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江南西道观察判官监察御史里行太原王公墓志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江南西道观察判官监察御史里行太原王公墓志铭
作者:许志雍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13

公讳叔雅,字元宏。太原祁人也。其先食采于祁,因邑命氏。轩盖蝉联,奕叶(阙)茂,忠贞孝友,史不绝书。素风懿范,继华绍烈,诚有国之柱石,为令族之领袖。三代祖祐,周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光禄卿,隋拜司空兼中书令,谥曰忠烈。忠烈生皇朝比部郎中资州刺史师感,公之高祖也。资州生朝请大夫泽王府司马清源县开国男守节,公之曾祖也。清源生渝州刺史赠怀州刺史(阙)一,公之王父也。怀州生金紫光禄大夫试秘书监兼御史中丞衢州刺史赠扬府大都督讳承俊,公之先考也。以中书之勋烈,比部之令望,清源之宏茂,怀州之懿德,中丞之雄迈,世济其美,庆锺后昆。公即中丞第四子也。

弱不好弄,幼而能文。一见不忘,有类王充之敏;五行俱下,不惭应奉之材。为善孜孜,小心翼翼,恭敬以奉上,笃爱以临下。接士必尽其才,修已不疵于物。繇是乡里挹其仁,朋友伏其义。时秘书郎严维有盛名于代,虽以公年幼,交契老成。若蔡邕才重,拔王粲于弱龄;李膺望崇,叹孔融于稚齿。嘉其至性敦重,机(阙)深邃,每器而厚之。时携幼弟适郢,为赋诗以赠云:“万里天连水,孤舟弟与兄。”时属而和者,连郡继邑,染简飞翰,期月不息。繇是声华藉甚于公卿间。郡举进士,才及京师,动目屈指,倾盖结辙。为礼部侍郎刘太真深见知遇。再举而登甲科。浃辰之间,名振寰宇。俄为山南东道嗣曹王皋辟为从事。丁太夫人忧,服阕调补右卫率府兵曹参军。环卫望高,以优贤也。未几,为岭南连帅韦公丹举列上介,表迁左金吾卫兵曹参军。莲府才雄,军门瞻重,每下徐孺之榻,独夺陈琳之笔。属本使节制东川,府幕遂散,邀公独行,奏迁廷尉评兼监察御史。府公再迁慈晋,俄领江西,复随镇拜监察御史里行。以南康(阙)牧假行刺史事。尽闾里之情,袪疲苶之疾,人得归厚,吏不敢欺。岁月之间,(阙)增(阙)复(阙)临川(阙)南郡之理,仁风所被,清议攸彰。无何寝疾,经时沈痼。以元和四年正月七日,告终于洪州南昌县之官舍。春秋五十有五。

呜呼哀哉!以公之孝,可以动神明;以公之忠,可以(阙)社稷;以公之德,可以反浇漓;以公之仁,可以厚风俗。有一于此,即为全人,况其(阙)者乎?柰何天不与善,夺(阙)重器,民不幸欤?时不幸欤?

夫人河东薛氏,故礼部侍郎(阙)元女。族谓清门,家称令室,以(阙)谦睦中外以端(阙)奉(阙)公,以伉俪之重,加于人一等,如宾之敬,礼若常林,居家有恒,情如顾悌。由是时论多之。有一男一女。男曰高阳,女曰吴婆。皆在孩幼,哭无常声。公虽临郡佐幕,以亲洁自约,禄俸所入,皆均亲爱,故不胜其贫。需车既还,亦无以葬。于时(阙)南西道连帅御史大夫韦公丹,以公宾四府,始终如一,感叹追旧,情均支属,赙赀百金,加以将校护丧。闻者壮其高义,以其年十月十三日,归窆京兆府咸阳县之延陵乡,祔先茔,礼也。志雍亲同懿属,义比断金,见记斯文,衔哀永叹。铭曰:

汪汪王公,德门之秀。儒宗贤士,茂族华胄。忠为信臣,义称良友。器逾瑚琏,人推领袖。何备其能,不丰其寿。呜呼哀哉!岁月云迈,言归镐京。绵历旧游,想像襟清。倏已终古,闭于佳城。苍莽日落,萧飒风惊。寒原故里,丹新茔。呜呼哀哉!盛德无穷,传今与昔。于元壤,斫兹贞石。陵谷是迁,令问不易。泣下涟洏,气填胸臆。呜呼哀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