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髀算经 (四库全书本)/卷上之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上之一 周髀算经 卷上之二 卷上之三

  钦定四库全书
  周髀算经卷上之二
  汉 赵君卿 注
  周 甄鸾  重述
  唐 李淳风 注释
  昔者荣方问于陈子
  荣方陈子是周公之后人非周髀之本文然此二人共相解释后之学者为之章句因从其类列于事下又欲尊而逺之故云昔者时世官号未之前闻
  曰今者窃闻夫子之道
  荣方闻陈子能述商髙之㫖明周公之道
  知日之髙大
  日去地与圆径之大
  光之照明
  日旁照之所及也
  一日所行
  日行天之度也
  逺近之数
  冬至夏至去人之逺近也
  人所望见
  人目之所极也
  四极之穷
  日光之所逺也
  列星之宿
  二十八宿之度也
  天地之地袤
  袤长也东西南北谓之广长
  夫子之道皆能知之其信有之乎
  能明察之故不昧不疑
  陈子曰然
  言可知也
  荣方曰方虽不省愿夫子幸而说之
  欲以不省之情而观大雅之法
  今若方者可教此道耶
  不能自料访之能者
  陈子曰然
  言可教也
  此皆算术之所及
  言周髀之法出于算术之妙也
  子之于算足以知此矣若诚累思之
  累重也言若诚能重累思之则达至微之理
  于是荣方归而思之数日不能得
  虽潜心驰思而才单智竭
  复见陈子曰方思之不能得敢请问之陈子曰思之未熟熟犹善也
  此亦望逺起髙之术而子不能得则子之于数未能通类定髙逺者立两表望悬邈者施累矩言未能通类求句股之意
  是智有所不及而神有所穷
  言不能通类是情智有所不及而神思有所穷滞
  夫道术言约而用博者智类之明
  夫道术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几惟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惟㡬也故能成天下之务是以其言约其旨逺故曰智类之明也
  问一类而万事逹者谓之知道
  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天下之能事毕矣故谓之知道也
  今子所学
  欲知天地之数
  算数之术是用智矣而尚有所难是子之智类单算术所𮎛尚以为难是子智类单尽
  夫道术所以难通者既学矣患其不博
  不能广博
  既博矣患其不习
  不能究习
  既习矣患其不能知
  不能知类
  故同术相学
  术教同者则当学通类之意
  同事相观
  事类同者观其旨趣之类
  此列士之愚智
  列犹别也言视其术鉴其学则愚智者别矣
  贤不肖之所分
  贤者逹于事物之理不肖者暗于照察之情至于役神驰思聪明殊别矣
  是故能类以合类此贤者业精习智之质也
  学其伦类观其指归惟贤智精习者能之也
  夫学同业而不能入神者此不肖无智而业不能精习俱学道术明智不察不能以类合类而长之此心游目荡义不入神也
  是故算不能精习吾岂以道隠子哉固复熟思之凡教之道不愤不启不悱不发愤之悱之然后启发既不精思又不学习故言吾无隠也尔固复熟思之举一隅使反之以三也
  荣方复归思之数日不能得复见陈子曰方思之已精熟矣智有所不及而神有所穷知不能得愿终请说之自知不敏避席而请说之
  陈子曰复坐吾语汝于是荣方复坐而请陈子说之曰夏至南万六千里案经文之例首位一万但称万一千但称千一百但称百一十但称十省去一字次位以下不得省注文则首位亦不省此书中通例冬至南十三万五千里日中立竿测影
  臣鸾曰南戴日下立八尺表表影一千里而差一寸是则天上一寸地下一千里今夏至影有一尺六寸故知其一万六千里冬至影一丈三尺五寸故知其一十三万五千里
  此一者天道之数
  言天道之数一悉以如此
  周髀长八尺夏至之日晷尺六寸
  晷影也此数望之从周城之南一千里也而周官测景尺有五寸葢出周城南一千里也记云神卅之土方五千里虽差一寸不出畿地之分先四和之实故建王国
  髀者股也正晷者句也
  以髀为股以影为句股定然后可以度日之高逺正晷者日中之时节也
  正南千里句尺五寸正北千里句尺七寸
  候其影使表相去二千里影差二寸将求日之高逺故先见其表影之率
  日益表南晷日益长𠉀句六尺
  𠉀其影使长六尺者欲令句股相应句三股四弦五句六股八弦
  即取竹空径寸长八尺捕影而视之空正掩日
  以径一寸之空视日之影髀长则大矩短则小正满八尺也捕索也掩犹覆也
  而日应空之孔
  掩若重规更言八尺者举其定也又日近则大逺则小以影六尺为正
  由此观之率八十寸而得径一寸
  以此为日髀之率
  故以句为首以髀为股
  首犹始也股犹末也句能制物之率股能制句之正欲以为总见之数立精理之本明可以周万事智可以逹无方所谓智出于句句出于矩也
  从髀至日下六万里而髀无影从此以上至日则八万里
  臣鸾曰求从髀至日下六万里者先置南表晷六尺上十之为六十寸以两表相去二千里乘得一十二万里为实以影差二寸为法除之得日底地去表六万里求从髀至日八万里者先置表高八尺上十之为八十寸以两表相去二千里乘之得一十六万里案各本脱里字今补正为实以影差二寸为法除之得从表端上至日八万里也
  若求邪至日者以日下为句日高为股句股各自乘并而开方除之得邪至日从髀所旁至日所十万里旁此古邪字求其数之术曰以表南至日下六万里为句以日高八万里为股为之求弦句股各自乘并而开方除之即邪至日之所也
  臣鸾曰求从髀邪至日所法先置南至日底六万里为句重张自乘得三十六亿为句实更置日高八万里为股重张自乘得六十四亿为股实并句股实得一百亿为弦实开方除之得从王城至日一十万里今有一十万里问径㡬何曰一千二百五十里八十寸而得径一寸以一寸乘一十万里为实八十寸为法即得
  以率率之八十里符径一里十万里得径千二百五十里法当以空径为句率竹长为股率日去人为大股大股之句即日径也其术以句率乘大股股率而一此以八十里为法一十万里为实实如法而一即得日径
  故曰日晷径千二百五十里
  臣鸾曰求以率八十里得径一里一十万里得径一千二百五十里法先置竹空径一寸为一千里案千各本讹作十今改正为句更置邪去日一十万里为股以句一千里案干各本亦讹作十今改正乘股一十万里得一亿为实更置日去地八万里为法除实得日晷径一千二百五十里故云日晷径也臣淳风等谨按夏至王城望日立两表相去二千里表高八尺影去前表一尺五寸去后表一尺七寸旧术以前后影差二寸为法以前影寸数乘表间为实实如法得万五千里为日下去南表里又以表髙八十寸乘表间为实实如法得八万里为表上去日里仍以表寸为日髙影寸为日下待日渐髙俟日影六尺用之为句以表为股为之求弦得十万里为邪表数目取管圆孔径一寸长八尺望日满筒以为率长八十寸为一邪去日一十万里日径即一千二百五十里以理推之法云天之处心髙于外衡六万里者此乃语与术违句六尺股八尺弦十尺角隅正方自然之数葢依绳水之定施之于表矩然则天无别体用日心为髙下术既随平而迁河下从何而出语术相违是为大失又按二表下地依水平法定其髙下若此表地高则以为句以间为弦置其髙数其影乘之其表除之所得益股为定间若北表下者亦置所下以法乘除所得以减股为定间又以髙下之数与间相约为地髙逺之率求逺者影乘定间差法而一所得加表日之髙也求邪去地者弦乘定间差法而一所得加弦日邪去地也此三等至皆以日为正求日下地髙下者置戴日之逺近地髙下率乘之如间率而一所得为日下地髙下形势隆杀与表间同可依此率若形势不等非代所知率日径求日大小者径率乘间如法而一得日径此径当即得不待影长六尺凡度日者先须定二矩水平者影南北立句齐髙四尺相去二丈以二弦𠉀牵于句上并率二则拟为𠉀影句上立表弦下望日前一则上畔后一则下畔引则就影令与表日参直二至前后三四日间影不移处即是当以侯表并望人取一影亦可日径影端表头为则然地有髙下表望不同后六术乃穷其实第一后髙前下术髙为句表问为弦后复影为所求率表为所有率案所有各本讹作有所今改正以句为所有数所得益股为定间第二后下术以其所下为句表问为弦置其所下以影乘表除所得减股馀为定间第三邪下术依其此髙之率髙其句影令与地势隆杀相似馀同平法假令髀邪下而南其邪亦同不须别望但弦短与句股不得相应其南里数亦随地势不得校平平则促若用此术但得南望若此望者即用句影南下之术当此面之地第四邪上术依其后下之率下其句影此谓𮞉望北极以为髙逺者望去取望亦同南望此术弦长亦与句股不得相应惟得北望不得南望若南望者即用句影北髙之术第五平术不论髙下周髀度日用此平术故东西南北四望皆通逺近一差不须别术第六术者是外衡其径云四十七万六千里半之得二十三万八千里者是外衡去天心之处心髙于外衡六万里为率南行二十三万八千里下校六万里约之得南行一百一十九里下校三十里一百一十九步差下三十步则三十步太强差十步以此约准则不合有平地地既平而用术尤乖理验且自古论晷影差变每有不同今略其梗概取其推步之要尚书考灵曜云日永景尺五寸日短一十三尺日止南千里而灭一寸张衡灵宪云悬天之晷薄地之仪皆移千里而差一寸郑元注周礼云凡日景于地千里而差一寸王蕃美岌因此为说按前诸说差数并同其言更出书非直有此以事考量恐非实矣谨按宋元嘉十九年岁在壬午遣使往交州度日影夏至之日影在表南三寸二分太康地理志交趾去洛阳一万一千里阳城去洛阳一百八十里交趾西南望阳城洛阳在其东南较而言之令阳城去交趾近于洛阳去交趾一百八十里则交趾去阳城一万八百二十里而影差有八寸寸二分是六百里而影差一寸也况复人路迂回羊肠曲折方于鸟道所较弥多心事验之又未盈五百里而差一寸明矣千里之言固非实也何承天又六诏以上圭测景考校二至差三日有馀从来积岁及交州所上验其増减亦相符合此则影差之验也周礼大司徒职曰夏至之景尺有五寸马融以为洛阳郑元以为阳城尚书考灵曜日永影一尺五寸郑𤣥以为阳城日短十三尺易纬通卦验夏至景尺有四寸八分冬至一丈三尺刘向洪范传夏至景一尺五寸八分是时汉都长安而向不言测影处所若在长安则非晷影之正也夏止影长一尺五寸八分冬至影一丈三尺一寸四分向又云春秋分长七尺三寸六分此则总是虚妄后汉历志夏至影一尺五寸后汉洛阳冬至一丈三尺自梁天监以前并同此数魏景初夏至影一尺五寸魏初都昌昌与颍州相近后都洛阳又在地中之数但易纬因汉历旧影似不别影之冬至一丈三尺晋姜岌影一尺五寸晋都建康在江表验影之数遥取阳城冬至一丈三尺宋大明祖冲之历夏至影一尺五寸宋都秣陵遥取影同前冬至一丈三尺后魏信都芳注周髀四术云按永平元年戊子是梁天监之七年也见洛阳测影又见公孙崇集诸朝士共观秘书影同是夏至之日以八尺之表测日中影皆长一尺五寸八分虽无六寸案寸各本讹作尺今改正近六寸梁武帝大同十年太史令虞𠚳以九尺表于江左建康测夏至日中影长一尺三寸二分以八尺表测之影长一尺一寸七分强冬至一丈三尺七分八尺表影长一丈一尺六寸二分弱隋开皇元年冬至影长一丈二尺七寸二分开皇二年夏至影一尺四寸八分冬至长安测夏至洛阳测及王邵隋灵感志冬至一丈二尺七寸二分长安测也开皇四年夏至一尺四寸八分洛阳测也冬至一丈二尺八寸八分洛阳测也大唐贞观二年己丑五月二十三日癸亥夏至中影一尺四寸六分长安测也十一月二十九日丙寅冬至中影一丈二尺六寸三分长安测也按汉魏及隋所记夏至中影或长或短齐其盈缩之中则夏至之影尺者五寸为近定实矣以周官推之洛阳为所交㑹则冬至一丈二尺五寸亦为近矣按梁武帝都金陵去洛阳南北大较千里以尺表令其有九尺影则大同十年江左八尺表夏至影长一尺一寸七分若是为夏至八尺表千里而差一寸弱矣此推验即是夏至影差降升不同南北逺近数亦有异若以一等永定恐皆乖理之实案此条字句多脱误不可通
<子部,天文算法类,推步之属,周髀算经,卷上之二>

  日高图黄甲与黄乙其实正等以表高乘两表相去为黄甲之实以影差为黄乙之广而一所得则变得黄乙之袤上与日齐按图当加表高今言八万里者从表以上复加之青丙与青己其实亦等黄甲与青丙相连黄乙与青己相连其实亦等案青己当作青戊黄甲与青丙以下亦讹舛衍皆以影差为广
  臣鸾曰求日高法先置表高八尺为八万里为袤以两表相去二千里为广乘袤八万里得一亿六千万里为黄甲之实以影差二寸为二千里为法除之得黄乙之袤八万里即上与日齐此言两表相去名曰甲日底地上至日名曰乙上天名青丙下地名青戊据影六尺王城上天南至日六万里王城内至日底地亦六万里是上下等数日夏至南万六千里者立表八尺于王城影一尺六寸影寸千里故王城去夏至日底地万六千里也
  法曰周髀长八尺句之损益寸千里
  句谓影也言悬天之影薄地之仪皆千里而差一寸
  故极极者天广袤也
  言极之逺近有定则天广长可知
  今立表高八尺以望极其句丈三寸由此观之则从周北十万三千里而至极下
  谓冬至日加卯酉之时若春秋分之夜半极南两旁与天中齐故以为周去天中之数
  荣方曰周髀者何陈子曰古时天子治周
  古时天子谓周成王时以治周居王城故曰昔先王之经邑奄观九隩靡地不营土圭测影不缩不盈当风雨之所交然后可以建王城此之谓也
  此数望之从周故曰周髀
  言周都河南为四方之中故以为望主也
  髀者表也
  因其行事故曰髀由此捕望故曰表影为句故曰句股也
  日夏至南万六千里日冬至南十三万五千里日中无影以此观之从南至夏至之日中十一万九千里诸言极者斥天之中极去周一十万三千里亦谓极与天中齐时更加南万六千里是也
  北至其夜半亦然
  日极在极半正等也
  凡径二十三万八千里
  并南北之数也
  此夏至日道之径也
  其径者圆中之直者也
  其周七十万四千里
  周匝也谓天戴日行其数以三乘径
  臣鸾曰求夏至日道径法列夏至日去天中心一十一万九千里夏至夜半日亦去天中心一十一万九千里并之得夏至日道径二十三万八千里三乘径得周七十一万四千里也
  从夏至之日中至冬至之日中十一万九千里
  冬至日中去周一十三万五千里除夏至日中去周一万六千里是也
  北至极下亦然则从极南至冬至之日中二十三万八千里从极北至其夜北亦然凡径四十七万六千里此冬至日道径也其周百四十二万八千里从春秋分之日中至至极下十七万八千五百里
  春秋之日影七尺五寸五分加望极之句一丈三寸臣鸾曰求冬至日道径法列夏至去冬至日中一十一万九千里从夏至日道北径亦一十一万九千里并之得冬至日中北极下二十三万八千里从极至夜半亦二十三万八千里并之得冬至日道径四十七万六千里以三乘径即冬至日道周一百四十二万八千里
  从极下北至其夜半亦然凡径三十五万七千里周百七万一千里故曰月之道常縁宿日道亦与宿正内衡之内外衡之北圆而成规以为黄道二十八宿列焉月之行也案月各本讹作日考下文言月蚀则此指月出入黄道甚明今改正
  出一入或表或里五月二十三分月之二十而一蚀案各本脱而字蚀字今考后汉书云百三十五月月二十三食以二十三除百三十五得五月馀二十命为二十三分月之二十后汉书所谓相除得五月二十三之二十而一食也今后汉书五月讹作五百与此各有讹舛可以互订今改今道一交谓之合朔交会及月蚀相去之数故曰縁宿也日行黄道以宿为正故曰宿正于中衡之数与黄道等
  臣鸾曰求春秋分日道法列春秋分日中北至极下一十七万八千五百里从北极北至其夜半亦然并之得春秋分日道径三十五万七千里以三乘径即日道周一百七万一千里求黄道径法列从北极南至夏至日中一十一万九千里以从极北至冬至夜半二十三万八千里并之得黄道三十五万七千里从极南至冬至日中案各本脱中字今补北至夏至日夜半亦黄道径也以三乘径得周一百七万一千里也
  南至夏至之日中北至冬至之夜半南至冬至之日中北至夏至之夜半亦径三十五万七千里周百七万一千里
  此皆黄道之数与中衡等
  春分之日夜分以至秋分之日夜分极下常有日光春秋分者昼夜等春分至秋分日内近极故日光照及也
  秋分之日夜分以至春分之日夜分极下常无日光秋分至春分日外逺极故日光照不及也
  故春秋分之日夜分之时日所照适至极阴阳之分等也冬至夏至者日道发敛之所生也至昼夜长短之所极
  发犹往也敛犹还也极终也
  春秋分者阴阳之脩昼夜之象
  脩长也言阴阳长短之等
  昼者阳夜者阴
  以明暗之差为阴阳之象
  春分以至秋分昼之象
  北极下见日光也日永主物生故象昼也
  秋分至春分夜之象
  北极下不见日光也日短主物死故象夜也
  故春秋分之日中光之所照北极下夜半日光之所照亦南至极此日夜分之时也故曰日照四旁各十六万七千里
  至极者谓璇玑之际为阳绝阴彰以日夜之时而日光有所不逮故知日旁照一十六万七千里不及天中一万一千五百里也
  人所望见逺近宜如日光所照
  日近我一十六万七千里之内日及我我目见日故为日出日逺我一十六万七千里之外日则不及我我亦不见日故为日入是为日与目见于一十六万七千里之中故曰逺近宜如日光之所照也
  从周所望见北过极六万四千里
  自此以下诸言减者皆置日光之所照若人目之所见一十六万七千里以除之此除极至周一十万三千里
  臣鸾曰求从周所望见北过极六万四千里法列人目所极一十六万七千里以王城周去极一十万三千里减之馀六万四千里即人望过极之数也
  南过冬至之日三万二千里
  除冬至日中去周一十三万五千里
  臣鸾曰求冬至日中三万二千里法列人目所极一十六万七千里以冬至日中去王城一十三万五千里减之馀即过冬至日中三万二千里也
  夏至之日中光南过冬至之日中光四万八千里除冬至之日相去一十一万九千里
  臣鸾曰求夏至日中光南过冬至日中光四万八千里法列日高照一十六万七千里以冬夏至日中相去一十一万九千里减之馀即南过冬至之日中光四万八千里
  南过人所望见万六千里
  夏至日中去周一万六千里
  臣鸾曰求夏至日中光南过人所望见一万六千里法列王城去夏至日光光南过人所望见一万六千里加日光所及一十六万七千里得一十八万三千里以人目所极一十六万七千里减之馀即南过人目所望见一万六千里也
  北过周十五万一千里
  除周夏至之日中一万六千里
  臣鸾曰求夏至日中光北过周一十五万一千里法列日光所及一十六万七千里以王城去夏至日中一万六千里减之馀即北过周一十五万一千里
  北过极四万八千里
  除极去夏至之日一十一万九千里
  臣鸾曰求夏至日中光北过极四万八千里法列日光所及一十六万七千里以北极去夏至夜半一十一万九千里减之馀即北过极四万八千里也
  冬至之夜半日光南不至人所见七千里
  倍日光所照里数以减冬至日道径四十七万六千里又除冬至日中去周一十三万五千里
  臣鸾曰求冬至夜半日光南不至人目所见七千里法列日光十六万七千里倍之得三十三万四千里以减冬至日道径四十七万六千里馀一十四万二千里复以冬至日中去周一十三万五千里减之馀即不至人目所见七千里
  不至极下七万一千里
  从极至夜半除所照十六万七千里
  臣鸾曰求冬至日光不至极下七万一千里法列冬至夜半去极二十三万八千里以日光一十六万七千里减之馀即不至极下七万一千里
  夏至之日中与夜半日光九万六千里过极相接倍日光所照以夏至日道径减之馀即相接之数臣鸾曰求夏至日中日光与夜半相接九万六千里法列倍日光所照一十六万七千里得径三十三万四千里以夏至日道径二十三万八千里减之案道各本讹作过今改正馀即日光相接九万六千里也
  冬至之日中与夜半日光不相及十四万二千里不至极下七万一千里
  倍日光所照以减冬至日道径馀即不相及之数半之即各不至极下
  臣鸾曰求冬至日光与夜半日不及十四万二千里不至极下七万一千里法列冬至日道径四十七万六千里以倍日光所照三十三万四千里减之馀即日光不相及一十四万二千里半之即不至极下七万一千也
  夏至之日正东西望直周东西日下至周五万九千五百九十八里半
  求之术以夏至日道径二十三万八千里为弦倍极去周一十万三千里得二十万六千里为股为之求句以股自乘减弦自乘其馀开方除之得句一十一万九千一百九十七里有奇半之各得周半数臣鸾曰求夏至日正冬西去周法列夏至日道径二十三万八千里为弦自相乘得五百六十六亿四千四百万为弦实更置极去周一十万三千里倍之为二十万六千里为股重张自相乘得四百二十四亿三千六百万为股实以减弦实馀一百四十二亿八百万即句实以开方除之得正东西去周一十一万九千一百九十七里二十三万八千三百九十五分里之七万五千一百九十一半之即周东西各五万九千五百九十八里半注曰奇者分也若求分者倍分母得四十七万六千七百九十即一方得五万九千五百九十八里半四十七万六千七百九十分里之七万五千一百九十一本经无所馀算之次因而演之也
  冬至之日正东西方不见日
  正东西方周之卯酉日在一十六万七千里之外故不见日
  以算求之日下至周二十一万四千五百五十七里半求之术以冬至日道径四十七万六千里为弦倍极之去周一十万三千里得二十万六千里为句为之求股句自乘减弦之自乘其馀开方除之得四十二万九千一百一十五里有奇半之各得东西数臣鸾曰求冬至正东西方不见日法列冬至日道径四十七万六千里为弦重张相乘得二千二百六十五亿七千六百万为弦实更列极去周十万三千里倍之得二十万六千里为句重张相乘得四百二十四亿三千六百万以减弦实馀一千八百四十一亿四千万案四千各本讹作四十今改正即股实开方除之得周直东西四十二万九千一百一十五里八十五万八千二百三十一分里之三十一万六千七百七十五半之案各本脱之字今据前后丈补即周一方去日二十一万四千五百五十七里半亦倍分母得一百七十一万六千四百六十二分里之三十一万六千七百七十五
  凡此数者日道之发敛
  凡此上周径之数者日道往还之所至昼夜长短之所极
  冬至夏至观律之数听钟之音
  观律数之生听钟音之变知寒暑之极明代序之化也
  冬至昼夏至夜
  冬至昼夜日道径半之得夏至昼夜日道径法置冬至日道径四十七万六千里半之得夏至日中去夏至夜半二十三万八千里为四极之里也
  差数及日光所还观之
  以差数之所及日光所还以此观之则四极之穷也
  四极径八十一万里
  从极南至冬日日中二十三万八千里又日光所照一十六万七千里凡径四十万五千里北至其夜半亦然故日径八十一万里八十一者阳数之终日之所极
  臣鸾曰求四极径八十一万里法列冬至日中去极二十三万八千里复加冬至日光所及十六万七千里得四十万五千里北至其夜半亦然并南北即是大径八十一万里
  周二百四十三万里
  三乘径即得周
  臣鸾曰以三乘八十一万里得周二百四十三万里自此以外日所不及也
  从周至南日照处三十万二千里
  半径除周去极一十万三千里
  臣鸾曰求周南三十万二千里法列半径四十万五千里以王城去极十万三千里减之馀即周南至日照处三十万二千里
  周北至日照处五十万八千里
  半径加周去极一十万三千里
  臣鸾曰求周去冬至夜半日北极照处五十万八千里法列半道径四十万五千里加周夜半去极一十万三千里得冬至夜半北极照去周五十万八千里
  东西各三十九万一千六百八十三里半
  求之术以径八十一万里为弦倍去周一十万三千里得二十万六千里为句为之求股得七十八万三千三百六十七里有奇之各得东西之数
  臣鸾曰求东西各三十九万一千六百八十三里半法列径八十一万里重张自乘得六千五百六十一亿为弦实更置倍周去北极二十万六千里为句重张自乘得四百二十四亿三千六百万以减弦实馀六千一百三十六亿六千四百万即股实以开方除之得股七十八万三千三百六十七里一百五十六万六千七百三十五分里之一十四万三千三百一十一半之即得去周三十九万一千六百八十三里半分母亦倍之得三百一十三万三千四百七十分里之一十四万三千三百一十一也
  周在天中南十万三千里故东西短中径二万六千六百三十二里有奇案短各本讹作短法同今考此计王城东西短于中径之数据术改正求短中径二万六千六百三十二里有奇法列八十一万里以周东西七十八万三千三百六十七里有奇减之馀即短中径之数
  臣鸾曰求短中径二万六千六百三十二里有奇法列八十一万里以周东西七十八万三千三百六十七里有奇减之馀二万六千六百三十三里取一里破为一百五十六万六千七百三十五分减一十四万三千三百一十一馀一百四十二万三千四百二十四即径东西短二万六千六百三十二里一百五十六万六千七百三十五分之一百四十二万三千四百二十五
  周北五十万八千里冬至日十三万五千里冬至日道径四十七万六千里周百四十二万八千里日光四极当周东西各三十九万一千六百八十三里有奇此方圆之法
  此言求圆于方之法
  万物周事而圆方用焉大匠造制而规矩设焉或毁方而为圆或破圆而为方方中为圆者谓之圆圆中为方者谓之方圆也




  周髀算经卷上之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