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丞相曲江张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唐丞相曲江张先生文集 卷第十九
唐 张九龄 撰 景南海潘氏藏明成化刊本
卷第二十

唐丞相曲江张先生文集卷之十九

 颂碑铭

  故靳公遗爱铬

  正平忠宪公裴公碑铭

  徐文公神道碑铭

   故襄州刺史靳公遗爱铭并序

江汉间州以十数而襄阳为大旧多三辅之豪今则

一都之会故在𣈆称南雍在楚为北津厥繇冗杂亦

云难理而前此领郡鲜䏻安人或寛或猛或拘或抗

迹多弗𩔖俗亦弗寜是以天子念与我之理而公受

烦卿之𭔃矣公名𢘆字子济其先某人也祖帅幽州

长史父礼庭奉天讨监察御史世不苟合义在难进

虽无充量之位而有积善之烈矣公性持重有器望

即温而厉居敬而简度量可以转物徳义可以服人

而先王遗言率由好学君子行道必本忠恕浚源水

洁厉翼云翔故一举为拾遗巳有逺致三入为御史

𠈉然正色当时知音谓且大用而尚书理本郎官选

才亟践诸曹克压群议及再典大郡遂佐益州摄御

史丞都督西南军事原轸超将岂惟上徳翁归中立

实兼文武先是兵连蛮徼歳转军储优我公私费以

巨亿公乃急其所病思有以易之建大田于云南罢

馈粮于巴蜀向之逾重阻冒毒瘴负担以踣毙埀耳

于剽掠者毎十有五六及公底绩尽境赖全至于是

邦也政实有素今也惟行不违其方以索其极莫不

教之诲之优之柔之从者善之否则威之先徳后刑

端本肇末物知所劝事则有经率训者众多变薄为

厚感惠者深逺既和且均夫然后人斯耻格庭少诤

讼叅佐闲拱属城晏如其始也一年而政成其终也

三年而颂兴爱之如父母畏之如神明开元十二年

以理迹尤异廉使上逹天子嘉之稍迁陕州刺史暨

解印去郡攀车盈途或愿借留无缘而人吏遮道或

瞻望弗及而老㓜啼呼如是者五里而终朝十日乃

出界而皆有言曰舍我何之及闻公之䘮哀可知矣

市为之罢舂以之辍惠爱之结深古今之感一盖为

仁由巳而遗徳在人者其若是乎郡中士大夫与门

生故吏聚族而议撰徳是以刻石立纪彼鲖阳之陋

堕泪成碑此岘山之绩铭曰

英英靳公宣哲秉彛为我髦士作人元龟倜傥大节

磊落瑰词人亦有言天实资之御史直绳郎官高选

动必兼遂䏻皆再践紏遏邦慝弥纶事典遂及我人

化流樊沔激厉素风抑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善政约纪为法急人所病

物故推诚事匪忘敬感被于下仁明在咏举徳不鲜

渉道载深穆然清风莫其遗音繄公既没厥迹可寻

勒石是圗以慰甿心

   大唐金紫光禄大夫行侍中兼吏部尚书弘

   文馆学士赠太师正平忠宪公裴公碑铭并

   序

夫道遵常习故盖人拘于凡也得精忘麄是天纵于

圣也方圣上之㧞太师也岂藉誉于朝廷哉径取才

于无迹悬收功于未朕而终致大用克成休勲使祖

虚名者见西子而憎貌工横议者闻鲁连而杜口乃

知古所则哲虽帝其难今之得人遇圣为易䏻允明

主之鉴不负真贤之实者其在正平忠宪公乎

公讳光庭字连城河东闻喜人也伯翳之后与秦同

姓始封于裴因邑命氏在魏晋之际为人物之杰与

琅瑘王氏相敌时人谓之八裴八王自兹厥后奕代

更盛大王父定周大将军冯翊太守琅瑘公大父仁

隋光禄大夫追赠持节原州都督天之既厌隋徳矣

见危致命不亦难乎谥之曰忠宪春秋之义也父行

俭礼部尚书兼定襄道行军大总管闻喜县公赠大

尉时或有奸王命矣禁暴安人不谓重乎谥之曰献

尊名之典也公即献公之第七子降神元和含光不

曜越在初岁巳有老成虽逺大是圗而近识莫误学

探帝载何事小名业综人伦岂矜一善弱岁居太尉

献公䘮㓜以孝闻寻补引文馆学生神龙𥘉明经擢

第授家令寺丞转太常丞加朝散大夫景龙中以亲

累外转寻入为陕王友改右卫郎将丁𣈆国大夫人

忧柴毁骨立殆至灭性服免起为贝州别驾未之就

也复除右卫𭅺将无何迁率府中郎嗟乎有其道而

无其用不可行也得其时而不得其志亦不可行也

负经纶之器韬王霸之累自委泊外台栖迟下位

出入从事十数年间坦然而自若者何哉盖知才有

所必伸命有所必与非苟而巳开元中圣上思光禄

之休烈盖太尉之元勲是必象贤其将大授特拜司

门郎中转兵部仙台之文始应列宿鸿渐之羽可用

为仪迁鸿胪少卿以观其䏻也是岁天子有事于岱

宗诸侯会朝于行在执笾豆者不限于中外献賝賮

者亦勤于骏奔莫不来享无有逺近而执政者以公

代晓邉事职在行人且曰夷狄豺狼黩盟阻徳我今

有事戎或生心我张吾师有备无患若何公曰不可

夫封禅者所以告成功也观兵者所以威逆命也云

亭苗扈非一时之事也受脤执燔非三代之礼也天

方佑我光启旧服憬彼獯鬻䏻违天乎无庸剿人可

以谍告从之秋九月突厥果使其相执失颉利发与

其介阿史徳暾泥熟来朝公之谋也东封还迁兵部

侍郎圻父之职夏卿之亚存而举者悉以举之公于

是考遗训补缺典饰蒐苗狝狩之礼详征税简稽之

赋颁九畿之政设九伐之刑以练国容以精军实邉

鄙不耸帝用嘉之既而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

章事兼御史大夫王言其出霈乎人有归也天宪惟

明肃乎人知禁也寻加银青光禄大夫换黄门侍郎

俄迁侍中兼吏部尚书弘文馆学士总百揆之枢辖

酌九流之渊奥叶文𮜿之殷度人神之和水火象鼎

其惟实𫗧山川出云用作霖雨时哉之会无得称焉

先是大化之行务以玄黙遵夫简易旧章在而不议

吏道杂以多端公于是求革故之实契随时之义作

执秩以平之设循资以定之谨权衡以选之考殿最

以叅之奸回无所措其邪蹲踏不䏻介其量多士动

色郡方改曕仰之者邈乎如山窥之者间不容髪或

曰执事无乃惠欤公曰大命敢不敬欤若然方将致

六符于泰阶驱百姓于仁寿岂直睥睨先世纷纶近

古汨而随流守而勿失云耳哉二十年冬上幸河东

祠后土命公兼左军师礼毕赐爵正平男加光禄大

夫抑人有言曰𣗳徳莫如滋积仁莫如重则臧僖之

庆有后于鲁栾武之徳未绝于人宜公侯之子孙必

复其始也公尝读易至益之屯与升之渐迺喟然叹

曰物恶有满而不溢髙而不危者哉既而居不崇侈

动不逾法虽百乘之家万夫之长冲如也谓日用不

知存诸方册何天年未永瘼此台臣二十有一年春

三月癸卯遘疾薨于京师平康里之私第春秋五十

八朝廷哀伤冕旒震悼制戸部尚书杜暹即殡吊祭

赙物五百段粟五百石䘮事优厚官供辍朝三日丁

未有诏赠太师谥曰忠宪使某官某监护䘮事以某

月日葬我忠宪公于闻喜之旧茔礼也初知星者言

上相有变良臣将殁谓请禳之公曰使祸可禳而去

则福可祝而来也论者多之以为知命夫天下之逹

道有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忠孝仁安君忠也荣亲孝

也周物仁也此三者有一于身鲜矣而公实兼之且

媚于人者必好其威福贤于事者必羞其谤政公知

其然则以直道匪躬之故厚矣礼为人子春秋以

致享义于人臣夙夜以从命公知其然则以时告如

在之敬孝莫重焉夫以衡石之任陶钧之力莫不责

成于下吏求备于一人以故舞文雷同疑狱岁构恬

而不改浸以成风公知其然则以信察御物之惠仁

莫加焉其行巳奉公皆此𩔖也尝所著述率于箴规

以为惇叙九族本枝百代王者之盛也而义不可以

无训作瑶山往记维城前𮜿以讽之微而彰志而晦

圣人之举也道不可以虚行作续春秋自战国迄于

周隋以统之臣子之义也天人之际备矣非洽闻通

理其孰䏻与于此乎宜其存无辜人殁有遗爱嗣子

稹京兆府司录事叅军孝实克家动必中礼丕承后

命纡天鉴而增华敢迹前修琢丰碑而不朽铭曰

益作舜虞针分𣈆土庆流八族徳盛三祖琅瑘象贤

懐文佩武光禄忠烈杀身报主尚书出将恢我王略

文教内敷武功外铄缁衣之弊惟公⿰纟⿱𢆶匹 -- 继作用晦而明

处丰思约鸿胪好谋夏卿称职代天流化佐皇立极

纳于宪府好是正直乃宅冢司谋猷允塞尽瘁事国

夙夜在公居无阙政殁有馀忠天子命我颂徳铭功

日月有既令闻无穷

   大唐故光禄大夫右散𮪍常侍集贤院学士

   赠太子少保东海徐文公神道碑并序

夫物之所宗也莫善乎徳行道之以明也莫先乎文

学人伦以具体为难世业以济美为贵有䏻兼之者

其东海公乎公讳坚字某其先东海郯人永嘉之后

仕业南国因家呉兴焉隋氏平陈徙族入雍今为冯

翊人也原其伯翳平水土实佐文命偃行仁义大启

徐方因国保姓克昌厥后逮乎汉魏间出仁贤十二

代祖晋江州刺史顺阳简寜侯至五代祖梁直阁将

军慈源侯整整生陈始安太守综综生隋延州临贞

令方贵方贵生唐果州刺史孝徳生唐西台舍人赠

礼部尚书齐𣆀出入六朝载祀数百文武冠冕存殁

光灵训子克家谋孙必复贤风儒行世有其人公即

尚书府君之元子也生而浚发黙识经艺粤自童齓

则美文言时先府君为沛王侍读公之岐嶷声振平

台王闻而延伫与之谈议授简能赋慱奕惟贤门

客府寮深所厌服奄遭不造十四而孤祖母金城郡

君姜太夫人念其聪异诲以志学公遂克勉诣心精

微磅礴九流激昻三变景倩㓜露实赖愍孙令伯大

成抑由祖母上元中遭姜太夫人䘮哀几灭性制则

从礼有感斯绝无声常涙服阕州辟秀才其年登科

解巾补汾州叅军部送邉备至于定襄军使王本立

素重公才署为管记书奏谋算悉以咨之坐耀𨦟铓

未尝肯綮寻而换云阳尉万年坐簿亲累出为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工曹振鳞将搏载跃京毂垂翼逺逝有声东南俄迁

太子文学时秘阁群籍大抵讹谬有敕召学士详定

公实在焉为之刋缉卷盈二万时軰绝倒伏其博逹

寻与李峤等撰三教珠英书成奏御拜司封员外寻

加朝散大夫即拜郎中稍迁给事中以公代及文史

词不失旧虽居琐闼尚比纒牵遂除中书舍人君子

曰舜之官人也二年敕公修则天圣后实录及文集

等绝笔中宗嘉之玺书敦慰赐爵慈源县子赉物五

百段旌良史也迁刑部侍郎加秩银青光禄大夫转

礼部侍郎兼判戸部公久践朝廷累登省阁旧章必

练即事无疑雅不烦文深得大体云台髙议以此归

之进封县伯食邑五百戸兼昭文馆学士受诏与天

竺僧菩提流至译宝积经及柳冲等同修姓氏系录

二教宝真万族有伦亟见成矣太平公主内秉国

驸马武攸暨外𭣣人望命公至第拒而不行恶夫佞

也景云初今上夷乱主鬯东朝官相四员特难其选

二以宰臣兼领一则天子故人任良两宫实在公矣

遂除右庶子兼崇文馆学士修史如故进爵东海郡

公食邑二千戸迁右散𮪍常侍以本官兼黄门侍郎

寻而即真禄赐同三品爵崇五等道茂两官利君谋

身举代皆誉又以删定格令承恩进爵二等公请又

授叔父齐庄帝用懐之遂封庄为长城县子天下义

士莫不激昻焉侍中岑羲公之姻娅与其聮事深自

危惧求典闲司以逺祗悔遂改太子詹事迨羲祸败

地绝嫌疑先是不交定王及此不昵岑氏见炎莫附

思患预防信逹人也复以亲累出为綘州历永蕲棣

衢四郡山川分位楚夏异齐公政不易宜教以因俗

徳化归厚人共由之开元中会同京师迁秘书监无

何转国子祭酒皇帝稽古崇训开堂集儒以公才学

元长命登首席遂令集贤殿修撰又除右常侍以公

为学士副丞相燕公知院事绸缪顾问日月献纳恩

渥尤及少有其比上将柴于岱宗诏公草其仪注定

禋祀之位广配𩔖之仪博文约礼或沿或革言出而人

伏事立而天从时议逺矣及礼毕承恩特加光禄大

夫时置十铨公在分掌程不愆素且无遗才公既赞

相谟猷从容调议大锺必谏温𣗳不言启沃尽规实

致君于尧舜死生有命空比徳于老彭享年若干以

开元十七年龙集巳巳五月丁酉薨于长安颁政里

之私第圣人震悼君子称嗟翌日有诏褒赠太子少

保赠物若干段粟若干石特遣中使内侍尹凤祥吊

祭而别赐布帛若干端疋俾鸿胪少卿元复监护葬

事官给鼓吹仪仗太常考行曰文君子曰仁而爱人

敏而好学家有荣业绍其弓国有大事修其典章

谥之曰文不亦宜乎其年冬甲子与夫人故南阳郡

夫人合葬于万年县之少陵原先茔礼也公寛𥙿有

礼温良䏻㫁智出千象外枢得其环中行之积也厚

名之立也大故起自黄绶累践赤墀五省推高连州

得最事将时并位与才偕莫之天阏也至于升堂入

室探微睹奥动有礼乐之运言有雅颂之声是惟无

作作则万物和而八音备矣盖尝注史记修晋书续

文选大隐传及有文集三十卷皆资于故实博于遗

训古今通变河汉共髙或藏名山或升天府舋舋然

各得其所呜呼文仲殁而其言立子产终而遗爱存

公则备焉宜受戬榖保艾厥后代代守之有子曰峻

峤崐等才以雅着孝以特闻学茂髙曾之科㫖词雄

祖考之风格备历清贯皆立䏻名三贤徳声方贾氏

无愧累叶儒训与班门孰多咸瞿瞿如皇皇如昊天

不追终身积痛求旧撰实勒诸坟道仆从述者之后

敬而伸之乃为铭曰

舜命益虞畴功帝俞偃行文教代集通儒光华鼎阀

出入秦呉门多长者君其最乎

   右其一

曾是好学果行洵美日就麟成凤积鹏起黄绶覆篑

朱门方𮜿官籍正人朝称良史

   右其二

三入承明五迁外郡道有出处心齐喜愠帝思启沃

国常师训屡献箴规偏承顾问

   右其三

居常有异博而无惑绵蕝孙通铨衡叔则为龟为镜

立言立徳胡不孑遗左右王国

   右其四

悼兴冕旒哀结衣簪官供羽仗士惜人琴巳矣终古

平生徳音松枝挂剑碑字生金

   右其五



唐丞相曲江张先生文集卷之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