,则其部将也不得称之为陈将。
  29. 诏遣开府贺若敦潘招等讨平之 卷二八贺若敦传宋本、南本、北本、汲本“招”都作“诏”。参卷二八校记第二三条。
  30. 任兼出纳 宋本及北史卷六六阳雄传“纳”作“内”。按“出内”犹言“中外”,疑作“内”是。
  31. 于是军民慕从者 北史卷六六席固传“慕”作“募”。
  32. 魏大统十六年 “十六年”宋本作“十五年”。
  33. 除赞城郡守 隋书卷三一地理志下襄阳郡阴城县下云“西魏置酂城郡”。“赞”当作“酂”,但当时地名常用同音字,今不改。
  34. 乃进爵安乐郡公 北史卷六六任果传“安乐”倒作“乐安”。
  35. 路车驷马 诸本“驷”都作“四”。殿本当依北史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