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江南西道觀察判官監察御史裏行太原王公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唐故江南西道觀察判官監察御史裏行太原王公墓誌銘
作者:許誌雍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13

公諱叔雅,字元宏。太原祁人也。其先食采於祁,因邑命氏。軒蓋蟬聯,奕葉(闕)茂,忠貞孝友,史不絕書。素風懿範,繼華紹烈,誠有國之柱石,為令族之領袖。三代祖祐,周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光祿卿,隋拜司空兼中書令,諡曰忠烈。忠烈生皇朝比部郎中資州刺史師感,公之高祖也。資州生朝請大夫澤王府司馬清源縣開國男守節,公之曾祖也。清源生渝州刺史贈懷州刺史(闕)一,公之王父也。懷州生金紫光祿大夫試秘書監兼御史中丞衢州刺史贈揚府大都督諱承俊,公之先考也。以中書之勳烈,比部之令望,清源之宏茂,懷州之懿德,中丞之雄邁,世濟其美,慶鍾後昆。公即中丞第四子也。

弱不好弄,幼而能文。一見不忘,有類王充之敏;五行俱下,不慚應奉之材。為善孜孜,小心翼翼,恭敬以奉上,篤愛以臨下。接士必盡其才,修已不疵於物。繇是鄉里挹其仁,朋友伏其義。時秘書郎嚴維有盛名於代,雖以公年幼,交契老成。若蔡邕才重,拔王粲於弱齡;李膺望崇,歎孔融於稚齒。嘉其至性敦重,機(闕)深邃,每器而厚之。時攜幼弟適郢,為賦詩以贈云:「萬里天連水,孤舟弟與兄。」時屬而和者,連郡繼邑,染簡飛翰,期月不息。繇是聲華藉甚於公卿間。郡舉進士,才及京師,動目屈指,傾蓋結轍。為禮部侍郎劉太真深見知遇。再舉而登甲科。浹辰之間,名振寰宇。俄為山南東道嗣曹王皋辟為從事。丁太夫人憂,服闋調補右衛率府兵曹參軍。環衛望高,以優賢也。未幾,為嶺南連帥韋公丹舉列上介,表遷左金吾衛兵曹參軍。蓮府才雄,軍門瞻重,每下徐孺之榻,獨奪陳琳之筆。屬本使節制東川,府幕遂散,邀公獨行,奏遷廷尉評兼監察御史。府公再遷慈晉,俄領江西,復隨鎮拜監察御史裏行。以南康(闕)牧假行刺史事。盡閭里之情,袪疲苶之疾,人得歸厚,吏不敢欺。歲月之間,(闕)增(闕)復(闕)臨川(闕)南郡之理,仁風所被,清議攸彰。無何寢疾,經時沈痼。以元和四年正月七日,告終於洪州南昌縣之官舍。春秋五十有五。

嗚呼哀哉!以公之孝,可以動神明;以公之忠,可以(闕)社稷;以公之德,可以反澆漓;以公之仁,可以厚風俗。有一於此,即為全人,況其(闕)者乎?柰何天不與善,奪(闕)重器,民不幸歟?時不幸歟?

夫人河東薛氏,故禮部侍郎(闕)元女。族謂清門,家稱令室,以(闕)謙睦中外以端(闕)奉(闕)公,以伉儷之重,加於人一等,如賓之敬,禮若常林,居家有恆,情如顧悌。由是時論多之。有一男一女。男曰高陽,女曰吳婆。皆在孩幼,哭無常聲。公雖臨郡佐幕,以親潔自約,祿俸所入,皆均親愛,故不勝其貧。需車既還,亦無以葬。於時(闕)南西道連帥御史大夫韋公丹,以公賓四府,始終如一,感歎追舊,情均支屬,賻貲百金,加以將校護喪。聞者壯其高義,以其年十月十三日,歸窆京兆府咸陽縣之延陵鄉,祔先塋,禮也。誌雍親同懿屬,義比斷金,見記斯文,銜哀永歎。銘曰:

汪汪王公,德門之秀。儒宗賢士,茂族華胄。忠為信臣,義稱良友。器逾瑚璉,人推領袖。何備其能,不豐其壽。嗚呼哀哉!歲月雲邁,言歸鎬京。綿曆舊遊,想像襟清。倏已終古,閉於佳城。蒼莽日落,蕭颯風驚。寒原故里,丹新塋。嗚呼哀哉!盛德無窮,傳今與昔。於元壤,斫茲貞石。陵谷是遷,令問不易。泣下漣洏,氣填胸臆。嗚呼哀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